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6期

精准扶贫:啃“硬骨头”需要“实措施”

2017-04-10 10:53:18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陶家璇

  2016年,我国减少贫困人口1240万人,超额完成年度减贫1000万人的目标,脱贫攻坚战开局良好。今年,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扶贫进入攻坚阶段,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如何进一步集中力量寻找“实措施”推进扶贫工作开展,这成为政协委员聚焦的热点。

  因地制宜,有的放矢

  现在全国的贫困人口大概还有4000多万,都是贫中之贫,更加集中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特殊区域,这些贫困群体致贫原因也比较复杂。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青平说,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的任务完成起来并不容易。

  “这就需要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在全国政协委员范小建看来,各个不同类型的地区,有不同的问题,一定要因地制宜,不能简单地照葫芦画瓢,扶贫工作者要开动脑筋,从当地实际出发。

  范小建说,就扶贫的问题,各部门一共出台了118个文件,这些文件的落地是一个艰苦细致的过程,一定要把现有这些政策的落地抓好。尤其是对那些深度贫困的地方,一方面抓好现有各项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另一方面,还要把连片特困地区的发展与精准扶贫的措施紧密结合起来。特别是要强调在已有各项措施的基础上加强针对性,缺什么就补什么,做到真正补短板。

  范小建告诉记者,他在调研中发现,在传统牧区,牧民都是靠人工来捡拾牛粪,效率低。中国农业大学为传统牧区设计的牛粪捡拾车,就非常有针对性,不仅提高了效率,而且可以把人力解放出来去从事别的工作。

  “扶贫工作重在精准,贵在落实。”全国政协委员许家印也表示,必须瞄准短板,坚持因地制宜、因户施策、因人施策。

  只有找准“好方子”,才能挖掉“穷根子”。

  “精准扶贫要进一步延伸到探究帮扶对象的贫困原因上去,治病要对症下药、脱贫要脱到病根上。”全国政协委员王海波说,必须要找到致贫的根。

  王海波曾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清三营乡上南窑村帮扶过,那个地方种的莜麦是好东西,据调查发现,消费者是可以把这些莜麦生产者养起来的,但是他们的产品到不了大众市场。经过分析,王海波了解到,他们的贫困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生产太分散,生产没品牌,盲目地被一些技术思潮影响。因此,他们有针对性的解决这些问题,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如何找到致贫的真正原因?

  “可以发挥大数据的作用。”全国政协委员苏华说,民建四川省委会曾做了调研,通过应用大数据技术,对贫困人口实名管理,通过分析整理可准确了解贫困户的致贫原因和扶贫需求。

  在此基础上,全国政协委员郑惠强则建议,确保“花对钱”。科学分析致贫原因,实施差异化的扶贫政策。对于丧失劳动能力人员,重点通过低保和社会救助保障其基本生活;对于生活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区等生态脆弱地区的群众,通过扶贫生态移民和易地搬迁扶贫实现异地脱贫。

  既要产业扶贫,又要避免同质化

  来自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全国58.8万个行政村中,没有经营性收入的村占50%,经营性收入不到5万的占30%,导致村组织运转基本靠“补”,基础设施建设基本靠“要”,公益事业基本靠“捐”,自我发展能力差。

  民进中央调查发现,贫困村多为集体经济空壳村,低收入人群大多集中在村级集体经济5万元以下或零收入的村里。

  “就地扶贫如果没有产业的支撑,就容易返贫;搬迁扶贫如果没有产业的依托,就很容易搬得出而稳不住。因地制宜的产业扶贫,是实现永久脱贫的基础。”许家印如是说。

  在全国政协鼓励支持下,恒大集团从2015年12月开始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恒大计划三年建设1000个以合作社形式运营的农牧业产业基地。目前已建设蔬菜、肉牛、中药材和经果林基地284个,引进27家农牧业上下游龙头企业,已为211个专业合作社提供3.1亿元产业扶贫贷款担保,实现8.05万人初步脱贫。

