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7年杂志>> 2017年第4期

让创新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第一副主席马培华

2017-03-02 11:01:35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李香钻

  神舟飞天、嫦娥探月,创新打造中国高度;蛟龙入水、海上钻探,创新成就中国深度;高铁飞驰、天河运转,创新缔造中国速度……党的十八大以来,新技术、新成果加速转化,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创新千帆尽举,有力地引领着中国经济航船破浪前行。那么,创新驱动战略实施情况如何?如何深化改革,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让创新真正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第一副主席马培华。

  本刊:近年来,您一直为推动创新发展鼓与呼。据我所知,2016年您还就“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促进创新发展”的主题带队进行了历时10个月的专题调研。您为什么这么关注创新?

  马培华: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创新驱动已成为决定我国发展前途命运的关键、增强我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关键、提高我国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地位的关键。纵向看,500多年来,世界经济中心几度迁移,背后的重要力量就是创新。科技创新在哪里兴起,发展动力就在哪里迸发,发展制高点和经济竞争力就转向哪里,现代化高潮就兴起在哪里。经济强国无一例外都是创新强国。横向看,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世界主要国家争相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抢占未来发展先机。激烈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

  推动创新发展,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至关重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位。但我国科技创新能力总体上不强,许多产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培育一批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在国际上处于行业领先、为市场所认可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并使之不断涌现,不仅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现经济提质增效和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为国家创造更多财富、为政府创造更多税收、为人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需要。当然,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任重而道远。为了了解我国创新型企业发展情况,推动创新型国家建设,民建中央去年组织会内有关专家成立专题调研组,先后在珠海市、深圳市、上海市、青岛市、北京市等地开展调研,认真分析和研究问题,如实反映情况,坦诚提出建议。

  本刊:正如您所说:“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华盛顿邮报》针对“美国真正应该害怕中国什么”的问题有过调查,结论是:不是中国GDP的增长,而是北京中关村的一些咖啡店,店里有几十张桌子,每天都挤满了人,喝咖啡,谈创意、创新、创业。您觉得我国在创新发展方面做得如何?

  马培华: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做正确的调查研究同样没有发言权。为了建真言、谋良策、出实招,我们深入一线,沉到基层,选好样本,“解剖麻雀”,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在调研中,我们亲眼看到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下,各级党委和政府在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激发企业创新活力、加强人才引进、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探索,企业创新意识逐步增强,创新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一批如华为、海尔等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一个个响亮的中国品牌,是中国企业自主创新的见证,也是国际市场上一张张闪亮的“中国名片”。

  我们认为,以下四条经验值得重视。

  一是注重改善营商环境。比如,推行简政放权,完善工作机制。深圳市95%以上的商事主体设立登记和70%以上变更登记,均已通过互联网办理。比如,切实落实鼓励企业主体创新投入的普惠性税收政策,充分发挥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优惠政策和财政技改贴息资金的引导作用。比如,加强市场导向的科技服务体系建设。青岛市积极推进大型仪器设备共享,入网仪器2700多套,服务量增长49.7%。

  二是着力激发企业创新活力。一方面,通过采取推行合同制契约化管理,建立以法人代表为核心的法人治理机构,出台免责条例并改进考核机制,配置优质国有资本资源向高效领域和优势企业集中等措施,重点解决国企经营者短期行为、多头管理、不敢创新、不能创新、不愿创新等问题。另一方面,引导培育中小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路径,支持中小企业建立特色品牌,做细分市场的领导者。

  三是努力集聚创新创业人才。比如,改进人才评奖评判标准。上海市实行分类评奖,A类面向社会,B类面向企业,改变以论文、职称等为主要评判标准下企业人才评奖的劣势,支持企业人才队伍建设。比如,重视培养和引进高端人才。珠海市重点培养和引进具有创新意识和国际视野、资源整合能力强的优秀企业家,以及高层次创新创业团队和高端专业技术人才,成效明显。比如,积极探索职业经理人制度,建立市场化选人用人新机制。

  四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标准化建设。在注重强化专利运营、引进知名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开展高价值专利培育和运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执法力度的同时,不断提高标准化建设水平。要知道,一流企业都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加强标准化建设,一方面可实现大企业与小企业之间的顺利衔接,另一方面也是实现与国际接轨特别是保质保量、保证产品品牌的重要基础。

  本刊:您此前提到,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任重而道远。您认为在推动创新发展的征途中,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马培华:新征程面临新挑战。事实上,相比单项的知识发现和技术突破,事关全局的体制、机制改革难度更大,主要表现为“四难”。

  一是企业融资难。我这有一组数据,从中可知国内融资成本远高于国外。当前美国当地银行的一年期美元贷款总成本约为年息1.62%,而国内的人民币贷款平均成本为5.38%,美元贷款成本也达到3%左右。民营企业融资成本也远高于国有企业,2015年大、中、小、微型企业融资成本分别为4.14%、4.59%、7.47%、8.19%。商业银行许多收费直接与贷款挂钩,这甚至成为行业规则。金融行业的利润挤压了企业产业资本的利润。另外,风险资本投向种子期和初创期企业较少,投向风险低、见效快、收益高的项目较多,投资阶段后移现象比较突出。

