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6期

共谋健康中国的美好明天

2017-04-11 10:13:2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蒲水涵

过去的一年对医卫健康事业来说格外不平凡,分级诊疗落地实施,酝酿30余年的中医药法首次颁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印发……重磅消息的接二连三,背后是党和国家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决心。在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们围绕着医患关系、分级诊疗、公共卫生等焦点话题展开热烈讨论,话成绩,提不足,出实招。

走出医患关系的死结

在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的日程表上,安排在3月6日的焦点访谈节目组采访被画了一个鲜红的记号。凌锋告诉记者“主题是医患矛盾,我年年都绕不开这个问题”。

凌锋表示,她去年就此问题进行过调研,数据显示目前医闹事件较往年确有下降。“我们对于医患关系的认识应进入“新常态”,要认识到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医方要用仁心仁术做好沟通,患方对医疗的认知水平提高了,双方就有了合作的空间。

凌锋的调研和国家卫计委的数据不谋而合,2016年全国医疗纠纷比2015年下降6.7%;涉医违法案件比2015年下降14.1%。常年处于风口浪尖的医患关系矛盾有了缓解的迹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律失常中心主任张澍表示赞同。他说,疾病才是医生患者的共同敌人,医患双方站到对立面不利于战胜疾病。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则一再强调,个别冲突现象要谴责,要立规矩,但是不能一叶障目。他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妇产医院有一位老奶奶,带着一麻袋家里的白薯来找大夫,说“我就想看望你,你忙,我在旁边等你。”“有的病人没能下来手术台,家属跟大夫说谢谢你给了我们一次希望。这样的事情是很多的。”

近些年,国家相关部门采取“医闹入刑”“设第三方医疗纠纷处置机构”“购买医疗责任保险”等措施,尤其是去年四部委联合发文打击医闹,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患矛盾。但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表示,运动式执法不能只是一阵风,还要多种手段维护医生和患者的权益,走出医患关系的死结。

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第150医院原院长高春芳提出了一个金点子——建立无过错医疗风险基金。根据中华医学会的统计显示,全国医疗事故中一半的事故医方并无过错。但在实践中,无论医方有无过错均需赔偿。医疗机构压力巨大,医务人员积极性受挫,“死人就要赔”的观点对社会导向也有恶劣影响。如果有医疗风险基金,为无过错医疗损害提供补偿,形成完善的医疗风险保险分担机制,慰藉患者家属,可以从根本上促进医疗纠纷的化解。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呼吁:在万家灯火、万家团圆的时候,我们的急诊医生彻夜不眠地抢救生命。当灾害来临的时候,绿军装和白大褂始终冲在最前线。医务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在尽职尽责,大家给他们一句温暖,他们就会十倍地回报于大家。我们都要共同努力,创造和谐的医患关系。

疏通分级诊疗的脉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分级诊疗试点和家庭签约服务要扩大到85%以上地市。和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70%地市相比,增加了15%。

增加的底气来自于工作的扎实推进。截至2016年底,全国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已启动分级诊疗工作,270个地市级以上试点城市、50%的县(区)启动了分级诊疗试点,超额完成70%的目标。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表示,一方面基层诊疗服务数量确实增加了。如厦门基层诊疗服务量同比上升了54.6%。另一方面分级诊疗在控制医疗费用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医药费用增幅从2012年的23%降至10%以下。如浙江省社保资金支出首次实现下降。

在分级诊疗的探索中,部分地方关闭了三甲医院的门诊,通过行政手段让患者到社区医院。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对此并不认同,他举例:“社区医院很多药物没有,患者取不了药又不能来大医院,心里一定有怨气。强制的方法见效快,但是百姓是不痛快的。要提高基层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让患者自愿选择社区医院。”

多位政协委员都表示分级诊疗有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大医院是否真的“放得下”。全国政协委员孙建芳直言,院长都想把医院做好做大,加之三级医院接诊能力和意愿强,内生动力是很强的,而且常见病患者如果转到基层,门诊收入很受影响。

二是基层医院是否“接得住”。全国政协委员范利表示,基层医院和县级医院“首诊撑不起,大病接不住,转诊转不动”的尴尬现象仍然存在。建议国家出台基层首诊制的配套和鼓励措施,制定相关激励机制,把人才留在基层。

