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10期

从未有过的感动与震撼——观张璋烈士遗信展

2018-06-08 16:44:23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23前我曾写过一随笔《<大小阮>与张璋》。《大小阮》是沈从文先生早年为数不多的展现革命者风采的小说,小阮的原型即夫人张兆和的堂弟张璋。我在写这篇随笔时,并没有查到多少张璋的史料。以后和张璋烈士的女儿、天津大学原党委宣传部长张小璋(新中国建立之时,她常住沈从文先生家,并从他家出走直接参加了革命)交往,她老人家给我写了很多篇文章,也没有多少其父亲张璋烈士的史料。当我看到“张璋烈士遗信展”的消息时,心想怎么一下出现了这么多张璋烈士的遗信呢,一定要去看看,发信息给遗信收藏者和考证者张庆,他热情邀请我去参观。一看之下,遗信展,张庆题了个名字《用心咬住眼泪》,对于我来说,岂止咬住眼泪,心灵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与震撼。

    前段时间,一位收藏界的朋友给张庆带来一包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的老信件,说有些信是从安庆当年国民党监狱里写出的。安庆当时是安徽省省会,是剿灭大别山红军的重镇。张庆一听,凭直觉感到这里面有重大隐藏,毅然将其收了下来。从监狱出来的信署名张晓天,但从其他人关于他的信中看出他名“璋”“鼎”,他牺牲后棺木运往的地点是今天肥西一带,张庆一查,这就是1936年牺牲于安庆的张璋烈士。信件经过整理一共12封,张璋从监狱中写的信10封,家人关于他的信2封,信的内容是丰富的,但一个鲜明的主旨即张璋信念无比的坚定,面对死亡真正的从容不迫。

    这里仅看张璋牺牲半个月后弟弟张枢和写给母亲的信:

    母亲大人膝下:

    敬禀,违侍,上道一路均安,请纾慈念。

    男于二十三早七时安省卸行李后,即赴吴纪林处询问究竟。据云:四哥在八号拾二时拾分被警备部提出,临出门时,适吴纪林站班。四哥云:“老弟,我们恐不能再见了。”并嘱吴纪林,母亲只能依靠男及昭姊,望告知,母亲可在枢弟处常住,家中无可靠之人。到警备部,书一字条,请二表姐派人收尸,并勿将死讯给大人知道。到东门外一路唱党歌。至刑场路上,人均为惋惜,士兵亦叹惜。约离刑场十数步,四哥要求吃香烟。士兵给予半支。四哥云:“我已将死于汝等,何惜一支烟。”士兵给予一支。四哥并要求条件:一、不跪下执刑;二、派人到二表姐处送信买一较好之黑漆棺材;三、身上衣服留着送二表姐处作纪念物。上刑场小坡,因有镣铐,行走不便,士兵用足顿四哥。四哥云:“请你就干吧,大丈夫男子汉是不跪的。”砰然一声,弹从脑后穿过前额,即倒地,数分钟唇仍动。复被击一枪。呜呼,天呼如此惨哀情状。

    男不忍再写矣。罪状,男昨日寄《皖报》(九号)一份上有记载。男去圣公会访大、二表姐,均在省。大表(姐)为四哥衣裳棺木化去五十元。

    男已将母亲意申说。彼亦云:棺木费用还时再给四哥小孩们。

    家中闻讯公议,将学租八十石租给四嫂作儿女学费,并本年所收八十石租作四哥治丧费。此议由大伯父提意。现已签字征求大家同意。

    男此次在沪宁车遇见十九爹爹及九爷,当将四哥惨死事告知,并要求一切,均已允许,大约多少不等。

    男昨同吴纪林买香、纸及点心、香烟、银锭致祭。运棺事,经询,汽车管理处运至桃溪镇须七十元,或六十几元;运至舒城亦要六十几元。男已向二表姐借到二十元。二表姐昨晚来云:今早令男前去从长商议,或找人包抬。男以为时日太多。俟有一定着落,再详禀。特此敬叩福安。

