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大雅宝胡同甲2号忆往

2019-02-28 18:34:32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吴洪亮

    大雅宝胡同甲2号,是位于北京东城区东南部大雅宝胡同内的一个三进的院落,如今的门牌是大雅宝胡同5号。

    从1946年开始,此地曾是北平艺专的教师宿舍,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继续作为美院的宿舍。前后数十年里,几十位中国历史上的艺术大师都曾在这里居住过。在这里,李可染可以时常征询董希文对自己作品的看法;黄永玉和李可染一起拜访齐白石;董希文和王朝闻讨论油画民族化的问题;大院里的人可以看李苦禅耍大刀,听李可染拉二胡,黄永玉弹手风琴,常濬、邹佩珠唱京戏……留下缕缕往事。

    推动艺术变革

    1948年,是大雅宝胡同甲2号第一次集中迎来入住者的一年。前一年住进这里的叶浅予是入住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第一位北平艺专教授,他和夫人戴爱莲仅在这里住了约一年就另迁新居。叶浅予夫妇搬走后,董希文一家住进了他们先前的屋子。同年,滑田友、李苦禅、李可染、李瑞年等也纷纷入住大雅宝,在这前后,北平艺专毕业留校的韦江凡也住了进来。

    当时,中国艺术界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波——北平艺专三教授罢教事件,这是一场持不同艺术观点的两个阵营关于中国画发展的学术之争。今天看来,这既是新旧艺术观念的一次冲突,也是一次历史发展中无法回避的过程,而北平艺专教师在1948年前后集中入住大雅宝胡同甲2号,正意味着北平艺专的稳定与新时代的开始。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全国进行的中国画改革,则是国家文艺方针指导下的“改造”课题,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艺术家们,纷纷深度参与其中。

    1950年,“花鸟画不能够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声音就已经出现,擅长大写意的李苦禅饱受其苦。一次酒后,他竟挥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要求解决自己的不公正待遇问题。

    李可染则试图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中国画的窘境,他请邓散木刻了“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两枚印章,决心变革中国画。在其变革中国画的过程中,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就是他对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邻居董希文的意见很重视。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较之西方的风景画表现力明显不足,而李可染希望通过写生改变山水画在此方面的不利因素,故而他常为此与董希文探讨。虽然两人未能达成完全一致,但在相互的切磋中,李可染对中国画的视觉表现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经过三次重要的写生活动及反复的实践,李可染在山水画创作上可谓独树一帜,他的《万山红遍》《漓江胜境图》《井冈山》等作品成为20世纪中国艺术标志性的作品。

    为新中国造型

    大雅宝胡同甲2号汇集了各方面艺术人才,他们为新中国美术教育的发展、学科的完善、国家形象的塑造都作出了巨大贡献。

    1952年,人民英雄纪念碑工程启动,国家调集大批力量参与纪念碑建设。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居住过的中央美院教员里,除雕塑家滑田友亲手创作浮雕《五四运动》外,彦涵设计了《胜利渡长江》的图稿,董希文和邹佩珠则参与了《武昌起义》的起稿工作。此外,曾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居住过的王朝闻是纪念碑兴建前期的重要当事人。当时,尚在杭州的刘开渠给曾在杭州艺专读书的王朝闻写信,希望参加这项工作。此时的王朝闻已调任中宣部,并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的成立工作,在他的建议下,最终确定由刘开渠主持纪念碑的雕塑创作。从1949年9月30日奠基到1958年5月1日落成揭幕,人民英雄纪念碑凝聚了太多人的努力,并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国家级大型公共艺术项目,被载入史册,这其中离不开多位大雅宝艺术家的心血。

    在美术教育、学科完善方面,大雅宝艺术家也是功不可没,其中就包括两所重要学校的建立。1953年,丁井文、郑学文夫妇搬入大雅宝宿舍,住进了之前李苦禅一家住过的房子。从上世纪40年代中期开始,丁井文就长期在中央警卫团工作,期间还做过毛泽东女儿李讷的美术老师。新中国成立后,丁井文重回老本行,先在中央美院工作,又于1953年主持筹建中央美院附中,并担任校长多年,对新中国的美术教育工作贡献良多。

