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7期

既当马蜂蜇人 又做蜜蜂酿蜜——梁晓声谈文艺作品与现实生活

2016-09-21 17:35:16 来源:中国政协 王瑛我有话说
0

  文艺作品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联。回顾以往,大批优秀现实主义文艺作品或针砭时弊、或歌颂美好,实现了引领人民、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

  今天,社会多元发展,受众对文艺的需求也日益多样化。如何理解文艺与现实的关系?文艺作品如何给人以鼓舞、以希望?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梁晓声。

  文艺应保持对时代的洞鉴

  本刊:您的作品真实反映了社会现实,产生了强烈而持久的影响。但很多评论认为,目前中国现实主义作品数量不多,质量也不很高。

  梁晓声:应该说,还是有相当一批人在关注现实、反映现实,他们的写作依然载负着传统的使命和责任,那就是关注他者的命运。历史地看,伟大的作家都不仅仅只是写小说。从雨果到托尔斯泰,到雪莱、拜伦、海涅、马克•吐温、萧伯纳,他们都是既写小说、写戏剧、写诗,同时也大量地写社会评论。

  不过,今天我们弘扬现实主义精神,首先要辨清概念。有人认为现实主义精神就是歌颂现实中的好人好事,也有人认为现实主义精神是揭露生活中的丑恶。总结一下,会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假如概念不清,你也谈,我也谈,其实各说各的话,没有意义。

  客观地说,今天的作家在表现现实上已经拥有比此前任何时代都更大的创作半径。在我的理解里,现实主义精神就是保持对时代的洞鉴,真实反映时代和生活的勇气。

  本刊:但不少创作者对现实主义题材依然缺乏热情。导演赵宝刚说过,大家一窝蜂拍IP剧和古装剧,一集投资990万,火得很,而现实主义题材就很难获得投资,最多500万,一集就差400多万。大家都在考虑收视率,考虑经济收益。

  梁晓声:现实主义题材影视作品确实收视率低,现在到农村放映农村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很少有人愿意看。农村就剩下老人和孩子,青年都到城市来了,分散开了。我们没有可能把他们聚集起来说这是专门为农村拍的,即使聚集起来了,他们会说我终于到城里来了,还给我们看这个,我要看“007”。当然,这也是相当自然的事情,但目前农村现实主义题材变成只有关注农村情况的城里人才看的了,要引起我们的思考。

  文学也一样。不少作家和读者的心态都在发生变化,很多人喜欢读更轻松一些的文章,也有不少作家会说,我只是给爱读小说解闷儿的人讲一个轻松的故事。

  但我们必须考虑到,现实主义题材文艺作品应该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时代起什么样的作用呢?如果说让电影来承载,电影说:“太沉重了,会影响我的票房”;让电视剧来承载,电视剧说:“电影都不承载,我为什么要承载?大众看电视更主要是为了娱乐。”让戏剧来承载,戏剧说:“老大、老二都是那样了,一个小小舞台能影响多少人呢?”最后让文学来承载,但如果文学也不肯的话,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

  追求人性的温度

  本刊:您的文章在反映社会现实的同时都带有一种批判意识。我听您讲过一个观点:优秀的文学作品需要具备两点,揭露与树立。没有对现实生活的批判,就捧不出甜美的蜜来。

  梁晓声:“树立”也不是一个十分确切的说法,我把它描述成“给出解决问题的希望”。

  文艺有两个功能,一个是对社会现实的批判,一个是对生活中真善美的弘扬。这也是鲁迅常说的“诊断病情”和“给出药方”。这两个功能如人体的两个器官,缺一不可。只有文艺作品的批判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其弘扬的功能才会使受众愿意接受并且相信。如果废掉文艺反映现实、批判生活中假丑恶的功能,就等于同时废掉了其弘扬生活中真善美的功能,因为人们不相信作品的真诚。所以,文艺作品既要当马蜂蜇人,又要做蜜蜂酿蜜。

  从这一点来看,古今中外相当多优秀的文艺作品,都兼顾到了这两点。它们首先最真实地呈现了问题,实现了对现实的批判——可能是社会问题,也可能是人性问题。同时,它们也在着力表现一点——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的意志力、行为的选择所体现出的人性的温度。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悲惨世界》。《悲惨世界》通过冉•阿让的命运,批判了当时的政府对底层人民的压迫。但与此同时,它也写出了人在最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应该怎么样做———冉•阿让最后变成一个在人格上几乎和米里哀主教同一层级的人物。这是伟大的作家创作的伟大的作品所应该具有的品相。

  当然鲁迅也说过,你不能要求写作者同时又是医生,但如果能兼顾,那更好。

  本刊:追求人性的温度是您心中的理想主义。

  梁晓声:至少是我这样的创作者所理解的理想主义,人性的理想主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管它处于什么样的时代,它的公民如果对于人性理想丧失了坚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文艺有时候是投枪与匕首,有时候是橄榄枝,最后都是为了体现人性的提升、人性所能达到的一种高度。

  本刊:做政协委员是不是更有助于了解社会现实,提出问题?

  梁晓声:政协委员应当观察党和政府的目光也许观察不到的方面。政协委员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要不断学习和勤于思考。同时,政协委员也应做评论员,既然有观察感想,就要秉直谏言。

  对冲“娱乐化”

  本刊:我们刚才说过,目前很多创作者和读者观众更倾向轻松一点的作品,人们普遍感觉社会压力大,需要娱乐。

  梁晓声:娱乐是正常的现象,文艺有娱乐的功能,大众有娱乐的本性,但如果文艺“娱乐化”了,而且有泛滥的趋势,那么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觉得自己的文艺变得品相不佳。我们必须思考文艺另外的功能——批判、反思等等。

  我们总不能全民娱乐化吧?真的会像美国人所说的全人类都娱乐致死吗?有可以对冲它的方式吗?有。就是对于人性真善美、对于集体主义、对于舍己助人的关注,这也是好莱坞商业大片里最关键的部分,如果把这些抽离,再高级的特效也是垃圾。

  此外还有另外的方式———进入纪实类书籍阅读时代,不断地反思历史。在很多纪实类作品里面,会有对历史最大程度的贴近和探究,对历史事件、对历史阶段各方面人物的评述。此外,追求作品的科学性、知识性、欣赏性,用这些来不断地对冲娱乐化,让人们更加亲近文学作品。

  本刊:说起人与文学作品的亲近,汪曾祺汪老曾在文章中写过一个很感人的情节。他去农村开会,无意摸到桌子上疙里疙瘩都是圆珠笔写的字,仔细一看是他的《受戒》的内容,问了问是村里的大队书记把文章都背会了,开会的时候刻在了桌子上。现在已经少有这样的情景了,我们再讨论文艺为人民服务,更应该思考什么呢?

  梁晓声:讲文艺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首先要清楚今日的“人民”发生的变化。我国有6亿多网民,网络可以说是博物馆、美术馆里最精美的艺术品和公共厕所、垃圾场重叠存在的一个世界。我们不得不承认,网上有戾气、有浮躁之气,有攻击、有宣泄,有博人眼球的虚荣等等,人们手指尖稍微一点,就可以由欣赏转到谩骂。假如一个人开始就一头扎到这样的世界里,文艺怎样为他服务就要认真思考。

  我们一定要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但应该具体到为青少年创作什么样的作品、为农村进城打工的青年们创作什么的作品、为受过大学高等教育的青年创作什么样的作品……只有把这些细化,才能称得上文艺为人民服务。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