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让大运河成为中华文明“金名片”

2019-07-03 09:49:58 来源:中国政协 杨灵我有话说
0

    让大运河文化“串珠、带面、成带”,让人民群众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感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让中国大运河“走出去”、把世界运河文明“引进来”……5月24日上午,全国政协以“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为题举行双周协商座谈会,12位全国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围绕大运河绿色生态廊道建设、沿线地区古镇古村保护、文化与旅游融合、促进运河文明中外交流等建言资政,相关部委负责同志聆听发言,回应关切。

    大家认为,2014年大运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今年中办、国办又印发《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全社会文物保护和生态保护的意识空前提高,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迎来历史最好时期。同时,大运河保护传承中遗产保护压力较大、传承利用质量不高、生态空间挤占严重、统筹协调力度不足等问题依然突出,保护优先的理念需进一步强化。

    保持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延续性

    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打造大运河文化带,是新时代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在全国政协委员们看来,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首要任务是做好文化遗产的抢救、发展、保护和展示。

    做好遗产保护,摸清“家底”很重要。全国政协委员、文物出版社社长张自成说,沿线已建、在建、筹建的大运河主题博览馆数量不少,但展览内容单调重复,吸引力不高的现象比较突出。“主要原因是文化遗迹遗物和文献档案资料的底数不清,对大运河历史文化资源的收集整理和研究不够。”

    对此,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目前,大运河沿线的重大遗址遗存和所涉及到的文物,经过国务院有关单位的普查,已经基本弄清。但相关档案、文献以及民间资料,分布于各个不同部门、图书馆、大学、机构甚至是个人,涉及面很广,客观上来讲“摸底”难题很大。“下一步会考虑对于大运河整个沿线文物数据的收集、整理,确确实实纳入到工作日程上来。”

    “一些历史文化名城,不经批准恣意拆建,把延续经济文化传承的城市变成类似影视基地的舞台化城市;还有一些地方对大运河保护的规划执行不严,严重影响大运河的遗产本体真实性、完整性和环境风貌。”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张廷皓谈到他在调研中发现的一些不容乐观的现象。

    委员们认为,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要最大限度的保持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特别是要重视地下埋藏的考古遗址的保护,以及承载了新中国建设成就和广大人民群众乡愁记忆的近现代文化遗产的保护。同时要谨慎适度,活化利用文化文物资源,谨防开发冲动,不能由仿建几条古街、仿造几所古楼替代甚至毁掉珍贵文化遗产。

    大运河保护是一个跨省市的系统工程,需要全国统一布局、统筹规划。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表示,沿线各地方文化意识普遍增强,但“带”的意识还存在明显不足,缺乏跨区域协作的有效平台,难以形成大运河各类资源保护传承利用的合力。建议从国家层面尽快做好顶层设计,建立高效务实的体制机制,加强统筹协调工作,使沿线各地合作联动,连“珠”成“串”,防止“点”“线”割裂。

    全国政协委员、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刘佳义建议,成立国家大运河文化建设领导小组,形成省市县乡村五级领导保护管理体系;尽快启动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作机制,实施统一协调管理;组建“大运河文化发展联盟”,深入挖掘大运河文化价值;建立国家大运河遗产保护中心,各相关省市设立分中心。

    大运河还需立法保护。2012年文化部颁布的《大运河遗址文化保护办法》,属于部门规章性质,法律层级较低,而且仅适用于文化领域;《文物保护法》也缺乏针对大运河这类大型线性、带性文化遗产、活态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条款,在大运河宏观决策协调各地方、各部门和社会管理等方面不能满足保护需求。因此,委员们呼吁,尽快启动专项保护立法,制定国家层面的统筹一致、共同遵从的大运河文化保护条例。

    “大运河是流淌的、活态的,不是静态的文化遗产。”全国政协副主席刘奇葆在主旨发言中强调,活态保护既包括科学保护,也包含有效功能的延续和合理利用,这是对文化遗产保护提出的更高要求。刘奇葆说,通过活态保护,一方面维护遗产的价值内涵和真实性、完整性、延续性;另一方面,按照适度合理可持续的要求,充分发挥其文化传播、水利航运、旅游休憩等功能。

