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9期

助力实体经济,金融业怎么办?

2017-05-17 17:00:37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郑玉婷

  实体经济是根,是筋骨;金融是水,是血液。归根到底,还是要筋骨强壮,中国经济才能走得更稳更远。如今,无论是传统金融业,还是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金融创新业态,都面临多重风险的考验。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金融业应如何守住风险底线?还有哪些新问题值得注意?应发挥怎样的作用?这些问题成了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高度关注的焦点。

  促进金融资源流向实体经济

  “现在实体经济发展困难,钱都跑到哪里去了?好像金融行业最赚钱,所有的钱都跑到金融业了吧。现在哪个大企业不涉足金融业?”在今年全国两会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的几句话引发现场热议。

  全国政协常委、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认为,当前实体经济存在不少问题,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减少、工业制造业投资增幅降低、民间投资意愿不强。他认为,资金若是过多流向股市、债市、房市、期市,实体经济获得的资金就会减少,要警惕实体经济“脱实向虚”,防止工业被“空心化”。

  如何让“金融血液”流向实体经济?这正是委员们思考和建议的重点。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证券交易所原理事长桂敏杰在《关于推动公司法修改、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建议》提案中建言,国家有关立法部门和管理部门,应该适当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需求,就公司法涉及的有关制度障碍、“瓶颈”和“缺口”深入调研。他认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需要更加灵活包容的投资保障制度。

  民建中央《关于加大金融支持科技发展力度、补齐科技创新短板的提案》提出很有创新性的建议:借力多层次资本市场,全面打通直接融资渠道。继续鼓励科技型企业积极挂牌新三板,优先做实科技企业的转板制度;建立并做活各地股权交易中心的“科技板”,增强风险管理资本集聚和企业辅导等功能,探索发行定向债、中小企业私募债以及债股结合产品等融资工具。“近些年来,金融业在为实体经济服务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但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解决仍不尽如人意,我认为金融业服务的定位和经营模式应该有自我反省和深刻的改革调整。”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说,金融作为服务业,其主要任务和方向是为实体经济服务。

  让实体经济“实”起来,政府的支持也要实实在在。

  多位委员建议,在促进金融资源流向实体经济的同时,还应进一步完善财税体制,在推进营改增的同时,认真测算政策效应对地方财力影响;进一步完善增值税分享比例,适当提高地方分享比例;进一步加大减税清费力度,并降低社保缴费率,加快完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防控金融系统性风险“不可回避”

  当前,中国金融改革进入一个关键时刻,促改革与防风险之间如何深度破局,考验着监管者智慧,这或许是早春时节,众多经济、金融领域耳熟能详的高层履新金融政策制定和监管领域的原因之一。

  当傅成玉抛出问题时,全国政协委员曹德旺在小组讨论会上举手回答:“我没有做金融!”“你属于很少有的。”傅成玉笑了,接着说道:“我发现70%的上市公司,利润主要不是来自主业,现在要谨防中国经济走上产业空心化的道路。如果金融离开实体企业自己玩,防风险的压力会更大。”

  “钱哪会都流到金融业啊,但包括监管在内的金融改革确实应该加快推进。”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附和道。

  围绕化解不良贷款、防范互联网金融运营风险,业界已经进行了多种尝试,但这样的尝试恐怕还要继续。今年,金融业应如何守住风险底线?哪些举措已经发挥了效应?

  金融行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2015年全国两会的时候,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就提出可以采用发牌照的方式管理互金行业的发展,扶大限小,通过经营规模、信用资质等指标来衡量一家企业是否可以获得牌照。也有委员强调牌照制的优势,认为可以有效提高行业的准入门槛,同时应不断强化功能监管和穿透监管思维和模式。

  “伪金融的不断冲击和监管套利导致的金融乱象必须清除。”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说,持牌经营是金融业不可突破的底线,追求金融体系的稳定是各国政府共同的目标。但是,互联网天生追求的就是极致的变化,延伸到金融产品上,这种极致就可能是企图高收益没风险,而这在金融领域并不能实现。金融产品本质就是风险和收益的匹配。近几年互联网金融产品过度渲染了产品的收益,给投资者与社会有很大的误 导。

  与委员们的提案、建议相呼应,金融部门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避免资金脱实向虚的前提是,疏通实体经济的输血和造血渠道。”作为互联网金融机构代表,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参加了小组讨论会,会上他这样对委员们说,金融资源被严重浪费,资金空转现象很严重,没有流入实体经济。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上表示,保监会正在探索险资投资PPP等支持实体经济渠道。

  用技术红利激活金融动力

  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已成为新一代的商业基础设施,前所未有的技术红利将推动金融业快速发展,推动数字普惠金融在更广范围的应用。

  “技术创新,激发金融业界内生动力打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任督二脉’。”谢卫建议,应进一步推动政企联合、企业联合、企业院校联合研究,进一步夯实普惠金融发展的技术基础如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识别等技术的创新研究能力,这很可能改变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方式,甚至成为决定国家间金融竞争实力的首要因素。

  数字技术之所以成为全球认可的普惠金融实践路径,在于其对金融服务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两大核心作用,最终拓展金融服务边界,让金融能服务更多人、更多商业场景;同时提升金融服务体验,让所有人能平等地享受便捷、安全、可信的金融服务。

  有委员提出,数字普惠金融的价值还应体现在农村精准扶贫方面。“三农”问题关系国计民生,各级政府每年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农村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到位程度,不仅关系农民利益,关系支农惠农政策的落实情况,也关系基层社会治理的公平公正。借助数字技术可有效改善农村扶贫工作,如探索运用区块链技术,可进一步增强扶贫工作的透明度,锁定资金来源和受益人,增强公信力,吸引更多的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发言建议,改变互联网金融监管改变过去的理念,由过去包容性的心态和适当宽松的监管政策,转变回常态监管、审慎监管的状态。

  “2004年,9个部委发文提出,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兴业态,要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留有余地和空间。通过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相互支撑,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梅兴保说,从现在看来互联网金融业态已经很清楚了,需要监管上有所改变。他建议,互联网金融那些跨界的、超限额的理财要监管从严,而那些方便老百姓的,比如二维码支付,手机支付等,要大力引导和支持。

  利用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吴雅楠也有体会:“目前的金融科技已经为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搭建一个桥梁。金融科技的特征是处理和对接小微资产和碎片化场景。通过大数据和场景化的风控,风险定价和风控流程及电子化管理在产融结合的大背景下成为可能。”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