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7期

“弹琴说爱”高培芬

2017-04-27 10:42:23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 陶家璇

  人物介绍:

  高培芬,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诸城派古琴第五代传承人。

  高培芬无论去哪个重要场合,总会带上她的古琴。

  2013年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她也是带着古琴来的。在小组讨论的空隙,她弹了一曲《关雎》。嘈杂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委员们都被这空灵的乐音给迷住了。高培芬说,这就是传统文化的魅力。

  古琴是最具民族精神、审美情趣和传统艺术特征的乐器。古琴艺术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最具生命力的艺术形式,以其历史久远,内涵丰富厚重,展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在长达数千年的古代社会里,琴音被誉为“中国圣人治世之音”,是文人必修之物。在中国传统乐坛上古琴被视为“八音之首”,其“贯众乐之长,统大雅之尊”。在伯牙、钟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中,伯牙弹的就是古琴。千百年来它诠释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成为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然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古琴没有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

  “你经常看见老百姓家里会摆台钢琴,但没几个会摆上古琴。”这让高培芬有点落寞。

  更为严重的是,很多人并不认识古琴。有时演出,高培芬会说,下面我给大家演奏一首古琴曲。人们听完演奏,都不忘来一句:嗯!不错!这古筝真好听!

  高培芬无奈地笑笑后,不忘普及一些古琴知识:这是古琴,古琴是7弦,古筝是21根弦……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这样的话,高培芬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不过,她这么一再地说也并不是想让人们都去学古琴,最起码让大家知道,中国传统乐器能弹奏出如此动听的音乐,中国有这么优秀的传统文化,增强民族自豪感。

  高培芬说,她这近50年就做这么一件事了:传播古琴文化,弘扬传统文化。

  说起来简简单单,但传承历程颇为艰辛。高培芬可谓是倾尽心血。早些年,在很多人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块破木头板子而已。“以前是求着人学习古琴,不仅不收学费,还管饭,给学生赠古琴。即便如此,学的人也不多。甚至有些学生只学了一个月,就把‘破木板’退了回来。”高培芬说,为此她还一度难过得落泪。

  高培芬曾经迷茫、彷徨过,但她从未放弃过。她始终坚守着对老师的一份承诺,坚守着知识分子的一份担当。

  高培芬师从中国诸城派古琴第四代嫡传大师张育瑾、王凤襄二位先生。“你不弹,诸城派古琴就后继无人了。”当年,老师些许无奈地喃喃自语,让她向老师做出了承诺,不管有多难,也一定要把古琴传承下去。

  她说,从老师身上学到的不仅是琴艺,更是体会到一名知识分子和文化人的责任和担当。

  印象中最深的是有一次张老师发烧。她本想照顾老师休息,就先不练琴了,可老师却执意不肯,让她弹琴,自己躺在床上听。弹着,弹着,她突然看见老师,“腾”地一下就坐起来了,说,这个音不对,应该这样。然后详细地做了讲解。说完,一下子又躺那了。

  老师的执著和坚韧,成为她传承和坚守的精神动力。20世纪80年代初高培芬成立了“文革”后山东省第一个琴社“山东古琴社”,几十年来传授弟子千余名,并培养出第六代传人王川、李欣、马立婧等,使诸城派古琴得以继续发扬光大。她说,另一更持久的动力,则来自国家的重视和支持。国家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来保护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2003年,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为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引起世人瞩目。高培芬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非遗”传承人。

  “非遗”火了!古琴迎来了春天!

