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6期

产业扶贫:精准扶贫的可持续之路

2018-04-19 16:53:3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五年来,我国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扶贫越往下都是越难啃的“硬骨头”,属于深度贫困地区。而在众多政协委员看来,产业扶贫已经成为深度贫困地区摆脱贫穷的基本路径,是最根本、最长久、最稳定的扶贫,也是确保贫困户脱贫不返贫、持续发展步入全面小康社会的最有效方法。两会期间,政协委员围绕如何更好地推动产业扶贫,积极建言献策。

    因地制宜,避免“一窝蜂”

    四川,重点扶贫省份之一,它在精准扶贫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经常带有普遍性。去年,四川省工商联对深度贫困地区进行了深入调研,全国政协常委、四川省工商联主席陈放告诉记者,他们发现,虽然依托资源禀赋开发出来的产业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其推进难度比较大。这让他有了深入的思考。

    “产业基础太落后,例如产业链不健全或者建不起来、市场基础太差、农村基础设施太落后等,因此,有些地方出现了产业同质化、低端化以及恶性竞争等问题。”陈放忧心地说,深度贫困地区的产业定位很重要,政府要科学做好扶贫产业的规划,避免一哄而上造成产品销售难。

    “产业扶贫非常重要,因地制宜的产业扶贫更为重要。”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直强调每个地区情况都不一样。因此,他希望产业发展因地制宜地进行配置。在贵州省毕节市根据十个县区独特的生态和气候条件,恒大集团在中国的西南部打造了两大基地,一个基地是中国西南部最大的蔬菜瓜果生产基地,一个是中国西南部最大的肉牛养殖基地,形成了差异化发展。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党的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审议时,与六盘水市盘州市淤泥乡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代表的对话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人民小酒”——岩博酒。

    目前,这个村办酒厂有员工400余人,除了岩博村村民,还吸纳了周边村的村民,带动了当地村民的脱贫致富。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余留芬告诉记者,她坚信产业是贫困群众脱贫的支撑。她之所以会选择办酒厂,在于彝家用传统方法煮小锅酒已有600多年历史,因此,产业发展有着一定的基础。而且,余留芬通过高价收购村民种植的高粱,在满足厂里生产的同时带动更多村民脱贫。除此之外,她还将生产剩余的酒糟免费送给农户养猪养牛。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发展链条。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所言,产业扶贫是把政府的支持,企业产业的投资和现代农业的发展有机结合起来,这样能够保证农民的收益,能够保证今年、明年、后年可持续地脱贫。

    激活内生动力

    “产业扶贫的本质是一种内生发展机制,目的在于促进贫困个体(家庭)与贫困区域协同发展,根植发展基因,激活发展动力,阻断贫困发生的动因。因此,必须采取系统政策和措施。”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认为这套系统政策重在夯实基础,成在扶志、扶智。

    这也成为许多委员的共识。

    “贫困人口能力与信心不足。深度贫困地区大多数贫困人口受教育程度不高,自身掌握的知识、技术很有限,在村里长期属于‘另类人群’,抬不起头。有的帮扶主体主要精力往往放在帮助贫困户上项目,忽视了技术培训,导致种养不科学,效益不好,甚至因病虫害全军覆没。”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姚爱兴表示,要充分发挥贫困人口的积极性、创造性,自强自立,不等不靠,苦干实干,在国家和社会各方面的必要扶持下,更加注重“授人以渔”,提高自我发展能力。

    刘永好表示,通过调研发现,农村劳动力空心化已经成为制约现代农业发展以及乡村振兴的主要问题,不少地区的农业生产由留守的中老年人来完成。这显然已经不能适应产业化的需求。

    如何破题?

    刘永好建议,国家可以研究、制订并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励农业类大中专毕业生重返“三农”领域。对回归农业和坚守农业的人才进行专项补贴、提升工资待遇、减免相关税赋等综合支持,让这些农业专业大中专毕业生能够留得下来、扎根农村。“此外,我们还要在农村培养一大批新型职业农民,或者农业技术员。”全国政协委员、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有着相同的看法。

    2012年起,碧桂园开始“送技能下乡”,针对农村贫困劳动力,开展精准扶贫技能培训,并推荐就业。2014年,碧桂园投资4.5亿元在广东清远创办对贫困生全免费的大学——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

    “加强职业教育培训,迫在眉睫。”杨国强告诉记者,他自己是农村泥瓦匠出身,深谙掌握一项技能的重要性。只有通过产业扶贫和职业教育扶贫相结合,促进农村贫困人口就业增收,才能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和乡村振兴。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如果能接受职业教育,掌握一技之长,能就业,这一户脱贫就有希望了。

    关注“最后一公里”

    产业合理,人员专业。农产品能卖出去吗?这被委员们称作是产业扶贫“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然而,这“最后一公里”,也是“关键一公里”的路并不好走。首先是贫困地区农产品普遍存在“小”“散”“非标”等问题,市场竞争力不足。第二是贫困地区农产品品牌发展不足,市场效益没有充分体现。农产品“有特色无品牌”“地方特产多,地标品牌少”的现象比较普遍。

    全国政协委员、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经过调研发现,这些问题在贫困地区的产业中比较集中。因此,他建议,首先是促进农产品规模化生产,以提升农产品竞争力。地方政府发挥统筹协调作用,推动土地资源集约利用,大力培育和发展农业龙头企业,充分调动电商等多种社会资源,鼓励发展“电商+龙头企业/合作社+产业+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新模式,使贫困地区形成能够满足市场需求、集约化、现代化的农业产业,提升农产品的规模效益和市场竞争力。其次就是调动各方资源,实施“扶贫品牌”培育行动。

    “要不断提升品牌农产品的附加值和效益。就要进一步加强品牌农业产品的电商推介营销和品牌文化经营战略实施。”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泉州市政协副主席骆沙鸣建议,注重扩大品牌农业企业抱团发展领域和产业联盟,在加强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的同时,加强品牌的设计创新,将品牌文化宣传融入品牌农业产品的采购、生产、销售、管理与客户端服务各个环节,营造集消费者、渠道商、制造商、服务商为一体的品牌农业生态链。

    有品牌还要有市场。电商平台则为它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中纪科技就是这样一家电商平台,他们通过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连接农村和城市,农民可以通过电商平台,设立一个专门的品牌店,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实现与外界的有效互联,客户也可以通过他们的平台寻找想要的农产品,最终实现农产品与客户的精准对接。像这样的电商平台发挥自身技术和市场优势,有效对接供需,开辟了脱贫攻坚的“新通路”。委员们也都很支持电商扶贫。

    但委员们在调研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工商联主席磨长英说,电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然而,物流仍然是制约农村电商精准扶贫的瓶颈。深度贫困地区一般是山高路远,物流比一般地区要难,如果没有补贴,资本就不会进去。

    刘强东也进一步提到,贫困地区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产地仓等模式应用难度大。我国农产品物流环节损耗较高,部分地区的农产品物流成本占总成本的30-40%,鲜活农产品的物流成本更是占到总成本的60%,严重掣肘农产品流通。

    因此,他们建议,一方面要出台支持鼓励政策,加快农产品物流设施建设;另一方面,物流的补贴政策应该更精准,精准到解决贫困户的产品上线销售的关键环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委员们纷纷表示,通过产业化扶贫必将激活贫困地区群众的内在动力,精准扶贫的路必将越走越宽。

    (本刊记者 陶家璇)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