    中央工艺美院的成立也是新中国美术史上的大事,住在大雅宝宿舍的张仃就是最大的功臣。1949年北平解放,张仃同王朝闻等一同参与北平艺专的接管工作,并于1950年正式担任实用美术系主任。1955年,中央工艺美院开始筹建,张仃一直主持工作,并于1957年正式调任中央工艺美院第一副院长。

    此外,张仃曾主持并完成了政协会徽、第一届政协全体会议纪念邮票等一系列国家重大设计任务;董希文在1953年完成了著名油画《开国大典》,成为国家造像的经典之作;祝大年是新中国初期建国瓷设计团队的主要牵头人,对新中国陶瓷业的振兴功不可没;侯一民、邓澍夫妇曾参与第三、第四套人民币设计工作……总之,在新中国美术事业的建设中,大雅宝艺术家们的贡献不可忽视。

    四合院里的国际舞台

    在一般人眼里,大雅宝胡同甲2号就是个典型的老北京胡同,但在上世纪50年代,这个传统的四合院曾是一个“国际化”舞台。

    1953年,黄永玉、张梅溪夫妇搬进了大雅宝胡同甲2号。黄永玉少年离家远游,经历丰富,先在东南一带闯荡,后又去了香港,年少成名。1953年,他在表叔沈从文的劝说下从香港到北京工作,在中央美院版画系任教。在新中国初期,香港之于大陆无疑是一个新鲜、洋气的地方。

    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大雅宝胡同甲2号还住着两对国际夫妻。其中,保加利亚留学生万曼和北京姑娘宋怀桂的结合,还是周恩来总理亲批的跨国婚姻。

    1959年,宋怀桂随万曼去了保加利亚,后来又移居法国。改革开放后,万曼于1986年再次来到中国,出任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宋怀桂更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文化艺术界标志性的人物。她是皮尔•卡丹(第一个进入中国的法国服装品牌)的中方首席代表,甚至被誉为西方知名的中国时尚女王。她把法国时装、饮食文化带入中国,也第一次把中国模特带上了西方舞台。她还是北京市第一家中外合资餐厅马克西姆的创始人。在上世纪80年代,马克西姆餐厅在北京是最具人气的时尚之地,是很多明星的聚会场所。

    另外一对国际夫妻是捷克斯洛伐克的贝雅杰和朝鲜女子李起顺。贝亚杰是版画系的研究生,据张仃之子张朗朗回忆,他是捷克前国脚,曾带着大雅宝的孩子们横扫南小街。贝亚杰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李可染曾作《钟馗图》相赠。贝亚杰还成为了美院老师们“十张纸斋”的模特,现存有吴作人、李斛两位先生用毛笔为贝亚杰所画的肖像。

    1956年的中国相对封闭,大雅宝胡同甲2号居住着保加利亚的万曼、捷克的贝亚杰、香港回来的黄永玉夫妇,以及常来串门的在中央美院学习的捷克学生海兹拉尔,可谓是四合院中的艺术国际交往平台。

    从上世纪4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三进院子、20多间房子与中央美院的渊源超过40年。大雅宝的艺术家们,涵盖了中央美院学科建制的各个门类,包括国、油、版、雕、壁、史,甚至是工艺美术。这里不仅是一个美院的宿舍,更是一个艺术圈、文化圈。

    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艺术家们在校是同事,回家是邻居。孩子们每天在一起哄闹,老人们在一块儿唠嗑,上班同行,在家谈艺,几十口人像是一大家子,从工作到生活都多了不少交集。这些仿佛是偶然的小事件,背后恰是历史的必然。这必然,与校长徐悲鸿有关,与艺术发展的逻辑有关,甚至与大的历史进程有关。那些人物与事件初看起来仿佛是许多条平行线,却因为大雅宝胡同甲2号,这些平行线成了交织线。可以这样说,交织的点越多,此地的历史价值就越大。

    应该说,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艺术家们代表了20世纪中期中国艺术的主流样貌。他们艺术风格的形成,在一个转折的时代,这其中有自我的追求、更有时代的要求,有主动的探索也有被动的塑造,但他们在通变中求变通,这是某种人生的态度,更是对艺术执着的爱。

    大雅宝胡同甲2号,是写在正史旁边的真实,是大历史中的小历史。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