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8期

邓天生:保护长征遗址 发扬长征精神

2016-10-10 11:33:00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文◎本刊记者史慧玲

  1935年,两万名红军来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磨西镇。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曾住在磨西镇的天主教堂,并在此召开了长征路上著名的磨西会议(图/CFP)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邓天生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红军长征沿途革命旧址保护、管理和宣传工作的提案》,与其他几份相关提案,作为全国政协《以长征胜利80周年为契机,加强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重点提案督办的组成部分,进行了专题调研。为此,本刊对邓天生委员进行了专访。本刊:您曾经去过不少长征沿线的重要遗址,请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谈您如何看待长征遗址保护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邓天生:作为一名军人,我深深感到,红军长征是在党的领导下,人民军队的伟大壮举,在人民解放军近90年的战斗历程中,这是一段艰苦卓绝的历史。特别是在当时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根据地不断缩小,国民党围追堵截的情况下,红军经过一年多的长途跋涉,胜利到达陕北。长征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是红军历史中最值得弘扬的一段。

  长征历史对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从小就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我在部队是做政治工作的。我军政治工作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用我们党的历史、优良传统、革命精神教育部队。我们火箭军(原第二炮兵)部队分散在全国各地,进入新世纪以来,我们在驻地附近的革命旧址建立了100个理想信念教育基地,其中就有十几处长征旧址。这些教育基地在教育部队、发扬红军优良传统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很愿意学习、研究长征的历史。2013年年底,我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就开始计划,要走遍所有长征途中有代表性的革命旧址。2014年,我分两次去了湖南、广西、贵州,四川、甘肃等地的长征旧址参观学习。在这个过程中,更加深刻领悟到红军长征的精神,对自己是个洗礼和教育。

  在参观的过程中,我多次被长征精神所震撼,被红军战士的英勇事迹所感染。我们常说,红军长征是向生命的极限挑战,中央红军经过的班佑遗址,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红三军团一个团,走出草地来到这里,坐下休息后,再集合时有几百人没能站起来。因为他们的体力精力已经耗光了,超越了人的极限。为了纪念他们,后来在这里修了一座纪念碑。我看着纪念碑,想象当年发生的这一幕,心灵受到震撼,更加坚定了要跟党走、听党指挥的信念和决心。

  因此,我认为,长征遗址的最重要作用就是作为长征历史的见证和长征精神的载体,应该得到很好的保护,加以充分的利用。据统计,红军长征沿途留下的革命旧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就有近30处之多。它们是对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课堂。

  随着时间的推移,亲历过长征的老红军健在的越来越少,截止到今年1月底,全军健在的只有100多位。因此,长征沿途的革命旧址的承载作用更加凸显,保护旧址和研究史实的任务也更加紧迫。

  本刊:在参观长征遗址的过程中,您发现了哪些问题和不足?

  邓天生:我感到,这些年来,各级党委对红军旧址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新建改建了许多纪念馆,保护力度不断加强,但发展护还不够平衡,特别是那些红军驻留时间较短、规模相对较小、地域较为偏远、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还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是保护不力。如巴西会议旧址,早已坍塌成为遗址。而附近后建的寺庙经堂却金碧辉煌,反差明显。二是布展欠准。有的纪念设施不适当地夸大自身在红军长征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如新建的通道转兵纪念馆,在文字说明中称红军在通道就“确立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领导地位”。还有的纪念地为了追求所谓的“生动”,在解说中故意夹杂一些封建迷信色彩。比如,遵义的土城,这里是四渡赤水中一渡赤水的地方。讲解中说张震同志在这里负伤了,部队把他送到附近一个庙里养伤。庙里和尚说,你将来要担当国家的重任。几十年过去后,他真的担任了中央军委副主席。实际上完全是杜撰的。所有这些,不但是对长征历史的不尊重,还容易误导不甚了解长征历史的年轻人。三是经费不足。比如新建成的湘江战役纪念馆,水电费和经常性开支没有列入预算,管理存在困难。四是交通不畅。比如俄界会议旧址,从国道、省道下来,还有几十公里山路,崎岖不平,狭窄难行,使许多参观者望而却步,年接待量很少。当然,上述情况是我前几年实地看到和了解到的,这两年可能已经得到改进,如是那样我会感到非常高兴,我准备明年再去看一看。

  本刊:您认为,应从哪几方面入手保护好长征遗址?

  邓天生:我建议,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长征遗址的保护和利用:

  一是进一步重视红军长征沿途革命旧址的保护、管理和宣传工作,把它作为尊重革命历史、弘扬红军优良传统的实际行动,同宣传、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机结合起来,纳入对当地党委、政府的工作要求,列入考核指标。最好由中央或地方财政拨出专款,对长征沿途革命旧址进行保护性维修和整理;列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或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要有纳入政府年度预算的经费保障,并编配专职工作人员;抽调有关党史军史方面的专家、学者,对布展内容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力求准确、形象、生动;要在长征革命旧址管理人员中培养热爱、钻研党史军史的人才,努力使他们成为研究红军在该地活动历史的专家。

  二是结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十三五”规划中关于农村公路新建改建工作的部署,将前往列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的长征革命旧址的道路问题纳入政府规划,做到道路通畅、进出便利,吸引更多的群众前往参观学习,并且通过发展红色旅游,帮助当地群众致富。

  三是在加强保护长征革命旧址实地、实物的基础上,研究论证建立网上红军长征纪念馆,以便广大青少年从网上学习、了解红军的历史。

  四是进一步加大对红军长征历史宣传的力度,尊重长征历史,弘扬长征精神,纠正各种歪曲、贬低红军长征历史的错误言论,使之没有传播的市场和平台。长征旧址大部分都是比较偏僻的地方,交通不便。我建议能否搞一个网上长征纪念馆,让长征宣传在互联网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希望,能够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时,沿途的革命旧址呈现出新的面貌,以告慰牺牲在长征路上的革命先烈,教育激励后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本刊:通过这些年您对长征问题的关注,您心中的长征精神是什么?

  邓天生:长征精神内涵很丰富,我觉得今天最应该继承和发扬的就是信念坚定和艰苦奋斗。在长征那样艰苦的环境中,红军没有溃散,面对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以昂扬的精神坚持战斗,直到胜利会师,靠的就是一种坚定的信念,相信革命一定能胜利,特别是遵义会议之后,大家都相信,跟着毛主席一定能胜利。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士气高昂,什么样的苦都能吃。长征精神中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艰苦奋斗。今天,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我们讲艰苦奋斗,并不是让大家也去吃树皮、啃皮带,而是体现在对待工作和事业上,要更加勤奋、敬业,领导干部要保持廉洁的作风。

  过去有一段时间,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有些不够,这个情况正在得到改变。我们要高度重视用长征精神教育青年一代,因为列宁讲过,掌握了青年就掌握了未来。同时我们也要相信,青少年是能够接受长征教育、能够传承长征精神的。我过去所在单位总结组织如何运用理想信念教育基地教育部队时,曾总结过12个字:到其地、知其史、悟其魂、践其行。就是说,要求我们的干部要把部队带过去,让战士们要知道这段历史,这个革命旧址发生过什么,在革命过程中发挥过什么样的作用,体现了哪些精神,并把这些精神践行到自己的实际工作中。现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发扬老红军的优良传统,要求铭记红军丰功伟绩,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这样就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力量。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