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9期

龚惠兴:“人生,就是要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2017-05-23 17:20:48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姚诗煌

  当神舟遨天、嫦娥登月,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令人无比骄傲时,你是否知道在这一系列辉煌的成就中,有无数科技人员的杰出贡献,他们把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倾注于中国的航天事业,成为这一领域的“无名英雄”。这其中,就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龚惠兴。

  听说我们前往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拜访,龚惠兴院士步履矫健地下楼,把我们迎上他的院士工作室。虽说已年过七五,但他仍像年轻人一样,分秒必争地忙碌着。他说,每天七点五十分前就到所,趁我们到访前,还参加了一个关于嫦娥工程的重要会议。

  他一年中有八个月在北京或各地,年均乘机次数多达一百二十次。他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文件、资料,经常访客盈门,研究所内外的许多同仁视这间不大的工作室为专业领域的“神殿”,前来求教、咨询。他常习惯性地抽着一根又一根细雪茄,凝眉倾听、思考,往往寥寥几语,就点出要害,让人茅塞顿开。

  能成就这一“绝活”,既是他五十多年科研工作的经验积累,更是他长年来勤于思考、探索的智慧结晶。在航天领域,他以专业技术精湛、知识领域宽广、责任感强和信任度高而广受赞誉,被称为“航天遥感和空间技术的开拓者”。

  生活里的哲学故事

  生活中有许多偶然。

  龚惠兴1940年7月出生在上海浦东。“我家老房子就是现在浦东南路张杨路口八佰伴商店对面的地方,那个地方离黄浦江不远,所以我从小受海洋文化的影响比较深。”说到“海洋文化”这个词时,龚惠兴似乎觉得太过于文绉绉,笑了起来:“邻居中不少是厂里的工人,也有靠撑船为生的。我家隔壁的老伯就是一个海员。所以我高中毕业时,一心想考海运学院,今后当一名远游世界的海员。”

  理想和现实总有出入。

  “我高中就读于浦东的东昌中学,学习成绩蛮优秀的。1958年高中毕业时,全国很多名牌大学都到学校里来张贴宣传材料,吸引优秀学生报考。那时正值‘大跃进’年代,我从报纸上看到,我国将创建一所新型的理工科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由中国科学院主办,著名科学家执教,校长是郭沫若。学校的老师看我成绩好,又出身于工人家庭,各方面的条件不错,就推荐我报考中国科技大学。当时我征求父亲的意见,父亲说,既然老师说好又是郭沫若当校长,那你就听老师意见考吧,到那里要好好读书。经过考试,就考上了。”

  龚惠兴说,他从北京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毕业后来到上海技术物理所从事红外光电技术研究工作,似乎也是一种“偶然”。

  “1967年我研究生毕业面临分配,心想最好能回上海工作。但那时的信息不像现在这样通畅,我哪里知道中国科学院在上海有个技术物理所正需要学我这种专业的学生!”龚惠兴记得,当时事也凑巧,那年夏天正好他母亲身体不好,他从北京返沪探望。“我在北京结识了一些研究生朋友,其中有两个可算是‘消息灵通人士’,一个是南通人,一个是上海人,他们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中国科学院在上海新成立了一个技术物理研究所。听到我正好在上海就写信给我,要我去技术物理所打探是否有可能接收他们到该所工作。”这两人一个学空气动力学,一个学建筑力学,技术物理所的人一听专业就摇头。

  当时龚惠兴顺便多问了一句,那你们要什么专业的?他们回答要学自动化的,或者学无线电的。“我一听,觉得太巧了,对他们说,我就是学自动化的。对方听后当即拿过一张纸要我把学过的专业课程写下来,并说三天以后来听答复。三天后我去了,技术物理所的人告诉我,已派人去中国科学院提出,把我毕业后分配到该所工作。”

  “生活里也有哲学,这件事让我想得比较多。”龚惠兴事后举一反三,对这事还真做了一点“哲学”思考:“我原本是帮别人来跑跑腿的,但因为热心待人,反而却成全了自己。所以,我们无论在工作或生活中,该向人伸出友谊之手时,就必得伸出。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走向和谐。你帮人时,切不可怀有什么功利的目的。而事实上,今后当你遇到什么困难时,别人也一定会帮助你的。”

  “做一样事情与做好一样事情,不是一个概念”

  从20世纪70年代初起,龚惠兴就从事卫星光电遥感技术研究,他曾参与东方红二号通信卫星红外地平仪研究,并长期关注红外地平仪在我国各种卫星上的运行情况,提高了红外地平仪在各种卫星上工作的可靠性,为后来从事技术更复杂的航天红外遥感仪器打下了基础。我国自主研制气象卫星起步后,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承担了红外遥感成像仪器的研制任务,龚惠兴担当重任。

  “靠什么?靠摸索啊!那个年月红外和遥感在中国刚刚起步!是新兴学科。”龚惠兴回忆道,他当时一方面向几个老先生请教,另一方面就仔细研究琢磨物理学中相关的一些基本原理。“好在科学研究本身就充满着探索性。”他慨叹,“只有不懂的东西,了解它研究它掌握它才有意思嘛!”

