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23期

松竹梅与中国精神

2018-01-17 17:03:06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李中贵

    “梅花屡见笔如神,松竹宁知更逼真。百卉千花皆面友,岁寒只见此三人。”自古以来,“松、竹、梅”就为历代文人所喜爱,甚至被誉为“中国古代文人理想主义”的象征,为无数文人墨客所称颂。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孙安民对“岁寒三友”书画主题创作也是情有独钟。9月,“回延安——孙安民松竹梅书画展”在延安革命纪念馆成功举办。近百幅松竹梅水墨巨制、组画和歌松咏梅赞竹的古诗书法作品,不仅让观者共享了一席中国水墨艺术盛宴,更是吸引了众多读者步入画面,细品松竹梅的高洁品格,体味中华文化所蕴含的民族精神, 给人以持久的回味和震撼。

    松,品格高洁、毅力顽强、坚贞不屈。孔子曾在《论语》中云:“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松柏被作为中国文人精神理想的写照,成为了众多名师大家歌咏的对象。《芥子园画传•树谱》的画松法甚至写道:“松如端人正士虽有潜虬之姿,以媚幽谷,然具一种耸峭之气,凛凛难犯。凡画松者,宜存此意于胸中,则笔下自有奇致。”孙安民松树题材创作,显然已深得其中三味。看本次展出的巨幅作品《清标》,古朴自然中蕴含着劲健挺拔,笔墨凝重里又洋溢着盎然生机,可谓是“清标凛凛夸正色,虎爪龙麟自泰然”,画里画外无不传递着松高洁不屈的节操以及作者对中国画的体悟和精神追求。

    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不一般的含义,并以其“有气有理有骨有节,有谦谦君子之风”而深受世人喜爱。如扬州八怪郑板桥就好竹成痴,苏轼曾吟咏:“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自古以来,以诗歌咏竹、以水墨写竹更是源远流长。孙安民喜欢画竹,不仅醉心于其修长笔直、端庄挺拔的体态风貌,更是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奇拔的情趣、正直的气节、虚心的品质和纯洁的情感。他笔下的墨竹,宁折不弯,强调竹的昂扬气节,同时又千姿百态,胸中意趣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尽显竹的神韵和可爱。

    梅,在寒冬腊月开花,越冷越芳香。“不是一番彻骨寒,焉得梅花扑鼻香”就是对梅花品格的生动写照。古人画梅去俗媚、喜写意、重气韵、求逸格。孙安民写梅,则在构图、造型、着色和作品的内涵意境上,不断地寻找着风格创新的突破和拓展,并形成了自己清新典雅,富有韵味的画面风格。《春意好》《隆中咏梅图》就是他勇于探索的成功范例。在《隆中咏梅图》中,其用墨浓淡虚实富有层次,线条安排落笔从容,气息清新巧于自然,腊梅、红梅、白梅挺拔竞艳,既强烈地表现出了梅花不畏严寒、清肌傲骨、经霜傲雪的独特个性,又给人以“只留清气满乾坤”的纯洁高雅、昂然向上之感。伫立画前,清新向上之风就会迎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对于中国画而言,水墨是基础。但画面作为笔墨语言的最终呈现状态,又往往折射着作者的境界和修养、胸襟和情怀。孙安民自幼酷爱美术,并接受过较系统的美术培训,后又拜我国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艺术家王森然教授为师,学诗、学文、专工大写意花鸟画,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的学养和笔墨功力。同时,他又有着从知青到工程师,再到北京市副市长、全国工商联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和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理事长的广博人生经历。艺术和阅历的双重滋养不仅使他胸怀更加博大,视野更加开阔,作品变得更加豁达澄明,从而能以纵观古今的姿态展现自然造化和万千世界,更使他能够透过笔墨的画面,孜孜追求中华文化的精神和价值。

    王森然是孙安民先生的老师,对他在艺术之路上的成就有着深刻的影响。他在自己创作的白菜长卷上题到:“人谓恩师森然画品无中国之腐朽,有中国之精神。观先生之作气节风骨跃然纸上,昂扬向上之势发散于笔墨之间,无媚态,无颓意,无俗流,无燥气,乃真正中国画也。”对于当前中国画的取舍和走向,孙安民曾坚定地说:“在当代中国,我们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就是要发扬传统文人画中自强不息、尚中贵和、坚贞不屈等饱含中华民族精神的实质内容,把重气韵、尚意趣、精笔墨、彰个性的中国画,推向新的高峰!”所以,他的这批松竹梅作品所饱含的对中国精神的追求,更是本次展览笔墨神韵之外的又一大亮点,不由得引发我们发自内心的共鸣和赞叹。

    中国画历经千余年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科学体系,也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和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画的发展是通过中国精神来传承的,中国精神也通过中国画得以弘扬和完美展现。这也成就了中国画在中华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并使得中国画传统和中国文化的精神互为表里。也正如傅抱石所言,“中国绘画是中国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最亲切的样式”。同时,对于书画创作而言,画家的艺术实践也无不寄托着作者灵魂深处的人文情怀。孙安民的画作选题从墨荷、牡丹、松柏、白菜到梅兰竹菊,无不彰显着其个人志趣和追求。除此之外,他还经常为自己的画作配写自己创作的小诗,或是心中有了意境和构思,以此来作画,从而使作者的精神追求与画意相得益彰。

    孙安民作画常常勤耕不辍至深夜,还自得其乐,自取斋号“半宵书屋”。深夜寒意侵袭,但又恰逢夜露初成,甘露即将来临,心向美好的他又取斋号“凝露堂”。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协副主席王明明感慨于他的勤奋和执着,亲笔为其斋号题名以示敬意。但正是孙安民的这种勤奋和热情,再加上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不断地丰富着其书画作品的精神内涵,并将传统和现代有机结合,以他那深具中国精神的价值判断和完美追求引领自己的艺术实践,使中国画语言在自己的作品中得以完美表现,又以笔墨为表现核心,以写意为创作观念,立足于中国画传统去探寻和体悟中国文化的民族精神,弘扬当代中国的时代精神。其人其作已然为中国古老的书画艺术进行符合时代要求的创新性转化做出了有益贡献,创作出了一批无愧于时代的精品佳作。(作者: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秘书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