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问道“园丁们”的未来

2019-05-06 15:52:22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 郑玉婷

    一个民族拥有源源不断的好老师,这是民族发展的根本依靠、未来依托。处在民族发展未来依托最前端的,正是幼儿教师。

    4月12日,十三届全国政协召开第二十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加强幼教师资培养”建言资政。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作主题发言,12位委员围绕幼儿教师的培养体系、资格准入、编制待遇、法制保障等建言资政,教育部专门介绍了情况,并与其他部门一起,与委员们进行了互动交流。近30位委员在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踊跃发言。

    幼儿园的孩子是稚嫩的花朵,幼儿教师就是园丁。园丁们承担着教育和保育的双重职能,他们的现在与未来,关系到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到学前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更关系着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民族复兴未来。

    52万缺口的背后

    百年树人,立于幼学。

    当前,中国正举办着世界规模最大的学前教育,学前三年在园的幼儿,高达4600多万。2018年,我国适龄儿童毛入园率已达81.7%,取得了历史性的成绩。但是,社会对高质量学前教育资源有迫切需求,学前教育发展中逐渐显现更多问题。

    会议开始,一则5分钟的短视频开门见山——如何加强幼师师资培养,补齐学前教育的短板,是国家亟待破解的重大课题。

    学前教育最短板,是幼师数量“缺口”。

    全国政协调研报告中有这样一组数字:2013年至2018年,在园幼儿从3894.7万人增至4656.4万人,按照教师与幼儿1:15的比例测算,目前全国学前教育专任教师缺口52万人。考虑到2020年适龄幼儿新增入园需求,相应需增加专任教师13万人,累计缺口达65万人。

    与此同时,幼教师资培养机构也存在师资紧缺问题。

    近两年,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长朱之文到江苏、上海、重庆等地进行专题调研,就为了解学前教育情况。今年1月,他又随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调研组一起,赴山东、云南就幼师培养情况进行实地调研。他发现,许多从事幼儿教师培养的教师,没有系统学习过学前教育,也没在一线工作过,“非学前教育专业人员培养幼儿教师”的现象频现。

    3个小时的讨论智慧激荡,委员们说,幼师数量缺口背后,折射出的是几十年来中国学前教育乃至教育整体的喜与忧。

    追根溯源,在师资培养阶段,缺口悄然已出现。

    全国政协常委、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讲了两个小例子:安徽全省有2所幼儿师范专科学校,一年培养835人,仅占全省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年培养总量的5%。“我们上世纪70年代上大学的时候,初中毕业生能够上一个中等师范学校(简称“中师”)是非常吸引人的,因为中师有很多好的条件,现在谁愿意上中师呢?高专也没有人愿意上了!”师资培养阶段和生源招收尚为难题,更别说下一步的“内涵建设”了。

    付出与回报长期不成正比,让许多幼师无法坚持、无法留下。许多满怀热诚的幼师,终因顾虑社会、经济因素无奈放弃心爱的学前教育事业。

    教育界一直存在“幼不如小、小不 如中”的说法。同是教书育人,缘何三六九等?“我自己办过30多所幼儿园,近些年也一直关注幼师队伍建设,特别是教师的待遇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胡卫说,他曾经收到过一封甘肃基层幼儿园老师的来信,一方面反映他们的生活状况很艰难,另一方面反映了老师们用情怀从事幼教事业,这种精神让他感动。“难道还要让更多的人在两难之间做出选择?”胡卫大声疾呼。

    “在不少乡村幼儿园,教师月收入不到2000元,在一些大城市,甚至一个保姆的工资就可以聘3个幼儿教师。”对于幼师的待遇偏低问题,朱之文在调研中也深有同感。

    在部分老少边穷岛地区,“幼儿园”和“幼儿教师”,是孩子们无法触及与感受的词汇。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徐彬列举了老少边穷岛地区幼儿教育面临的问题:首先是解决有幼儿园的问题,然后是在有的情况下要办得起来,第三是如何办得好。这三个问题是层层递进的,上一步做不好、下一步便无从谈起,而这其中的关键问题正是“师资问题”。徐彬呼吁“推动老少边穷岛地区幼教师资队伍建设”,他认为这么做的意义不仅仅是办好幼儿教育的问题,更关乎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让幼师有留下的心,有上升的路