  龚惠兴和同事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摸索,终于在较短的时间内弄懂了红外遥感的基本原理。“除了几个老先生外,我们这批人也算是较早接触这门新兴技术的。”他认为,把自己定位于“我国接触红外遥感技术的第一代科研人员中的第二批”,应该还是比较准确的。

  在历时30年的历程中,他主持了风云一号气象卫星甚高分辨率扫描辐射计、十通道扫描辐射计的研制工作,为中国气象卫星的发展和业务应用、中国卫星遥感技术从照相摄影胶片回收步入光电成像实时传输,做出重要贡献。装载十通道辐射计的风云一号C星、D星,由于观测功能强、图像清晰、在轨工作稳定,观测资料为包括美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接收和使用,被世界气象组织列入国际业务应用气象卫星序列,成为中国航天史上首颗国际业务卫星。为此,他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多项奖励。

  作为红外遥感技术专家,龚惠兴的贡献获得了业内外的一致公认,1995年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然而,作为我国空间技术领域的一位开拓者,龚惠兴更多的贡献却鲜为人知。这既因这一领域具有特殊性,又与他低调的处世为人风格有关。

  1989年,龚惠兴担任了“空间蛋白质晶体生长装置”项目负责人,该装置在返回式卫星进行的空间实验中,均获得成功,达到了预期目的。1992年,中国载人航天计划的工程研制起步,经中科院推荐,他被任命为载人飞船工程应用系统总设计师,主要任务是在飞船上开展对地观测、空间科学和技术试验,发展遥感新技术和对空间科学进行更广泛深入的探索。该系统涉及多种学科领域,需研制33种空间载荷仪器,分别安排在神舟2号至5号飞船上进行试验,这在当时是中国规模最大和技术最复杂的空间应用系统。龚惠兴以一丝不苟的负责精神,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建立了载人飞船工程应用系统的框架,为后续的研制和试验工作奠定了基础,推进了中国空间遥感技术和空间实验科学的发展。

  2001年至2006年,龚惠兴再次担负重任,被任命为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即“863”计划)航天航空技术领域专家委员会主任,领导该领域的发展战略和技术研究。航天技术的任务主要包括三个方面:进入空间、利用空间和空间维护。经过几十年发展,中国已掌握运载火箭研制和发射技术,每年发射的空间飞行器数量已居世界前列,并建立了以卫星为主体的空间应用系统,但空间维护能力尚显薄弱。为此,他领导专家委员会把空间维护技术作为研究新方向,制定了研究发展战略,推进了各项研究工作的开展,取得了一批技术成果。龚惠兴还担任了“973”项目“微小卫星新概念新机理研究”专家组的组长,并提出发展具有新颖性能的微小卫星的建议,开辟了微小卫星应用的新方向。

  作为一位党外人士科学家,能在航天领域担当如此重要的技术领导责任,这既是党和政府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充分信任知识分子的体现,也反映了龚惠兴一贯的科学精神和工作作风得到了高度的认可。

  正如科学出版社《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一书中对龚惠兴的评价:“他思维缜密,重承诺,凡答应承担的任务,均能如期如约完成。”“他认为,勤奋、诚实、守信是人生进步的基石”。为此,他对我们说:“做一样事情与做好一样事情,不是一个概念。要做好一件事情,就要花费很多精力。大到一个项目的方向,小到一块电路板,都要一丝不苟,认真对待。”忙碌、奔波、攻坚,始终陪伴着他的生活。如今,他还担任着十几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的工作,其中担当主任、领头人职务的竟占一半之多。

  遥感空间技术应更多地为国家效力

  在龚惠兴办公室,我们发现在他的书柜上方,有两个特殊的纸箱。

  原来,这位“航天大拿”也有专业领域之外的兴趣爱好。他很喜欢古典音乐,音乐能陶冶心情,丰富情感,为此报名参加了上海政协之友社的音乐欣赏兴趣小组。那两个纸箱,里面摆着一盒盒的碟片,都标有古典音乐的标记,正等待陪伴主人,共享流金岁月。遗憾的是,龚惠兴实在太忙,一次活动也未能参加,也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欣赏音乐。

  “人生,就是要为国家多做点贡献。”曾历任数届市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常委的龚惠兴,对政协深有感情,虽已不再任全国政协委员,但他仍然关注着政协的一切活动。

  “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航天航空领域取得了世界瞩目的快速发展。作为较早从事这项工作的科技人员,我感到这正是国家综合国力的充分体现。我们一定会在不太远的将来,把千百年来奔月的梦想变为现实的。”龚惠兴说这些话时,特地用手做了几个大跨度的比试动作。

  “2002年,我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了个提案,建议利用遥感卫星监测我国的耕地情况。国防科工委认为这个提案很好,很快就有了回复。”龚惠兴介绍说,当时,我国发射卫星的数量就已居世界第四位了,其中遥感卫星占70%左右。他认为,卫星是获取天气预报、环境和自然灾害、土地资源和利用、城市规划、作物估产、海洋资源开发利用和海上作业等方面信息的重要技术手段。遥感卫星不但能够大面积快速观测,而且信息准确、客观,没有人为的“干预”,对政府在经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做出宏观决策能发挥重要的作用。

  “除了这条建议,另外我还提出了一个想法。”龚惠兴认为,由于体制方面的限制,我国遥感卫星获取的信息在共享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且缺乏国家遥感卫星及应用系统的顶层总体平衡与设计。这样势必会影响到遥感卫星间彼此功能的协调与互补。他建议国家应该统一领导、统筹规划,加强遥感卫星平台的信息共享。“让人高兴的是,我这两条关于遥感卫星的建议,都已被国防科工委采纳了。”“政协有其特点和优势,而我们这些人,正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再为国家做点实事。”

  (作者:第十届上海市政协委员,《文汇报》首席记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