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16期

张兴赢:幸福感来自内心的充实

2018-09-18 15:17:3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直到今天,本科同学聚会,还会有同学说,“兴赢,当初你应该在航空材料领域继续深造,现在航天部门的收入比你高两三倍都不止。”

    1997年,张兴赢从闽北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山村里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高分子材料专业。2001年毕业,他出人意料地考入了北京师范大学大气环境中心,师从旅美归国的大气化学家庄国顺教授,开始了当时国内鲜有的大气颗粒物研究工作。有老师劝他:“材料属于朝阳产业,你看看你去搞什么大气污染研究,将来就业怎么办?”张兴赢谢绝了老师的好意,“我还是喜欢研究大气,我特别好奇赖以生存的大气里面究竟有什么?又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对大气污染和气候变化能造成什么影响?”

    “你看当时一起的同学进入航天领域,现在都住着大房子,开着大车子,你这一家五口还挤着50平米的房子。”好友拿房子的事开玩笑。

    张兴赢不是没有挣高薪的机会。2009年时,他曾经获得国际组织高薪工作的机会,但是他拒绝了。“没有吃不饱、穿不暖、露宿街头,我觉得幸福感来自内心的充实,不由物质决定。”

    别样的苦乐认知

    2006年,张兴赢大气化学博士毕业,当多数国人还不知道什么是PM2.5的时候,中国气象局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张兴赢7月到单位报到,8月13日,就兴冲冲地跟随单位的野外试验队出发去敦煌参加卫星的野外试验。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第一次见到广袤无垠的戈壁滩,试验之余,张兴赢兴奋地在烈日下的沙漠里奔跑,一天下来他马上就知道滋味不好受了,回到驻地胳膊和脸都晒伤了,洗澡时生疼。

    8月,大漠气温将近40度,地面温度高达70度。所以尽管气候炎热,却需要穿上专用野外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密密,原理类同于把夏天冰棍用厚厚的隔热层包起来不会化掉,人在厚重的野外服里,才不会被太阳晒伤。而且试验队员的野外服必须是深色的,因为试验开展时需要测量大阳光,浅色衣服有反光会影响数据的精度。

    这样的工作环境下,他们每天早晨4点多出发,为的是搜集太阳升起那一瞬间的数据,晚上也要11点才能回城。中午吃完热西瓜小便,没有厕所,大家形成了规矩:顺着考察车头,男左女右。

    条件艰苦的考察,张兴赢连着去了三四年。2013年,他已经从一个试验队员成长为领队,带队第一次在国内开展针对温室气体观测卫星的野外科学观测试验,他说从事这些工作,打心底里没觉得是一件苦差事,因为在他的世界里,“研究大自然的奥秘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

    虽未言苦,却也有苦不堪言。

    2016年12月22日,我国第一颗全球二氧化碳监测科学实验卫星成功发射,这是全世界第三颗碳卫星。为了配合卫星的在轨测试工作,张兴赢在2017年4月再次率队到敦煌戈壁开展试验。4月的大漠,蓝蓝的天空上时常有美丽的云彩飘过,可卫星野外试验的最大“劲敌”就是云,因为试验必须在晴空无云的条件下才可以开展。作为试验领队的他每天早早起来望着满天云彩,只能在驻地原地待命。在苦苦坚守半个月之后,他们最终拿到了宝贵的观测数据,完成了科考任务。

    雾霾不再能掩踪迹

    雾霾来袭时,社会上对其成因有多种猜测。

    张兴赢从2001年读博期间就长期致力于始研究PM2.5,他很想告诉大家:科学是严肃的,科学家是理性的,要想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科学真相,科学家不是靠发朋友圈发泄情绪,而是要靠科学的数据和结论说话。

    可当时国内并没有系统的PM2.5监测数据,传统的卫星监测图片在雾霾发生时,因为受云的影响看不清雾霾,张兴赢把1978年以来的国际卫星资料监测数据和自己博士论文研究中采集的PM2.5数据结合起来,经过对三十多年数据的梳理,终于发现了雾霾的行动规律秘密:卫星紫外波段的光谱信号可以有效地捕捉雾霾的强度和影响的区域!

