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10期

杜丽:从奥运冠军到政协新兵

2018-06-04 15:56:38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孙芸辉

    在十三届全国政协体育界别的委员中,有一张熟悉又新鲜的面孔,她就是今年新任全国政协委员、射击奥运冠军杜丽。

    少了些赛场上的飞扬和霸气,走向新的岗位,迎接新的挑战,杜丽依然是那个率直爽朗的北方姑娘,依然为她钟爱的射击事业奔走。

    杜委员的新岗位

    初登政协舞台,杜丽在开心的同时也感到有些茫然。对于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和政协委员应该承担的责任义务,她都还不太了解,为此她特意请教了很多朋友并参加了两会前的学习。“学习对新的政协委员来说,很有必要性。”通过几天的学习,杜丽已经十分清楚委员的职责,并对自己的履职充满了信心,“我相信未来五年的时间会很充实。”杜丽说。

    尽管还是一名政协“新兵”,今年两会杜丽还是结合自己的职业特点,带来了《提升射击运动大众参与度》的提案。“众所周知,射击是个奥运首金项目,我发现到奥运会的时候大家都挺热爱它的,奥运会之后就从大众眼中销声匿迹了。”她调侃道,“四年一次奥运会,前三年往往没人在意,射击队的公开训练都很少有人来报道。”无奈的话语道出了射击运动奥运年热平时冷的现状。为此,杜丽希望能有更多的普通人去接触、了解并热爱射击运动。

    然而射击运动的推广由于自身的特殊性一直很难开展,大众认识的误区,枪弹管理的安全性,政策上的限制等等都阻碍了这项运动的普及。“其实射击是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杜丽介绍,“射击并没有年龄和区域的限制,任何时候开始都可以,我们在国外的赛场上经常看到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还在参加比赛。”

    不过在国内除了专业运动员,很多对射击感兴趣的人都找不到专门的渠道接触这项运动。

    为此,杜丽建议,射击运动的推广可以和国防教育结合在一起,在对青少年进行国防教育的同时,进行一些射击运动理论知识的普及是有必要的。另外,射击运动进校园,也可以为退役射击运动员提供一条新的出路。

    “尽管射击运动的普及和市场化的难度很大,但还是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杜丽希望,借助政协这个平台,能有更专业的人对此提出意见建议,让更多的人接触射击、了解射击,让全民可以参与射击运动,让射击运动更加大众化。

    如今杜丽不仅在政协的舞台上积极建言献策,她还将为运动员全力发声。去年11月,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成立,杨扬当选为主席。在19名委员中,只有杜丽和乒乓球奥运冠军王皓来自夏季奥运项目。这对杜丽来说也是全新的体验,她坦言,因为对冬季奥运的项目比较陌生,因此能起到什么作用心里还没底。

    不过在参加两会期间,她还和同为委员的杨扬就运动员委员会的工作进行了讨论。“重要的还是参与到整个冬奥会的筹办过程中,为运动员的服务保障工作尽一份力量。”杜丽透露,运动员委员会已经开会讨论过了冬奥村的菜单。“这是和运动员密切相关的问题,希望能把自己参加夏奥会的经验带到冬奥会的筹备中,也希望大家能到我们的官方微博留言,谈谈自己的意见。”

    杜教练的新期待

    除了政协委员这个新身份,2016年杜丽退役之后竞聘成为了中国射击队的教练。她的运动员生涯有射落奥运会首金的辉煌,有北京奥运会上的大起大落,有成功的欢笑,有失意的泪水,在面对自己运动员生涯终点时,杜丽说,我的整个生涯都属于打不怕的“小强”,很多运动员趴下了很难起来,但我不一样。我能将自己的心态归零,这可能是我的优势。

    在竞聘教练前,杜丽坦言,自己很纠结,然而各种权衡之后只化为了一句“管他呢,先行动起来!”带着对射击的热爱,带着一切归零的心态,她还是走向了教练的岗位。2017年10月,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射击世界杯总决赛中,杜丽作为教练带队出战。她的弟子吴明阳/宋步寒获得10米气步枪男女混合团体冠军。这是射击的新增奥运项目,也是中国射击历史上第一个男女混合团体的世界冠军,为中国射击创造了一项新的记录,她的另一对弟子中国组合史梦瑶/隋庚成获得季军。杜丽从世界冠军一跃成为了世界冠军的师父。

    “挺运气的。”谈起这个冠军,杜丽笑着摇摇头,“当了教练单独带队后,觉得压力很大。也许是我当运动员时自带的好胜心吧,既然选择了当教练就想要做好。”杜丽认为,自己从运动员转型成教练其实并不难,技术动作、理论知识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挑战,而且在集训过程中,中国射击队不间断地穿插着教练员培训。

    “比起当运动员,难就难在责任更大了!以前做运动员时,比赛比得好不好都是自己的,现在我管理着六七个运动员,哪一个照顾不好教育不好都是自己的责任,所以觉得压力特别大。”杜丽说,“我想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个选手。”

    教练员除了平时的指导,赛时的临场指挥也十分重要,按规则,单人决赛期间,教练员是不能有语言指导的,但是可以有简单的手势配合。而混团项目教练员可以上场有30秒的短暂指导,这很可能起到稳定军心、改变战局的关键作用。而去年的世界杯杜丽就体验了一把新规则,为东京奥运会累积实战经验。“很简单的手势和眼神都会有效果。”她说。

    而问及杜教练的新期望,“当然是让五星红旗升起在东京赛场!”她回答得很干脆。

    杜妈妈的笑与泪

    翻看杜丽的微博,儿子茂茂是绝对的主角。2009年,杜丽和庞伟结为夫妇,成为新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对奥运冠军夫妇。一年后儿子的出生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喜悦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儿子只有六个月大的时候,杜丽就重返国家队。然而2012年伦敦奥运会她成绩不佳,没能进入决赛,赛后她数次流泪,对儿子的亏欠,对自己的付出未能得到回报的不甘委屈,在那一刻尽情释放。之后杜丽为了陪伴儿子选择退役,卸下冠军的光环和包袱,她回归家庭,甘心做一名普通的母亲。

    2015年为了自己热爱的射击事业,杜丽选择复出备战里约奥运会。在冲击首金惜败摘银后,人们看到了一个从容大气的杜丽,尽管这一次她依然没控制住眼泪,但这次并不是悲伤和遗憾的泪水,“我本想笑着离开的,但不知道谁提了一下我儿子,眼泪就止不住地下来了。”她说。儿子始终是她最割舍不下的牵挂。

    然而,或许注定是举枪无悔,成为了教练的杜丽更加忙碌,“今年冬训在福建三个月,见儿子的时间很有限。”而最令杜丽感到欣慰的是,已经懂事的儿子对她的工作十分支持。

    “妈妈,你这次回来干什么?”“妈妈这次可光荣了,要去人民大会堂开会。”“那妈妈你快去吧,别晚了。”杜丽绘声绘色地向记者讲起母子间的对话,眉眼间尽是温柔。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