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

2019-07-08 15:14:42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王建生

    油菜花盛开,婺源的山水便多了几分姿色。

    扑面而来的馨香混和着大山特有的清凉湿漉,直入心脾,打通你的五脏六腑,让你脱胎换骨,昨天还塞得头大的诸多烦恼被抛至九霄云外。整个人身轻如燕,心情自然放飞,越过一会儿湛蓝墨黑、一会儿又碧绿清澈的婺水,飞上山顶的树梢尖,去寻找花海中的白墙黑瓦,去享受置身其间的阳光空气。当然,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那招峰引蝶的油菜花,那花,娇艳得张扬放肆,铺天盖地,借得春日的和煦,花枝晶莹剔透。雨后天晴,云彩缝里射出的阳光从篁岭农家的晒框里,移到对岸油菜田的中央,偌大的花海神来点睛之笔,刹那间,大山亮了起来,黄灿灿,金闪闪,大有“御驾亲征”的浩荡之气。那天午时,李坑景区前的那片花海,淹没了数不清的游客,嬉笑声老远耳闻,就是不见人影,寻声过去,才发现穿红着绿的大姑娘小媳妇,十分亲热地贴近油茶花,变换着姿势“咔嚓”了一张又一张。画面中,人望着花微笑,花对着人含情,彼此间,如同久别的亲人。

    油菜花的张扬,淹没了婺源的山水,淹没了身旁的古树,淹没了爱美的游客,然而,唯独淹没不了那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

    婺源乡村的徽派建筑,既有小家碧玉的矜持含蓄,也兼备大家闺秀的端庄稳重。她们蘸着濛濛春雨,把自己梳洗得干干净净,粉墙白如雪,黛瓦墨如漆,撕几片金黄裹了裹前胸,任黑白的色块与线条勾勒出曼妙的身姿,正所谓“欲抱琵琶半遮面”,招人惹人。难怪那天南地北的游人乘飞机、搭高铁,起早贪黑,一个周末千里迢迢走婺源,他们看“江塆”,进“李坑”,逛“庆源”,游“篁岭”,临走前还要赶忙瞄一眼“晓起”。

    行走在婺源的乡村,随手一摸都是文化,先人的遗存加上后人的延续,让经典无处不在。村湾布局就颇有学问,或一片逼仄的山坳,或一块小小的平地,或一条狭长的河谷,修建百十栋小楼,居住千余名村民,每一个楼群都要考虑阳光惠顾,每一户人家都必须风通气顺,街巷里弄,可谓遍地玄机,处处禅意。李坑的古民居沿小河展开,随流水逶迤。地无三尺平的篁岭,则是以天门为入口,以天街为路径,依山就势,一幢幢古老的建筑如积木般地叠成高楼。江塆古村,石板窄巷,迂回曲折,眼见得山穷水尽,巍峨的古楼挡住了前路。然而,走几步却又柳暗花明,那青石墙体切除直角任行人转身,如船过峡口,换一片天空。

    有人把建筑称之为立起来的艺术,婺源的民居便是艺术殿堂中的瑰宝,清一色的“粉墙黛瓦马头墙,飞檐翘角姑娘靠”,表面上平淡,司空见惯,深处里却有着惊涛骇浪般的新奇。就说砖雕与石雕,浮雕、空镂、半壁雕,手法齐全。内容上,由艺人尽兴发挥,知多少,想多远,无所不用其极,足以与中华民族蔚为大观的木雕艺术齐名。那天,在晓起村“礼耕堂”前,汪姓房主的第8代孙,丢下手中的生意讲起了这栋房子的文化。“礼耕堂”为茶商汪允璋所建,大门的门罩由砖雕镶嵌而成。门罩的四角分别是“撒网捕鱼”“上山砍柴”“农夫犁田”和“秉烛夜读”的四幅画图,组成了“渔樵耕读”的乡风古训。而居其中的砖雕为“连中三元”,场景宏大,三个青年男子中状元、中榜眼、中探花,各自骑着高头大马,扬鞭驰骋。他们的父母双亲站在自家门前,笑呵呵地,在锣鼓声中迎接来自朝廷的喜报。大门的门柱为长条青石,立于“福禄寿喜”四块石雕之上。据载,汪允璋与其二弟汪允圭为清光绪年间婺源商界之双雄,曾垄断广州府的茶叶买卖,在家乡的地位极高。但是,他们并不满足这些,而希望子孙读书应试。得陇望蜀,本是人所共有的软肋,而“求取功名”则是封建时代成功商人的文化价值趋向,符合于心理学家马斯洛有关“需要层次”的学说。

