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写第一份提案有感

2019-03-14 14:51:31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赵大鸣

    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2018年我提交了《以演出为运行机制,不断完善国家艺术基金的功能作用》的提案,也是我的第一份政协提案。

    这份提案的内容,是经过仔细斟酌、再三考虑的。无论是政协委员职责所在,还是面对身边界别群众的期望,这头一份提案的内容不仅应该用心诚恳、言之有物,而且,我总觉得应该是在自己专业领域里关乎大局大势的相关事宜。

    通常一种影响重大的社会现象,形成不在一朝一夕,改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对提案涉及的现象应该进行深入调研、了解,弄懂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提案提出以后发生的改变和影响,也应有不断追踪和考察,以认识事物运行的规律,找到更合理的解决方法。如此,政协委员的“建言资政”方更有实际的操作价值。

    我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题目?

    首先,国家艺术基金对中国文艺舞台创作影响重大。

    经过一个时期的运行,国家艺术基金已经逐渐形成了对中国文艺舞台创作演出的全覆盖。各艺术院团、学校乃至民间创演机构,都以获得国家艺术基金为指标进行创作演出。“基金”的作用已深入到题材选择、形式确立、主创人员和演员的组成以及舞台演出等各环节。既然如此,“基金”的评价和运行机制,就在很大意义上决定了当下中国文艺舞台实际的生态状况。

    国家艺术基金积极的作用十分明显。在“基金”支持下,舞台作品的数量与形式之丰沛,达到了空前繁荣。一般说来,这种可量化的数字增长和种类繁荣,当然有益于文艺的兴旺发达。但是,文艺创作和艺术史发展又有自己的规律特性。如同树木的自然生长,物种的“内在规律”不会因某种人为的规划和程序设计而改变。时间久了,“内在规律”总会发生作用,导致一些新情况的出现。这就需要我们对程序设计做必要调整。

    其次,我本人对国家艺术基金的评选以及后续运行比较了解。

    因本人多次有作品获得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经历,也几度担任过“基金”评委,从“评”与“被评”两个完全不同角度,切实体会了“基金”的评选以及后续运行,对有些状况感受深刻,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立项、创作与演出三者之间的关系问题。在现实中,“立项”是最容易量化成数字和成绩的。无论对于院团还是主管部门,“立项”一成,既有钱、又好看。所以,就连地方政府的追加投入,也更愿意给那些在国家艺术基金平台上立项成功的作品。而“创作”则是需要不断用力、却在时间和成果上充满不确定因素的过程。尤其有些舞台剧,从开始创作到登台演出,周期可能一两年时间。这会让人感到来不及、等不得。所以“立项”之后,投入创作的热情就不免开始打折扣。至于持续的演出活动,则是一个长期而又艰苦的过程,甚至可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究竟谁还在坚持不停演出?在实际操作层面很难落实到具体的对象人头上。

    我2018年的提案,就是针对这种重立项轻演出的倾向提出的。

    《以演出为运行机制,不断完善国家艺术基金的功能作用》提案提出后,国家艺术基金的有关机构很快做出了反馈。2018年4月间,“基金”规划处的一位处长和他另一位同事专程来到我的住处,详细介绍了国家艺术基金在评选和运行机制上对相关问题的充分考量,以及尽可能严密的程序设计。这让我受益匪浅、也十分感动。“基金”在程序层面上已经注意到立项、创作和演出的比例关系。进一步规定了获得“基金”以后必须完成的演出场次,对同一机构在单位时间里的“立项”数量,也做了限定。

    用演出带动创作,更符合舞台艺术的规律。以一部舞台剧为例,最终能成为经典的作品,大都会经历几个过程:首先是创作者对某个题材内容有长久而深刻的感悟。这种感悟在开始阶段往往无特定目的,随着时间积累而愈加强烈、引发创作欲望。其次是对某种体裁形式(比如歌剧、舞剧或戏曲)有成熟的理解和掌握。如此,用特定艺术形式的创作手段破解和重构题材内容。最后,要有稳定的演员阵容和团队力量。对演员阵容的要求,并不是笼而统之的“名气越大、水平越高”越好。不同的演员和团队,也不只是水平高低差距,许多情况下可能是风格与个性的差别。为此,创作需要有针对特定团队和演员实际状况“量身定做”的思维方式。总之,对题材内容的深刻感悟、对形式体裁的熟练掌握、对演出团队的深入了解,是一部戏剧成功的基本条件。

