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筑牢“制造强国”的人才根基

2019-07-22 17:23:38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刘晓庄

    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将做强实体经济、继续抓好制造业作为国家的重大战略选择,着力推动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先进制造业的战略思想,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总体要求和战略部署,主动应对其他国家的“再工业化”战略,加快建设制造强国,不断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筑牢“制造强国”的人才根基尤为重要。

    中国制造业技术工人特别是高级技工严重匮乏,这是一个沉重而且并不新鲜的老话题。从我国现实看,制约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瓶颈主要是人才短板。

    早在本世纪初,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按照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企业高级技术人才占比计算,我国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短缺大约1000万人。如今10多年过去,情况并没有没有明显好转,相关资料表明,全国高级技工缺口仍然是近1000万人。这成为我国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华丽转身的一个突出问题。

    2018年10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同中华全国总工会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并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要加强产业工人队伍建设,加快建设一支宏大的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产业工人大军。劳动模范是民族的精英、人民的楷模。大国工匠是职工队伍中的高技能人才”。再一次强调了新时代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的深刻意义。

    国家一直重视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建设,近几年政府工作报告一再强调弘扬“工匠精神”,打造更多的“大国工匠”;央视新闻曾在2015年直问“工匠缺乏是中国制造转型之痛”,大力呼吁加强对熟练技术工人的培养;2017年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接连印发《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等文件,多措并举,不断推进深化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培训模式改革。

    那么,在制造强国崛起的巨大洪流中,我国为什么会出现技术技能工人特别是高级技工紧缺的“逆流”?其形成原因值得探究。

    相关政策“看得见、摸不着”。随着高新技术快速发展,对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对于相关法律法规的政策配套措施及其相应激励手段却显得滞后,让人感觉“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如我国《职业教育法》已出台十多年,由于长期缺少实施细则,导致教育体系不够规范,职业技能人才晋级未能形成正常制度;《劳动法》对工作时间作了严格规定,但“996”工作制在一些企业大行其道,“加班文化”盛行如风。

    工人权益“无保障、地位低”。虽有高级技工收入正在紧逼或赶超白领,但大多数普通技工依然处于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的状态,或被拖欠工资、或随时解雇走人、或随迁子女不能接受流入地义务教育,等等。在中国固有等级观念影响下,甚至连工人的人身安全都要分出三六九等,领导安全帽比一线工人的要更结实、更耐用,使工人阶层感到被忽视、受冷落,缺少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尊严。

    职业环境“工作苦、待遇差”。一般来说,一线工人的从业环境比较艰苦,具有风险,工作又脏又累,工资待遇与各级管理者不可同日而语。加之城乡二元结构,农民工与市民还存在因户籍带来的各种待遇上的差距,导致中国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想当工人。用他们的话说:干着牛一样的活,躺着猪一样的窝,若不是了为孩子和老婆,谁还愿意跳进这热锅?

    社会评价“层次低、能力弱”。相对于金领、白领和红领,“蓝领”技工普遍被社会认为四肢发达、大脑简单,只会做点苦力活,身份低人一等。一些诸如“精英治国”“知识至上”的偏颇认识,没有把叠在一起就是一个“天”字的“工人”真正当作国家的主人,由此很多人产生一种职业虚荣心,哪怕蓝领工薪再高,也不愿意自己或者子女去当蓝领。

    主体作用“两张皮、不合拍”。授业者,学校是“授”的主体,企业是“业”的主体。在一些发达国家,通常是学校传授理论,企业做技能培训,企业和学校合作培养技术工人,企业培训是职业教育体系得到保证的条件。反观我国,有的企业将技术工人的职业培训当成额外包袱,校企合作只是校方“剃头担子一头热”,育人和用人两张皮,理论教育和技能实训得不到有机统一。

    就业导向“重学历、轻技能”。近十来年,中国出现了“重管理轻技术、重学历轻技能”的怪现象,以致大多数年轻人千方百计考大学,万不得已才会放下身段做工人,由此形成了我国劳动力市场上的矛盾,每年要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是“千军万马”,而工厂急需的高级技工又是“千金难求”。在这样一种人才分流的结构中,产业工人即使愿意在工作岗位上刻苦钻研,但由于受教育程度使然,也难以成为“大国工匠”。

    在今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明确提出“要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稳增长的重要依托”,因此亟需培养和造就一支数量充足、结构合理、素质优良、充满活力的制造业技术技能人才队伍。现提出以下思考——

    进一步推动落实健全完善《职业教育法》,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提供重要的制度保障。当前,尤其要按照《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二十条的内容,尽快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深化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模式和评价模式改革,打破“唯学历、唯成绩”的人才评价标准,发掘劳动者创新创造潜能,为技术人才储备奠定基础,让制造业更多的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脱颖而出。

    大力弘扬“工匠精神”,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培养千千万万“大国工匠”,首先要重新审视工匠对新时代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切实提升工匠的社会地位和收入待遇,倾斜对技能人才的税收优惠,增强从业人员的职业荣誉感和责任感。要在全社会倡导“崇实尚业”之风,大力宣传有突出贡献的高技能人才,营造尊重劳动、崇尚技能、鼓励创造的良好氛围,奏响“工人伟大、劳动光荣”的主旋律,激励制造领域从业人员勤奋钻研专业技能。

    改革完善职业院校招生办法,加大高技能人才培养力度。职业院校是培养高技能人才的主渠道,校企合作是高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模式,要优化职业院校技能教育资源,根据企业招工需求,扩大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群体生源。实现院校教育与企业实习、院校专业与企业岗位的无缝对接,建立技能岗位上岗晋升条件的配套政策,实行学历、技能证书的有效衔接,提升职业院校的教育质量和社会认同感。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制造业的强弱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集中体现;中国要成为制造强国不是一个口号,而要有具体的内涵,并清楚自己的现状短板,进而明确发展方向和路径;在实施制造强国战略进程中,相比技术研发、产品创新等,建设一流的技术技能型人才队伍显得更加紧迫、更加重要。政府部门、企业界、教育界要有足够的定力和耐心,努力为培养各类专门技术人才创造环境、筑牢根基,共同迎接“制造强国”的到来。(作者:全国政协常委,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民盟江西省委会主委,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