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人民海军“第一舰”的故事

2019-05-08 16:00:45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王夕源

    2019年4月23日是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国民党海军“黄安”舰在青岛成功起义,成为人民海军“第一舰”。今天,重温历史,无疑是纪念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的重要内容。

    1949年2月12日晚,国民党海军“黄安”舰率先在青岛成功起义,成为人民海军的“第一舰”。其后10个月内,发生了包括“重庆”号巡洋舰在内的19起海军起义。其中,前3起均在青岛。起义成功15起,舰艇97艘,起义官兵3800多人,几乎占国民党海军总兵力的十分之一,极大地影响了国共两军的士气和战局。

    “黄安”舰是一艘日本海防舰,1945年下水,最高航速16节。二战结束时由国民党海军接收。1947年8月送青岛海军造船所整修后,被命名为“黄安”号。1949年2月9日,完成大修的“黄安”舰从造船码头驶出,停泊在“小青岛(灯塔)”西侧。当晚,由舰务官鞠庆珍、准尉枪炮军士长王子良、少尉枪炮官刘增厚和上士枪炮班长孙露山组成的四人领导小组,在舰上秘密商定三天后即2月12日晚起义。因为这一天是元宵节,舰上管理松懈,有利于组织起义。起义当天,16岁的张大同上船给哥哥张大发送家什,结果阴差阳错地参加了起义,成为我国第一批人民海军中最小的少年兵。

    1949年2月12日晚8点后,“黄安”舰起义官兵切断了对外通讯,控制了全舰,缓缓驶出。13日凌晨4时半,“黄安”舰终于安全驶抵连云港。因解放军陆军不懂海军“灯光信号”,当发现有“敌舰”靠岸时,机枪和山炮齐发。若不是距离尚远,枪炮射程不够,载满300吨弹药和柴油的舰船必定舰毁人亡。情急中,鞠庆珍当即命人找来白布悬挂“白旗”,并用舰载探照灯照亮“白旗”以示“投诚”。

    “黄安”舰起义后,为躲避国民党空军的搜索和轰炸,即驶往连云港南70公里的灌河堆沟港隐藏待命,起义官兵与盖满伪装的“黄安”舰留下了一张极为珍贵的照片。

    改革开放后,“黄安”舰脍炙人口的起义故事出现在许多回忆或纪实文章中。随着时间流逝,领导起义的4位功臣和留在青岛居住的20多位起义官兵已相继去世,现仅剩86岁的张大同和97岁的张云亭二位老人尚健在。

    这其中,能接近和还原“黄安”舰起义历史的是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领导起义掌握秘密最多的“大人物”中尉舰务官鞠庆珍;另一个是参与起义的“小人物”少年上等兵张大同。而包括起义组织者王子良、刘增厚和孙露山等多数起义官兵,早在1949年起义后至1955年间就已分三批陆续离舰。张大同则是留在海军和“黄安”舰服役时间最长,私下接触鞠庆珍最多的人。因此,对起义最了解的就是这两个“大小人物”了。

    据张大同回忆,1951年底,有人举报“黄安”舰上有两大皮箱黄金,起义后就不见了,“黄金案”成了当时华东海军的第一大案。在“黄金案”侦破期间,舰长鞠庆珍被撤职隔离审查,下放“劳动”。他主动提出到张大同的轮机部“接受改造”,并按组织要求每周做一次思想汇报。这两个人常在一起的“思想汇报”,让张大同了解到不少“黄安”舰起义的情况。

    鞠庆珍一向比较认同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主张,自从任国民党海军舰长的大哥鞠庆玺被以“通共罪”枪决后,更决意起义。“黄安”舰起义时,原本计划“北上”石岛,但王子良提议“南下”,与国民党南撤线路一致,即使暴露了也好蒙骗过关。鞠庆珍采纳了这个意见,决定在天亮前能赶到的连云港靠岸,避免天亮后被国民党空军发现轰炸。这也部分佐证了“事前并没商定起义接应点”的事实,从而引来了解放军“炮打黄安舰”差点舰毁人亡的险情。