    缺口背后,涉及问题面十分广泛。“短板到底短在哪儿?短多少?怎么解决?”“为园丁们说句话,让他们留下!”带着问题,从小切口出发,委员们有针对性地对学前教育事业献计出力。

    幼师师资招生与培养阶段尤为重要。

    朱之文从师资培养着手,建议深化幼儿师范教育改革,进一步明晰不同层次幼师培养机构的目标定位、培养规格和素质要求,建构符合不同层次学生学习规律与发展需求的培养体系。打通中职、高职、本科开放式培养,职前、职后一体化培养的通道,拓宽幼师成长空间。逐步提高培养层级,推动形成以专科层次为主培养幼师的格局。

    李和平的建议更具体——提升培养规模与层次,扩大幼儿师范专科学校招生规模,实行学前教育提前批次单独录取。“还可以升格一些质量较高的幼儿师范学校为幼儿师专,支持优质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办成幼儿师范学院乃至幼儿师范大学。”另外,制定吸引优秀生源的幼师招生培养就业政策也是李和平关注的重点。他建议扩大学前教育专业免费师范生规模和范围,实行幼儿教师定向培养计划,定向入学、免费教育、毕业包分配。

    改革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制度也是当务之急。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认为,“2015年,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正式实施。从实施的情况来看,通过率极低。即便是办学历史悠久、办学质量较高的幼儿师范专科学校,毕业生资格证考试的通过率也只有60%。极低的通过率,意味着每年大量的毕业生无证上岗。”她认为,应把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考试分为教师助理(保育员)、初级教师、主任教师等三个层级,对每一层级的考核提出学历和实际工作能力两方面的要求。

    无论是教育还是发展,都讲究以人为本。

    在胡卫看来,优化政府财政投入结构,逐步提高学前教育财政投入水平十分关键,“建议中央财政针对地区发展差异,对欠发达地区学前教育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地方政府则根据本地经济发展水平,适当提高生均经费标准,并在教育费附加中划出一定比例专门用于学前教育。”他还提出了创新学前教育投融资机制、吸纳多元资金投入和建立健全幼师从教津贴和职业年金制度的建议,逐步稳妥提高幼师福利待遇,消解其后顾之忧。朱之文提出,应加快落实公办园在编教师工资保障政策,高度重视乡村幼儿园教师保障问题。对公办园非在编教师,实行同工同酬同待遇。民办园也应参照公办园水平,合理确定教师待遇标准。

    不仅是在公办园,同工同酬同待遇,是所有幼儿教师们对社会保障问题的呼唤与心声。

    按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将达到80%,这就意味着占比62.16%的民办幼儿园中将有三分之二转为普惠性民办园。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席、山东英才学院董事长杨文提醒说,收费将会被限制,收益将受到影响,这会不会导致转为普惠性民办园的教师待遇进一步降低,使民办园师资更加短缺?她建议财政部和人社部可以考虑针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进行专项拨款,并进一步完善、落实民办园教师待遇方面的政策,逐步使民办园教师与公办园教师享有同等待遇。

    幼儿教师的发展,需要可以展望,可以实现的未来。

    “上升通道的打通很重要。”刘焱提出,将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考试分级,可以解决保育员的生源问题,同时为他们继续努力获得教师资格打开上升通道,在此基础上,为幼儿园教师设计独立的职称评定晋升系统,让幼师有更大的职业发展空间。

    会后,记者采访了身在一线的幼儿园园长,请她们用自身感悟和经验,为幼儿教师们的发展支招儿。

    北京实验学校(海淀)幼儿园园长武春静提出“分层培养,提高教师的专业素养”的建议。“青年教师的培养中,针对其爱创新、经验少的特点,我们创造各类学习机会,搭建外出学习、园内观摩的平台,增加青年教师实践锻炼的机会,组织青年教师沙龙,邀请经验丰富的老教师给予教学方法、家园沟通、个别幼儿教育等方面的策略支持。在中层教师的培养中,注意激发她们以经验型教师为目标,给予中层教师更多对外展示的机会,帮助中层教师发现自己的优势,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在相应的领域有所深入。对于经验型教师的培养,我们注意激发她们以区骨干、市骨干为目标,不断进行自我提升。”

    多年来,北京市丰台区政协委员、丰台一幼园长朱继文带领团队全身心地投入到儿童教育的研究中。一年一度的深度学研座谈活动,将以游戏化、小组化、个别化、区域化等多种活动形式,展示“一公里资源”教育、生态艺术教育、民族体育教育、健康食育教育、家园成长教育等研究成果,寓教于乐,既有深度思考的故事案例分享,又有精彩纷呈的入园半日体验活动。朱继文说,“提升教师专业能力是学前教育工作者共同的愿景!”