  在火爆的背后,她看到了些许隐忧,造假现象开始出现。她深知,“非遗”的保护和传承能有今天的大好形势来之不易,她不想被一些人给毁了。

  也许是使命使然,也许是对传统文化的挚爱,也许是作为一名政协委员的责任和担当。在全国政协这个平台上,她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了,她感受到更大的责任,就是从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考虑“非遗”的传承。

  2013年两会期间,她提交了《坚决制止“非遗”立项造假》的提案。当时,一些委员纷纷称赞说:“你提得很尖锐呀,这就对了!”这给了高培芬极大的鼓励。

  2014年,在两会文艺界联组会议上,她举手发言,希望能从“非遗”项目保护单位经费中额外拿出一点补贴“非遗”传承人,以改善他们的条件,更好地传承“非遗”。因为她在调研中发现,虽然“非遗”传承人有一定的补助,但对于大多数传承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可她的发言被有些媒体曲解成:“高培芬发问:传承经费哪去了?”还引起了一场风波。

  不过,高培芬并不介意。她说:俞正声主席都说了,政协委员就是要坚持真理,敢说真话,建诤言,献良策。政协委员靠的就是话语权。因此,必须得说,要不你还做啥政协委员?

  她的发言得到了许多委员的支持,委员们都说她的发言最实在,最切合实际。她的发言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文化部的领导专门和她进行交流。

  从《坚决制止“非遗”立项造假》到《关于建议成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从《呼吁国家建立古琴日》到《关于将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中小学基础教育体系》,做了5年全国政协委员,她也一直为“非遗”保护和传承鼓与呼。

  她今年的提案依旧是关于古琴的,就是希望文化部能组织全国第五次古琴打谱活动。

  古琴的记谱使用由汉字偏旁部首与数字组合而成的专用谱“减字谱”,在《红楼梦》里被贾宝玉戏称为“天书”,只有琴人能看懂。然而由于减字谱只标记了左右手指法弦位而没有明确的节奏识别,导致古琴曲大部分已成绝响。我国古代历史遗存的3000多首乐曲,有几百个版本,但现在能弹的曲目不足百余首,这是古琴传承的一大憾事。

  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打谱”。所谓打谱就是将减字谱合理划分节奏,复活古曲原貌,使之可以弹奏。20多年来,为了“破译”琴谱“密码”,使先人留下来的优秀古曲复活并重响人间,高培芬坚持打谱。几十年来复活了二十多首古琴曲,其中绝大多数为首次打谱复活,千百年后得以重响人间。这其中包括:令孔子听后“三月不知肉味”,已失传千年的全本《韶》乐。2013年高培芬将包括《韶》乐在内的15首琴曲集结成《高培芬古琴打谱集》,乐曲都采取减字谱与简谱对照,并附演奏CD和详细的打谱过程说明。这是我国第一本以个人专著形式出版的古琴打谱集。

  打谱是一项过程非常枯燥,非常艰辛的工作,然而对古琴的保护与传承来说“功德无量”。

  解放后,我国曾举办过4次大型的全国琴人打谱活动,取得了很多成果,可最近的一次也是16年前了。最关键的是,打谱需要较高的艺术素养和实操能力。当下具备这些能力的老琴家是越来越少,如果不及时组织打谱,许多古琴曲真的就要失传了。

  最近国家出台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高培芬非常激动,更加有了动力,她说,我们必须把保护和传承的工作落实落细。

  历史上,许多文艺都是“兴起于民间,僵化于庙堂”。高培芬认为,古琴保护和传承生命力在人民大众之间,她必须不断地去推广,才能激活人民大众的传统文化情愫,而这也是中国文化复兴的潜力所在。

  每年,高培芬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全国各地乃至世界传播古琴文化。高培芬说,也并不是想让他们学,就是想让老百姓享受高雅艺术的熏陶,至少让他们认识古琴,知道这是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让他们有这么个念想。

  今年2月18日,高培芬在山东省博物馆策划了公益演出“琴风雅韵——中国古琴名家名曲品鉴会”,邀请全国八大琴派的代表性传承人登台献艺,演出非常火爆,提前两周票就告罄,后来在走廊都加满凳子,仍然满足不了群众观看的愿望。

  文艺为了人民,文艺来源于人民。高培芬说,要想让古琴保护和传承好必须扎根于人民之间。

  有委员调侃高培芬说,您这工作好呀!没事就“弹弹琴”!

  也有委员笑着说:您这不仅“弹琴”,还“说爱”呢!

  高培芬笑了笑,在她心里,这不是小情小爱,是大情大爱,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情怀和对保护古琴的挚爱。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