    走进门来,客厅前有精致的天井,承天接地,通光通风通雨,滋润着阁楼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天井里置一口大缸,接雨水接财气,更方便清晨洗漱,还能“肥水不流外人田”。客厅上方摆放春台,供奉祖先,其地位至高无上;接着是八仙桌,犹如一方家庭大印,四平八稳地盖在客厅中央;桌子两边,平摆两张宽大的太师椅,在家族内为高堂之座,对外接待时,则主宾对等,再然后是随行人员顺边落座,等等。一招一式讲究规矩方圆,尊卑有序,儒雅的家风在这里回荡。立柱上的浮雕对联平仄合律,对仗工整,寓意深遂,多为家训,涉及礼义廉耻、尊老爱幼、勤劳耕读诸方面内容。如:“先圣格言为玉宝,祖宗遗训抵万金”就比较有代表性。走笔至此,有一副对联不能不提,因为在不同的房子里多次见到。上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下联“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这幅对联通俗易懂,看似信手拈来,其实非常凝练。《易经》讲“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只有像大地那样包容,才能承载万物。而对联却用“无非”“只是”这样排他性的字眼,强调“积善”与“读书”,并且与一个家族的香火传承和兴旺发达紧密联系。可见,“积善”与“读书”都是厚德的重要内容,而读书又是善中之善。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这古老的声音如同林中响箭,拖着长长的尾声,从历史的深处飘出,从悠远的尽头传来,装点了婺源的古村落。你听,“江湾人家”古墙上的牌子在说话:“清乾隆年间,江姓商人买下了藤家老屋,晨出耕,晚归读,还经商,是一商贾兼农耕的诗书人家。”于是,我有了一个疑问:江湾人为什么选择此户为自己的代表?直到游览接近尾声,才从江家名人塑像的身上找到了答案。名人苑中的江家祖先,都是读书人,都成就了一番事业,也都为江家的发达作出过重要贡献。读书,教会他们经商,教会他们为官,教会他们外出闯世界。因此,江湾人都愿意成为“商贾兼农耕的诗书人家”。在庆源古村,詹天佑的后人也在吟诵这幅对联,他们让一群古建筑和一棵千年银杏摆成大船的图案,寓意庆源古村正扬帆起航。作为大船风帆的乔木里神树,树干高达三十米,众多树叶亦如青藏高原上的经幡,风来幡飘哗哗响,天复一天地讲述着古村之船航行千年的故事,年复一年地告诉来客——这里曾涌现出一批硕学鸿儒……晓起古村的“振德堂”更愿意诠释这副对联。“振德堂”建于清代中叶,厅堂高轩阔大,围屋迴廊九曲,六天井五厅二十房自成体系,古朴恢弘。厅堂的几方墙壁上贴满了汪家祖孙三代名流的介绍:爷爷汪莲石自幼刻苦攻读,青年时八股文、诗词、书法均达上乘,于是,走出了大山,奔向大上海以医为业,成“经方派”一代名医。长子汪禹丞为上海滩帮会名流。长孙汪英宾曾就读于美国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新闻学院,获新闻学硕士,其毕业论文被称为中国新闻学开山之作。

    婺源的先人是远见卓识的哲人,他们一语中的道出了修身做人的金科玉律:“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既比“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更为直接,也比“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说法更为有趣。

    几百年来,婺源的子孙大多谨遵古训,耕读传家。同时,他们不忘书写自己的人生,写出了一串透着书卷之气的名字——“资政第”“大夫第”“进士第”“孝母堂”“礼耕堂”“百忍堂”,完成了一部规制浩繁且图文并茂的史书。如今,美丽乡村已是婺源最靓丽的名片,“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八方游客奔婺源,读你千遍不厌倦,奔的是老式名居建筑,读的则是附之其中的思想烙印。

    (作者:第四届武汉市新洲区政协主席)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