    男枢和跪笔

    九月二十四日

    张璋,谱名张鼎和,狱中化名张晓天。1905年出生于合肥西乡(今肥西)张新圩。曾祖是著名淮军将领张树屏,因祖父过继给张树声(张家四姐妹的曾祖),也可说张树声是他的曾祖。稍长,随父定居天津,就读于南开中学,开始积极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种反帝斗争。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他被党组织送到广州黄埔军校学习。“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在广州被捕。释放后留学日本。1928年,张璋因积极参加反帝激进运动在日本再次被捕。1929年被遣返回国,一边在北平辅仁大学学习,一边在党的领导下参加北方左翼作家联盟的筹备工作,结识了李霁野、韦素园、曹靖华、范文澜、孙席珍、台静农等一批左翼知名作家,为“北方左联”的成立奠定了基础。1930年10月,“北方左联”成立,张璋当选为执委。1933年秋,张璋受党组织委派,回家乡组织开展农民运动。不久被捕。1934年,经党组织和他母亲多方营救,张璋获释。出狱后前往上海,参与《动向》杂志编辑工作。1936年春,再次回到安庆领导革命运动,并又一次被捕。他在狱中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后被国民党于9月8日在安庆东门外刑场杀害。

    这封信就是其弟弟张枢和在其牺牲半个月后来到安庆料理其后事所写。读此信,没有人会不受到震撼,甚至难忍其眼泪。

    首先,对党的信念如此坚定。一路上高唱党歌。对党的信念不坚定的话,张璋是不可能有此行为的。这不是一般回忆录中的记载,不是后来文学作品中的虚构,更不是影视镜头中的刻画。张璋在狱中的坚贞不屈感化了看守吴纪林,并同他结成了朋友。这个情景是当天当班的吴纪林亲眼所见,亲口所述,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难得。这个情景,应该说替当年那些牺牲的革命志士走向刑场时的慷慨高歌留下了一份不多见的原始的原本的铁证。无怪乎,一路上,路人见此无不惋惜,连那些刽子手也给予叹惜。

    其次,从容不迫走向死亡。读吴纪林的描述,张璋几乎是笑着走向刑场的。面对死亡,他没有慌乱,也没有一丝悲凉,有的只是从容,只是镇定,有的只是内心的坚强,意志的超迈。他周详地吩咐着后事,透着对家人的关怀;他非常随意地同吴纪林打着招呼叮嘱有关事情,非常放松地调侃着只给他半支烟的刽子手们,这是精神上真正的豪迈,弥漫着超强的气场,散发着磅礴的气势;当刽子手们顿着他戴着沉重镣铐的双腿,试图让他跪倒好行刑时,他那一句:请你就干吧,男子汉大丈夫是不跪的。平平淡淡一句话,却似乎是一声平地惊雷,宇宙间瞬间炸裂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回响,又分明是一道耀眼闪电,从灵魂深处迸射出对反动派狰狞凶残的极大蔑视。如今我们读来,那些话那些情景无不深镌在脑海中,雕刻成一道崇高的价值坐标。

    再次,一个宽容良善的大家族。从有关传统大家族家规家训上来看,对那些反叛统治者并遭到镇压的人,一般大家族为了所谓正门风,所谓自保,是要划清界线,并给予一定惩戒的,如逐出家门、断绝生活来源等;关于张璋牺牲后家族的态度,有关说法也说是家族给予了相当的冷漠。这封信却让我们看出张家这个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大家族,对张璋的革命行为以及由此付出的牺牲,没有歧视没有拒绝,相反给予了极大的宽容。表姐和弟弟等人无所顾忌无所畏惧地对他后事的料理,由大伯父提议,拿出80石租给他当丧事料理费,再拿出每年80石学租作他子女的教育费,并且得到了大家的同意。在当时白色恐怖最为严重的时期,如此作为是多么难得。这封信不仅纠正了曾经的家族冷漠的传言,当我们现在重视家风建设,倡导借鉴传统家风积极意义时,这种传统大家族对革命者宽容的家风———恰恰是我们现在基本上忽略的———恐怕值得我们重视研究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要补足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任何一名在党旗下宣过誓的共产党员都必须铭记,为了理想信念,就应该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全部精力乃至生命。张璋烈士用走向刑场的言行,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对此作了最崇高的诠释。如果说从历史角度,遗信为当年共产党人大义凛然提供了铁证;那么从现实角度,遗信为补足共产党人精神之“钙”提供了最真切的榜样;从更广大的社会角度说,遗信也为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确立理想信仰提供了最切实的价值引领。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份遗信的发现很有价值。我们应该不断地去发掘历史遗存,寻找像张璋烈士遗信这样的革命史料宝藏,给我们坚定信念提供坚实的历史支撑。

    作者:李传玺

    作者单位:安徽省委统战部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