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从“克难坡”到南泥湾

2019-02-28 18:34:32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王树理

    站在山西吉县黄河岸边“克难坡”高高的山顶上,远眺壶口瀑布汹涌澎湃奔向东南、把崇山峻岭劈成两半的壮丽画面,朋友告诉我:对面就是陕西省的宜川县,再往前走,就到延安了。

    真耐人寻味。当年抗日战争进行到最艰苦的岁月,阎锡山也曾带领着他的山西省政府逃到宜川县,只是觉得一个堂堂的山西省主席,还没见到鬼子的模样,就跑到别的省来避难,名声上不太好听,于是又撤了回来。回到这个叫“南村”的地方,成了“省政府”的乔迁之地。作为对国家安危负有重要责任的阎锡山,大敌当前时仓皇出逃,不能不说是个笑话。可是,惯于虚张声势的阎锡山,却摆出一副坚决抗战的架势,说“南村”这个名字与“难存”是谐音,不好听。我们就是要励精图治,克服困难,于是,就将村子更名为“克难坡”。虽然口口声声告诉属下要“克难”,并且自己住的村子的名字都改为“克难坡”,志向不可谓不大。但是,日本人的枪炮刚刚打过娘子关,这位曾经自称“山西防线固若金汤”的山西王,就带着他的“省政府衙门”及一班文武大员跑到了临汾的吉县,而且办公地点就设在这个汽车开不进、山果出不来的穷山村。就连堂堂的阎司令本人,也不得不天天骑毛驴。尽管他把这说成是韬光养晦,但是从太原跑来避难的行动本身,就已经告诉人们,长官的那些所谓“克难”云云,不过是骗人的鬼话罢了。

    真正“克难”能这样吗?真正的“克难”,应当是敌人进攻的时候,尽管装备、物资等方面处于弱势,但却有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英勇气概和以弱胜强的集体智慧。这样的队伍有没有?——肯定有!而且就在不远处的黄河对岸,就在相隔只有百十公里的延安南泥湾。那才真正叫“克难”呢。敌人,你不是封锁吗?你不是围剿吗?——我们自己来!没有粮食,我们自己种;没有布匹,我们自己纺;没有土地,我们自己开;没有炭,我们自己烧!没有这,没有那,只要自力更生,就能丰衣足食。这才真叫“克难”!结果怎样?我们胜利了,敌人失败了。

    一想到这里,我下决心跨过黄河去,去延安,去南泥湾。去领略一下当年的八路军、当年三五九旅的模范们,是如何“克难”重生的。

    顶着七月的骄阳,从吉县出来,我们看到了黄河岸边“克难坡”那片当年阎锡山没有看到的绿树成荫的景色。一位同行的朋友说,可惜给这个地方改名的人没能克难,却让如今的农民兄弟给实现了。延安肯定比这里还好。

    果然不出所料。当一块高高耸立的广告牌映入眼帘的时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八个大字让我们意识到,南泥湾到了!茂密的植被,挺拔的树林,长势良好的庄稼,大片正开着蓝色花朵的药材。这人间仙境般的所在,竟是当年那个到处是荒山的南泥湾。别急,好看的还在后边呢。车子又往前开了一会儿,更不得了了:一片四千多亩的荷花池,正开得千姿百态,醉人的画面让我们不得不把车子停下来。人们拿相机拍,用手机拍,用空中飞行器拍,那情景,就像走在路上捡了一个大金娃娃。同行的同志们看我们兴致如此高涨,就说给你们来个现场直播吧。——好,那就让我们与美丽永存。

    南泥湾的河流也像是随了人的心情。过去,这里干旱少雨,如今却是河流密布。吃过午饭,我们要去汾川河一看,这是一条黄河的支流,流出112.5公里之后在宜川汇入黄河。看看这条河流,正是我们这次活动的目的。考察黄河嘛,就要对它的每一条支流给予尽可能的关注。听当地干部说,如今,延安的水利条件好多了,基本上实现了旱能浇、涝能排。望着清澈碧透的河水,我突然想起了江南水乡的画面。南泥湾,你真是处处赛江南了。

    夕阳渐渐西去,我们该投宿了。去宾馆的路上,我们看到南泥湾还保留了为数不多的几排老窑洞,墙壁上那当年的标语还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想,这是南泥湾人民的初心、也是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更是我们党的光荣传统。光荣传统在,力量就在,我们的希望就在。(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