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8期

合力下好协同发展“一盘棋”——全国政协助推京津冀协同发展

2017-05-04 09:50:16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报道组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4月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的这则消息,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专家解读,这意味着发轫于2014年春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又向纵深推进了一大步。

  “一张图”部署,“一盘棋”推进。在这一伟大进程中,政协没有缺位。多年来,全国政协坚定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国家战略要求,充分发挥政协优势,强化责任担当,为加快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贡献出独特的智慧和力量。

  在国家战略中展现新作为

  2014年早春,一个大战略,正在京津冀徐徐展开。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特别强调京津冀优势互补与协同发展。自此,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成为了继“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之后的又一大国家战略。

  围绕中心工作,服务国家战略,一直是全国政协履职重点。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后,人民政协充分发挥协商民主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作用,真诚协商、务实监督、深入议政,推动中共中央大政方针落地见效。

  在当年召开的2014年两会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提出对“促进京津冀等区域协调发展、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等重点工作,加强调查研究,开展民主监督,提出意见建议。”自此每年两会,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仅成为常委会工作报告的重要内容,更成为社会各界和广大委员关注的热点。

  中国经济网的记者刘鲲鹏清晰地记得,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孙太利、孙洁、李占通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在线访谈》,畅谈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从做好顶层设计到完善区域定位,从实现人才的自由流动,到金融创新协同助推。他说,一个个观点的碰撞,彰显的是政协委员们长期的关注和思考。

  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重大阶段性进展:3月2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审议研究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这意味着经过一年多的准备,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顶层设计基本完成。

  全国政协及时跟进,将“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大气污染防治”列为2015年度双周协商座谈会重要议题之一。

  双周协商座谈会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加强协商民主建设的一项创新,也是人民政协协商议政的亮点和品牌。4月22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大气污染防治”双周协商座谈会如期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会议。政协委员、京津冀三地政协主席、专家学者和政府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汇聚一堂,探讨京津冀大气污染的根源及协同防治的途径。

  充分协商沟通,各方意见在这里交流交汇。座谈会讨论深入,气氛热烈,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俞正声主席认真记录,不时插话询问,与大家互动交流。座谈会后,全国政协向中央报送信息专报,得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的批示。

  精准聚焦,主动作为。近年来,全国政协紧紧围绕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建设、协同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协同水资源保护与利用等重大问题开展联合调研,取得实效。全国政协曾两次组织全国政协委员进行调研和考察,及时反馈社情民意信息,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和提案。2016年,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部分委员就“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历史遗存保护和利用”开展专题调研。2017年,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还将就此开展监督性专题调研。一年一个协商议题足以见证全国政协紧扣中心、聚焦改革建言献策的使命担当。

  提案是政协委员履职的重要方式。据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统计,2014年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京津冀协同发展相关议题的提案有5件,而2015年至2017年的两会期间,相关提案的数量总计达142件。这说明委员对京津冀协同发展关注度越来越高。

  加大三地大气污染防治力度,推进交通、金融、教育、医疗、养老等一体化建设,加快京津冀“海绵城市”建设……委员提案内容涉及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问题”。为了让提案更好发挥作用,全国政协调动各相关部门的积极性,全力进行督办。

(图/VCG)

  2014年“建立京津冀协作联动机制,强力推进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的提案被列为全国政协重点提案之一。2015年,全国政协再次将“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大气污染防治”列为重点协商议题开展专题调研。

  “三省市要有不同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战略,不能同质化发展”“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任务还很艰巨,问题的形成是一个长期过程,问题的解决也需要长期的过程,但我们要有紧迫感”“石家庄的问题在于重工业企业的扎堆集聚,全国的省会城市当中只有石家庄是电力输出城市,大量的煤炭燃烧带来的污染集中在狭小的主城区周围,一到冬季煤烟型污染的特征十分明显”……

  “调研组的每一次座谈会,与会同志都直陈问题,各抒己见,不回避矛盾,不讲套话,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解决问题。”参与调研的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千年大计的宏大叙事,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重大国家战略,作为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将被载入史册。这座未来崛起于燕赵大地上的民族复兴标志新城,意味着要举各方之力建千秋之城,聚全球智慧建示范之城。”全国政协委员张连起说。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全国政协助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履职之路依然在路上。

