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22期

义乌奇迹:从无中生有到点石成金

2018-12-21 16:51:11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虽值初冬,但一走进义乌,却觉“热潮”不减:蔚蓝的天空中不时有飞机掠过,作为华东地区首座县级民航机场,义乌机场已突破旅客年吞吐量百万大关;稠州路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顾客如织,操着各地口音的人在大量采购箱包、饰品、玩具等;义乌铁路口岸,成千上万种“中国制造”通过“义新欧”中欧班列一路西行……

    义乌,一座以小商品而闻名全球的城市。从手摇拨浪鼓走街串巷的鸡毛换糖,到货达五洲、商通天下;从商品交易到产业集群;从一不靠海二不沿边的穷乡僻壤到全国经济强县……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义乌这片曾经贫瘠的土地上。义乌的40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进程的缩影,更是中国融入全球化、影响全世界的缩影。

    习近平同志在地方工作期间,先后12次到义乌调研指导工作,对义乌的发展作出了“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点石成金”的高度概括,这是对“义乌经验”最精辟、最生动的总结。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他心里仍然牵挂着义乌,先后8次在重要国际交流场合为义乌“代言”。

    义乌是如何做到从无到有、点石成金?又是如何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成为沿线具有影响力城市的?带着这些疑问,本刊记者走进了这座具有魔力的城市。

    兴商建市:“四个允许”开门

    “小商品市场如同我的孩子,我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的。”今年77岁的骆族法从义乌市政协主席的职位上退休多年,但提起改革开放初期义乌市场的形成,仍然记忆犹新。“首先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为义乌营造了一个敢闯敢干的大环境,解放了义乌人的思想。”

    一位妇女拦截县委书记催生早期市场雏形的故事在义乌被传为佳话,这位县委书记至今被义乌人民念念不忘。

    1980年,40岁的冯爱倩在义乌饭店上班,每月的工资仅为18元,丈夫杨兴桂每月也只有20多元,维持家里老少8口人的日子十分艰难,常常吃不上饭。

    为了找点出路,冯爱倩从亲戚朋友处凑了300元,到外地的百货公司批些便宜的纽扣、鞋带、别针等小商品,摆地摊卖。第一天净赚了6元多,她开心极了:“原来辛苦一天也不过9毛钱,摆摊的第3天我就赚了22块钱,在当时就是一笔巨款。”

    “赚了钱,压力和风险随之而来。”冯爱倩说,当时这种经商方式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政府还特地成立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专门负责堵、拦、没收货物。冯爱倩不堪忍受“打办”人员驱赶罚没,又苦于无处讲理。情急之下,她在县委门口拦住当年新任县委书记谢高华,责问为什么不允许农民摆摊。

    听了冯爱倩的诉求,谢高华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对义乌的鸡毛换糖及流动摆摊进行深入调研。“我确信农民从事小商品生产经营,对农民个人、集体和国家都有好处。义乌过去的穷困就是因为打压了这些经营活动。”谢高华明确表态:“宁可不要‘乌纱帽’,也要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

    1982年8月,义乌县稠城镇整顿市场领导小组下发《关于加强义乌小百货市场管理的通告》,正式开放小商品市场。这成为全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政府文件。同年底,谢高华提出了对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展起关键作用的“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就此,义乌踏上改革的步伐,打开了发展的闸门。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在骆族法看来,“义乌经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政府的主导作用,“咬定市场不放松,一任接着一任干”。很快,这个不通铁路、没有工厂、资源匮乏的小城,迅速形成一个辐射全国的小商品专业市场,各地客商蜂拥而至。

    后来担任十二届义乌市政协委员、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商会副会长的金祝海2000年来义乌创业。“当时,义乌市篁园路附近的保联东街、漓江街、桂林街内销售一片红火,国内的内衣品牌在这里几乎都有代理商。”从这里起步,金祝海的内衣生意规模越做越大,产品远销国内外。

    “身为义乌的商人是幸运的。因为自始至终,义乌地方党委和政府把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投在了培育和繁荣市场的环境营造上。可以这么说,几十年坚持‘兴商建市’的战略指导思想,这在全国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十二届义乌市政协委员金云忠如此感慨。

