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连玉明:大数据时代,谁来保护我们的隐私

2019-05-31 16:53:43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 李香钻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人们生活越来越便利,但也面临着成为“楚门”的危险——楚门从出生以后,几乎所有的行为都在被直播。全世界都知道,除了楚门自己。

    作为国内较早开展大数据领域理论研究的专家,连玉明委员认为大数据时代有三个最让人焦虑的烦恼:一是个人信息被泄露、被窃取、被篡改、被过度收集并被广泛滥用,“让我们处于垃圾信息和骚扰电话没完没了的‘围剿’之中。”二是个人信息被侵权、被侵犯、被侵害却得不到有效的保护。三是个人隐私成为他人赚钱或其他非法活动的工具。“我们的某一个信息被泄露或被窃取,很快就会演变成一个关联度极高的信息链,这个信息链又常常被非法出售、非法提供、非法利用,并形成非法产业链,以至滋生出电信诈骗、金融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绑架甚至故意杀人等犯罪活动。”

    有网友感叹,最了解你的人,未必是你的身边人,而是那些“不动声色”的APP。此言不虚。中消协近期曾发布《100款APP个人信息收集与隐私政策测评报告》。报告指出,“位置信息”“通讯录信息”和“手机号码”等三种个人信息是过度收集或使用个人信息最常见的内容。100款APP中,59款APP涉嫌过度收集了“位置信息”,过度收集或使用个人信息的情况较多。另外“通讯录信息”“身份信息”“手机号码”也是用户个人信息过度收集或使用较多的内容,在受测评中分别有28款、23款、22款APP涉嫌存在此类情况。

    原因何在?

    “也许,这就是大数据这把‘双刃剑’必然的产物。但反观我们的制度体系,至少可以做出以下三个基本判断。”连玉明委员说,一是立法严重滞后。“与7.88亿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数量相比,与5.69亿网络购物和网络支付用户相比,与54%的中国网民遭遇网络安全问题相比,与85.2%的个人信息是手机APP所泄露的严重后果相比,我们的立法太滞后了,立法进程太缓慢了。”二是司法保护薄弱,特别是个人信息保护中“重刑轻民”较为明显,民事救济相对薄弱,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等全方位司法保护仍有诸多期待。三是监管力度不够。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个人信息监管机构,这与一些发达国家或地区形成巨大反差。“例如,香港有一个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这也是亚洲唯一的隐私保护机构。不管是政府组织还是个人,所有资料使用者必须遵守香港法例中设定的6项保障资料的核心原则,如果违反其中任何一项,隐私署有权发布强制执行通知、有权约谈数据使用者,并有权系统调查数据使用情况。”

    大数据时代,谁来保护我们的隐私?

    连玉明委员有三个强烈呼吁。

    ——呼吁加快《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的立法进程。“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当提前提早起草审议《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并尽快颁布实施。”

    ——呼吁加强检察机关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公益诉讼。“特别是对侵害众多公民个人信息权的行为,以及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众多公民个人信息被侵害的,应当提起公益诉讼。”

    ——呼吁加大政府对侵害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的监管力度。“我们既期待个人隐私不受公权力的侵害,又期待通过公权力加大监管和保护。”

    采访最后,连玉明委员说他有一个梦想:“以更加适应大数据时代的体制机制和方式方法,保障每一个人都可以独立自主而又真实地生活,并更好地发挥个人信息在促进个人全面发展和推动社会进步中的独特作用,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向往和期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