  助推协同发展“开花结果”

  “横空出世”,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一公布,不少专家和媒体都用这个词来解读。其实早在10多年前,就有政协委员倡议建立京津冀特区。

  2005年5月,数十位全国政协委员到北京市政协调研京津冀及环渤海地区区域经济发展问题。在一次座谈会上,有全国政协委员指出,目前制约该地区经济发展的因素主要是缺乏适当机制,整合各地各种资源并扬长避短;条块分割问题也比较严重。北京市政协委员曹学坤因此建议,在京津冀地区设立类似珠三角等地的特区,在劳动力、财税等方面实行特殊的统一政策,以吸引就业,促进经济协同发展。

  如今,雄安新区的设立,让这些委员的建议落了地。

  其实,近些年来,为推进京津冀三地一体化,不少委员一直在履职一线忙碌奔走,在书案前奋笔疾书,在严肃议事殿堂高声呼吁。

  2015年8月26日,中国移动等三大运营商确认自当月起正式取消了京津冀手机漫游费和长途费。

  得知这个消息后,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甚感欣慰。

  因为,他在当年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刚刚提交了《关于取消京津冀长途漫游费实现通信一体化的提案》。他在提案中写到:“京津城际列车已经将两地间的到达时间缩短到了不足30分钟,但人们却要为这30分钟的距离支付数倍于本地通话费用的长途及漫游资费。毕竟,地理相邻、来往频繁,却仅仅因为行政区划分割,导致不得不付出额外的通信成本,不合情也不合理。”

  “没有想到的是,4月份就有了回音。当年的8月,三大运营商正式宣布取消京津冀长途漫游费。”何香久说起这件事,感到非常地欣慰。

  何香久告诉记者,他之所以有这个提案,源于其对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的持续关注。在调研中,他发现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不断深入,三地之间人员联络日益密切,跨三地工作和生活的群体日益庞大,三地间通话需求大增,但三地之间存在的长途及漫游资费给一体化进程带来了一定的消极影响。对于常年往返京津冀地区的人们来说,呼吁取消长途及漫游费由来已久。在何香久看来,无论从区域协同发展、维护消费者利益,还是电信运营商自身可持续发展看,取消长途、漫游费都是多赢之举。

  京津冀取消手机漫游费和长途费,让三地人终成“一家人”,三地群众都由衷地高兴。

  让何香久欣慰的,还不只这一件事。他的一位朋友早先看大病得跑北京,半夜里就得起来赶路,有时候还不一定能挂上号。不仅病人受罪,家属也折腾得够呛,来来回回耽误不少时间。京津冀协同发展以来,河北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分享首都的优质公共资源。京医入冀,在家门口就能看病,太方便了。“三地间这样的合作越来越多,形式也越来越丰富。在发展上相对滞后的河北,老百姓开始享受越来越多的民生红利。”何香久表示,三年协同,变化就在眼前,而且随时都在发生。当然,他也提到,有些领域进展得快一些,有些领域慢一点,需要逐步深化、推进,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他会继续关注。

  同样来自河北,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林业厅原副厅长沈瑾关注的重点是京津冀生态环境协同发展问题。

  京津冀属资源性缺水区域,供需缺口很大。长期以来北京用水的50%-60%来源于上游水源地。而环绕京津的河北也是水资源缺乏地区,人均水资源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1/7,形势非常严峻。“身在其中,感受最深”,沈瑾说。长久以来,沈瑾一直呼吁要强化京津冀林业协同发展,加大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建议在北京周边的保定、廊坊、沧州、唐山等地营造规模片林,打造集中连片的城市森林带;同时支持和推进涞水野三坡、兴隆雾灵山、赤城大海陀等环首都国家公园建设,提升京津冀生态体系系统功能。

  从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开始,他陆续提交了《关于强化京津冀林业协同发展提升区域生态承载能力的提案》《关于加大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力度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提案》《关于京津冀共同划定生态红线的提案》《关于构建京津冀水源涵养保护区的提案》。“这是份内的事”,沈瑾说。可喜的是,他看到自己的一些建议正在成为现实。

