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15期

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

2018-09-13 16:39:26 来源:理论研究 我有话说
0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健全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用制度体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观点,并指出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一个重要思想。新修订的《政协章程》对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进行修改完善,把“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写入章程中。如何理解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我认为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理解:

    一、人民政协是体现我国人民民主专政国体的制度安排

    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人,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的伟大斗争中,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结合中国实际,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思想。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就明确指出:“国体———各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后来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又提出:“团结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结成国内的统一战线,并由此发展到建立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对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毛泽东同志认为:“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对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9月,具有临时宪法地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体现了我国国体的统一战线特点:在阶级结构上实行最广泛的联盟,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团结合作。正如李维汉同志所讲“长期的多党合作,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特点之一。”

    人民政协作为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是实现人民民主的重要政治和组织形式,是我国国体设计的题中应有之义。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人民政协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在组织上的正式形成。参加人民政协一届全体会议的,包括提议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的中国共产党及赞成中共“五一口号”的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等45个单位及特邀的代表(包括后补代表)共662人,“是一个全国人民大团结的会议”。周恩来同志讲“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一个包含了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一切爱国民主人士的统一战线组织。既然是这样一个组织,就不应该开一次会就结束,而应该长期存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个长期性组织。”

    《共同纲领》规定:“在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前,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会议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选举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并付之以行使国家权力的职权。”“在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得就有关国家建设事业的根本大计及其他重要措施,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中央人民政府提出建议案。”周恩来同志在1949年9月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才不再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但是它仍将以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而存在,国家大政方针,仍要经过人民政协进行协商。

    1954年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召开,人民政协不再代行人大职权,作为统一战线的组织继续存在。毛泽东同志讲,政协不仅是人民团体,而且是各民主党派的协商机关,是党派性的机关。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回顾这段历史时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后,人民政协作为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机构、作为统一战线组织继续发挥重要作用。”我国1982年宪法及后来几次宪法的修订中,都强调了人民政协是有广泛代表性的统一战线组织。1993年,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载入宪法。

    二、人民政协是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相互补充的制度安排

    毛泽东同志在设计未来国家的政体时,提出“民主集中制”思想,认为中国可以采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人民代表大会、县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代表大会直到乡人民代表大会的系统,并由各级代表大会选举政府。

    1948年“五一口号”明确提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拉开了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及其它民主人士协商建国的序幕。周恩来同志在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前向代表作的报告中指出,政权制度方面,大家已经同意采用基于民主集中制原则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凡是通过普选方式产生出来的会,我们叫大会,例如人民代表大会。凡是通过协商方式产生的会,我们就叫做会议,例如人民政协会议。大会和会议的名称区别就在这里。

    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召开后,由于政协不再代行人大职权,有的人认为政协从此“大权旁落”,成了“清淡馆”,希望把政协与人大并重,使政协成为“国家权力机关”或“半权力机关”。对此,毛泽东同志明确表示:人大是权力机关,并不妨碍我们成立政协进行政治协商。人大的代表性当然很大,但它不能包括所有方面,所以政协仍有存在的必要而不是多余的。政协不仅是人民团体,而且是各民主党派的协商机关,是党派性的机关。

    从民主的实现形式看,人民代表大会属于选举民主的范畴,人民政协属于协商民主的范畴。我们在区域范围或者说“块块”(横向)上发扬民主的同时,还需要广泛听取各党派、各人民团体、民族宗教界等各界人士的意见,在“条条”(纵向)上发扬民主,以体现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性和真实性。江泽民同志曾讲: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选举和投票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2006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中重申了这一观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在指出“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时强调:“在中国,这两种民主形式不是相互替代、相互否定的,而是相互补充、相得益彰的,共同构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特点和优势”,并提出了“人民政协就是适合中国国情、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还在庆祝人大成立60周年大会的讲话和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根本政治制度安排”。

    三、人民政协与其它政治制度相互配套,共同构成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

    中国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形成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制度体系。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相互补充,与其它各项政治制度相互配套,有的还密切关联。1949年,人民政协完成了协商建国、民主建政的任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为新中国各项政治制度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共同纲领》对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区域自治都作了明确规定。其它政治制度在此基础上形成,并形成制度体系。在民族问题上,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民族问题的基本理论和我国具体情况相结合,成功探索出了以民族区域自治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道路,形成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与人民政协制度相关联。如在历届的政协会议上,少数民族都作为单独的单位和界别参加了政协会议。人民政协具有高层次、精英性的特点,我国基层实行的是群众自治制度,这两种制度既有互补性,也有关联性。

    我国这样一套制度安排具有巨大的优越性:能够有效保证人民享有更加广泛、更加充实的权利和自由,保证人民广泛参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能够有效调节国家政治关系,发展充满活力的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增强民族凝聚力,形成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形成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促进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发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更好地满足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能够有效维护国家独立自主,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

    四、人民政协在我国协商民主制度建设中地位独特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重申了这一观点。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2015年2月,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这在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建设中具有里程碑意义。《意见》指出:“继续重点加强政党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积极开展人大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逐步探索社会组织协商。发挥各协商渠道自身优势,做好衔接配合,不断健全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这里提出了我国协商民主的七种渠道和形式。6月,中办就出台了《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其后,《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相继出台。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实施意见能够率先出台,说明人民政协近70年来政治协商的成熟运行,发挥的重要作用,为其它各类协商民主形式的开展提供了宝贵经验和重要借鉴。

    周恩来同志曾指出:“新民主主义议事的特点之一,就是会前经过多方协商和酝酿,使大家都对要讨论决定的东西事先有个认识和了解,然后再拿到会上去讨论决定,达成共同的协议。”李维汉同志也讲过:“政治协商是我国实现人民民主的重要方法。我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内部关系是经过协商来调整的,国家事务中的重要问题是协商成熟而后决定的,国家的选举也是经过协商提名的。正是由于在协商过程中反复地交换了意见,展开了争论,从而辨明了是非,达成了协议,在选举和通过议案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常常出现最大多数一致以至全体一致的赞同和决议。”新形势下,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会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强调“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人民政协工作要聚焦党和国家中心任务,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把协商民主贯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全过程,完善协商议政内容和形式,着力增进共识、促进团结”。

    人民政协民主监督是我国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政协民主监督是在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础上,参加人民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在政协组织的各种活动中,依据政协章程,以提出意见、批评、建议的方式进行的协商式监督,即人民政协民主监督也体现协商性。在人民政协开展民主监督工作,源自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团结合作、互相监督的理论和实践,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独特创造和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把协商民主贯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全过程,完善协商议政内容和形式,着力增进共识、促进团结。加强人民政协民主监督,重点监督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进一步明确了政协民主监督的重点任务。人民政协民主监督与党内监督、司法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等相结合,成为我国社会主义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张瑞琨 山东省社会主义学院统战理论教研部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