    “黄安”舰起义后,也有生死间的“统战”故事,至今不为人知。据张大同回忆,起义后的十多天,舰船还停泊在堆沟港。他因患阑尾炎吃了几粒止痛药后就犯困了。卫生员让他裹着棉大衣躺在后甲板,并顺手盖上了伪装军舰用的稻草。不知躺了多久,迷糊中听到甲板上有人在窃窃私语,竟在密商“怎么把船开走”!他从稻草缝里认出是几位轮机部人员和航海员,又断断续续地听到“船上没有黄金……把船开去台湾或日本肯定值钱……”等内容。

    事后,机灵的张大同悄悄地把“偷听”来的秘密报告了“黄安”舰政委赵凯。赵凯听后不动声色,警告对谁也别说,暗地里却加强了警戒和看管。一周后他宣布“接上级指示,要起义人员轮流去新浦参加学习培训”。而第一批被选中的十几位学员中就“恰巧”包括了那几个密谋“卖船”的官兵。后来张大同才领悟,原来这就是最成功的“统战”工作。“学习班”没费一枪一弹就化敌为友,把有意“反叛人员”改造成继续革命的好同志。

    1950年2月,“黄安”舰被命名为“沈阳”号,编号为三野405舰,改装配备了两门苏制100毫米主炮和4门37毫米高射炮。作为大队长舰与“西安”“长沙”和“济南”号组成第二大队,舰长苏军兼任大队长,编入华东海军第六舰队。在反击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海战中,配合鱼雷快艇击沉、击伤国民党“太平”号护卫舰等多艘舰船。

    解放初期,“沈阳”舰一直活跃在保卫海域、保护渔民的海疆前线,并不断探索新航道。其中,试航成功的西虎门水道,就将舟山基地出海时间缩短了两三个小时。那时候,日本的铁壳渔船经常来我东海海域越界捕鱼,还多次冲撞我渔船,打伤我渔民。对此,外交部部长陈毅指示:海军要保护我渔场和渔民。1953年5月,“沈阳”舰接到护渔任务,连夜隐蔽出海到南韭山岛猫头洋渔场和嵊泗列岛渔场,驱逐日本偷捕渔船30多条,并将抓获的8条日本渔船扣押至复兴岛码头。几个月后为遣返日本渔民,才放回一条渔船。此举大长我志气,再扬我国威。

    1955年1月18日,“沈阳”舰与“南昌”舰等组成护卫舰编队,参加了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作战的一江山岛登陆战役,担任了舰载炮击掩护和火力支援任务。其中,为发挥“沈阳”号的舰炮威力,费庆令舰长不顾20链的安全炮击距离,冒险指挥抵近12链对瞭望村乐清礁阵地射击,最近时仅有8至9链。而“沈阳”舰因近距离炮击,也被岸炮击中三发,牺牲一 人,战舰险被炸毁。

    由于历史原因,“黄安”舰的全貌至今很少有记录。媒体和网络报道的图片实际为同类型的日本海防舰。幸运的是,起义上士张云亭老人是位摄影爱好者,他拍摄的几张小照片,为我们今天能目睹“黄安”舰的原貌提供了极其宝贵的历史图像。

    70年来,人民海军发展飞速,“黄安”舰作为中国人民海军的“第一舰”,具有重要意义。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曾亲自起草贺电,高度评价起义“是实行毛主席规定之1949年争取组成一支可用海军的首先响应者”。然而遗憾的是,这些反映人民海军发展史的重要舰只,包括毛主席和9位元帅先后登舰视察过的中国人民海军“第一旗舰”——“南昌”舰,多数在上世纪60年代被当作靶舰炸沉,至今下落不明。这些沉入海底的革命记忆,像“中山”舰一样值得打捞、修复和展示,并应成为中国海军博物馆(青岛)最具历史价值的“镇馆之宝”。因此,寻觅和复原这些最具时代印记的舰只,重温历史,也是完善海军建军史、纪念海军建军节亟待完成的一项重任。

    (作者:民革山东省委议政委副主任,青岛市政协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