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9期

吉林长春:打开特教孩子关闭的门

2017-05-23 16:42:39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长春市政协助推长春市特殊教育专题调研组考察实践课,与教师进行交流

  文◎赵宁

  第一次走进特殊教育学校,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不,被刺痛了。眼前空旷的场地上参差不齐地站着十几个孩子,东摇西摆地晃动着身体,发出各种含混的声音,老师们急切的口令对他们来讲就像是天外的声音,自顾自地挠着头、扭着手、揪着耳朵,或是一脸茫然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这个世界被老师的声音打破,才不太清晰地喊出了“老师好”。

  “这都是比较轻的孩子,严重的孩子还参加不了这样的训练呢。”旁边的老师介绍说。正常的孩子学会一个动作,排练一个节目,只需要几天时间,而对这些孩子来讲,要反复练习半年以上,一项简单的生活技能起码要练上一两年。有的孩子来的时候不会说话,有的十几岁的孩子不会上厕所,有的孩子一刻也静不下来,时刻得有人看着。听着老师们声音低沉地介绍着每一个孩子,我才知道,前期看资料时得出的印象实在是太肤浅了,特殊教育真的很特殊!

  “爷爷”,一个步履踉跄的孩子扑到我身上叫着我,旁边孩子妈妈神情尴尬地看过来。“他不是有意的,遇到男同志都叫爷爷,现在能和人沟通已经很好了,原来刚来到学校时不会说话,也不和人交流。现在经过三年练习,已经好多了。”

  在星光特殊教育学校外低矮的平房里,住着不少带孩子来治疗学习的家长,他们白天陪孩子接受教育和训练,晚上回去住。“一家有这样一个孩子,生活完全乱了套。”“孩子小的时候还能上特殊教育学校,可长大了之后怎么办呢?”“父母健在或身体好还行,可万一父母不在又如何呢?”问到的家长都表情沉重地摇着头,有些事不能想,也不敢想,可是总有一天会遇到啊!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学校,市区的、县区的、民办的、公办的、小学阶段的、融合教育的,还有两家医院的儿童康复科和发育行为儿科。脑子里被各种名词充斥着,脑瘫、智力发育迟缓、唐氏综合症、多动症、自闭症……持续三周的调研我适应了各种古怪的发音、不协调的动作、异于常人的身体比例,还有家长们苍老而疲惫的脸,最重要的是孩子们茫然的眼神。他们的世界是缺失了,还是关上了?怎么才能让这些病弱的小树接受到春天的温暖呢?

  “我们特教教师不奢望桃李满天下,只是希望我们的学生能够在走出校门后独立生活、自立自强,不成为国家、社会、家庭的负担。”

  这是农安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淑媛的座谈会发言,从她的言语间反映出特教工作者对孩子们的深深关爱与热切期盼。一路走来,我们看到了最真挚的情怀、最朴实的感动。

  干净整洁的工作台旁,几个老师正在辅导着人数相同的孩子打土豆皮,一个老师指着一盆品相还好的土豆对我们介绍,为了培养孩子们的生活技能,学校和老师们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现在有的孩子已经能够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了,甚至有一个自闭症孩子可以不用家长接送了,老师们的眼里透着自豪的光亮。

  特教老师真的是太辛苦了!“整天只发简单的口令,做幼稚的动作,感觉智商都下降了。”“一个情绪失控的孩子冲上来,把老师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送教上门被有精神疾患的家长连打带骂。”说到伤心处,朝阳特校任伟校长哽咽了。

  特教不同于普教,一个普教老师可以带50多个孩子,一个特教老师能管3个就很了不起了。时时刻刻得陪伴,分分秒秒得操心,白天忙训练,晚上专职老师还得检查就寝。过度的劳累使他们都呈现出不符合年龄的苍老,感情的无法宣泄和对等交流的缺失也使他们略显木讷寡言。“每周五下午我都领他们宣泄一下,要么唱歌、要么大喊,这样情绪才能调节过来。”任伟校长如是说。

  但提到孩子们的进步,老师们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我们的孩子能够做简单手工了、我们的孩子能够包饺子啦、我们有一个考上长春大学的,还有一个随班就读啦。”我收获了一朵塑料珠子穿成的玫瑰花,一个杏核做成的手串,这是两个学校孩子的作品。老师们非要送给调研组每人一个,看着他们热切的表情,调研组成员深深为之感动,可是他们挣着微薄的岗位津贴,管理着不在同一个频道的孩子,一个人干着几个人的工作量,他们真的幸福吗?

