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 年第19期

陈思思:责任与梦想

2017-12-20 16:37:23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文◎李士杰

    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之前,青年歌唱家陈思思对“履职”这个词却并不陌生。她曾担任过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有着丰富的人大代表履职经历。

    从“陈代表”到“陈委员”,陈思思从刚开始参会的青涩、紧张,如今已成长为“半个会务专家”。她说这种历练很难用言语描述,思考片刻之后,她总结成一句话:“在调研中、在军队里、在基层锻炼时,增强自己的履职能力,尽职尽责;在文化艺术道路上,提高自己的音乐演唱水平,实现梦想。”

    为人民歌唱

    陈思思出生于湖南常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医学教授,母亲是舞蹈老师。妈妈说,小时候陈思思对音乐非常敏感,听到音乐声,就手舞足蹈,所以在她咿呀学语时教她唱歌,在她刚会走路时要她贴墙而立算作“身训”。

    陈思思自幼学习钢琴、唱歌、读书、练功,从小学、中学到高中,一直都在坚持培养艺术功底。1994年,从湖南师范大学声乐系毕业的她听从母亲的安排,到深圳歌舞团做了一名独唱演员,成就了自己的“音乐梦想”。

    回想起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她的腿打晃,怎么也登不上台,是母亲一把将她推了上去,“思思,你能行!”直到现在,母亲的这句话仍一直深深地印在陈思思的心中,鼓励着她风雨无阻一路前行。

    1995年,国内著名音乐制作人吴颂今老师找到了陈思思,想让她担纲演唱歌曲《情哥哥去南方》。这是一首描写一对青年男女两地相思的爱情歌曲,吴颂今认为她“无论从气质还是曲风来看,都非常适合演唱这首歌。”

    1999年,陈思思应邀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一个艺术节的演出,她的一曲《中国茶》让同时参加演出的二炮文工团的领导和专家心动不已——这么好的歌手应该加入我们其中!借此,陈思思来到了北京,成为一名光荣的军队文艺工作者。谈起穿上军装的感受,她笑着说:“觉得比以前更朴实了。”

    在歌坛,陈思思喜欢用“两条腿走路”——用两种不同的曲风呈现新民歌的特色。比如清新、细腻和通俗化、百姓化的曲风《情哥哥去南方》《你让我感动》,又比如时代主旋律的军旅歌曲《锦绣年代》《我们去远航》等,作为一个从小演绎民歌的歌手,她赋予了民歌更多的音乐内涵和现代元素。

    2013年,伴随着一曲《中国梦》响彻大江南北,陈思思迎来了她艺术生涯的“巅峰时刻”。出人意料的是,此后的一年多时间,她放弃了诸多名利双收的演出机会,忙于在全国数十所 大学举办“高校讲唱会”。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身为全国青联常委的陈思思应邀走进哈尔滨理工大学,与同学们在“中国梦•让梦想放飞”的主题下,分享自己的梦想、成长之路,解答同学们的困扰和疑惑。莘莘学子的爱国热情和现场的热烈氛围深深地打动了她,也使得多家高校纷纷对陈思思发出邀请。在精心筹备后,陈思思选择在全国四十所高校举办讲唱会,与高校学子们一起展望未来,放飞中国梦。

    陈思思说,举办“高校讲唱会”,也是她梦想的一部分。她个人的“梦想”只有一个,那就是音乐。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实现音乐梦想。

    陈思思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一份“新民歌梦”的责任。她说,传播文化和传递爱密不可分。“我们这一代民歌手,不能单单传唱和录制从祖辈那里传承而来的传统民歌,更应从中汲取营养创作原生态的新民歌和新理念的新民歌。阅历让我不断成熟,对于体会作品的含义也更有帮助,还可以通过公益和慈善将内心积淀的很多东西升华。我会怀着感恩的心,用好作品影响人,为人民歌唱。”

    “军人”二字的分量与内涵

    回忆起第一次下部队演出的经历,陈思思终生难忘。

    那时候,刚刚特招入伍的陈思思并不适应部队生活,飞机、火车、汽车,旅途奔波、水土不服,到达边疆高原地区的时候,她已经因为高烧和肠胃不适而病倒。到了演出地点,下了汽车,带队领导指示,他们只有半个小时时间卸行李、化妆,之后统一开饭,然后就要演出。

    时间如此紧迫,发着烧的陈思思找到团领导,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要求今晚不上台。团长的回应却异常严肃:“这么远的路你来到这儿,大家也看到了‘活的’陈思思,你自己说你该不该上台?”听到这“不近人情”的回答,陈思思一赌气就躺到床上休息了。

    迷迷糊糊之中,陈思思感觉到身边有人,睁眼一看,两男一女三位小战士站在床前,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见陈思思醒了,一名战士递上了从山上采来的野花,另一个开口说:“思思老师,我们知道您是湖南人,我跟您是老乡。听说您肠胃不好,我这儿有我妈妈刚从老家寄来的腐乳和咸菜,等会儿我给您端碗热粥去,您就不要吃别的东西了!”女战士也开口了:“思思老师,以前在电视上看到你总是穿着礼服,我们特别想看你穿军装的样子,可是都没看过。我给您画了张穿军装的画像,服装都是凭想象画的,你看像不像?”