    舞台戏剧不同于影视,一部好戏即使登上舞台,仍要在演出中反复打磨细节、锤炼表演,一步步走向经典。创作和表演是通过不断演出而发现问题、完善作品。而观众乃至整个社会也是通过持续地观看演出,逐步领会和深入欣赏优秀作品的审美价值。一部《牡丹亭》从明朝演到今天,仍在不断演进和发展;一部《哈姆莱特》演出几百年,舞台上还会有新的解读和表现。“经典”是演出来的,这是为艺术史所证明的经验。要成就一部经典舞台作品,立项、创作和演出其实是贯通的、彼此交融的。而对于一个剧院来说,演出才是常态运行的基本方式。

    也在2018年,我为内蒙古锡林郭勒民族艺术剧院编剧创作的民族歌舞剧《我的乌兰牧骑》,得到国家艺术基金“文化交流推广”项目的资金支持。这是专为演出提供支持的资金。7月,为追踪考察实际情况,我到锡林浩特了解《我的乌兰牧骑》的演出情况,并参与剧目的进一步修改。某种意义上看,这部歌舞剧的创作和演出的经历,对理解我所提《以演出为运行机制,不断完善国家艺术基金的功能作用》提案中涉及问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的乌兰牧骑》2015年底开始构思、2017年登上舞台。在开始阶段,乌兰牧骑的人物故事并不是首选题材,剧院曾考虑以“元上都”为题材创作新剧目。但经过分析,锡林郭勒民族艺术剧院的前身是乌兰牧骑,演员最大的特点就是具备集吹、拉、弹、唱于一身的表演方式。虽然在特定专业上水平不一定很高,但是“一专多能”却可以转化为别人不能替代的特色优势。而且在当时,乌兰牧骑的人物故事还鲜有舞台剧的表现。

    让“乌兰牧骑人”演“乌兰牧骑事”,是剧院下决心选择这个题材的重要依据,这就最大限度地解决了对题材内容的理解和能够长期演出的问题。同时,让创作围绕“一专多能”做文章,更具有这一题材的独特风格。到2018年为止,《我的乌兰牧骑》在内蒙古和北京等地连续演出了60多场。其中有些在基层的演出,场地条件十分简陋。但是乌兰牧骑“一专多能”、与观众互动交流的演出风格,却意外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这得益于当初对题材的选择和对特殊表演风格的充分运用。最关键的是,这种表演风格又反过来促进剧目的修改和完善。而且,对剧院整体艺术风格的形成和表演人才的培养提供了能动机制,成为一种剧目建团的良性循环。到2019年初,《我的乌兰牧骑》通过各方评选,又成为“国家舞台精品工程”的重点扶持剧目。

    成功的舞台创作,不是一次性“立项”论证能解决的。尤其歌剧、舞剧一类形式艺术,在没有音乐动作形象和舞台手段进入的情况下,只凭文字材料的论说,无法决定艺术想象力的走向、也无从判断舞台形象的创作质量。又何况,即使同一种艺术形式、同一个题材内容,也可以有完全不同的介入角度、构思方式和表现风格。即使让专家做出评判,也会因个人经验局限而带有很大的偶然性。所以,接下来还需要继续关注的是,在程序调整的同时,完善评委的组成和评判的方式。

    正因为国家艺术基金对舞台创作的影响巨大,创作者对“基金”的信赖和期望不言而喻。我个人围绕《以演出为运行机制,不断完善国家艺术基金的功能作用》提案所做一系列工作,都是为了让“基金”的功能越来越科学和完善,更有力推动文艺创作向“高峰”攀登,创作出无愧于历史和时代的经典作品。(作者: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文工团创作室一级编剧)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