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8期

孙惠玲:幼有所育,幼教队伍是关键

2018-05-28 16:10:48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幼有所育”,将学前教育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而学前教育事业的发展,归根结底离不开“人”,离不开高素质的幼教队伍。那么,什么样的“园丁”,才能呵护好祖国最幼小的“花朵”,来保教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如何把好幼儿教师入门关、执教关、监督关等关口,始终让这个职业不负“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光荣称号?

    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天津市教委副主任孙惠玲。

    “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本刊:前段时间,极个别幼教老师违法行为被集中曝光,一些人发出“幼教老师到底怎么了”的疑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孙惠玲:幼有所育,幼教队伍是关键,是有效提升学前教育质量、促进儿童健康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教育家乌申斯基说:“在教育中一切都应以教育者的人格为基础,因为只有人格才能影响人格,只有人格才能形成人格。”近段时间以来,幼教师德领域出现个别丑闻,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些事件,虽然都属极端个案,但都击中了孩子这根家长绷得最紧的神经。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几率,都不仅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更需要在源头上予以治理,决不可掉以轻心、麻痹大意。

    我们也要相信,绝大多数托幼机构、幼儿园,都有着规范、科学的管理,能够让孩子健康成长、家长放心托付。品德高尚、爱岗敬业、关爱学生,历来是师德的应有之义。幼儿园老师是敬业的,也是爱孩子的。因工作关系,我常常走进幼儿园,和老师们有很多的接触,见到最多的是她们写满爱意的笑脸,听到最多的是她们的轻声细语。她们不辞辛苦精心料理着孩子们在幼儿园的一日生活,和孩子们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做游戏,在游戏中扮演着各种角色,快乐着孩子们的快乐。我记得有一位村办幼儿园的老师,年轻漂亮,心灵手巧,虽是合同制,但却全身心地爱着孩子们,想方设法因地制宜,用玉米秸秆、用当地特有的黑土自制了小兔子、小狗等多种玩具。她太喜欢这份工作,带着我一间间的教室看,和一个个孩子打招呼。言谈举止间,我深深感受到她对孩子的爱,对幼教事业的爱。其实,像这样的老师还有很多很多。幼儿园里都是3至6岁的孩子,都是自个家里的宝贝,所以人们对于幼教老师品行的要求自然会严格于一般的职业。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对幼教队伍素养、质量的焦虑自在情理之中。我们不能容忍任何老师有任何伤害孩子的行为。若有,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但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甚至给这支可敬的队伍贴污名化标签。

    “数量依然是‘紧箍咒’”

    本刊:陈宝生部长曾将学前教育比喻为教育领域要啃掉的第一块“硬骨头”。您认为这块“骨头”硬在哪?

    孙惠玲:应该说,随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简称“国十条”)的贯彻落实,特别是“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我国学前教育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成就,“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得到初步缓解。在相关政策举措的保障下,我国幼儿园教师队伍数量稳步增长,学历层次得到了较大提高,专业素养有所提升。

    然而,与当前我国学前教育快速普及发展极不相适应的是,无论是发达还是欠发达省份,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幼儿园教师依然严重短缺,数量依然是亟待破解的“紧箍咒”。事实上,早在2013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的配备就有了“国家标准”。教育部发布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要求,全日制幼儿园每班要配备2名专任教师、1名保育员(或配备3名专任教师),保教人员与幼儿比达到1:17至1:9。但在现实中,落地情况并不理想,尤其是农村地区幼儿园大班额、一村一班一师的现象非常严重,“一两名老师管一大片”现象依旧普遍。很多地方虽然建了幼儿园,但因为缺乏师资不能开班。

    本刊:您有什么建议?

