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17期

鱼骨嘎拉哈

2017-09-30 16:02:14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王殊男

  当下社会,智能手游和电脑游戏不断“攻城略地”,不少孩子沉迷于大制作大场景3D游戏,不可自拔,有许多游戏更是歪解历史,令人痛心。我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玩过的那些游戏,弹玻璃球、打核桃、跳方格、攻占家、骑骆驼……其中记忆最深的当属嘎拉哈了。

  敢问黄河以北的百姓,有谁不记得年少时的玩具嘎拉哈?想起那米白色且有些泛黄的坚硬如花岗岩石的嘎拉哈,一幅幅天真浪漫、萌动调皮、无忧无虑的画面在脑际间迅速地扩散开去。

  前几日,朋友毕大姐拿来6个大小不一、用鲤鱼骨做成的嘎拉哈让我观赏,令人兴奋。嘎拉哈多用猪后腿和羊后腿关节骨精心制作,鱼骨嘎拉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眼前的6个鱼骨嘎拉哈,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带着一层厚厚的包浆,早已经脱去了鲤鱼脊骨本身的颜色,变得有些土黄,甚至还有一点玉石的光泽。也许是为了区分两头,鱼骨的凹陷处涂有红色和蓝色的染料,依然鲜艳夺目。

  再看那4颗大鱼骨周身,布满了粗细不等的复杂纹路和大小不等的窟窿,如同悬崖峭壁上奇幻的洞穴,又似千年榕树的树干,浓浓的岁月沧桑。仔细打量,这些鱼骨嘎拉哈的柱体上,竟然会出现酷似喀斯特地貌水洞里细小的钟乳石般的结构,一排排有序地悬挂在骨臂上。用手抚摸,如同羊脂,温润可人。4颗大的鱼骨直径有2.6厘米,小的直径2厘米左右。鱼骨高矮不一,最高2.3厘米,最小1.2厘米左右。两头凹陷处呈45度角斜坡,斜坡的尽头为圆锥状,互不相通,底部直径有0.2厘米左右。层层深入的斜坡处有一圈圈年轮状的不规则圆圈,最大的鱼骨有12圈年轮,最小的也是12圈年轮。据此推算,这条鲤鱼应该有12年的生命了,而且6颗粗细不等,应该是同一条鲤鱼身上的龙骨。

  再一上手,更大为惊奇。猪、羊骨嘎拉哈,均有四个面,这两个面的鱼骨头怎么才能玩得风生水起呢?

  毕大姐见我对鱼骨嘎拉哈如此有兴趣,建议我跟她一起去一趟鸭绿江畔宽甸县的大西岔乡,当面向其主人、一位70多岁的老妇求证这副用鲤鱼脊骨做的嘎拉哈以及背后的老故事。

  宽甸大西岔镇的大西岔村位于鸭绿江畔的一条宽阔的江叉子边上,山川起伏,风光绝秀,我们沿着一条土路向南,绕过几户人家的栅栏,再穿过村部的小广场,一股江水的腥味扑来。

  我们要去的鱼把头老孙家是栋 白墙黑瓦的五间大瓦房。几声狗吠凭空传了过来。老孙的老伴听见狗吠声,走出家门,看见我们后,老远就挥手打招呼。

  听得出来,老鱼把头的媳妇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敞亮人,浑圆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一双粗壮的大手满是老茧,虽然年过7旬,握起手来却十分有力。人勤家富,心宽和睦,老鱼把头的家正应了这句老话。

  我们落座后,老妇端来茶和一瓢瓜果梨桃道:“俺们山里别的没有,这前后屋满树的水果管够管撑啊。”毕大姐笑呵呵道:“大姐,别麻烦了,你快坐下来给我们讲讲嘎拉哈的故事吧。”说完把先前6个鱼骨嘎拉哈交到她手里。老妇接过手里看了看,呲嘴一笑道:“你们城里什么都当是宝贝,几块鱼骨头能编出什么花样。不过要说年头嘛,这几块鱼骨头可是时间不短了,还是俺娘当小姑娘时我姥姥给她的玩具,具体有多少年了俺可说不上,反正百八十年是有了。”我接过话题道:“老大姐,这嘎拉哈你还能玩上几把吧?”老妇一听,笑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现在哪能玩这玩意儿,不过小时候,我可是这十里八屯焱欠嘎拉哈最厉害的好手,最多时在擂台上连续赢过20多个姑娘呢。”

  老妇说完,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随即拿起6个嘎拉哈手一甩,摊在木地板上,又拿起一只口袋向上抛起,在口袋即将落地的同时,将4颗嘎拉哈翻到红色一面。再次向上抛出口袋,把5颗嘎拉哈翻成蓝色,剩下一颗未及翻出,口袋就落在地板上。这把年纪,出手之块、手眼配合之麻利,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老妇却谦虚道:“不行了,老了,玩不动了,毕竟是70岁的人了。”

