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文化的中枢:博物馆

2019-07-08 15:28:4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安来顺

    每年进入五月中旬以后,全世界文化遗产领域的业界人士和关心文化遗产事业的社会公众都会特别关注和期待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International Museums Day)。

    这一天的前后,人们以各种形式庆祝这个既属于博物馆又属于广大公众的节日。20多年来,随着我国博物馆事业的迅猛发展及其社会认知度的持续提升,博物馆日活动更成为几乎覆盖全国各地的一项重要的文化盛事。

    与往年相比,今年博物馆日纪念活动更具吸引力。因为,今年的活动主题极具历史与现实感和人文情怀“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传统的未来(Museums as Cultural Hubs : The future of tradition)”。

    谈论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活动的特色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些相关的情况。国际博物馆日的发起创立者是国际博物馆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ICOM)。它是博物馆和博物馆专业人员的唯一全球性组织。自1946年成立以来,始终致力于保护并推广自然和文化、物质与非物质遗产,是一个拥有来自138个国家和地区、120个国家委员会、超过44000名会员的非政府组织,它同时建有6个地区性联盟和30个代表不同博物馆专业领域的国际委员会。中国在国际博协筹备创建之初就曾提供了宝贵的支持,直至1983年正式加入国际博协并建立中国国家委员会,在该组织中享有重要的影响力。国际博物馆日创立于1977年,其宗旨不仅仅是博物馆业界为自己建立的一个节日,更是为了搭建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的社会公众关注、了解、支持和参与博物馆的各项工作。同时,博物馆业界也希望通过这个渠道,比较集中地了解社会公众对博物馆的期望和需求,以便对博物馆的职能定位和作用发挥作必要的调试。所以,就其本质而言,国际博物馆日不仅属于业界,而且属于广大公众,是促进双向良性互动的平台。

    从1992年开始,国际博协每年都会为博物馆日确定一个主题。考虑到国际博物馆日兼具博物馆专业性和公众参与性的特点,所以这些主题也必然是立足于双方都关注的、希望双方共同努力来面对的一些议题。这从近几年的主题“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博物馆致力于社会和谐”“博物馆与旅游”“博物馆与建设社区”“博物馆与记忆”“博物馆与青少年”等等中可见一斑。

    那么,如何解读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传统的未来”?很显然,这个主题是关于博物馆文化与当地社区关系的,与以往不同的是,它更加强调两者关系的现实性、人文性和可达性。

    用“中枢”来形容博物馆在社区中的文化角色既形象又很贴切,意味着博物馆全面接受文化信息,经过整合加工后以协调性行为的形式传出。尤其重要的是,许多文化信息经过处理会在博物馆这一中枢系统里留下痕迹,变成一种新的文化记忆。也就是说,作为“中枢”的博物馆,需要把传统积累、沉淀、保存下来,再处理、传承、创造下去,从而将传统文化引导到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而主题文字中“传统的未来”是用于进一步解释“文化中枢”的。基于以上认识,今年的主题,具体强调了博物馆在以下四个方面的努力方向:

    第一,是树立崭新形象。博物馆要努力适应其社会角色的新变化,在所服务的社区扮演活跃参与者的角色,应不断重塑自我而更具互动性,应以观众为中心,以社区为导向,使自己更加灵活、更具适应性。第二,是调试功能定位。博物馆不应满足于作传统文化信息的存储器,还要努力成为知识整合和文化创造力相结合的平台,鼓励与公众共同创造、分享和互动,在尊重传统文化的同时催化新的文化创造。第三,是优化业务操作。博物馆要在坚持其基本使命(收集、保护、传播、研究、展示)的同时,将实践转向更接近所服务的社区,不仅关注“物件”还要关注“人”;不仅关注过去,还关注今天甚至未来;要帮助人们理解过去,还要帮助他们在过去的历史中找到其在今天的价值和意义,让传统文化不但有过去也有未来。第四,是探索理论创新。博物馆应结合博物馆理论和实践所发生的转变,以及其产生的深远影响重新思考博物馆的价值,反思博物馆的定义以及博物馆机构和从业者应当遵循的职业道德标准。

    同时这再一次引发了我们对于“博物馆定义”的思考。不同的机构、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会对博物馆作出差异性非常大的定义,可以是学理方面的,可以是管理层面的,也可以从行业机构、行业组织的角度。如果我们更聚焦在学理层面给博物馆下定义的话,应该包括两个维度,一是博物馆相关的内容(通常指博物馆一系列具体行为及其行为的对象);二是博物馆相关的目标(通常指博物馆是为了什么利益)。

    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及其主题,从一个相对具体的领域探究博物馆文化和博物馆工作在今天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从20世纪70年代到今天,我们对遗产保护的认知,已经完成了从罗马法律体系中“今天的人因继承而得到的财产”,到“基于纪念建筑、所有的纪念建筑与所有的遗址”,再到“文化认同的方式、集体与个别记忆、社会与文化价值载体”的进化过程,文化遗产的“人文性”和“以价值为核心”正成为越来越清晰的趋势。在这种形势下,所有的博物馆必须回答一系列带有根本性的问题:我们的博物馆是否对社会很重要,无论是眼下还是长远的未来?“记忆”是博物馆最原始、最核心功能之一,博物馆应当承担起记忆丰富民族文化的社会责任,无论是赖以生存的物质文化、追求生活品质的健康文化、共同遵守的社会政治文化,还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审美文化;博物馆应当让民族文化的发展进程能够为今人所理解,在公众与最直接、最真实的遗产资源之间架起桥梁,通过公众与遗产资源的互动,帮助他们从传统中找到与其自身的、与现实的关联;博物馆应当对现实社会中的重大文化议题保持足够的敏感,传播正能量,呼吁、引导和谐且积极向上的文化风尚;博物馆应当成为当地文化体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公众不仅是参观者或博物馆文化的消费者,还应该被视为文化可持续传承的参与者和贡献者;博物馆应当成为文化知识的整合者、发布者和创造者,要生成新知识、催生新文化,在诠释传统文化的同时诠释新的文化。

    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及其主题,还为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提供了国际化的视角,结合中国博物馆的改革发展实际,深入学习领会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我国博物馆事业提出的新要求,让博物馆真正成为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桥梁,它们不仅仅记录和保存历史,也是当代中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国际博物馆协会副主席,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北京鲁迅博物馆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