    保护修复一条有水的运河

    大运河,因水而生,因水而兴。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水是命脉,是基础。然而,当前大运河水的现实情况十分严峻:黄河以北的运河基本没水,长江以南的运河有水,但水质普遍较差;运河在防洪、排涝、供水、航运、环境、生态等方面的功能时有冲突;运河水工文化的保护传承利用在力度深度广度上还都不够。

    《规划纲要》鲜明提出实现主要河道全线有水,生态环境根本改善的治理目标,致力于保护修复一条有水的运河。委员们认为,实现主要河段有水和生态改善是当前的焦点,也是沿线群众的热切期盼。

    如何实现“有水”的河?身为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局长的朱程清委员说:“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是大运河古为今用的典范水利工程,疏水主干线主要是利用大运河的河道,占到了84%的比例。这个工程还有很大的富余能力,通过引江水、引黄水和当地的水资源进行合理配置,2025年的主要河段基本有水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如何实现“清水”的河?朱程清表示,可以发挥沿线“河湖长”的作用,实现河道清理整治和保护,保持河段的清洁畅通;要实现运河全线截污导流,上下游水污染联防联治,提升长江以南运河水质标准,对目前既具有南水北调供水又有航运功能的淮扬运河、中运河河段率先实现绿色航运;在实施外调水时坚持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加强南四湖等湖泊入湖河道水质的管控,确保水质稳定达标,实现运河清水廊道的目标。

    大运河的生命力在于有用,如何规划好大运河在当代的使用价值?委员们认为,要因地施策,坚持在保护中利用、利用中保护的原则,在全面保护运河遗产、提升景观风貌、突出生态环保的前提下加大力度改造大运河主干和连通航道,更好发挥大运河水利航运功能。对目前不具备通航条件的河段不应强求通航,应优先发挥好大运河生态、水利等重要功能。

    在生态治理的基础上,大运河建设还应当处理好生态控制与生态补偿的关系。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张震宇认为,“应当支持各地加强统筹、因地制宜,既对《规划纲要》明确的自然条件良好、状态功能突出的重点区域适当扩大生态空间,也允许实施生态补偿。”

    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孙庆聚建议,大运河沿线各地党委、政府都应结合大运河岸线自然生态的保护修复优化,把大运河绿色生态廊道建设列入重要工作日程,当作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任务,切实抓紧抓实抓出实效。充分调动广大群众参与建设大运河绿色生态廊道的主动性、积极性,努力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部门负责、全社会参与的齐抓共管工作格局。

    针对委员们的建议,国家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回应称:“水利部和交通部牵头,正在编制《大运河河道水渠治理保护的专项规划》,预计年底能够完成。”

    文旅融合讲好运河故事

    “谈到长城旅游马上会想到八达岭、居庸关、慕田峪,说到遵义、井冈山就会想到红色文化旅游,说到大运河旅游的时候,能想到什么?”全国政协委员、首都经贸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郭媛媛提出了一个问题。她认为,大运河文化与旅游融合的内涵建设有待开展,运河文旅融合影响力与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声不匹配。

    《规划纲要》已将大运河文化、旅游融合发展列为重要议事日程,郭媛媛认为,目前缺乏对大运河文化的系统研究、广泛宣讲和深入传播。而且,对大运河文化资源利用认识缺乏广度和深度,历史挖掘和遗产考证做得不够,沿线城市之间争抢“运河之都”等名号,存在重复和同质化建设现象。

    “即使像无锡、扬州这样文旅产业发展较好的城市,也少有专门以大运河命名的项目,更别说叫得响的项目了,这与大运河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严重不协调。”郭媛媛说,大运河相关文旅工程和项目还缺少明确界定和详细的标准要求。

