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7期

用优秀作品支撑社会主义文艺的天空

2016-09-21 17:33:02 来源:中国政协 花千芳我有话说
0

  

  “怎样繁荣社会主义文艺”,这个话题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想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诸子竞秀,想到了欧洲的文艺复兴、巨匠崛起,想到了近现代西方流行文化的大行其道、浮世繁华……有一点可以肯定:唯有优秀的文艺作品可以世代相传,成为整个时代的标记。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物资的匮乏逐渐得到解决,经济发达支撑国力强盛;新时代呼唤新文艺,由此也揭开了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新篇章。那么,怎样才算文艺的繁荣呢?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即便是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忙碌于工作的人们,也同样需要文艺作品来调剂生活。十三亿人的十三亿双眼睛、耳朵随时准备接收优秀的文艺作品,这种庞大的刚性需求,一直存在。

  当然我们必须认识到,这种刚性需求,也是有度的,尤其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随着文艺作品传播的无国界现象日益显现,必然导致关注热点的过分集中。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就必须认识到,文艺工作的指导思想需要与时代同发展、相适应。

  “某某火了,全民都在看某某”,是时代大背景下的常态。究竟是轰动一时的作品引发所有人的关注,还是所有人的关注催生出轰动一时的作品?答案往往掌握在拥有运营主动权的资本手中。不是说资本有什么不好,大笔的资金进入文艺市场,本身是件好事情;但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资本的首要追求必然在于扩充资本本身,而不是对文化发展进步的责任感。

  人性有两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在今天,虽然公开诲淫诲盗的文艺产品已经摆不上桌面,可是次级的暧昧、各种攀比、过度描述复仇快感、“扮猪吃老虎”等等,这些颇受追捧的桥段,依然成为很多作者创作的优选,因为还是有人喜欢看。

  通过资本运作,国内外产生了一大批我们耳熟能详的文化符号,比如哈利波特、蜘蛛侠、变形金刚等等。但我们也能切身感到,这些过分单一的文化符号演绎的雷同故事,也许一时看得津津有味,过后再想,除了光怪陆离的造型和特效,并没有什么更多的东西值得我们记忆,也许这本身就 是“文化快餐”的悲哀。

  问题是,时间是有限的,有限的时间段之内不可能有太多作品大火特火。次级作品的大火特火,必然挤占人们的选择空间;放任资本的无序炒作,必然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看上去风风火火,实际上都是过眼云烟。

  我们看了这么多年的过眼云烟,应该看够了吧?

  

  于今,谈繁荣社会主义文艺,必须认识到什么才是我们需要的作品。我认为,起码要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能够弘扬中国精神,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是我们需要的。这样的作品有吗?肯定有,但是肯定没有大火特火。比如《亮剑》《闯关东》《大圣归来》等,有火的潜质,也确实火了一阵,但终被淹没于没有深度的“小白化”的浪潮里,着实令人惋惜。所幸还有网络,让这些优秀的作品可以继续存在,持续拓展影响。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过眼云烟”级别的作品从此消失,市场需要这些作品,过眼云烟起码还有云烟。但是,如何让更优秀的作品获得更多的影响力,才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迫在眉睫。

  中华民族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从古至今就不乏文艺大家。所区别的无非是在每个时代文艺的创作手法、表现形式,从诗经俚曲,到风骚歌赋;从唐诗宋词,到元曲明清小说,乃至民国的鲁郭茅巴老曹,文豪辈出;及至当代,也有路遥、王蒙、陈忠实、铁凝、贾平凹等,名家荟萃。优秀的文艺作品和杰出的创作人才从来都有,问题是怎么发现并推广的问题。拙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书成数年,投了十余家出版社,都不能出版,直到我参加了文艺工作座谈会,才得以付梓,然后你对我说我们的选拔机制没有问题,我是不信的。