  同样关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调研部部长蔡玲。她聚焦的是区域协同养老的问题。“去年民建中央专门就京津冀养老服务一体化发展方面进行了专题调研,我们在燕郊考察了一些医养一体的养老机构。发现在那里养老的北京老人很多,那里生活成本更低,花同样的钱可以享受到更高的服务。但是他们向我们反应的一个问题就是医疗报销不方便,有很多限制。我们就通过政协双周协商会提出了这些问题,也得到了有关部委的重视,相关问题正在落实解决的过程中。”蔡玲告诉记者。

  汇聚多方力量,积极搭建平台,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积极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献计出力。

  2016年3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率民革中央调研组就“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在北京开展调研。

  2014年12月12日,民盟“2014生态北京论坛——南水北调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民盟北京市委委员以及京津冀地区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如何充分利用南水北调进京津契机,更加科学利用、保护京津冀地区水资源,带动京津冀地区生态一体化。

  2014年11月26日“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出席论坛并讲话。2015年9月25日,由民建北京市委、民建天津市委、民建河北省委联合主办的“2015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定论坛”在河北省正定县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功能定位与体制创新”主题进行讨论交流。

  2014年11月28日,在农工党京津冀“环境与健康”调研成果报告会上,与会人员相聚一堂,为防治大气污染建言献策。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刘晓峰出席会议并讲话。

  2014年5月,京津冀三地工商联首次召开联席会议,就建立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地工商联长效合作机制等问题达成共识。三地工商联综合联席会议将每年举办一次,重点对接项目将会根据实际情况由各部门及时沟通,实现合作效率的最大化。 …………

  近年来,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的领导同志,先后多次参加相关考察调研,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建议,所形成的调研报告分别得到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重要批示。有的建议已被相关部门采纳,有的形成全国两会提案建议,较好地发挥了“高层建言直通车”作用。

  破解协同发展难题

  北京,服装批发市场外迁、加快建设城市副中心;天津,大气污染治理、交通等方面互联互通;河北,雄安新区设立、“组合拳”淘汰过剩产能……,伴随“国家动力”的注入,京津冀三地原本各自为政的改革,变得越来越协作化、系统化,行动也“快马加鞭”。这一切被全国政协委员荣建勋形象地概括为:功能疏解的“减法”,换来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优化的“加法”,科技创新的“乘法”。

  “京津冀协同发展,不应再是传统理念下的发展,而应是创新驱动、创新支撑、创新引领的发展。”在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农林科学院副院长王海波看来,“创新”不是单纯的技术创新,而是包括产业优化升级、生态环境保护、新型城镇化建设、要素优化组合、体制机制改革等在内的全面综合创新。

  “我国的建筑建得快、拆得快,城市规划缺乏科学性和前瞻性”,全国政协委员、住建部原副部长郭允冲呼吁,城市建设工程要大力实施节能减排,大幅度提高城市规划的科学性、前瞻性、可操作性及权威性,尽量避免重复建设。

  “医治‘城市病’需要标本兼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主席吉林表示,北京正严格按照中央精神疏散非首都城市功能和核心区人口,这项工作是根本性的。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任海泉看来,在我国城镇化建设中应把握好政策导向,鼓励人口双向流动,改变人口向大城市过度集中的单一流向。

  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南京环科所所长高吉喜则认为,当前城市生态功能布局存在种种不合理,建议在城市化过程中充分考虑公共服务设施的均等化配置。

  作为协同发展的基础,交通一体化无疑是“先行者”。三年来,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加速推进,“轨道上的京津冀”正在形成。

  “现在非常方便,从石家庄到北京只要一个多小时。到天津也很方便了,过去到天津要到北京转车。”全国政协委员、华夏董氏兄弟商贸集团董事局主席董配永深有感触地说。

  在感受三地交通一体化带来的便利同时,委员们也开始做出更加深入的思考。

  “应及早规划、建设第二条或者第三条高速铁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路总公司原副总经理胡亚东指出,目前京津冀区域高铁旅客发送能力已到饱和状态,修建新的高铁线路迫在眉睫。

  全国政协委员、庆达集团董事长孙太利认为,京津冀区域内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到处林立,直接影响了交通的畅通,降低了基础设施的使用效率,不符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要求;撤销京津冀区域内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是大势所趋。

