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 年第19期

赛里木湖随想

2017-12-21 16:26:38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文◎艾克拜尔•米吉提(哈萨克族)

    四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们驱车环行赛里木湖一周,天气晴好,没有一丝云彩,四周雪山倩影尽收眼底。应当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气象。湖面的冰雪尚未开化,而阳坡的艾草已经开始返青。当车队经过赛里木湖北岸,正对着南面哈萨克人称之为“柯赞”(kie zeng)的松树头子之时,忽然看到了一幅奇景。在松树头子山隘那边,凸显着我所熟悉的果子沟溪流源头的库勒帖科榭(Kol Tekxie)山峰,宛若一只昂然翘立的鹰首,松树头子正好是鹰脯,而西侧的库尔库勒叠克(Kurkuldek)草原之上的苏克山(Suekh)和东侧的萨尔纳瓦山(Sarnawa),有如两翼,振翅欲飞。不不,那是一只展翅飞翔的朱雀。而在左手(正北)这座科孜勒布拉克山脊(Khzil Bulakh deng jale),显然就是玄武,一只静卧的千年神龟。赛里木湖东边的阿勒普山脉(Alep deng taowe),与湖西我们刚刚经过的那座阿合拜塔勒雪山(Ahbaytal)隔湖相望,恰似青龙、白虎的气势,而那赛里木湖则像一面镜子,蕴含气象万千。这一切天地融合,浑然一体。

    这天地之造化,也得有人相识才是。

    1221年至1223年,奉旨前往铁门关面谒成吉思汗而归的龙门派道长丘处机,往返途经赛里木湖畔时,其弟子留下过这样的记载:“逾沙又五日,宿阴山北,诘朝南行,长坂七八十里,抵暮乃宿。天甚寒,旦无水。晨起,西南行,约二十里,忽有池,方圆几二百里,雪峰环之,倒影池中,师名之曰天池。沿池正南下,右峰峦峭拔,松桦阴森,高逾百尺,自巅及麓,何啻万株。”(《长春真人西游记》)显然,丘处机是从现今所说的五台、四台、三台、新二台一路上坡越岭沿湖南侧入果子沟、出山而去的,没有走过赛里木湖北岸。

    长春真人在此所赋之诗也印证了他的行迹:“……天池海在山头上,百里镜空含万象。悬车束马西山下,四十八桥低万丈。河南海北山无穷,千变万化规模同。未若兹山太奇绝,磊落峭拔如神功。我来时当八九月,半山以上皆为雪。山前草木暖如春,山后衣衾冷如铁。”显然,返程亦未沿赛里木湖环湖行走,更未及湖之北岸。他只及将赛里木湖以“印象派”的感觉亲昵地称为“天池海”而去。《长春真人西游记》成书于1228年,这一命名除此再难以从浩瀚典籍中觅迹。

    同样是那段时间,1218年,耶律楚材被成吉思汗召至蒙古,翌年随征西域,1224年随成吉思汗大军东归。所著《西游录》成书于1228年,刊行于1229年。耶律楚材在《西游录》中关于赛里木湖及周边的描述仅二十四字:“山顶有池,周围七八十里。池南地皆林檎,树阴蓊郁,不露日色。”尚不如其诗文记载翔实:“百里镜湖山顶山,旦暮云烟浮气象。山南山北多幽绝,几派飞泉练千丈。大河西注波无穷,千岩万壑皆会同。”(《过阴山》)当然,这亦与其信佛之缘有关。佛在心中,与太极阴阳风水无涉。楚材也因此与长春多有争辩。然则,成吉思汗把这二位“道不同不相与谋”者,聚拢在身边,也是大气象。

    数十年后,1259年正月,刘郁奉命西觐宪宗蒙哥皇弟伊儿汗旭烈兀经过这里,正值冬季,所以在其《西行记》中对冰封雪盖下的赛里木湖几乎没有太多记载,他只讲述从博罗城出发,“西南行二十里,有关,曰特穆尔彻辰。守关者,皆汉民。关径崎岖,似棧道出关。至阿里玛图城,市井皆流水交贯,有诸果,唯瓜、蒲萄、石榴最佳。回纥与汉民杂居,其俗渐染。颇似中国。”而对守关汉民、阿里玛图城中回纥与汉民杂居,其俗渐染,记述详尽,迄今为独家记载。

    之后,又有因虎门销烟被贬而来的林则徐,途经此地时留下了清新文字,但同样记载着他是沿着赛里木湖南侧进入伊犁河谷的(返程亦然)。此外,清末的勘舆学家们,对赛里木湖亦有过记载。

    在上世纪60年代,一位叫苏里堂•马吉德的哈萨克诗人,写了一部叙事长诗《赛里木湖的传说》(常世杰译),讲述了发生在赛里木湖畔一对哈萨克青年男女的爱情,轰动一时。

    今日的赛里木湖,依然万千气象,令人向往。(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家》原主编)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