  是的,我们缺一套行之有效的选拔、推广机制。我们并没有在优秀文艺作品的选拔上充分尊重民意,大家喜欢看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总以为推广什么大家就看什么就很好了,等到“过眼云烟”级别的文艺作品冲出来抢占市场份额的时候,才发现过分依仗话语权的优势,其实是自废武功。任由曾经深入人心的宣传逐步退化到自说自话,这肯定是不行的。

  好的作品,要解决两个问题,可阅读性和思想教育引导。这两个问题同等重要,不可偏废。写出来的东西,创作出来的作品,没人看得懂不见得就不是好作品。毕加索的抽象画很多人也看不懂,问题是有专家解释了之后,很多人就看得懂了。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作品,只有作者自己懂,以为别人看不懂就是有学问,各种华丽的解读之后,也没能让圈子内外的人喜欢。这样的作品这些年没少出现,居然也得到了力推,简直是莫名其妙。想自娱自乐就回家自己乐去,没必要占用太多的公共资源,浪费大家的时间。

  一句话,矫情可得一时欢,历史的扫把最终会把尘埃扫进垃圾桶里。

  

  社会主义文艺当有社会主义特色。曾几何时?充斥于文艺舞台的,不是帝王将相,就是宫女太监;不是帽子辫子,就是拳头枕头;不是官场戏说,就是宫闱暗斗,实在看不出跟社会主义文艺有啥子关系。作为一种文艺表现形式,宫廷贵族戏当然是涵盖在创作之列的,但是以这个东西为主的话,就只能让人笑掉大牙了。手撕鬼子的“神”剧、宫女太监阴阳怪调屡屡搬上荧幕,这样的日子应该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我们不能一边让各种“神”剧轮番轰炸人们的视听,让绯闻、丑闻不断的“明星”走着红地毯,影响着青少年;一边对传播中国好声音、社会正能量的优秀作品不闻不问、不助不推,还大谈特谈繁荣社会主义文艺,这不科学。

  前不久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我引用了一个小例子,不妨在这里再说一下:

  某年,某知名的文学网站,兴起了一股网游小说热潮;所谓网游小说,就是写玩家怎么玩游戏的一种小说,作品质量什么的就不说了,问题是这次热潮来势太猛,从点击榜、推荐榜、收藏榜等等榜单上看,网站优势位置全被网游小说占领了;看到网游小说这么火,很多写别的类型小说的作者也加入到网游小说的创作大军之中,进一步推高了热度;这样的情况让该网站的管理层非常忧心,一个文学网站,被一种类型小说占据,很有可能就把网站的性质给定位了,搞不好以后大家想起这个网站的时候,第一印象就是个网游小说站,看其它类型小说的读者可能就不会再关注了;针对这一情况,该网站在首页最显眼的位置,专门开辟了推荐栏目,用来推荐其它类型的小说;任何一个类型的小说都可以产生好的作品,相比于网游小说那么小众的类型来说,更多的类型小说通过网站推荐的方式,得以被更多的读者认识,从而让该网的各种类型小说都得到均衡的发展;手机阅读没有大规模普及之前,这家文学网站一直是最火的网络小说网站。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明,标杆是可以通过某种政策引导的方式竖立起来的。当然前提是竖立起来的标杆确实有标杆的水平,作品必须过硬。不能一拍脑袋就抓一个所谓的标杆出来让大家看,这很容易被“打脸”或者遭遇广大读者的漠视,那更尴尬。

  好作品出现,或者说确定之后,后期的持续推广工作更是不可或缺。相对于发现而言,竖立的工作更艰巨,牵扯更多的人力物力,这样的事情除了资本方之外,就只有国家有能力做到行之有效的推广。

  以文学创作为例,首先要解决盗版侵权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保障作者应有的权益。其次是尽可能多地在版权拓展方面给优秀的作品提供便利条件。优秀作品的游戏开发、影视拍摄、海外发行、国内外各种奖项……一个也不能少,否则,这些待遇都没有,算什么好作品?

  简而言之,繁荣社会主义文艺,必须做好二件事:第一,发现好作品;第二,推广好作品。

  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可期。(作者:抚顺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知名网络作家)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