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8年杂志>> 2018年第5期

刘月宁:扬琴叮咚演绎自信中国

2018-04-19 16:34:26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春节前夕,当人们准备着喜迎佳节时,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扬琴演奏家、教育家刘月宁却又一次登上飞机远赴海外。从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到加拿大首都渥太华,10多天的时间里,刘月宁率领中国扬琴获奖师生代表团及中央音乐学院“茉莉花”扬琴重奏团为当地观众带来一场场来自中国的视听盛宴。

    熟悉刘月宁教授的人都知道,频繁的中外人文交流是她多领域工作的重要内容。作为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及中外音乐文化交流与体验基地主任,她在推动中外音乐交流、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的道路上始终步履不停。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在刘月宁看来,就是要依托自己的专业,从不同层面、角度展示富强、自信、友好的中国,通过交流将中国优秀的音乐作品分享给外国友人,将新时代中国人民的精气神展现给全世界。

    “我愿为中国音乐的海外传播倾尽全力”

    谈到刘月宁,离不开的话题就是扬琴。扬琴,又称洋琴、打琴、铜丝琴、扇面琴等,最早源于亚述、波斯等古代中东国家。明朝末期,扬琴经丝绸之路传入我国,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和演进,扬琴已成为本土化的中国民族乐器。

    刘月宁9岁时受洛阳张五十先生启蒙与扬琴结缘,后师从著名扬琴艺术家桂习礼、项祖华教授。1978年,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就读的她以一曲扬琴独奏《映山红》参与录制了新闻纪录影片《春蕾》,在中国及100多个驻外使领馆播放。也就是从那时起,刘月宁开始了为推动中国音乐对外交流与传播孜孜不倦地工作。

    在匈牙利,刘月宁与著名扬琴演奏家鲍罗格·卡尔曼合奏《索特马尔舞曲》,这场音乐会直接促成了李斯特音乐学院钦巴龙(匈牙利扬琴)专业在中断60余年之后回归专业教学课堂;在印度,中国扬琴与桑图尔(印度扬琴)、塔布拉鼓相遇,《拉格·茉莉》令人叹为观止,扬琴的清亮音色、桑图尔的空灵滑音与塔布拉鼓敏捷而多变的重音默契配合⋯⋯

    刘月宁的足迹遍及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于在中外人文艺术交流领域中对中国音乐文化传播与推广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她被视作是“中国音乐”的一个符号。

    2012年6月,在孔子学院总部和中央音乐学院的支持下,经过刘月宁率领的中外团队共同努力,由中央音乐学院与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合作建立的全球第一所音乐孔子学院在哥本哈根揭牌成立。刘月宁由此增加了一个新身份: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主任。

    工作负荷也随之上升,海外多领域交流成了她在中央音乐学院教学之外的另一个工作常态。仅2017年,作为领衔音乐家的她就在中、美12座城市举办了22场“用音乐理解中国——‘新丝路探索者’乐队中美音乐文化分享之旅”音乐会系列活动,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

    高负荷的工作往往意味着更多的困难和挑战。一次,从德里前往孟买途中,她乘坐的飞机遭遇恶劣天气,几乎失事,旁边的印度夫妇已经开始做最后的祷告,她心里也惊慌:我到底是在干什么,我图什么啊?但也就是一瞬间,她的信心又重新坚定起来:如果我没了也就算了,如果还在,我还要继续前行。

    “我始终带着使命感,中国音乐‘走出去’任重而道远。”刘月宁告诉记者,她所做的很多工作,有些并不在她的“职责”范围之内,没有人催促她,甚至有时候还会被人误解,但她都一笑了之。“一路走来你会发现路越走越宽,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一定会柳暗花明,越走得到的幸福感越多,我愿为中国音乐的海外传播倾尽全力,我感激自己能成为‘中国音乐’的一个符号。”

    “音乐是最能直达内心和产生心灵共鸣的,我用中国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在国外时,刘月宁见惯了鲜花红毯,见识过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也听惯了赞美之词,但有一场特别的演出让她记忆尤深。2017年10月,“新思路探索者”乐队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一所中学为当地学生们演奏了《梁祝》《在那遥远的地方》《五彩中国》《丝路飞声》《琴弦和鸣》等精彩节目。