范利呼吁医院不能同质化,否则三级医院的虹吸效应会凸显,成为推行分级诊疗的障碍。她建议基层医疗卫生单位肩负健康教育工作,满足解决百姓吃药、打针或者输液的需求;由县、区级医院负责辖区内群众的常见病防控和治疗,以及健康体检和疾病筛查工作;由上级医疗机构或省级医院主要负责辖区下级医疗机构无法诊治的急难重症。并形成业务互补,构建各级医疗机构之间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的医疗格局。

在3月11日的记者会上,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明确表示,要通过医联体的方式,使大的医院“舍得放”,基层机构能够接得住。进一步优化服务体系,放大优势医疗资源效应,使得群众在家门口也能够看好病。

医保制度是分级诊疗的重要抓手。全国政协委员、卫计委原副主任陈啸宏向记者透露,1999年卫生部就考虑是否通过双向转诊制度解决大医院人满为患的问题,但是当时医保覆盖面还不够广,很难推动。“现在的医疗保障覆盖面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已是非常有效的指挥棒。”

全国政协委员刘荣玉建议,完善各级医疗机构的医保差异化支付政策,降低基层医疗机构医保报销准入门槛、报销比例,“分级”定价。刘玉村强调:“医保政策要有明确导向,你按照规则来做,就给报销,否则就自费。同时医保对医院也要有限制,如何不按规则就下调医保额度。”

去年8月,北京市发布分级诊疗新政,直面难点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介绍,第一部分是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的水平和待遇,想方设法让他们能安心在农村做下去。第二部分是建设了53个医联体,实现转诊服务,在社区有家庭医生对健康状态进行照料。第三部分是对于慢病所需药品,社区和大医院对齐,在家门口开药不再是难事。

方来英表示,目前北京市缺口将近3万全科医生,要加大培养力度尽快充实基层医疗队伍。这也是全国的普遍现象。“全科医生肩负着‘守门员’的重任,这支队伍配备完善了,分级诊疗就有了人才保障”。

预防仍需进一步重视

2016年中央召开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这是新世纪以来的第一次,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其意义非同一般。

“习总书记的‘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的目标要求,指示非常明确”,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医院心内科主任霍勇强调,全民健康问题绝不仅仅是医院或者卫计委的事,而是牵涉多个部门的综合战略,这才称得上构建“大健康”体系。

“大健康”的目标是减少患病。方来英表示,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国医疗服务总量仍在提升,换言之患病的人更多了。这得到了刘玉村委员的认同,他告诉记者,在实行分级诊疗后,北大医院的门诊量还在增加。

遏制发病的根本在于预防。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告诉记者,我国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等慢性病发病率仍在快速上升,与三十年前相比,个别疾病发病率翻了上千倍。必须要高度重视健康教育和慢性病防控工作。“健康中国建设重在基础,重在基层,重在预防。”

“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医疗、医保、医改方面的工作较多,然而《健康中国2030》规划没有提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科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图书馆所长池慧建议:“要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之中”。

“慢性病在疾病负担中所占比重达到了70%,比例惊人,必须立刻引起重视”,全国政协委员李铀在小组讨论上介绍,目前我国确诊的慢性病患者已超过2.6亿人,因慢性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已占到全国总死亡的86.6%。”李铀谈到这些的时候眉头紧皱。在全国政协委员司富春看来,如果能把慢性病管控好,看病难、看病贵或将成为历史。

史大卓委员从医学知识普及方面提出自己观点:“常见慢性病的知晓率、控制率偏低,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发病率持续上升。建议政府部门要重视健康教育工作,优化卫生、宣传、教育等多方资源,推进慢性病防控知识进基层、进社区、进中小学课堂,将健康教育工作纳入政府考核指标。”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建议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应搞一个专题调研,推动研究如何把健康融入各项政策,有关部门宜参照《中国医改发展报告(2016)》,出台“把健康融入各项政策”的年度报告。

委员们相信,只要政府加强疾病预防体系的建设,关口前移,预防为主。由“管医疗”向“管健康”的思路转变,引导全社会树立正确的健康理念,健康中国建设一定能上一个新台阶。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