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刘玉村:医学教育要回归精英教育之路

2019-04-03 14:23:49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我有话说
0
  蒲水涵

  “我曾设想过一个场景,在北大的教室里,有一位老者身边围着一群年轻的学生,这位老者就是将来的我。” 这是刘玉村在担任北大医院院长的时候曾说过的一句话。他不止一次地向媒体透露,如果有一天不再担任医院院长,希望能回到教师的岗位,带出一流学生,延续教书育人的快乐。

  2年前,卸任北大医院院长的他梦想成真,重回教育领域, 肩负起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的重任,成为“医学+ 教育”的跨界政协委员。两年来,刘玉村将履职精力浇灌在医学教育上。他坚持认为,在时代向前飞速发展的当下,医学教育更应回归精英教育的本源。

  要有“精英”意识

  本刊:在两会上有很多委员表示,我国卫生领域人才缺口仍然很大,您身处医学教育行业的前沿,是否感到肩上担子很重。

  刘玉村:我一直都关注医学教育。一名医生可以治好若干病人,一个医院院长,可以治好数万病人。但是一名医学教育者能培养出千千万万个医生,可以间接地为多少患者服务?这种影响不可估量。

  尽管共和国改革开放40 年取得了巨大成绩,但我认为教育发展没能与经济发展同步。我上大学的时候想法很明确——为社会服务。学校口号是“培养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后来这句话逐渐被淡化,如今已不再提。衡量高校教育水平,谈的是出国率、就业率。

  公众反映强烈 “看病难”,有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医疗资源总量不满足需求,医学人才不够多。北大医学处于国家医学教育的领军地位,应该抓住医学教育规律,打造一块有示范引领作用的中国医学教育“样板”。我给北大医学的定位,就是要培养扎根中国大地、服务中国百姓、爱党爱国、充满人文情怀、国际视野的北大医学人才。这个要求很全面,标准很高,但我认为医学人才就应当是高标准的精英。

  本刊:您不止一次地提到,改革开放初期的医学生学习热情高涨,大家都以白衣天使为荣。而现在的医学生荣誉感有所降低,成材率不容乐观,流失率较过去有所提高。

  刘玉村:在我国医学教育初创的年代,医学院的学生见识广、视野宽、起点高,被视为“天之骄子”。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学生想学,老师也想教。哪怕在课下,在校园里师生相遇了,都会很自然地交流起学术问题,在一问一答中把自己要办的事都给忘了。那种如饥似渴地学习热情和刻苦劲儿,让人难忘。当时的医学生都特别自信,成材率非常高。

  如今,很多医学院校大大压缩教学面积,将主要精力放在科研上,导致教学质量下滑,学生学习热情明显降低。为了弥补人才缺口,医学高校采取了扩招的办法,但未能很好地兼顾教育质量。根据近些年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医学院校的临床本科医学毕业生首次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平均通过率不乐观,有的院校通过率甚至只有百分之十几。学校培养的医生不合格,带来了毕业后再教育、医患关系等一系列问题。

  医学领域高深、复杂,事关最宝贵的生命。我呼吁医学教育要回归精英教育之路,要创新发展医学院校的监督管理机制和督学制度,对培养能力强的医学院校更多支持,对教学质量低下的院校“黄牌警告”,甚至“红牌罚下”,避免因招生规模不同而导致培养质量参差不齐,避免以“急需”为理由牺牲教育质量。

  北大医学作为国家医学教育的排头兵、领头雁,要有更清醒的认识,尽早采取行动,做回归的引领者。

  要有人文情怀

  本刊:我曾看到您的一位学生写到:“刘老师不拘泥传授知识,还能学到如何解决爱心与私心,责任与本能,理智与情感的矛盾,他将医生的专业水平和职业道德发挥到了极致。”似乎您对于人文教育一直情有独钟。

