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17期

席强:“中国民乐需要再次被世界听见”

2017-09-30 15:16:25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李超

  也许是艺术的长期滋养,也许是人生的磨砺熏陶,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的谦虚内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由内而外的优雅浸润在他每一个表情和举止里。不过,只要提及“中国民乐”这四个字,席强整个人都会显得激动,看得出这份情结已完全与他的灵魂融为了一体。

  扒着拉煤的小火车学艺

  “最难忘的是我少年时期学艺的经历,可以说酸甜苦辣诸味俱烈。”谈到自己既辉煌也曲折的艺术人生,席强思绪便沉浸于那个久远而纯真的年代,那时的他还是兰州市十四中的一名学生。1976年高中毕业以后,席强被安排到兰州市永登县河桥镇插队,与当地的农民一同生活务农。

  可以想象,在那样的艰苦生活环境中,除了极个别人以外,大多数人除了温饱几乎不会产生艺术愿望,而席强恰恰就是那极个别的人。

  “其实,那时我已经开始跟着我的老师,也就是著名弦乐演奏大师张大成开始学习演奏,那段学艺之路十分艰难也意义非凡,也是今天的年轻演奏家们无法想象的。”席强说,“插队在河桥镇,学艺在兰州市里。我每次去学琴都要凌晨5点钟起床,然后还要先扒着拉煤的小火车到窑街,然后再坐火车才能到兰州。”

  日复一日的艰苦劳作没有磨灭席强心中对艺术的那份执着,相反却将其磨砺得愈加坚韧和坚定。当时,任何一个生产队都不会为这种事情准假,所以每一次学艺他都是偷偷跑出来的。

  那种拉煤的小火车现在只能在怀旧电影里才能看到,就是那种冒着白雾的蒸汽机车。路上还要过几个山洞,车厢上根本看不出有人,因为席强的浑身以及脸庞已经完全和货箱里的装载的煤浑为一色了,要仔细分别才能发现还有一双眼睛在灵活地转动。

  “耳朵、鼻子、嘴里全是苦涩的煤渣,怎么吐也感觉吐不干净。”而他每次就是这样赶到兰州来上课。

  一直到高考恢复后,对艺术的痴迷和勤奋终于得到了回报,席强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甘肃省艺术学校板胡演奏专业。

  虽然都是孩子,席强是同批学生里年龄最大的。但他那份执着和刻苦,让老师张大成别样看重他这个学生。

  张大成不仅将自己的技艺倾囊相授,还鼓励席强多向其他老师学习,这份豁达胸襟在当时并不多见,但却为席强数十年后凭借着博采众长的积累,为中国民乐的一番精彩推陈出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随后的数十年里,这份授业恩情永远默默地留在席强的心底,只要是逢年过节回到兰州,他就必须先去看望自己的恩师,叙旧谈心中一遍遍品味着师徒深情,收获着无价的心灵慰藉。

  “是黄河水、黄土地养育了我,我是唱着秦腔、演奏着甘肃民间音乐长大的。”席强用质朴诚恳的语言对那段时光进行了总结。

  带着中华文化走向世界

  1982年,毕业后的席强选择了在甘肃省艺术学校留校任教。1985年,他考上了北京中国音乐学院,师从于我国著名民族音乐家刘明源,开启了人生中新的一段历程。

  在中国音乐学院的4年学习,为席强打下了深厚的理论基础,并大幅拓宽了他对中国音乐专业技能的全面理解。毕业以后,他便到了中央民族乐团工作至今。

  “作为乐团的一名演奏员,这么多年来我感受到了很多舞台上优秀的作风,也积累了很多对当代民族音乐表演和理论的研究成果。”这段时光似乎度过得很快,期间,他当过乐队队长,也做过乐团的副团长。

  “在我的音乐生涯中,尤其是舞台艺术生涯中,我真正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民族音乐家,所肩负的这种责任和担负的文化使命。”2007年开始,席强正式担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至今已有整整10个年头。

  他说:“在这段时间里,我对中国的民族音乐发展有过多方面的思考,也写了很多这方面的著作。通过这些理论的成型,我不断继续加深着对中国音乐未来的思索,特别是如何继承民族音乐、如何传承我们优秀的音乐作品,为此我也做了大量的调研、实践工作。”