    40年过去了,第一代马路市场五易其址,九次扩建,迅速跃升为第五代国际商贸城。7.5万户商户,180多万种商品,日均21.4万人次的客流量,商品辐射219个国家和地区……“来义乌采购商品的顾客,如果在每个商铺门前停留3分钟左右,一天逛8个小时,想要逛完商贸城所有的商铺,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义乌市政协主席葛国庆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贸工联动:“两条腿”走路

    20世纪90年代初,精明能干的义乌商人不甘心只当“搬运工”赚差价,开始从价值链的底端向高端攀登。“以商促工,贸工联动”成为这一时期的战略重点,鼓励经营户从单纯的贸易转向兴办工厂,开办实业。

    “要让商业和工业‘两条腿’走路。”骆族法谈到了当时转型之路,“市委市政府已经明显感觉到,义乌的工业短板将使市场缺乏本地产业的长远支撑,经济缺乏发展后颈。”

    为了鼓励更多商人办工厂,义乌市出台了一系列的工业发展扶持政策。“只要经营户愿意,政府不仅给予优惠的土地政策,还可以减免税收,甚至可以全程代办手续。”当时担任义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骆族法曾参与了一些文件的制定。

    有了好政策,义乌当时兴起了一股办厂的热潮。金云忠的洁具制品厂就是在这时候诞生的。

    做贸易赚了第一桶金后,金云忠决心办一个属于自己的洁具加工厂,掌握市场主动权。1992年3月,义乌市城阳洁具制品厂的作坊式加工企业,在租来的几间民房里正式开工生产了。1999年,在义乌工业区开发建设高潮来临之际,5000平方米的银尔洁具制品有限公司建成。2007年,金云忠投资3亿多元,引进国内最先进的拉丝技术,将业务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短短几年,该项目月产量从最初的100吨增长到1200多吨。也就是说,全国的清洁球,4个当中便有1个是银尔集团公司制造的。

    金黎明的饰品厂也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产品远销欧美国家,年销售额在3000万元以上。更重要的是,目前义乌形成饰品产业集群,从业人员15万,销售约200亿元,占全球饰品行业60%以上。

    与此同时,玩具、文具、五金、袜业一个个优势行业势如破竹,“浪沙”“新光”“华统”等一大批知名品牌相继问世,从市场摊位上不仅走出了一大批全国知名的企业家,也造就了义乌制造业的蓬勃兴起。

    “义乌市场经营的商品中,2/3来自本土。贸工联动的方式奠定了义乌的产业基础,正是这批活跃的生产企业,让义乌市场呈爆发式增长。”葛国庆介绍,“小商品、大产业、小企业、大集群”的工业经济发展格局已经形成。

    不仅如此,在传统产业稳固发展的同时,过去五年,义乌工业还遵循“招商做大增量、整治做优存量”的发展思路,围绕汽车装备、信息光电、食品健康等新兴产业招大引强,为义乌工业发展添加新动能。2016年,吉利义利动力总成项目、华灿光电(浙江)有限公司项目在义乌开工建设,拉开了绿色动力小镇、光源科技小镇建设步伐,更为义乌工业的转型发展插上了翅膀。

    微媒直播:线上线下出货

    2012年,电子商务开始蓬勃发展,义乌市委敏锐地嗅到商业发展的趋势变化,果断启动30万电商人才培训计划、筹备中国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和世界电商大会、成立电商办、建设快递园区等一系列举措。当时担任义乌市委副书记的葛国庆,参与了推动电商发展的重要决策,见证了义乌电商蓬勃发展,更见证了电商助推市场转型升级的过程。

    在义乌国家商贸城一区四层的轩昂珠宝店,周丽正在通过微信做“直播”。她一边将各种琥珀、蜜蜡佩戴在胸前对着手机镜头展示,一边介绍着商品的成色、价格。周丽告诉记者,她在这个商贸城做珠宝生意已经17年了,同一楼层她有两家门店。“门店主要是展示产品,接待一些新客户,大多数老客户都是通过网上订货。”