    陈思思看到两位战士,一下明白了团长的苦心:“危险、伤病、气候恶劣都只是下基层部队演出的一个侧面,不管多么声名显赫的演员都不能逃避——只要你穿着军装。”

    20分钟后,身着军礼服的陈思思站上了舞台,她对战士们说:“今天我的表演状态不是最好的,但这是我心情最激动的一次演出。这是我第一次穿军礼服演唱,你们要我唱什么,我都会一首首唱给你们听!”那天,陈思思带病站在台上连着唱了7首歌,唱完歌,大家手拉手搭起了“人肉担架”,抬着陈思思到医务室去打吊瓶。

    和基层官兵打交道越来越多,陈思思逐渐明白,下部队演出不是为了展现艺术水准,而是完成一种珍贵的情感体验。

    有一次,陈思思随团去高原深山一个哨所慰问演出。那个哨位上只有一名战士,他常年驻守在那里,两三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人,饱尝寂寞,陪伴他的只有一只猎犬。当陈思思在他面前为他唱起《亲兄弟》这首歌的时候,心中不知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慨,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陈思思在想,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让我们的战友可以放下亲情、友情乃至爱情等一切情感驻守深山,与大山为伴?“直到那时,我才感受到了‘军人’二字的分量和内涵!”

    陈思思曾经在《学习习主席文艺座谈会讲话心得》一文里写道,“军队文艺要为树立新时期军魂服务。军旅文化,离不开奉献与牺牲的军魂。部队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为党和军队放歌,为强军目标而唱,为树立新时期军魂鼓与呼。”

    决不当“挂名委员”

    正因为认真履职尽责、积极建言献策,无论是担任全国人大代表还是全国政协委员,陈思思都问心无愧。她所有的议案提案,都是经过实地调研、深入思考的结晶。她说,坚决不能“只挂名、不议政”“只开会、不发言”,这既是对“代表”“委员”神圣身份最基本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陈思思在2003年当选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时,只有20多岁,是最年轻的解放军文艺工作者代表。年轻归年轻,她的履职却毫不含糊。

    “作为人大代表,作为一个军队的文艺工作者,具体到自己身上,为兵服务就是我的永恒主旨。”陈思思除了建议军队文化建设要多出精品佳作、完善保障机制外,还呼吁军队文艺工作者要在提高为兵服务的质量和水平上下功夫,并建议总部机关尽快建立具体为兵服务的制度,确保为兵服务具体落到实处。

    因为工作的原因,陈思思经常会去全国各地演出。所以她抓住这些机会,尤其是到一些少数民族地区或偏远山区的时候,她都要挤时间调研,多跟老百姓聊天,多跟基层的部门负责人去沟通。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履职的途径。

    2014年,在经过多次调研和走访后,陈思思提出的“关于深化两岸四地文化交流,共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政协提案,得到中宣部、文化部等相关部门的充分肯定,并采纳了提案中的部分意见。这份提案,是她在举办的“两岸四地系列”演唱会时思考的结果。在此期间,她实地考察了港澳台地区文化发展状况,体验了两岸四地文化交流取得的进展,对进一步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了直观深切的感受和认识。“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是包括祖国内地和香港、澳门、台湾在内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责任。”

    关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聚焦广场文化的提案,是陈思思走访了许多基层文化场所之后写成的。她发现最能发挥公共文化服务效能的是广场文化活动,因此,她把所见所闻写进了提案。她建议,在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把广场文化建设作为重点,推动群众文化村村有特色、天天有活动、月月有比赛、年年有进步。进而通过参与面最广、传播性最好、持久性最强、效果性最佳的广场文化,唱响时代主旋律,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神聚力。

    我国版权保护的行政机关是各地的版权局,版权局对版权进行日常行政管理。随着版权意识不断增加,在北京等直辖市版权局下设版权保护管理中心,提供版权登记、版权维权、版权贸易等服务,但在一些省市,这类服务机构还不健全,除杭州等经济发达地区设立了副省级城市的版权保护管理中心外,版权保护工作还处于有待加强的阶段。当陈思思了解到这一情况,提出了《关于加强文化版权保护,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提案》。她认为,版权(著作权)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类型,涉及文化领域的方方面面,是发展文化产业的核心资源。有效的版权保护制度能激励文化产品的创意、创作、创新,规范文化市场秩序,促进多元文化融合、推进文化产业发展。她呼吁,社会各界都来关注版权保护工作,让原创文化发展更有保障。

    今年全国两会,陈思思带来了几个提案,其中之一是《关于网络直播规范化法制化的提案》。

    陈思思在调研中了解到,随着我国互联网时代兴起,网络直播快速发展呈井喷式增长。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互联网生活中的新兴热门产业,其低成本高效应也给一些梦想通过表演成为明星开辟了新舞台和表演空间。令她担忧的是,网络直播表演背后隐藏着问题——部分网络直播平台责任缺失,管理混乱,从业人员法规意识淡漠。因此,她在提案中写道:建议通过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加强网络直播管理,网络直播要纳入规范化、法治化轨道。

    除了行业自身加强监管外,陈思思还建议要鼓励和引导行业领军企业带头制定行业标准,落实社会责任,做好文化传播。“我记得新年之前,有一家直播平台推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艺人工艺制作的网络直播,老奶奶直播手工艺制作的过程,吸引了百万网民观看,这些直播获得了很好的社会效应,反响良好。”陈思思说,对网络直播的管理终究要“两手都要硬”,既要坚决取缔恶搞低俗的直播,也要保护和扶持内容积极健康的直播。她建议,“对于真正有艺术素养的网络主播,平台方和相关部门也应该建立一个培训和引导机制,鼓励他们到更专业的平台上进行展示。网络直播可以也应当成为社会文艺文化繁荣的一个组成部分,要因势利导,以自信的文化态度,规范网络直播秩序,打造文化传播新平台。”(作者:十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老年宜居文化协会会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