  “要说这几个宝贝,我那打鱼的老头子可是做嘎拉哈的一把好手,整个大西岔镇,经他的手,少说也给孩子们做过二三百副了。做鱼骨嘎拉哈,要用四五十斤重的大鲤鱼,你说为什么?因为大鲤鱼的脊骨又粗又硬。做这玩意儿,第一步是要将鲤鱼脊骨上的肉用刀剔干净,再用细齿锯把脊骨锯成小块,然后把边角打磨干净;第二步要上锅里蒸,就是为了让鱼骨表面蒸出各种花纹。蒸完后,你再看鱼骨表面,没一处花纹是一样的不说,还会出现深浅不一样的窟窿洞;第三步是上色,用村里山上的一种草木榨汁,把鱼骨两头刷成红色和蓝色。这种染料,无论刮风下雨,几十年不褪色。”

  老妇说,鱼骨嘎拉哈只有两个面,通常是4对一副,玩的方法跟猪羊骨头一样,都是抛口袋翻嘎拉哈。猪羊嘎拉哈有四个面,分别叫“坑儿”“背儿”“轮儿”“真儿”,鱼骨嘎拉哈有二个面,叫“坑儿”“背儿”。“我们村里的嘎拉哈都是用鱼脊骨做的,别村的女孩子要是带上几副羊拐或是猪拐到村里玩,别人还会笑话她不正宗呢。”

  说话的功夫,院子里传出来一串沉沉的脚步声。走出屋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手推车旁忙着卸货,一群鸭子大鹅围着不停地叫唤。老人一看见客人出来,直起腰身对老妇说道:“客人都来了也不打发人告诉我,快去把这条大鲈鱼拿去炖了。”老妇接过二尺多长的鲈鱼道:“都炖好了,一大锅杂拌鱼贴大饼子,就等你这个老鱼把头回来跟客人喝两口了。”老人道:“那敢情好啊,走,回屋一起喝两口。”老人放下手里的活计,将两只肥厚的大手在衣襟上蹭了蹭,摸出老旱烟,卷起一只老炮筒抽了起来。我赶紧走到手推车跟前,指着一条大鲤鱼问道:“老人家,这条鲤鱼真是不小,可有五六十斤吧。”老人道:“五六十斤可不止啊,起码有七八十斤,这可是鸭绿江里的一条鲤鱼精,这么大的鲤鱼我也是五六年没见了。这不,为了把它请上来,还弄坏了我一挂大网。”

  我们一行重又走进屋里,坐在炕上,没一会老妇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铁锅炖杂拌鱼和几样渔家下酒小菜端了上来,又拿出一瓶老烧酒斟满酒杯。老汉一声“干”,大伙一齐端起酒杯喝下一大口。一杯酒下肚,老汉的话匣子可就打开了:“屋里的跟我说了,你们这次来是为了鱼骨做的嘎拉哈。这玩意有这么神奇吗?还值得你们跑到这荒郊野岭的乡下。不过要说起嘎拉哈,我可是有话讲。我老伴那副嘎拉哈一点都不稀奇,听我父亲讲,他小时候家里有一副光绪年间作的鱼骨嘎拉哈,有这么大。”老渔把头将手指头比作一个鸡蛋大,放在老妇的眼前比划着。

  老妇抢过话题道:“净瞎说,小孩子哪有这么大的手,那怎么焱欠啊。”老汉道:“说你们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吧,那怎么是玩的,是打鱼人的镇船之宝。鲤鱼脊骨就像是龙骨,我见过最粗的骨头有我胳膊这么粗,你说那条大鲤鱼有多大?老辈人讲,船上放个粗大的鲤鱼骨头嘎拉哈,能保打渔人平安,这可是满族人几辈传下来的风俗了。不过时到今日,也没那么多讲究了。现在的渔船,大都是机船,不管刮风下雪,风雨无阻,也用不着什么老物件镇场子了。也许是上了年岁,老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念想的。”

  “不说这些往事了,喝酒吧。”

  老鱼把头未等我们端起酒杯,自己就先喝了一口,然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一股酸楚的味道,刹那间在不大的小屋里长久弥漫。

  到此,我方明白鱼嘎拉哈的深意。原来鱼骨嘎拉哈的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难怪此地的渔家要用鱼脊骨做成嘎拉哈交给孩子们玩耍。它不仅是几代人心中抹不掉的记忆,更是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精神寄托。你看那些包浆肥厚的鱼骨嘎拉哈,尽收人间烟火,一个个张开怀抱,风流倜傥,于翻滚的江水和孩子们的手中炼成珠光宝器,温润而活泼,玩耍中尽藏锋芒,大气满乾坤。

  一块鱼骨嘎拉哈,尽显凡间不同俗。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五千年文化中,有多少精彩绝伦的游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其背后隐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民俗生态故事难道不值得我们去探求和挖掘吗?如果我们目前没有能力来传播它的文化价值,起码不能眼看着它从我们身边渐行渐远吧!

  (作者单位:辽宁省丹东市政协)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