    在互联网电商大潮下,义乌国际商贸城因时而变、因势而变,破除传统市场的路径依赖,推动线上线下融合,提供各种平台培训商户,将7.5万商户全部搬上义乌小商品官网“义乌购”,在线商品300万种,日均独立用户访问达15万人次。去年,“义乌购”在线总交易额突破60亿元,线下撮合交易额达400多亿元。

    除了“义乌购”这种本土推出的购物平台,还有一些外来创业者加入了义乌的电商大军。

    华强是较早涉足电商的一批人。“来到义乌,才知道什么是如鱼得水。”2003年,华强投资3万元在成都建立了一个新奇特产品的批发网站,生意一直不温不火。2004年转战义乌,生意风生水起。“首先是产品丰富了,网站上的商品从110种增加到了上千种;其次是运费节省了;再次,和一些生产厂家熟悉之后,允许我先进货后付款,资金周转率大大提高,当年公司就做了50万元生意,第二年再翻一番。”现在,华强早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已经拥有1万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300余人的团队,10余辆送货车。

    而与义乌国际商贸城相距3公里的青岩刘村,更是成了外来人群创业的天堂。这个只有800多户人家的村却拥有2800多家网店,近30家快递公司,电商从业人口超过2.5万人,年成交额达20亿元。在义乌,这样的“淘宝村”有上百个。

    如今,义乌共有各类电商主体28万户,传统实体市场已成为网货的主要供应地,混批企业50%的商品采购来自义乌市场,零售网商70%的商品来自义乌市场,批发网商80%以上商品来自义乌市场。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义乌电子商务交易额为946.27亿元,同比增长21.74%。

    “‘义乌购’还要加快英文网站推广力度,积极开发布局与义乌贸易密切国家以及小语种国家的电商平台。”义乌市政协委员万钧是一个“海归”,拥有自己的公司,以做中小电子商务孵化器为特色,曾被全球网商大会评为最佳服务商。他对义乌商贸的未来有自己的想法,“义乌要搭建全球电商总部基地,吸引国内外优秀电商平台、大电商把总部设在义乌,并围绕全球公共云仓与全球分销中心展开紧密合作,加快电商平台与义乌市场的对接,加快义乌数字贸易港建设。”

    线上线下互动融合,有形市场无形市场共生共荣,一幅现代化、国际化商贸体系的蓝图正在绘就。

    义乌市场,再次腾飞。

    钢铁驼队:买全球卖全球

    贸易的畅通,离不开发达的物流。

    2018年11月10日下午,“义新欧”班列满载着71个集装箱货物缓缓驶离义乌西站。据工作人员介绍,班列上集聚了浙江、上海、广东等省市的5000多种商品,目的地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这也是继2014年11月18日首趟“义新欧”中欧班列开通至今,完成的第270次运行。

    “义新欧”全程13052公里,沿途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西班牙7个国家,几乎横贯整个欧洲。该班列的开通,让源源不断的小商品由此运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义新欧”班列也被形象地称为新丝绸之路上的“钢铁驼队”。

    周旭锋在西班牙定居多年。在当地,有数万名华侨长期在马德里经商,许多华侨和西班牙商人销售的商品来自义乌。

    “当听说从义乌到马德里将有一趟直达的班列开通时,很多侨商都特别期待。”周旭锋说,之前因为义乌与马德里之间没有直达的班列,侨商从义乌采购商品后,要通过漫长的船运方式将货物从义乌运至马德里,大约需要两个月时间。改用“义新欧”中欧班列后,从义乌开到马德里一般只要20天左右,时间上节约一半;从中转流程看,也免去了公路、铁路等运输方式交替环节;从运输费用上看,“义新欧”铁路虽然比船运方式要贵10%-15%,但费用只有空运的1/3。