  这是个比较奇怪的、热得像火一样的调研组。委员、专家都一改往日的严肃与矜持,积极地和特教学校拉着关系。“我是长春大学特教中心的,有事请找我。”“我是医大发育行为儿科的,多联系。”“我是儿童医院心理康复科的,有需要给我打电话。”“我正在做这方面课题,一起做好不好?”专家们主动表态,要发挥专业优势帮助特殊教育学校。

  “靳国庆委员是跨市调研的。”市政协委员、长春大学原副书记靳国庆刚刚答应参与这个调研,就调到了吉林市工作,可他没有推掉调研任务,除了第一周交接工作脱不开身外,就开始了跨市调研生活,早上下了火车去食堂拿几个鸡蛋就上了调研大巴,调研结束出了学校门就直奔火车站。而且还引荐了黄晶梅、张晓梅两位专家加入调研队伍。

  “贾主任是飞来调研的。”调研组特邀专家、医大发育行为儿科主任贾飞勇教授,是本领域国内顶尖专家,经常飞全国各地讲学、开会。可是只要有时间就不顾休息参加调研,用他的话来讲“我深爱着这个工作,要尽自己的努力帮助特殊儿童。”

  朱东委员、吴秀丽委员都是所在科室的业务骨干,科室工作千头万绪,每周还有门诊任务,他们跟所在医院积极协调,把门诊时间换一换,会议时间改一改,尽量不和调研时间冲突。金海峰委员、邵成文委员、杨光委员也都是只要有调研,就千方百计安排好工作,参与到调研中来。他们认为多看一个单位,多了解一些情况,就能提出更具体、更有效的建议。

  随着调研的持续深入,委员、专家的思路日益清晰,他们认为,随着政府对民生关注程度日益加深和特教群体的结构性转变,特殊教育要主动适应情况的变化,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特教体系和配套保障机制;加强出生筛查和早期干预,建立特教资源中心,实现“医教结合”和“一生一案”教学;提高教师队伍的专业契合度,实现特教教师向培智转型,提高特教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福利保障;建立全社会关注、关心、关爱特教的良好社会氛围。

  “一定要为特殊教育做点什么、多做点什么”是调研组每一名成员的心声。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24个全国助残日讲话中强调,残疾人是社会大家庭的平等成员,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支重要力量。关心爱护残障人士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十二五”期间,长春市政府、市教育局在特殊教育工作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全国的特教工作中也能名列前茅。国家在《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和《“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中对发展特殊教育工作作出部署后,长春市教育局也积极制定了“1+X”特殊教育提升计划。但目前在特殊教育体系的完善、保障机制的健全、特殊教育质量和水平的提升等方面还存在短板,需要社会各方协力来解决。

  作为长春市十三届政协的年度重点协商议题之一,市政协领导非常重视,綦远方主席指示要把调研做实做透,确实为特殊教育工作提出有质量、有高度、有前瞻性的建议。张宝琦副主席更是深入一线,对调研组提出了深入细致的要求,并抽出时间参加调研。“特殊教育不单是教育本身的事,而是全社会的事,要动员整个社会的力量雪中送炭。”张宝琦如是说。

  中华民族向来有尊老爱幼、扶弱助残的传统美德,在助残的道路上,我们不能让每一个特殊孩子掉队!在助力特教事业发展的征程中,我们政协人更应积极鼓与呼,让全社会都伸出挚爱的双手,播撒七色阳光。

  (作者单位:长春市政协文教委)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