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7期

上海有个“红色源头”

2018-05-10 16:55:14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俞亮鑫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仅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就与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来到了上海兴业路76号的那座石库门中,瞻仰了中共一大会址,回顾建党历史,重温入党誓词。当我在电视画面上看到这一场面时,心情非常激动,感慨万千……

    “红色源头”梦开始

    在五年的参政履职中,我作为上海市政协常委,在积极建言献策同时,特别关注红色资源的弘扬和发掘。2015年新年伊始,我与王丽萍、厉震林等委员联名递交了提案《关于上海重视红色资源、为纪念建党百年早做准备的建议》,并在当年两会上作了专题发言,呼吁要重视上海的红色资源,尤其是中共一大会址。因为,它是中国革命的红色源头,是共产党人进行历史长征的出发地,也是中国红色基因的发源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起始点就是党的诞生地。

    提案与发言受到了上海市有关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回应。这份提案,获得了上海市政协的优秀提案特别奖。令人欣喜的是,第二年,中共一大会址即传出重新装修的信息,展厅面积从470平方米扩至1000平方米,这成了喜迎建党95周年的一大亮点。

    在新装修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内,有一个“红色一平方公里”的微型展区,上面详尽标注着在中共一大会址的周边,星星点点密布着的10多处革命遗址,其中有:孕育了中国共产党诞生的老渔阳里2号、诞生了第一个共青团组织的新渔阳里6号、中共一大代表们集体食宿的博文女校、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的故居、印刷出版了《共产党宣言》的又新印刷所,以及建党前革命刊物《天问》《建设》《星期评论》等旧址,这一系列的红色旧址和遗迹,与中共一大会址一起,共同构成了一个伟大政党酝酿、筹备、发动、联络、成立、宣传、开会、办公、生活以至指挥中国革命的全过程。

    这里是中国共产党人梦开始的地方。上海市政协把红色资源作为重点课题进行深入调研,委员们在方惠萍副主席的率领下,走访了许多地方甚至包括遵义、南湖,并正式提出了打造“红色源头”一平方公里历史风貌区的建议。我们认为,上海有革命历史遗迹约657处,现存遗迹440处,但重中之重,就是这片以党的诞生地为核心的“红色源头”。

    “秘密摇篮”建伟业

    我们深切感受到,上海虽然诞生了中国共产党以及革命史上的众多“第一”,但与南湖、井冈山、遵义、延安、西柏坡等革命圣地相比,其红色身份并不凸显,人们都知道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正在建设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和科创等中心,却很少有人知道,上海更是中国革命第一个红色圣地。党诞生在上海,党的“一大”“二大”“四大”都在上海召开,“三大”虽在广州召开,但会后党中央仍在上海办公。党中央先后在上海长达12年,直至1933年初前往江西瑞金,这一历史长度,比党中央在其他革命圣地甚至更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有两年零四个月,党中央在西柏坡有十个月,党的一大在南湖只开了半天的会,但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等影响很大,意义深远。上海已经启动了“党的诞生地发掘宣传工程”,并取得了积极成果。因为,这是一笔十分丰厚的红色文化遗产,也是一笔极其珍贵的精神财富。

    在上海市政协的组织推动下,政协委员们围绕着“推进本市红色文化资源整合”这一专题展开积极调研。由此,发现了一系列十分重要的红色文化资源。如老渔阳里2号,虽然大门口挂着陈独秀故居和《新青年》编辑部旧址招牌,但它的重大意义远没有被挖掘出来,由于目前仍是民居,周边状况不尽理想,没有起到革命历史文物应有的重大作用,其背后隐藏的重大红色历史秘密亟待发掘。

    如果说,中共一大会址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产房”的话;那么,老渔阳里2号这座百年石库门就是孕育党诞生的“十月怀胎”之地。中国共产党就是在这里秘密筹备建党,时间竟达一年有余……