    随着“义新欧”中欧班列发展向好,越来越多的海外商品也被这个“钢铁驼队”运入国门。

    走进义乌中国进口商品城,法国红酒、奶酪,德国啤酒、牛肉,捷克水晶、意大利香皂、白俄罗斯牛奶、俄罗斯食用油……经常来此购物的义乌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从国外来到中国市场的商品越来越多,而且大多物美价廉。在这个义乌中国进口商品城,可以买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9万种境外商品,其中,有三成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义新欧”是众人皆知的欧亚大陆国际铁路货运线,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条国际货运线的运营方是一家民营企业———天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创始人是浙江省政协委员冯旭斌。提起“义新欧”的诞生过程,这位与改革开放同岁的年轻人百感交集。早年,冯旭斌摆过摊,开过书店,做过广告公司、商业地产……是个地地道道在义乌成长起来的商人。得益于敏锐的市场嗅觉,冯旭斌发现,每天有17台货车将义乌的小商品拉到新疆的口岸或乌鲁木齐,“这么长距离的货物运输用铁路更有优势,因此便产生了开‘义新欧’的想法。”

    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间那句“要打通从太平洋到波罗的海的运输大要道”吸引了他。“在地图上一看,那不就是从义乌到欧洲的运输线路吗?当时就立了志向,一定要克服困难,把这事做成。”冯旭斌说,自己的初心很简单。

    为此,冯旭斌筹备了5年。首列发车时,冯旭斌红了眼眶。“为这条线,我牺牲了大部分个人生活,但自豪和快乐足以让我回忆一辈子。作为一家在义乌成长的企业,能够参与到这么重大的事件中,这是一种使命感。”冯旭斌说,“义新欧”班列多开一趟,他的信心就足一分。

    “4年来,‘义新欧’有力推动了沿线国家和地区间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它让义乌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加紧密相连,让义乌的朋友圈更加国际化。”葛国庆表示。

    正如葛国庆所说,“义新欧”并不仅仅是一趟班列,它是中国梦与世界梦交融的一条新丝路,推动义乌乃至全国商品更好地走向世界、世界商品更好地汇聚义乌,实现义乌“买全球、卖全球”的梦想。

    记者手记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没有资源创造资源,义乌靠一种敢为天下先的拼搏精神创造了奇迹,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画卷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到义乌采访,有很多想写、值得写的东西。包罗万象的义乌市场,聪明能干的义乌商人,勇于担当的政府官员……都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但我想,还有一支队伍是值得我们歌颂的,那就是义乌的政协人。采访中,第八届、九届义乌市政协主席骆族法同志,现任市政协主席葛国庆同志都表示,最能反映改革开放的就是义乌市场。“多看看、多写写我们的市场,市场的繁荣也有政协一份功劳。”

    2017年,担任市政协主席以来,葛国庆就要求把助推高水平建成世界“小商品之都”作为履职主线。近年来,他们将“大力培育进口贸易,促进市场持续繁荣”确立为重点提案,大力推动办理落实;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打造世界‘小商品之都’”为主题举办委员论坛;牵头完成市场转型系列调研报告,从面上市场的转型,到分项的文创产业、电商和物流产业发展,深入分析问题、探索对策,得到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连续两年聚焦“最多跑一次”改革,发动政协委员开展暗访,在专题督查会上市政协就暗访中发现的13个方面、21个问题进行集中反馈,市政府积极整改落实,有力地推动了此项改革。

    实际上,几十年来,义乌政协一直在孜孜不倦为市场繁荣、营造良好发展环境而努力。

    “有困难找老叶,有问题找老叶”,是很多老一辈的市场人中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老叶就是叶福有,第一届小商品城党委纪委书记,十届、十一届市政协委员。在几十年的市场服务工作中,叶福有硬是讲出了一条协调之路:对待刚发生的纠纷,就将双方隔离开来一一了解;对待发生许久不能解决的事情,就邀请双方当面调解;对待老赖型经营户或者采购商,就开门见山直击纠纷双方心灵最深处;对待明事理的人,就先礼后兵,从道德、法律等各个方面切入……

    还有许许多多企业家政协委员,他们心里装着的不仅仅是他们的企业,更多的是为家乡的发展尽一份力!

    致敬,义乌政协人!

    (本刊记者:杨灵 李香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