  刘玉村:将人文精神注入医学教育,是我长期以来的想法。我们常说医生、护士都是天使,天使需要两个翅膀,一只翅膀是知识技能,另外一只翅膀就是人文精神。两只翅膀决定天使能够飞多高。现在知识技能培养做的不错。我 1981 年到北大医院见习实习的时候,接触的是原始的医疗设备,技术也相对传统。这几十年我们的医疗设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技术革新日新月异。但人文教育就薄弱得很,医学心理学、伦理学、医学法学等往往是高校里被忽视的课程。因此很多学生纵然有很好的技术,但缺失人文关怀,仍然不能成为名医。

  既然医者属于精英,那精英一定要有爱国意识,有为国家承担使命的责任感。我用古人的一句话概括——德不近佛,才不近仙者,断不可作医以误世。这应当成为医学教育的美好愿景。

  本刊:在北大医院的十年,您通过发扬“厚德尚道”的院训等途径提升了医院的文化建设。那么如今在北大医学部,您如何能让学生真正受到人文教育的熏陶?

  刘玉村:我在北大医学部提出来,要利用好三个课堂。第一个课堂是授课的小课堂。除了思政课之外,要把素养教育、政治教育融入到专业课程。以案例传授人文精神。比如解剖课,老师是否强调了对尸体的爱护?比如讲DNA,学生们都懂得DNA 的双螺旋结构是怎么回事,但是双螺旋结构是谁提出来的?很少有人关注。恰恰是这种故事,才能让我们体会到科学家的信念、情怀、执着,会有更大的启发。这就是人文精神无形的灌输;第二个课堂是校园文化。北大医学部的校训是两个字—厚道。医学人才如果具有厚道的精神,就能够为百姓服务好;第三个课堂是社会这个大课堂。现在孩子生在蜜罐里头,没吃过苦。让他们接触社会,感受社会还有不发达的地方、还有贫困人口、还有急需要帮助的人群,可以帮助学生尽快成长、成熟。

  一所负责任的医学院校不光要“育苗”,还要“植树”,只有让学生“历经风雨”,才能成为“参天大树”。

  要“以胜任为导向”

  本刊:这些年,您把关注点放在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上。这是如何考虑的?

  刘玉村:本科医学教育是培养医生的入门阶段,本科毕业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生,需要进行住院医培训。前些年我国各个医院都有各自的培训体系,参差不齐。

  后来我接触加拿大皇家内科及外科医师学院(RCPSC)提出“以胜任力为导向”的住院医师培训思想,让他们毕业时能胜任做一个医生。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意识到这一培训体系正是国家需要的。想要培养同质化的具备胜任力的医生,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至关重要。

  我们在大力推广这个理念,设计了很多内容,形成完备的三年规范化培训。试想如果每年十万个医学毕业生能够在大医院里接受三年规范化培训,足可以保障他们水平胜任医生要求。相反,如果毕业以后都分到了基层医院,那他再教育、继续培训的机会就很少,水平提升放缓,那基层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永远也满足不了群众的需求。

  本刊:您是否通过政协委员的身份向全国呼吁推广住院医师培训制度的规范化?

  刘玉村:担任政协委员以来,会议期间以及闭会期间,我利用各种机会向相关部门和领导呼吁,要给每一位住院医三年的培训,每个人国家出十万的补贴。这个呼声得到了关注和重视。国家现在已经出台了规范化的三年住院医规划培训制度,每个人每年补贴三万人民币。按我国每年10 万个毕业生估算,三年接近100 亿,这是一笔可观的国家投入,充分体现了国家对医生培养的关注。北大医院是国家师资培训基地,我们培养合格的老师,再去培训学生,彻底改变过去低效率、低成材率的一对一师徒模式。

  如果持之以恒坚持下去,将来毕业的这些医学生们,就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服务基层百姓。让基层医师不仅是看头疼脑热,也能胜任重病患者的前期及后期康复过程,正确应对慢病管理。就能留住很多人在基层看病,相当程度上会缓解看病难的问题。我相信这笔投入花在人身上是值得的,只要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不中断不走样,一定会见到效果,实现“健康中国” 的宏伟蓝图。

[责任编辑:丛芳瑶]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