    71岁的居民赵文来在老渔阳里2号住了40年,这座石库门就是共产党诞生的“秘密摇篮”。随着这段红色历史近年来不断发掘,来他家参观的中外游客越来越多。赵家客厅墙上有块汉白玉石碑这样写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成立中央工作部,领导当时党的日常工作。一九二一一九二三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工作部在这里办公,毛泽东同志也曾一度在这里工作。”

    1920年4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来到这里,他带着李大钊的介绍信来沪找到了陈独秀,俩人正式商讨如何建立中国共产党。1920年8月,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在此诞生,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大地上树起了“共产党”的旗帜;同年11月7日,第一份党刊《共产党》月刊在此问世,阐明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基本政治主张;同月,《中国共产党宣言》在此起草,这是一份纲领性文件。1921年6月,召开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通知从这里秘密寄往各地党组织。党的一大会议期间突遭密探、巡捕袭扰,代表们紧急转移至嘉兴南湖也是在此临时决定……可以说,没有党在这里的“十月怀胎”,就不会有1921年7月党的一大顺利召开。这里还成了一大召开后党中央机关的所在地。

    时隔16年后,毛泽东在延安接受斯诺采访,也说出了老渔阳里的重要性。他说:“我第二次前往上海,在那里我再次见到了陈独秀,我与他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陈独秀谈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话,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毛泽东说,他是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而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就是经陈独秀和李汉俊校对后,诞生在渔阳里这一“秘密摇篮”之中。

    “初心之地”待开发

    如果说,百年渔阳里诞生了第一个党组织、第一个干部学校、第一个党领导的工会……那么与老渔阳里相连的新渔阳里,则孕育了共青团的诞生。这里燃起的星星之火,相继在各地点亮,使一个全国性的革命政党呼之欲出。

    1920年8月22日,最年轻的党员俞秀松受党的指派,来到新渔阳里6号发起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担任了共青团临时中央的第一任书记。1920年9月,这里挂出了“外国语学社”的招牌,其实,这是党开办的第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学外国语只是为了掩护革命活动。当年一群忧国忧民的年轻志士会集在渔阳里,他们集体挤板床,打地铺,每人每月生活费仅五六元,生活极为简朴,但他们热血沸腾,激情飞扬,在新老渔阳里这条弄堂内,常常回响着他们慷慨激昂的读书声、论辩声。半年后,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肖劲光、柯庆施等20多位学员分赴苏俄学习,他们日后都成了中国革命的骨干。

    新老渔阳里离中共一大会址步行仅10来分钟。1944年入党的地下党员、今年92岁高龄的王乾德老人告诉笔者,上海刚解放不久,为寻找党的诞生地,寻访者首先找到的是老渔阳里,随后才是中共一大会址。因为,中共一大会址仅开了数天的会,而老渔阳里则先后驻守两年多,许多大事都是在此决定,因此寻访者印象很深。1950年,陈毅、潘汉年等上海市领导还来到渔阳里踏访,当年有筹办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的计划,就想把中共一大会址列为一馆、老渔阳里2号列为二馆、居住过一大代表们的博文女校列为三馆。这其实是“红色源头”一平方公里中的三大重量级革命遗址。这里,点燃了理想之火,闪烁着信仰之光。

    博文女校也非常重要。1956年,经董必武来沪认定,毛泽东、何叔衡住博文女校西厢房前半间,董必武、陈潭秋住东厢房前半间,其他代表则分住西面沿街的三小间。当年,一大代表们以北京大学暑期旅行团的名义悄然入住,他们除了开会,大多数时间在此度过,讨论国事,起草文件,激烈辩论,热情澎湃。

    在中共一大会址、渔阳里和博文女校中间,有座具有百年历史的复兴公园,大草坪上矗立着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型雕像。这10多处红色遗迹均分布在四周,彼此相隔不远,步行数分钟可到。当年,一批早期共产党人奔忙于此,这里是他们的“初心之地”。如果充分挖掘红色历史故事,把这片一平方公里的历史街区整合成一个“红色源头”风貌区,则可为党的百年诞辰献上一份厚礼!(作者:上海市政协常委,新民晚报高级记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