    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师范大学原校长杜卫提出打造精品旅游线路的建议。“大家想想,如果有一条船,从杭州一直游到扬州,这是一种什么意境。”他说,以大运河为纽带,组建运河文化特色小镇联盟,加强旅游资源与线路的跨区域整合,重点打造丝绸之路、诗画之路、古镇之路、曲艺之路等一批国际精品文化旅游线路,把运河文化内涵和运河文化元素融入文化旅游开发全过程,依托特色小镇着力培育大运河沿线综合旅游景区和特色精品景区,既能有效保护运河沿线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习俗,也可以协同强化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

    “要通过文创产品复原运河的曾经模样,讲好运河故事,唤醒运河文化记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牛克成说,运河沿线有400多家博物馆以及大大小小的文物保护单位,各地运河文创主体都是各表一支,缺乏运河总体意识,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运河文创产品,这也造成大运河品牌影响力不足。

    “大运河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江苏省政协委员朱民阳是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主席,这个组织也是中国唯一的运河领域国际性社会组织。他认为要用“世界语言”讲好大运河故事。

    “讲千年运河的物化遗存、非物质文化遗产、运河文化,讲当代运河治理保护的中国实践、中国智慧、中国方案,讲大运河统筹保护、传承、利用的目标和愿景等。”朱民阳说,要让大运河成为新时代宣传中国形象、展示中华文明、彰显文化自信的亮丽名片。

    针对委员们的发言,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已经考虑文旅融合发展的具体载体。“这里面包括国家文化公园,另外还有四个专项、两个行动,其中一个行动就是精品线路和统一品牌行动。”

    把大运河还给人民

    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人是中心、是根本。

    委员们在调研中发现,当前历史古镇的保护与修复中,一些地方将原住民全部迁出或者安置到镇外,然后引入商户进来经营,不仅破坏了历史城镇的真实与完整,不利于相关文化遗产和原生态文化的保护传承,也没有坚持以人为本,让人民群众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感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要让古村镇居民更愉快的留下来。”金永伟委员说,要充分尊重当地居民的意愿,建立起居民有效参与的决策机制,针对居民日常的居住生活需求来重点改善修缮好古村古镇的公共基础服务设施,打造好便于居民日常参与的文化体育、健身修行的公共空间,重新建立起大运河与沿线村镇居民的血肉联系。

    委员们在调研中还发现,运河沿线古镇古村和历史街区保护利用方案,大多关注建筑广场道路绿化等物质载体的改造修缮,过于追求整齐划一,缺少人文关怀。“我们在山东南阳古镇看到一片新建的仿古建筑,应该说与当地运河古镇风貌并不协调,其他村镇雷同的仿古建筑和假古董也时有出现。”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大指导力度,坚决遏制住地方政府搞大拆大建大开发的经济冲动,确保国家规划纲要在实施过程当中不走样。

    “现在运河沿线有历史文化名城50多个,历史文化名镇93个,历史文化名村139个,传统的古村落数量更多,古村古镇名城都是运河沿线最有文化价值也有文化记忆的宝贵遗产,所以把这些古镇古村的保护做好确实是非常重要。”金永伟委员说。

    大运河也是纵贯南北的“经济大动脉”,见证着沿线城市的崛起和繁荣。杜卫委员建议,进一步发挥特色小镇的作用,来推动大运河文化的保护传承利用的有机融合。大运河浙江段沿线集聚了70余个以茶叶、丝绸、湖笔、黄酒、书法等历史经典产业和时尚、信息经济、旅游、金融等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成为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的重要载体,为大运河浙江段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和时代内涵。“可以借鉴浙江模式,以时尚文创类特色小镇为载体,发展以运河文化为特色的文化产业,鼓励文化新技术的应用和新业态的集聚,打造运河文化与特色产业融合发展的示范样板。”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是千秋工程,值得政协委员持续用心用情用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强调,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运河保护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树立文化自觉,坚定文化自信,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原则贯穿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全过程,使之成为展示中华文明的金名片和民族复兴的标志性文化品牌。

    (作者:本刊记者 杨灵)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