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6期

支招实体经济

2017-04-10 10:44:5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张永飞

  从“以创新引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九大重点工作任务之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在辽宁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时候,实体经济都是我国经济发展、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今年两会,“实体经济”一词以“高规格”的姿态频频出现,引起广泛热议。

  作为我国发展的根基,实体经济正被摆在一个更加突出的位置,也走到了一个更加紧要的关头。如何为实体经济减负使其“轻装上阵”?如何扭转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如何实现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出的不断提高质量、效益和竞争力?来自不同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在两会期间围绕相关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降成本 “显性”“隐性”都要减

  “我很感谢政府高度重视这件事。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慢慢来。”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今年刚到住地,就被早已等候的记者们团团围住。此前,他因提出国内企业负担太重这一问题而引起社会广泛讨论。

  民有呼则必有应。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就企业减负指出,2017年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并特别指出“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

  事实上,在这场关于企业负担的大讨论背后,各级政府近年来在降税减费方面积极作为,已取得不小的成绩。据2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透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持续推出减费降费措施,中央层面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地方取消收费600项以上。

  但会议同时也指出,目前收费名目仍然较多、乱收费等问题依然突出。这正是市场主体还未有切身感受的重要原因。审计署2016年第三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贯彻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公告显示,有关地区和部门仍存在违规收费或依托权力收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性收费不规范等问题,涉及问题金额2.88亿元。

  当务之急是建立完善规范的收费目录清单。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审计局副局长丁时勇呼吁,对确需保留的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政府要给企业一本“明白账”,将应保留的合理收费项目全部列入收费清单,说明保留的原因,并向全社会公开。“凡是清单上没有的,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一分钱也不能收。”

  在降低生产经营性税费等显性成本之外,众多政协委员也呼吁降低制度性交易这一隐性成本。据了解,制度性交易成本是指因政府的各种制度工具所带来的成本,可以简单地理解成是企业在遵循政府制定的一系列规章制度时所需付出的成本。

  “像企业产品进入不同的领域,需要进行重复评估、认证、检测的事项很多;还有目前各类试点、示范项目繁多,但遴选标准各异,企业都要围着政府转,否则享受不到优惠政策。”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在经济界联组讨论时说。他认为,在减少制度性交易成本方面,本届政府成果显著,但也有可以继续改进的地方,“国家对企业的支持政策可以从选拔式支持,转为营造让所有实体企业都能享受公平宽松的发展环境。”

  在事关实体经济发展领域,“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创新管理理念、技术和方法,转变政府职能,优化公共服务,更多地从方便企业、服务企业的理念出发,同时也要广泛宣传和普及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政策措施,从而减少企业不必要的成本支出。”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郑惠强同样开出了“药方”。

  浇活水 引导资本“脱虚向实”

  “我们资金池里的总量并不少,但是资金过多地流向了股市、债市、房市、期货市场,炒作获取高利。数据显示,去年银行新增贷款12.65万亿,房地产贷款占44.8%,将近一半。”全国政协委员、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经济界联组讨论时用数据道出了我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展失衡的问题。

  近年来,相较于实体经济,由于虚拟经济投资回报率高、回收快,大量资本流入虚拟领域,资本“脱实向虚”和企业“弃实投虚”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尤其是金融、房地产产业的快速膨胀和过度投机行为,对实体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其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

  “虚拟经济产生于实体经济,它要服务于实体经济,金融企业应该把更多的能力和资源投入到支持实业发展上,而不是在自己圈内循环、赚钱。”曹德旺委员认为,资本市场必须从实体经济的内在需求出发,发挥优化资源配置、引导要素流动等作用,为实体经济的振兴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

  尽管实体经济整体上困难重重,但从现实情况来看,符合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方向的领域却仍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也是资金投入的热点。因此,杨元庆委员建议,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既要抑制资产泡沫和虚拟经济过热,也要坚持供给侧改革,通过发展新技术、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增强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培育增长新动能,逐步改变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悬殊的投资回报率差距。

  “要切实让金融扛起服务实体经济的重任,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抽贷断贷、短贷长投、高息‘过桥’等突出难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潘刚呼吁,应进一步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优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环境,进一步加强金融资本监管,引导资本向实体经济的重点领域投放。

  来自银行业的全国政协委员白鹤祥认为,银行首先应当更多地去直接服务实体企业的基础资产,尽量减少金融市场上以自我循环牟利为目的的衍生品交易。与此同时,实体企业也需立足主业,合理使用银行贷款,避免将过多的自有资金,甚至银行的贷款挪用,投向金融机构或小贷公司、理财产品等金融投资衍生品。

  练“内功” 提高供给质量是关键

  经过改革开放前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变还是不变?主动求变还是被动应变?究竟是走老路,还是走毅然转型之路?——这是郑惠强委员在其提交的大会发言中列出的一个问题,也是摆在实体经济和地方政府面前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对此,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实体经济从来都是我国发展的根基,当务之急是加快转型升级。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实体经济优化结构,不断提高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实体经济发展困难的一个关键还是供给的质量和效益上不去。曹德旺委员以福耀集团为例,由于国内缺乏质量过关的原片,集团不得不从美国买回原材料进行生产,仅2017年前两月,福耀就从美国进口了一万吨玻璃原片。

  如何提高供给质量?在政府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之外,企业也要练好自己的“内功”。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成建认为,企业首先应从观念上彻底转变,从供方思考转为从需求方思考,以更好地满足个性化、差异化、及时性的需求;同时,快速调整机体,更积极有效地投入资源,借助新技术生产力提高质量、提高效率、提高效益。

  创新,还是创新!潘刚委员建议,要进一步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技术、管理、制度、模式创新上不断取得新突破,形成更多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更科学的管理方法,更优的制度体系,更好的商业模式,不断提升我国实体经济核心竞争力。同时牢固树立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就是保护创新激情的共识,坚决严厉打击侵权和假冒伪劣行为。

  要想方设法将质量意识、标准化意识、知识产权意识导入企业家脑中,让其在规则中前行。对正在转型的企业和坚守本业的个人,应当加大舆论宣传力度,内容要多些“工匠”色彩,少些“财富”味道。郑惠强委员认为,全社会要营造既尊重创新创业时代弄潮儿、又推崇立足本职爱岗奉献劳动者的良好氛围,推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协同发展。

  “企业家不能仅仅想着抄捷径、炒概念、挣快钱,而是要有实业报国的情怀,要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工匠精神,要有用技术、产品和服务造福人类的抱负,要有不惧艰难险阻的韧劲,我们踏踏实实地努力,才可能有中国实体经济的振兴。”杨元庆委员在联组讨论时的一番话,让人们对振兴实体经济倍增信心。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