    “雾霾的主要成分是硝酸盐,硫酸盐还有含碳的成分,用我导师的话来概括是细颗粒物中三分天下。”说起雾霾,张兴赢如掌上观纹,“研究发现的这个卫星紫外波段,对水汽和云都不敏感,却含碳颗粒物和矿物质特别敏感,正是成为揭露雾霾行踪的法宝。”

    从2013年1月到2015年上半年,张兴赢整整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仔细研究分析卫星和地面观测的数据,对自己的研究成果反复核证,之后撰写成英文论文,投到大气环境领域的国际知名刊物《Atmospheric Environment》,这是全球大气研究领域权威杂志之一,很快收到国外同行专家的积极评价,2015年8月正式刊发。随后向他反馈,发表短短几个月就受到了高度关注。

    《Atmospheric Environment》被国内资源环境战略智库关注,他们以“科学家用卫星回溯中国三十多年的雾霾史”为标题大量报道,一时间,张兴赢再度被关注。

    张兴赢说,这是他这几年做科研最满意的成果。

    为国家气象事业发展发展建言献策

    奋斗者不会被辜负。

    入职第二年,张兴赢第一篇关于卫星遥感监测中国区域大气二氧化氮的研究论文《近十年中国对流层二氧化氮变化趋势、时空分布特征及其来源解析》被《中国科学》杂志中英文版刊登发表,这篇文章是中国第一篇利用卫星遥感研究我国二氧化氮污染的学术论文。

    2009年12月,他被任命为卫星气象研究所副所长,领衔我国自主卫星大气成分遥感应用研究。先后参加了中欧“龙计划”大气遥感合作,欧盟第六(FP6)和第七框架(FP7)国际合作项目,并且作为FP7项目的中方首席科学家,领衔开展卫星大气成分观测资料在中国空气质量监测预报中的应用研究。他还带领团队成功地推进了我国风云三号气象卫星高光谱大气成分载荷、十二五“863”重大项目“碳卫星”和国家多颗大气环境观测卫星的立项。

    2013年1月,他带领团队首次实现我国自主“风云”气象卫星对雾霾的全天候定量探测。2013年4月,成为当时国际上唯一在轨温室气体观测卫星(GOSAT)的中方卫星数据使用和验证项首席科学家,深入开展卫星温室气体探测和全球碳排放研究。

    2017年,他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资助,瞄准卫星温室气体高精度定量遥感技术开发及其在城市群精细化碳排放估算这一前沿领域,为政府开展工业布局优化、产业结构调整和节能减排提供智力支持。

    2017年12月,他被任命为国家大气环境监测卫星工程应用系统副总师。

    这一系列的荣誉和光环,都已经被镌刻入我国卫星大气环境科技发展进程中。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将为国家气象事业发展发展建言献策。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张兴赢建议,应尽快建立客观和科学的第三方生态环境监测和评价体系,并将其纳入国家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当中。目前,我国生态环境监测工作取得很大进展,但仍有改善空间。缺乏合理、科学、规范统一的生态环境监测体系,不仅增加了国家的重复投资,而且还会由于不同部门不同的监测结果带来一些问题。

    他建议,一是体系建设应监测要素明确、监测方法科学、监测标准统一、效果评价规范,才能更好地推进生态环境有序、稳步地恢复和改善;二是统筹规范各部门现有的生态监测网络,建立客观、科学、量化的国家级生态环境监测评价大数据体系。整合和规范现有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同时充分吸纳高科技的成果,挖掘国家现有卫星遥感资料在生态环境监测领域的应用潜力,利用卫星遥感的长时间、宽覆盖、科学性,使得国家级生态环境监测评价结果“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三是积极引导和促进绿色发展,让青山绿水真正变成百姓的金山银山,从源头切断生态环境破坏现象。

    采访结束,张兴赢在起身送我出门时,随口讲起一件小事。

    2014年,他入选了中央国家机关践行核心价值观先进典型人物,中央国家机关从入选的一百人中又遴选了十六人组成宣讲团到全国各地和国家部委宣传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先进事迹。他作为其中一员,准备的宣讲稿交上后,大家觉得稿件没有泪点,希望他再进行修改。

    张兴赢说:“可能一些岗位的先进人物事迹,确实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可我只是努力且充满兴趣地从事我所热爱的工作和职业。我工作的同时,也努力地规划好自己的生活。小家幸福了,孩子培养好了,也是我对社会尽的一份责任呀!”

    就这样,他用这份平凡朴实的讲稿参加了多场的宣讲活动,得到好评如潮。他是对事业和生活都在心灵层面追求精彩的年轻人,谁不喜欢幸福快乐的榜样?

    (作者:善韦  单位:中国青年杂志社)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