    这场演出受欢迎的程度至今还让刘月宁感慨万千。“那是华盛顿地区最好的一所中学,有独特的校风,学生们致敬和欢迎的方式,不是那种大声的欢呼,而是将双手举起来不停地摇动。演出结束时,我看到有些孩子特别高兴、激动,他们默不作声地站起来不停挥动手臂,久久都不肯放下。”

    后来她才知道,这样的校风是为了培养学生们安静下来用心去聆听音乐。这种“静悄悄”的致敬方式让音乐家们有些不习惯,“当时不知道是该站起来鞠躬好,还是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好,但通过美国孩子们的表情,我们能看出他们真是用心在聆听,他们有共鸣,他们被感动了。”

    即便是在国外有过无数次的演出交流,但刘月宁一直坚持认为,任何音乐都不需要刻意地去懂,“不要刻意去弄懂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好的音乐能够触碰到每个人的心弦。”

    但如何作出能够触碰到外国观众心弦的好音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刘月宁告诉记者,“这次演出融合了西方爵士乐的表现方式,让美国学生找到了一个契合点,他们一听旋律就觉得优美,我们在演奏的过程里分享故事,比如《梁祝》中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爱情,外国人的文化中也有类似的故事,他们能够从中产生共鸣。”

    在中西音乐元素结合之外,为吸引更多的外国朋友了解和学习中国音乐,在积累大量对外教学经验的基础上,在孔子学院总部及专家团队等多方力量支持下,她主持开发了《中国音乐轻松学》《百首中国经典音乐作品》等适用于外国人学习的双语系列音乐教学读本。刘月宁认为,在短时间内让外国人对中国音乐、乐器产生兴趣,教学教材要有设计感、专题性,让音乐教学更系统化、规范化和轻松化。

    “音乐是最能直达内心和产生心灵共鸣的,我用中国音乐讲述中国故事,向世界展示中国新时代风貌,让他们感受到经典的中国文化,感受到中国的发展,感受到中国的友善,感受到一个立体而全面的中国。”刘月宁告诉记者,音乐是讲述中国故事必须利用好的舞台。

    “这种变化的根本在于中国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出国交流的次数频繁了、时间久了,刘月宁能从外国观众对中国音乐的反馈当中看到一些显著的变化。

    “从刚开始的好奇,逐渐到他们觉得中国的音乐还是有内容、有历史传承的,然后他们开始关注,到后来变成研究。近几年知音越来越多,大家能够产生互动和共鸣了。”

    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显著效果就是,中国音乐在国外越来越受欢迎。而从一个更加宏观的层面来讲,刘月宁认为,这种变化的根本在于中国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综合实力日益增强。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大国外交的渐入佳境,她感到中国正神采焕发地展示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这种感觉太明显了,以前我们出国的时候,欧洲人动不动就问:你是日本人吗?你是韩国人吗?但他们现在看到亚洲面孔问的却是:你是中国人吗?不但是国力的增强,衣食住行方面,包括中国人的交往谈吐、精神面貌,甚至中国人追求的艺术境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外国人是能感受到这些变化的,他们是由衷地尊重你。”

    而更让刘月宁欣慰的是,国家在支持音乐“走出去”政策上的层层加码。“早些年出国演出,不管是资金还是机制方面,都缺少通盘的考量,没有顶层设计,有一处没一搭的。现在国家政策支持越来越多,机制方面越来越健全,‘走出去’走得更顺了。”

    谈及今后的打算,刘月宁的思路非常清晰:我们受惠于祖国的强盛和政策支持,理所当然也要用音乐进行反哺。“不管是音乐孔子学院还是我个人的文化交流活动,都将继续围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同时不断探索中国音乐国际教育与海外文化传播的新模式,用中国音乐讲好中国故事,切实提高中国文化软实力。”

    “我想带着‘茉莉花’去伊朗,那里是扬琴的起源地,中国扬琴重返伊朗有重要的历史和文化意义。我希望通过扬琴和伊朗人民进行沟通、产生共鸣,用音乐带动经济、教育、文化等其他领域的交流和发展,这将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采访结束时,刘月宁告诉了记者在“茉莉花”扬琴重奏团成立10周年之际,她想要实现的一个愿望。

    祝她的愿望早日实现!

    (作者:张永飞)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