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23期

特色小城镇发展大舞台——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赴疆考察特色小(城)镇建设综述

2017-12-26 14:32:01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李香钻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溶化灌农庄……”这首《我们新疆好地方》,曾令无数人对新疆为之神往。如今,新疆又多了一个金灿灿的“名片”——特色小(城)镇。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抓特色小镇、小城镇建设大有可为,对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与浙江等东部沿海地区比,新疆特色小(城)镇“特”在何处?如何在西部地区走出一条特色鲜明、产城融合、惠及群众的特色小(城)镇之路?9月22日至29日,围绕特色小(城)镇建设主题,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率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考察团赴新疆考察。冒风雪、跨戈壁,入农户、察实情,谋发展、促改革……委员们不辞辛劳,尽心履职,将智慧和心血再次倾注到新疆这个“好地方”。

    切不可东施效颦、一哄而上

    特色小(城)镇最早兴起于浙江,为什么新疆也要发展?

    “新疆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独特的民俗风情、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独特区位优势。在新疆搞好特色小(城)镇建设,有利于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环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意义十分重大。”齐续春副主席告诉记者。

    不过,浙江等地行之有效的经验和做法,会不会在新疆“水土不服”?在政府大力推动下培育和打造的特色小(城)镇,会不会犹如昙花一现?这并非杞人忧天。考察团特邀成员、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副司长周南举了一个失败的例子:2007年,时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宣布“生态镇”计划正式启动。该计划拟在2020年前建成10个“生态镇”,用“零排放”的生态城镇建设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举措之一。2011年,英国政府对“生态镇”建设进展进行评估,发现只有1座小城镇符合“生态镇”建设标准。2012年,英国政府宣布废止“生态镇”计划。

    在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雪峰看来,特色小(城)镇建设一定要从实际出发,遵循客观规律,挖掘特色优势,体现区域差异性,提倡形态多样性,彰显独特魅力,切不可东施效颦、一哄而上。新疆因地制宜积极推进特色小(城)镇建设,颇有可取之处。据介绍,新疆坚持规划先行,编制完成《新疆城镇体系规划(2014-2020年)》并经国务院批复,制定出台《自治区推进新型城镇化行动计划(2014-2020)》,将特色小(城)镇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镇、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县托里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镇等10个城镇申报成为中国特色小镇,建设方向涵盖历史文化型、现代农业型、休闲旅游型等多种类型。

    如何避免东施效颦、一哄而上?考察团成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要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相结合。“把特色小(城)镇建设与脱贫攻坚工作有机结合起来,对于统筹推进城乡建设和发展,从根本上改变贫困地区落后面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要意义。”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气象局副局长宇如聪说,“要一手抓新型城镇化,一手抓精准扶贫,‘两条腿走路’,实现共同富裕。”

    ——和资源禀赋相结合。“新疆拥有独特的资源禀赋,其发展也要因势利导、因地制宜,防止简单化和片面性。”全国政协委员、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原驻会副主任凌振国认为,新疆特色小(城)镇建设从一开始就要在环保问题上画出红线,用最严格的标准,确保优美的自然环境不受破坏,既要产业特色,更要生态优美。

    ——和战略定位相结合。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侨联副主席王执礼认为,新疆是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特色小(城)镇建设应与国防安全紧密结合,鼓励发展边境贸易和边境旅游,加大对边境城镇和边境口岸建设的支持力度,让边境沿线农牧民群众就地享受特色小(城)镇化带来的红利。……

    “特色小(城)镇建设慢一点不怕。在‘软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硬件’上得再快也没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作协主席刘冠军说,“让时间去培育品种,如果它是好品种。”

    切不可千镇一面、照搬照抄

    小城故事多,胜在独和特。特色,无疑是特色小(城)镇的“魂”。齐续春副主席说,我们应该尊重历史、尊重自然、尊重本地居民的感情记忆和美好向往,挖掘、保护、传承、创新本地的“特色”,让我们的特色小(城)镇成为居民的美好家园和梦中故乡。

    新疆的特色小(城)镇,特在哪?

    ——特在产业。新疆这个好地方,好在资源丰富。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冲乎尔镇在哈萨克语中意为“盆地”,因镇子四面环山、内中平坦而得名。近年来,该镇坚持“生态养生、休闲度假”的发展定位,重点发展四季旅游、民俗家访、旅游集市、沙漠探险等产业。在合孜勒哈英村一家家访点,主人沙力哈那提正在招待游客。他为客人们拿出各类哈萨克族特色小吃,还端上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酥油奶茶。据了解,今年7至9月份,该村共接待游客2300多人,实现旅游收入30.86万元。

    冲乎尔镇并非孤例。在新疆,许多小(城)镇都有自己的“绝活”:托里镇枸杞种植规模达17万亩,年产干果2.5万吨,形成了繁育—种植—采摘—加工—销售的完整产业链和园区加工产业集群;可可托海镇是新疆依托稀有金属而发展起来的一个独具特色的工业小城镇,黑色金属储量居新疆之首、全国第二,如今已形成了自然观光游、爱国主义红色文化游、地质科普游等特色旅游板块……在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馆馆员吴江看来,要盘活新疆好的资源和特色资源,准确定位主导产业。“产业是小(城)镇发展的生命力,特色是产业发展的竞争力。产业要做特、做精、做强,传统产业要实现改造升级,新型产业要有生命力,能促进当地群众增收致富。”

