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11期

姚树坤:“为了全民健康,大家要共同努力”

2018-07-02 16:20:22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们更加追求生活质量、关注健康安全,健康需求更加多层次、多样化、个性化。近年来,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北京市委副主委、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一直为推进全民健康孜孜不倦地努力着。用他的话说:“健康不是一切,但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为了全民健康,我无怨无悔。”近日,围绕全民健康话题,他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要学会拿起‘人文听诊器’关怀病人”

    本刊:您常说自己是“悟道习业之医”。行医多年,您“悟”出了医学的什么“道”?

    姚树坤:这个问题提得好。你可能留意到,我这几年一直关注医学人文问题。我越来越感到,医学是一门充满了人文精神的科学,医生要学会拿起“人文听诊器”关怀病人。严谨的科学态度、精湛的医学技术和温暖的人文关怀,从来都是医疗服务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医务工作者面对的不仅是一个患有疾病的生物体,而且是一个具有丰富社会关系和社会价值的多维的人。医生眼中不能只是“病”,而应是一个患病的“人”。同样,医生与患者之间不仅仅是医生帮助患者除却病痛,同时也包含着心理的沟通、法律的契约、社会的责任、道德的良知等多重的社会内容和丰富的人类情感。早在1977年,美国学者恩格尔就提出,“只关注导致疾病的生物化学因素,而忽视社会、心理的维度,是一个简化的、近似的观点”,应该用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取代生物医学模式。也就是说,要将人类的自然生物学属性与社会心理学属性、生命整体与生态环境结合起来,通过精神与躯体、心理与生理、心与身、社会与个体的相互关系及其综合整体,来研究人类的健康与疾病。医生应该成为患者心中的太阳,帮助他们驱赶身上和心中的阴霾。即使无力回天,也应送给他们尘世的最后一缕阳光,这样才配得上“白衣天使”的称号。

    没有人文的医学是没有灵魂的,也是不可持续的。当前技术主义思潮的泛滥和极少数医务人员出现的道德滑坡、拜金主义,一些令人遗憾的医疗纠纷事件,何尝不是源于医学人文精神失落?我们的先哲早就认识了医学的人文性质,提出“大医精诚”“医乃仁术,医者仁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横渠四句”,同样应是医生必备的人文自觉和义不容辞的责任。概括起来讲,医学人文精神的核心就是敬畏生命、关爱生命、感悟生命真谛。再有就是对生命全程的关怀照护,给病人看病不是business(商业),而是medical care(医疗关怀)照护,要尊重患者的权利、尊严和人格。

    “对因治症,而不仅仅是对症治病”

    本刊:我留意到您随身带着健康卡片,上面写着“清淡饮食,一日三餐,定时定量”“适当运动或者体力活动”“调整心态避免紧张、焦虑和抑郁”等健康生活温馨提示。这是为什么?

    姚树坤:这是我为健康教育所作的一点努力。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许多老人经常抱怨每天吞下的药片比饭粒还多。而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糖尿病、高血压、痛风等发病率已呈明显上升趋势。这些慢性疾病如果不加遏制,很容易引发心血管、癌症等重大疾病。我一直认为,高明的医生要对因治疗,而不仅仅是对症治疗。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看到疾病而不思考病因,看到病灶而不进一步去考虑全身状况是否存在疾病形成的基础,只看到结构的变化而忽视了功能和代谢的问题,这样的医生只能沦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末流医生。我是消化内科的大夫,前来就诊的患者往往带着一堆检查资料,但是我看病人从来不是看看检查报告就开药,我会重新问病史、生活习惯等,然后再看这些资料,而实际上百分之六七十的患者的根本病因跟这些检查资料根本毫不相干。《格致余论》里有句话说得好:“与其求疗于有病之后,不若摄养于无疾之先。盖疾成而后药者,徒劳而已。是故已病而不治,所以为医家之怯;未病而先治,所以明摄生之理。”也就是说,要从防控上抓起,在引起病患的不良行为习惯和生活方式上入手,以健康教育为手段,从根本上遏制疾病发病率上升的势头。否则,“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斯宾诺莎曾经说过:“保持健康是做人的责任。”为了全民健康,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这不仅仅是医生的事。应该说,广大群众越来越关注健康,急需健康的科学指导,但健康教育不等于卫生科普宣教,更不是健康促进。它的核心是教育人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它的两大基本手段是信息的传播和行为的干预,它也是需要相应的知识、技能、艺术和服务的。为此,我建议卫生行政部门组织成立健康教育指导委员会,制定全民健康教育的目标、策略、规划、计划并组织实施与评价;要把健康教育作为全科医生、乡村医生的必修课;医院必须培养或聘任一定数量健康教育师,对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健康教育培训,把健康教育切实落实在医疗过程中,并对其健康教育工作进行量化考核;电视、广播等公共媒体必须选聘有资质的健康教育师,遵照健康教育专家委员会制定的健康教育指南或规范,进行健康讲座与健康教育活动,卫生科普文章和书籍应该主要由健康教育师编写或审查;加大对健康教育这一公益事业的财政支持。

    “不能为签而签、签而不约”

    本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当前大家关心的焦点。但从一些报道看,老百姓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感受还不强,获得感还没有达到预期。

    姚树坤:转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模式,实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强化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功能,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也是新形势下更好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途径。大家都非常希望能够有了解自己和自己家庭健康状况的家庭医生,非常希望有能够提供连续的、综合的预防、保健、治疗、护理、康复等服务的家庭医生。全国各地积极开展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各地家庭医生服务实际签约率和设定目标都有很大差距,有的地方甚至签约率不足一成;“只签约不服务”或以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进行敷衍的现象较为突出;一些医疗机构仅利用健康体检、门诊就诊、乡村医生等机会进行家庭医生签约,没有走入社区、基层、单位、家庭进行签约,有的甚至为完成数量要求而造假,存在“虚假签约”现象;部分地区签约信息数据化管理程度差,医生不知晓哪些是签约居民,不能做到对签约服务对象的基本健康状况进行信息共享,不能有效统计出各项工作数据,如转诊、首诊、预约就诊、就诊记录等;有些医生不愿意进行上门服务,有些上门服务医生的医疗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不能有效评估患者的病情,存在“上门服务不规范”的现象;提供的个性化服务项目不多,大多数慢性病患者以及需要康复治疗的居民希望签约医生定期上门服务,最好能随叫随到。

    本刊:对此您有哪些建议?

    姚树坤:一是突出阶段重点,有序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首先确保对重特大疾病、慢性病、建卡贫困户等重点人群的服务,再分步推进普通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二是建立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信息平台,有机整合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信息,加快区域医疗卫生信息数据中心建设,实现基层医疗机构之间、基层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间的信息交换共享。同时,大力推广网上签约和网上服务,提高签约和服务的效率。三是进一步整合医院和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的医疗、预防、保健、康复等医疗卫生资源和服务链条,以“家庭医生服务团队”的模式为签约参保人提供规范的家庭医生服务。四是加强协调配合,推动完善政策。比如家庭医生团队为居民提供约定的签约服务,签约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共同分担。五是尽快出台绩效工资“高出部分”补偿机制,提高奖励标准,稳定家庭签约医生服务队伍。同时,对签约居民实行配套优惠政策,如对签约居民减免部分诊疗费用等。六是加强基层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如实施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工程,设立全科医生培养专项资金,推动落实医生多点执业,鼓励公立医院退休临床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担任家庭医生等。

    (本刊记者 李香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