    孙惠玲:办好学前教育,满足当前百姓接受学前教育的热切需求,迫切需要建设一支数量充足、具有合格资质的幼儿园教师队伍。一是应在招生、培养、职业待遇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激励政策,进一步优化学前教育生源和培养环境,吸引和激励优秀生源报考学前教育专业,并在毕业后从事幼教工作。可通过减免学费,提供奖助学金、优惠贷款、学费返还等政策,支持与资助中西部、贫困地区学生,或志愿到中西部、贫困地区从事幼教工作的学生。二是加大入学后的政策宣传,鼓励非师范类高校学生转修学前教育专业,或辅修学前教育专业作为第二学位,专业培养后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充实幼儿园教师队伍。三是探索采取定向培养或委托培养等对口支援服务模式。根据各地对幼儿园教师的需求确定招生名额,可由当地教育部门在本地挑选有志从事学前教育的优秀学生进行专门培养,并在毕业后回到当地以充实幼儿教师队伍。四是实施农村幼儿园教师特岗计划。中西部省份可根据省情,实施学前教育特设岗位政策,选派具有学前教育专业资质的大学毕业生到农村任教,解决农村幼儿园师资极缺的问题。五是重点支持办好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适当扩大部属和省属师范高校学前教育专业的培养规模,同时,鼓励和吸引综合性大学参与幼儿园教师培养,建设一批具有较高质量的幼儿高等专科以上学校,提高培养的层次和质量。

    “让幼儿园教师安心、敬业、留得住”

    本刊:与数量不足相比,幼教队伍的流失率也是令人头痛的问题。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孙惠玲:这是个现实存在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幼儿园教师地位偏低,工资和待遇水平不高,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险缺乏保障,很多非国办园教师和农村幼儿园教师的医疗与养老保险等问题长期得不到应有的解决。同时,幼儿园大量非在编制教师仍然不能与在编教师同工同酬,他们的工资待遇、社会保障、职称晋升、培训发展等权益受到影响,也极大地挫伤了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各地编制名额紧缺,招考条件苛刻,致使广大教师进入体制内的通道不畅,职业发展前景不明朗。优秀的中学生不愿意报考学前教育专业,而热爱幼教事业的优秀应届毕业生和工作多年的教师因为争取不到编制而改作他行,极大地影响了幼儿园教师队伍的稳定与质量提高。

    破解这个难题,必须下决心从源头抓起,加大幼儿园教师补充力度。一是扩大编制总量。学前教育事业不断发展,教师队伍必然也要日益壮大,必须要做必要的补充。二是加强和规范幼儿园教职工编制管理,严禁挤占、挪用、截留编制和有编不补。三是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或由幼儿园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等方式补充非在编人员。四是采取多种方式提高非在编教师的待遇,逐步实现同工同酬。五是依法保障公办幼儿园非事业编教师和民办幼儿园教师在职称评定、培训、表彰奖励等方面,与事业编制教师享有同等待遇。总之要保障好幼儿园教师的权益,落实幼儿园教师应有的地位和待遇,增强职业吸引力。这样,才能让真正爱孩子的人愿意从事学前教育的工作,才能让她们安心工作。不仅留得住,还能干得好。

    优秀的教师队伍是关键

    本刊:今年1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提出:“全面提高幼儿园教师质量,建设一支高素质善保教的教师队伍”。您认为应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孙惠玲: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学前教育领域也是如此。在初步解决“能不能入园”后,“入好园”“好入园”成为人民群众新的期待。择园本质是择老师,老百姓对优秀幼儿教师的期待格外迫切。幼儿园资源总量亟待扩大,教师队伍亟待壮大,但建设发展还应保质保量。要建立幼儿园教师全员培训制度,将公办和民办幼儿园教师全部纳入培训体系,注重培训的系统性,提高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为幼儿园教师提供长效、持续的专业发展机会。要建立幼儿园教师培训机构的质量标准,对培训机构的资质、准入与培训效果进行有效的评估和监管,加强分类指导,以确保培训质量。要建立幼儿园教师培训评估标准和监测机制,跟踪培训对教师专业素养发展的作用与效果,切实提高培训的质量,真正建立起数量足够、素质够高、专业化够强的幼儿园教师队伍,办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的学前教育。

    (本刊记者 李香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