  天津港是环渤海港口群的集装箱枢纽港,但由于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域,该区域内的港口建设规划各成体系。全国政协委员、中新天津生态城管委会副主任罗家均建议,打造“以天津港在京津冀区域内的集装箱核心枢纽港地位,构建北翼秦皇岛港、唐山港,南翼黄骅港”全方位、多功能、合理布局、竞争力强、分工协作的“一核两翼”港口群。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师范大学校长高玉葆通过调研发现,京津冀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占用相当规模的耕地,耕地占用和补充尚不平衡,亟需科学统筹。他呼吁,应当给予京津冀城际铁路项目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支持,并统筹解决耕地占补平衡问题,在协同推进三地城际铁路一体化的同时,保住土地红线。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指出,到2017年,三地在生态环境保护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对此,委员们给与了充分的关注。他们一致认为,加强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事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是一件大事;目前,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有进步、有问题、有希望,但解决好也需要有个过程,需要坚定信心,直面问题,加大力度,抓出成效。

  老百姓为啥对治理大气污染的获得感不够强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认为,从全年看京津冀空气质量正逐渐好转,但由于供暖原因,冬季空气污染总量没有显著减少,治理工业燃煤小锅炉和居民散烧煤是当务之急。

  2017年4月3日,“跨越百年———京张铁路影像展”在北京世纪坛拉开帷幕。市民通过这 些定格的瞬间感受京张铁路的迷人魅力,展望京津冀协同发展新蓝图(图/VCG)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说,北京在发展过程中存在许多影响首都功能发挥的问题,而北京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与北京存在较大差距。将北京能转移支撑河北和天津发展的非首都功能转移出去,能为北京生态建设腾出更多空间,同时支援周边省市发展,最终在三地形成大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空间。

  “水是生命之源。”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河北省副主委沈瑾建议,尽快建立京津冀水源涵养协同机制,确定京津冀水源涵养保护区范围及其生态红线区,强化水源涵养的生态保护措施,探索基于流域生态和用水制度的生态补偿机制。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葛剑平建议,以“两河”为纽带,以“两河”流域为生态涵养圈,构建“两带一圈”的京津冀生态经济协同发展区,促进三地生态文明建设。

  三年来,京津冀三地公共服务合作发展取得显著突破。医疗卫生服务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探路者”,自然也成为许多委员关注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原副院长范利建议,京津冀三地要联合强化区域卫生资源优化对接,优质医疗资源共同分享、信息网络平台互联互通,推行多种形式的分级诊疗模式,解决三地群众看病需求这一重大民生问题。

  与许多来自财税金融领域的政协委员一样,早在几年前,全国政协委员闫冰竹就意识到京津冀金融协同发展的迫切性。他建议,将金融协同发展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顶层设计,引导三地金融政策、金融监管和金融资源的协同。

  针对京津冀地区优质高等教育资源集中,但分布极不均衡这一现象。全国政协委员、燕山大学副校长张福成建议,引导和支持学科专业相似、办学水平相近、结构类型相当的京津冀三地高校成立联盟,打通部属高校与地方高校合作壁垒,打造京津冀区域高等教育国际品牌。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天津市委副主委苑春鸣在调研中发现,京津冀区域旅游协同发展中存在政府行政管理职能不统一,旅游产品开发思路比较单一、互补性较弱等方面问题。他建议:应保证京津冀区域旅游协同发展有法可依;调整京津冀区域旅游集散结构;优势互补,政策共享;联合营销,打造区域旅游品牌。

  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辉建议,应将京津冀地区的文化发展也纳入协同发展的范围,如京津冀博物馆界建立联动发展的机制,进一步盘活这个大区域里的博物馆的文物保护工作、展览交流活动等。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森永泰集团董事长张彦森所言:“协同发展就是互相带动,要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成团一起做。如果咱们按照国家大政方针,把京津冀建设成一个大的经济中心,那么人流、物流、经济流,就都动了、都活了、都好了。”

  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深厚、半径相宜……全国政协委员们普遍认为,充分利用好京津冀三地的区域优势,牢牢把握“协同”这一主题词,京津冀区域经济就一定能够实现互利共赢、协同发展。

  关注京津冀协同发展,服务雄安新区建设,这股持续的力量不仅在全国政协系统,而且在社会上凝聚起强大的正能量,正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更好实施,也必将促进雄安新区建设更好开展。(报道组成员:朱国鑫 杨灵 廖九阳 赵瑜 陶家璇)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