    成绩固然可喜,问题也不容忽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邮电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孟洛明是个有心人。他数了一下,在拟启动和培育的南疆100个特色小(城)镇中,主导产业是旅游的有41个,是农产品加工的有14个。“特色小(城)镇的产业特色体现不明显、特色资源开发水平低、转变为经济优势的能力不强,这是个突出问题。”他认为,中西部地区小(城)镇招商引资的竞争力较弱,应该侧重挖掘本地有基础、有潜力、宜成长的“乡土产业”,打造上下游完整的、具有持续竞争力和特色产业链,实现产业集群发展。

    如何创新产业模式,是委员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吴仁彪认为,新疆特色小(城)镇的产业发展理念不能囿于传统旅游形式,要将生态保护、休闲观光、医养结合等问题与特色小(城)镇建设结合起来,可研发以天山雪菊、蜂蜜、枸杞等本地特色农产品为原料的康养食品和康养饮料,发展四季康养、冰雪康养、高原康养、山水康养等特色产业,打造康养特色小镇。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蔬菜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武则建议,新疆是中国最好的牛羊养殖基地之一,可以侧重通过发展现代农牧业特色小(城)镇,带动周边产业发展,形成规模效应。

    ——特在文化。新疆这个好地方,好在文化璀璨。这里是古老丝绸之路的核心地段,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的交汇之地。阅史可知,著名的高昌故城曾是西域最大的国际都会,是历史上政权交替、文化交融、中西交通、多教并存、商旅辐辏之重地;北庭故城,是唐代北庭大都护府遗址,其形制、布局和构筑特点别具一格;龟兹的克孜尔石窟开凿在明屋达格山断崖上,现存大量精美壁画,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结晶……

    吴江每次来新疆,都被新疆的文化深深折服,认为其“博大精深,精彩绝伦。”如今,他正在帮乌鲁木齐京剧院排《解忧公主》这出戏。“解忧公主刘解忧是西汉的和亲公主之一。当时汉武帝为巩固与乌孙的联盟、对抗匈奴,将年仅二十的解忧远嫁乌孙。解忧在乌孙经历三次婚姻,最终于古稀之年重回故土。在新疆,像解忧公主这样的故事举不胜举。”吴江建议,要加强宣传引导,充分利用传统媒体和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挖掘西域文化,讲好新疆故事,提高新疆特色小(城)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特在民俗。新疆这个好地方,好在风俗民情。这里有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13个世居民族。在这里,你还能看到蒙古族的沙吾尔登、塔吉克族的鹰舞、回族的花儿……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多次到新疆采风创作,对这里的民族风情很是熟悉。考察中,他还特地为布尔津县禾木哈纳斯蒙古民族乡牧业寄宿学校、伊宁县中心敬老院、温泉县城镇小学分别题写了校名。他认为,在新疆发展特色小(城)镇,要深入挖掘民族文化资源,珍惜尊重少数民族居民的历史记忆和美好向往,植入“记得住乡愁”的地方文化,使特色小(城)镇成为民族风情和民族团结的展示基地。

    在考察中,委员们发现,很多地方都是“一条油路”“一排老居民”“一座小巴扎”的固定模式,对当地的历史、文化和民俗资源挖掘不深、融合不够。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红宇认为,特色小(城)镇建设中要注重保持民族特色,建筑、园林、环境等设计要更多地融入民族文化、地方文化元素,可将特色民俗和村民安置社区纳入特色小(城)镇建设规划中,打造多民族嵌入式融合居住的示范区;要尊重小(城)镇现有格局、不盲目拆老街区,要保持小镇宜居尺度,不盲目盖楼。

    切不可大包大揽、盲目造镇

    特色小(城)镇建设的主体是谁?如何用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

    “特色小(城)镇建设要坚持市场主导,能由企业投资的就由企业投资,最大限度地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企业家创造力;政府重在搭建平台、提供服务,切不可大包大揽、盲目造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会计师马学平认为,要加大对国家试点城镇基础设施和产业示范项目的支持力度,充分发挥各试点城市、城镇辐射带动和示范引领作用,为各地提供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带动特色小(城)镇快速发展。

    坚持市场主导,是当前特色小(城)镇建设行之有效的一条经验。“纵观各地特色小(城)镇的发展经验,几乎没有一个小(城)镇是完全由政府主导而成,基本都是通过市场来聚集、政府来服务。”周南认为,特色小(城)镇建设具体可分为三种模式:一是企业建设、政府服务,即政府负责小(城)镇的定位、规划、基础设施和审批服务,引进民营企业家建设特色小(城)镇,如北京市密云区的古北水镇。二是政企合作、联动建设,即政府联手企业,共同建设特色小(城)镇,如浙江省杭州市的云栖小镇。三是政府建设、市场招商,即政府成立国资公司,根据小(城)镇的产业定位面向全国招商,如北京市房山区的基金小镇。“特色小(城)镇建设一定要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把政府引导、政府服务与市场决定、市场主体有机结合起来,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特色小(城)镇建设,钱从哪来?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赵宇梓经过经过测算发现,特色小(城)镇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投资规模大多在10到30亿元,而新疆财政收入低,各地普遍缺少特色产业发展引导或扶持资金,企业参与度不高,建设资金严重不足。他建议,设立专项资金或市场化为主、政策性为辅的建设基金,对能够大幅拉动产业及就业、有引领示范带动效应的小镇项目给予“大钱长线”融资支持,发挥标杆引领示范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大学 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院长钟章队考察过国内外许多特色小(城)镇。他认为,在特色小(城)镇建设中,要警惕两种风险:一是地方债务风险。“坚持市场主导,引入社会资本,防止以政府融资平台为主体举债建设进而增加地方政府债务。”二是“借特色小(城)镇建设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这不符合政策思路和方向,也无助于城市和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

    天山春风起,小(城)镇领风骚。不远的将来,形形色色的特色小(城)镇,将让新疆这个好地方更加迷人。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