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我为习主席当讲解员

2019-07-17 16:26:55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王珺

    说来是十年前的事了。

    2009年9月21日,新华社播出这样一则通稿:“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作关于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会议情况和会议精神的报告。”我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前后。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也是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我那时还是全国政协办公厅人事局的一名处长。9月中旬一天,时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林智敏叫我到她办公室,告诉我: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将出席政协常委会并参观《人民政协光辉60年》展览。秘书长办公会议指定由我担任讲解员。习主席会后的休息时间很短,所以参观时间大约20分钟。嘱我一定完成好这个任务,机关全力支持并提供保障。

    我感到既光荣又紧张。此时离9月21日只有五天了。我捧着厚厚一大本脚本,到北楼展厅找感觉。展厅刚布置好,内容包括五个部分,从人民政协成立伊始完成协商建国大业,到国家改革开放30年,全面回顾了人民政协与国家同甘苦共命运的光辉历程。60年历史,近千幅图片、200多件实物、十几万文字说明,数不清的历史人物重要事件,光是一帧帧看下来就需要一两个小时。刚刚大学毕业的80后同事看着上世纪50年代初张澜、沈钧儒、陈叔通等民主人士的照片,年龄堪比曾祖父辈,古风犹存,都是长衫垂垂、须髯飘飘,立刻晕了:怎么看着长得一样啊!我在政协委员处工作十几年,对政协的历史和人物并不陌生。但要将60年历程浓缩在短短20分钟内讲完,况且面对的是习主席,他对国家历史如数家珍,我班门弄斧,如何概括?如何剪裁?第一次到现场找感觉,我感到压力山大。

    我立即开启了双卡模式:一边处理手头工作,一边抽空看脚本,下班后一头扎进展厅,对着文字,一幅幅去对应图片实物,一遍遍走位。每天走得很晚,北楼门口的武警战士都认识我了。大致有谱后,我自己重新改写脚本,剪裁素材,把书面说明转换成口头表达文字,并将图片背后的细节一一查找出来。再次发现:文字图片背后还有无数条故事的线索,充满了“W”—who、when、where、what、why。此时感觉:过往积累的知识都不够用了。

    三天后开始脱稿讲,问题又来了:面对听者,我的眼睛看哪里?手怎么放?办公厅帮我找了一张VIP卡参观“辉煌6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成就展”,那里有从全国各地遴选的专业讲解员。9月19日,星期六。我一早赶到北京展览馆,恰好温家宝总理来参观,我跟在后面,默默看着讲解员的举手投足、一招一式,全程跟下来,心里有了底。

    9月21日大约11点半,几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出现在眼前,习主席在贾庆林主席等政协领导陪同下来到展厅,习主席微笑着冲我点头打招呼。我的开场白是:“主席,我不是专业讲解员,我是政协办公厅的干部王珺。这是我第一次讲解,有点紧张。”习主席笑了,亲切地说:“小王别紧张”。我一下子轻松了,开始讲解。习主席一边认真看一边不时交流并询问,时而走近展板仔细端详照片,时而俯下身仔细观看展柜中的实物。“这是丰泽园吧”,“这是怀仁堂”,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党外成员情况,国旗国徽在民间征集图案的情况,少数民族代表人士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和常委情况,全国各级政协组织、委员和工作人员情况,人民政协所属 NGO(非政府组织)情况,等等。

    当看到全国政协七任主席照片,他驻足在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邓颖超等老一辈领导人照片前,深情地凝视。当我讲到历史上一共有过14位加入中国籍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国际友人时,他俯身观看有其中7位国际友人政协委员的合影,一一询问他们的现状,“这位是爱泼斯坦先生”“沙博理先生呢?”“傅莱先生呢?”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李立三夫人李莎,说,“我到北戴河去看李莎大姐,老人家95岁了,身体很好。”这些为中国建设事业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都在他心里惦记着。

    我说到一个花絮:1978年,习仲勋同志结束十余年的蒙冤,得到彻底平反,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习主席深情回忆道:“那是78年吧。我父亲当选政协常委后站在第一排,叶帅过来了,看见他就拉住手不放,说身体这么好。两个月后中央就通知他去广东了。”

    整个过程就像聊天,气氛亲切自然轻松,展厅内不时响起会心的笑声。习主席始终面带微笑,对我的介绍频频点头回应,不时与我们交流互动,顺着我的讲解展开话题。他的提问十分专业,他的插话道出了图片和脚本没有言及的史实和背景。果不其然,那些就在他脑子里,润物无声地延伸了我的知识储备。不知不觉讲到尾声,恰好20分钟。临走之前,习主席应邀欣然在嘉宾簿上签名,并与我们挥手告别。

    十年过去了,如今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常常出现在普通民众当中:他与棉袄上沾满尘土的农民大叔并肩而坐拉家常;他为西北地区养老餐厅的老人端饭;他坐在老乡家的土炕上,村民大爷问他会不会盘腿,他笑着说,“会,试试嘛”,然后就盘腿而坐聊天;他与村民一起炸年糕,认真地问“我这个算炸好了吗?”他走访农民家,看到年货食品,问“这叫‘开口笑’吧,能分享一下吗?”随意拿起一块津津有味地品尝;有一位年轻的小学老师当面问:“我可以叫您‘习大大’吗?”他风趣地回答“Yes”;他把年逾九旬的老科学家请到前排,为老人挪椅子,扶着老人坐下……真诚的笑容,亲切的话语,平和的作风一如十年前,隔着电视屏幕,仍能感受到暖暖的温度。他与百姓在一起时,是他最本色的样子。(作者: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研究部副部长,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