    为孩子打下一个“好底儿”

    红墙、绿树,白塔、偶尔孩子们的笑声会飞出来。这里是北京市北海幼儿园,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

    在双周协商座谈会现场,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北海幼儿园园长柳茹讲了教育理念的问题:“我们教育孩子,比如爱国,从哪儿教育起呢?从孩子爱自己的父母教起,教他们爱自己的亲人,爱老师,爱小朋友。”北海幼儿园每周一都有升旗仪式,“升旗仪式由小朋友自己主持,其实这就是一个大的主题活动。活动过程中,孩子们会去讨论当天对全园小朋友要展示什么, 而不仅仅是升旗那个环节。”

    展现优秀理念同时,也绝不回避问题。

    柳茹坦言:“当前幼教师资的专业素养参差不齐,部分老师不能很好地依据儿童特点和学习特点施教,确实存在‘小学化’倾向。”在她看来,幼教队伍整体素养的提升需要全社会给予切实可行的支持,帮助老师在国家的教育方针与孩子的全面发展之间搭建桥梁。

    “这个桥梁就是课程。”以课程为抓手,柳茹提出“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对课程建设的统筹规划作用”“加强幼儿教师培养和教研力度”“建立健全课程准入和监督机制,确保课程质量”等建议。

    同时她指出,真正的爱,是出于尊重的基础之上。孩子们喜欢什么样的老师?正如会议伊始播放的5分钟微视频里孩子们说的那样——爱笑的、有知识的、美丽善良的、会跆拳道的……培养幼儿教师,要先培养老师们尊重孩子、爱孩子的观念,在实际工作中,要先想想孩子们想要什么。

    与柳茹一样关注教育理念的委员有很多,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就是其中一位。

    很多家长认为幼儿园上课应该像做游戏一样,寓教于乐,但现在的幼儿教师更像“教练+保安”,对孩子实行“圈养”。刘林建议,以实际需求为导向,以服务幼儿健康快乐成长为目标,调整现在的认证标准,引导学校课程设置的科学性,突出人文教育内涵,突出幼儿教育特性,强化心理素质教育,强化育儿能力培养,强化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教育,使课程和认证标准更加符合幼儿教育规律。

    “幼儿教师培养当中,过分强调唱歌跳舞等艺体技能。”刘焱一直在纠正一个误区,“女性幼儿教师在带操时,不要想着做得优美,要想到还有男孩子。”她还提醒说,对幼儿教师教学规范的制定也很重要,要让教师们明确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

    幼儿教师是发展学前教育的基础。在新时代,幼儿教师承担着怎样的新使命?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江西省委会副主委、江西师范大学校长梅国平认为,我国的学前教育是“站在三个鸡蛋上跳舞”。“站在现实的鸡蛋上,与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要求相比,我们的学前教育存在着缺人、缺钱、缺学位、缺质量的现实窘境。站在历史的鸡蛋上,曾经绝大多数的中国家庭并没有将学前教育当教育来抓,只是以家庭赡养为主,把孩子拉扯大。就算在计划经济年代,单位开办幼儿园的目的,也更多从增加职工福利出发。”

    教育,从来都是面向未来的。

    未来是什么时代?人工智能时代扑面而来。梅国平自问自答,他解释说一位诺贝尔获奖者曾有观点——教育是与技术的一场赛跑,跑赢了就有红利,没有赢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未来,就是我们所站上的第三个鸡蛋。”梅国平的话,让与会者开始了一次想象探索:现在入园的孩子到21世纪中叶时正值当年,今天,在他们的情感和智力建立过程中打下了什么样的“底儿”,关系到他们即将具备怎样的素质,甚至关系未来我国各领域人才的竞争力。

    如何培养壮大一支源源不断的幼师队伍,从未来视角去认知当下,更为清晰。“我们是祖国的花朵,请你要好好爱护我,像热爱山川的辽阔,和美丽的江河。”政协委员们一直关注着幼儿教师的现在与未来发展,他们说,这首歌唱给孩子们,同样也唱给呵护花朵的园丁们听。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