  二是知识产权与商业秘密保护难。一方面,由于知识产权行政管理分散、侵权处罚力度有限、司法救济周期长、虚拟经济中侵权行为难以监管,且知识产权维权长期存在举证难、时间长、成本高、赔偿低、效果差、判决执行不到位等问题,导致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呈多发易发趋势。另一方面,商业秘密权利人的法律救济难度大。《反不正当竞争法》《劳动法》中关于商业秘密保护的条款,内容相对分散且难以操作。一旦发生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企业收集证据较难,甚至需要公证机关、法院、公安机关等协助。而通常情况下侵权人毁灭、转移证据速度极快。

  三是科技成果转化政策落地难。比如,有些政策和党纪不配套。对于高校领导干部在外兼职问题,国务院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与其他有关条例和规定中就对兼职的概念认定以及有权认定的主体等界定不清,缺乏操作细则,导致政策执行难。

  四是人才引进和集聚难。2014年上海高校教职员工平均收入是全市在岗职工平均收入的1.34倍,而香港、新加坡都达到了2.5—3倍甚至以上。对引进国际高尖端人才、领军人物的薪酬待遇,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政策依据和特别的经费来源。创新人才引进和集聚所必需的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尚未完全形成,能上能下、能进能出、优劳优酬、分类管理、分类评价 等机制有待健全。

  本刊:应如何破解“四难”?

  马培华:我认为应主要从激活制度资源和涵养创新精神特别是企业家精神两方面着手。先说制度。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最紧迫的就是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一切阻碍创新的障碍都应排除,一切助长浮躁的做法都应摒弃。只有如此,才能让创新因子充分活跃起来。在这方面,我们建议:

  一是立足国情,制定中国企业发展国家战略。瞄准国际市场,从国家层面超前布局前沿和高技术领域企业发展战略,作好规划和资源配置;保持创新的连贯性,积极储备重点项目和扶持未来产业,逐步形成梯型产业发展结构;着力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培育创新型龙头企业,并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创业,以中小企业的颠覆性创新推动龙头企业的渐进性创新。

  二是转变政府职能,营造公平公开竞争的市场氛围。要继续解放思想,真正贯彻中共中央对非公有制经济“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改变”精神,破除影响非公有制企业公平进入和竞争的各种障碍,促进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深入推行简政放权,实行负面清单管理,竞争性领域取消市场准入。认真梳理和评估尚未下放或者取消的审批项目,继续减少行政许可;大力支持以企业为主体、成果产业化为导向的工程技术开发中心、重点实验室建设;支持以技术兼并为重点的跨国高科技企业兼并重组,打造产业集聚区,支持跨国企业高端产品和技术在我国核心区域落地;加强服务体系建设,加快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网络建设和动态管理。

  三是重点培养更多“专、精、特、新”企业。鼓励发展中小金融机构,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继续推进中小企业担保体系建设,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支持各地小微企业创业基地建设,培育一批示范带动作用强的国家小微企业示范基地;制定专门促进“专、精、特、新”企业人才培育政策;设置全球营销支援体制,协助企业解决专业人才、信息与海外网络不足等障碍,帮助“专、精、特、新”企业积极开拓海外市场。

  四是完善税收政策,支持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发展。提升税收优惠政策的法律层级,专门针对科技创新制定单行法律;税收优惠政策应直接向研发环节倾斜,如建立健全科技研发风险准备金制度等;借鉴英国、加拿大等国做法,对不同规模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实行差异化政策。

  五是加大知识产权与商业秘密保护力度,保护企业核心竞争力。加快成立知识产权终审法院,统一知识产权重大案件最终判决的标准;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强虚拟经济中的知识产权保护;尽快修订或者制定保护商业秘密的法律,如以“是否存在窃密行为”而非“窃密后是否成功实施”作为量刑依据。

  本刊:您认为应如何涵养创新精神特别是企业家精神?

  马培华:创新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既需要敢于尝试、大胆探索的精神,也需要宽容失败、允许试错的文化氛围。一要营造尊重企业家的社会氛围。必须认识到,企业家是企业的灵魂,是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是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探路者和执行者。要承认并重视企业家的作用和贡献,保护企业家的合法权益。二是构建“亲”“清”政商关系,提振企业家信心,支持和保护企业家从事合法经营活动。三是为企业家创新提供更多的机会和空间。对那些政策尚未明确的业务和模式探索,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和系统风险,不触犯法律底线,应给予适当的宽容度。四是以创新精神为指导培育企业家,鼓励他们勇于创新商业模式。

  总之,一个国家的创新精神,总是同创新事业相互促进、相互激荡。营造人人崇尚创新、人人渴望创新、人人皆可创新的良好环境,不仅是激励创新的重要前提,更是一个民族决胜未来的必由之路。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