  “脱贫致富还得依靠产业。”全国政协委员王伟认为,老百姓脱贫不是给点钱的问题,关键是要可持续发展,这是产业扶贫的优势。

  贵州省织金县自强乡土地贫瘠,人多地少。老百姓原来种薏米和稻谷,收入比较低,要脱贫很难。王伟实地考察后,提出产业扶贫的构想。

  他改种稻谷为构树。构树的叶子是很好的猪饲料,其韧皮纤维是造纸的高级原料,其根和种子均可入药,经济价值很高。同时他又建了饲料厂、养殖场、肉联厂,形成一条循环经济产业链,老百姓既可以有种树的收入,又可以到厂里来打工挣钱,收入可以翻番。

  产业扶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目前很多地区的扶贫产业尚处在初级阶段,存在项目选择不够准、发展水平不够高、抗风险能力不够强,有些地区产业发展一哄而起,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

  “很多问题是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全国政协委员刘建军建议,可以借助大数据理念和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

  范小建也深以为然。他在江西调研时候发现,江西邮政系统的电商邮乐购就搞得非常不错,他们以省级为平台,由于他们手上有大量的订单,知道需要什么,就可以提前告诉农民种什么,种多少,什么时候种,避免了同省的同质竞争。

  “现在的问题是电商之间的大数据是不通气的,背对背。”范小建说,如果把电商企业大数据的资源联系起来,挖掘出来,对于政府有效指导特色产业结构的调整会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可以避免同质化竞争。这就需要发挥政府的引领和整合作用。

  委员们纷纷表示,农村电商的产业链日益成为广大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推动力量,电商扶贫已成为“十三五”脱贫攻坚的重要支撑。

  智力扶贫,切断代际传播

  “扶贫先扶智,教育斩穷根”。在全国政协委员陈际瓦看来,教育是实现精准扶贫的有力抓手,应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教育扶贫,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全国政协委员胡卫在河南、四川调研时发现,与县城学校“超大化”“大班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麻雀学校”和“空巢学校”大量出现,有的学校总人数不足百人,农村学校大规模撤并,一些由政府投资、各界募捐建设而成的学校闲置,变成了养鸡场、养猪场、养鸭场……

  胡卫表示,必须重视这些现象。要把连片特困地区的教育发展好,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切断贫困代际相传的根源。这一方面要加大对农村教育的财政扶持力度,加强农村学校均衡发展的标准建设。同时,还要以人口流入地政府为主,解决随迁子女的入学和就业难题。落实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资金随学生流动可携带政策,让更多的农村留守儿童跟随父母进城学习。

  “对于贫困家庭子女和欠发达地区出来的新生代农民工,中等职业教育是离他们最近、短期脱贫最可行的教育供给。”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急切地呼吁。

  但目前的情况是,中职教育资源的供给和农村扶贫的需求之间严重不匹配。一方面,贫困地区中职学校基础薄弱,无法为区域产业发展和扶贫需要提供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另一方面,经济发达地区汇集了大批优质职教资源,由于户籍制度和相应的招生限制政策,中职学校办学规模骤减。他们的优质资源未能面向贫困地区发挥帮扶作用。

  因此,朱永新建议,加大“发达地区支持欠发达地区中等职业教育协作计划”实施力度。扩大面向脱贫对象的招生和帮助其在发达地区就业,鼓励跨地区联合办学和通过支教帮助贫困地区的中职院校提升办学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马敏也呼吁,构建“义务教育+职业教育”的教育扶贫新链条。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是紧密相连、相辅相成的,大体上占农村教育的半壁江山,县城中职学校大约有70-80%的学生来自农村。

  马敏建议,充分发挥职业教育“拔穷根、挪穷窝”的优势,将以义务教育为中心的教育扶贫扩展到职业教育,有计划地培训农村中职教师,提高中职教育质量,增强职业教育的吸引力,让贫困地区孩子既能享受到优质义务教育,又能进一步接受优质的职业教育,为通过就业实现脱贫打好基础。

  扶贫是场攻坚战。委员们一致认为,除精准的“硬措施”外,还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久久为功,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持续努力。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