  近几年,席强带领着中央民族乐团为中国民族音乐的挖掘、创新,探索出了一个非常新颖的发展道路,这条路可以说为中国当代文艺舞台提供了很好的实践经验和发展路径。

  “应该说,这一次次的成功也是我在实践中积累出来的,这为海内外民族音乐的创新发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在席强的带领下,中央民族乐团先后推出了《江山如此多娇》《泱泱国风》《国风绕梁》等大型民族音乐品牌,受到了全国观众的一致好评。

  2013年,中央民族乐团迎来了一次新的辉煌,驻团作曲家姜莹与著名导演王潮歌联手打造出了大型民族音乐《印象国乐》,演出在全国引起轰动,民乐重新受到人们的追捧。

  席强说:“这是当代舞台艺术创作中,具有颠覆性的一次创举,也是姜莹依据中国的传统音乐,在作曲上立足于当代音乐创作技法和观念,而全力重新打造的民族音乐原创作品。”

  2015年,中央民族乐团又推出了由王潮歌导演、姜莹作曲,《印象国乐》的姊妹篇《又见国乐》,将《二泉映月》《十面埋伏》《霸王卸甲》《高山流水》《春节序曲》等经典作品整合于一体,经过重新改编创作后,中国传统民族乐曲再一次得到升华。

  琵琶、唢呐、笛子、二胡、古筝、古琴、笙、箫……数种乐器,独立、交融。金戈铁马、宽阔草原、离群鸿雁、荒凉山坡、庭深小院,千年历史传承之荣衰,辽阔地域多元文化之精髓,在音乐大门打开的瞬间,如万马奔腾,奔涌而出。2015年12月底,中央民族乐团携大型民乐剧《又见国乐》赴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纽约林肯艺术中心、卡耐基音乐厅演出。

  演出盛况空前,好评如潮。《华盛顿邮报》评论文章认为,“中央民族乐团正在打一场‘战役’,一场所有民乐人熟悉的、让青年人喜爱并享受中国传统音乐的‘战役’。”

  “中国民乐需要再次被世界听见。”席强如是说。

  一个艺术家的职责与担当

  在每年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席强都有这样的提案——希望政府加强对中国民族传统音乐发展的保护,加大对地方民族乐团的扶持力度,尤其是对边疆少数民族音乐的帮扶。

  “民间艺术团体或者个人,他们是今天中国文艺舞台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可忽视。虽然演出份额很小,但他们也在进行不同艺术形式和市场机制的探索,为中国传统音乐的传承和演出市场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比如像十二乐坊、陕西安志顺打击乐艺术团等。”席强始终关心中国民族音乐事业的发展,地方民乐团的生存和发展更是令他牵挂。他认为,“中国传统音乐的根深深地扎在民间,来自于全国各地不同的行业以及社会阶层,所以从社会群众基础和社会文化角度来讲,这些人或者团体,更应该得到政府关注。这样的民营个体在全国有很多,我觉得政府应该拿出一定的资金,公益性地补贴、扶持他们。”

  乐团发展壮大起来了,席强并没有完全安下心来,因为在他看来,他的职责不止于此。在他的带领下,中央民族乐团陆续帮扶全国20多个民族乐团,真正把国家艺术资源普及到全国各地,使民族音乐“百花齐放”。自2011年起,乐团先后在河北省固安县屈家营村、贵州黔东南州歌舞团、甘肃省陇剧院和甘肃歌舞剧院建立“民族音乐发展基地”,开展文化共建、文化帮扶活动。

  席强说:“中央民族乐团对地方院团的帮扶的具体实践,起到了积极的文化扶持作用,也是落实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结对子、种文化理念的具体实现。”

  不仅如此,在席强的倡议下,中央民族乐团还每年到新疆、西藏等边疆地区进行文化帮扶。这样的援疆、援藏活动每年都在持续不断地进行着,一台台绚丽的民族管弦乐音乐会,与席强及其带领的艺术家团队的辛苦深入一线采风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在西藏高原采风演出时,他们的团队流行着这样一句话:“缺氧不缺精神,缺氧不缺斗志,缺氧不缺民族音乐”,用音乐的形式将血浓于水的各族文化融合,在席强和他的团队看来,是职责与担当。

  “未来,中国民族音乐要和西方的歌剧、交响乐、芭蕾舞齐头并进,一同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音乐形式,民族音乐一定会带着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席强道出了他心中对中国民族音乐未来的美好期望。

  (作者: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