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7期

为民族凝魂聚气 为时代凝心聚力

2016-09-19 10:38:33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为民族凝魂聚气 为时代凝心聚力

———全国政协“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常委会专题报道

摄影/姜贵东

  伟大的时代需要嘹亮的号角,神圣的使命呼唤繁荣的文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大力推进文化发展、促进文艺繁荣,不断地筑牢我们民族的精神大厦。

  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此后不到一年时间,中共中央《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相继发布,为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发展确立了具有战略性、针对性、可操作性的顶层设计。

  创作生态出现可喜变化,文化发展呈现新气象,一部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交响乐正在奏响。

  切合焦点,顺应时势,8月29日,全国政协召开本年度最后一次专题议政性常委会,围绕“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议政建言。

  为了人民,反映人民

  导向问题至关重要,现时代的文艺坚持什么样的导向,决定着文艺自身的衰荣和发展方向,甚至决定着我们精神家园的荒芜与繁茂。

  其实,早在70多年前,针对“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就给出了答案:“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他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

  然而,一段时期以来,上座率、收视率、点击率、发行量似乎成了一些文艺工作者和作品的单纯追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

  新论断新要求,高屋建瓴,振聋发聩,在社会各界产生巨大反响。

  本次常委会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作为第一专题,自然让常委、委员们有话可说。

  人民需要文艺,文艺创作要为了人民。为人民放歌,为人民抒情,这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所在。

  全国政协常委杨崇汇从党和政府的层面进行了深入思考。他认为,当前社会阶层多样化、利益追求多元化,文化发展、文艺创作一定要研究各个阶层人群的文化需求,并充分发挥艺术作品的社会功能和作用,以不同的文艺形式满足不同人群的精神需要,做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与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宗旨、与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 要相统一。

  列席会议的浙江省政协副主席陈加元认为,人民的需求是多方面的,既有衣食住行的物质需求,也有心理满足、价值实现的精神需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对文化产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不断提高。他提出,把文艺惠民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通过组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送到基层,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促进人民群众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这是新时期坚持文艺“二为”方向的升华和发展。

  文化的人民性是大家认同的标准,一切文艺创作的出发点都是用来满足人民群众需要的。全国政协常委、湖南湘西州政协副主席田岚进一步指出,在社会转型期,强调文化人民性,强调文化的润滑功能、宣泄功能很有益处。她据此提出建议,要把加强公共文化服务,尤其是基层文化娱乐设施的建设,实现“民有所乐”“文化惠民”纳入到民生工程中,要把人民认同、人民受益作为文化评价体系中的重要指标。

  文艺也同样离不开人民。文艺创作源于人民、反映人民,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内涵。

  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人民的文艺”需要扑下身去、扎根人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张改琴认为,社会主义文艺应坚持人民为主体,反映人民的心声,反映民族的精神,反映时代的风貌。

  文艺不是纯粹的商品,不是简单的宣传品,而是人类信仰的精神产品,是大众的精神食粮。“一些文艺创作背离初心,迎合市场,人民的代言人变成了市场的奴隶,作品被铜臭侵蚀,‘三俗’屡反屡现,妖魔鬼怪不绝余迹,价值取向被扭曲。”谈到这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兴东情绪激动,“红地毯越铺越长,离百姓生活却越来越远;晚会越来越奢华浮躁,观众口碑却越来越差。”王兴东呼吁,文艺工作者要不忘初心,把人民当做母亲,孝敬母亲需要耐心,扎根生活需要诚心,把母亲的甘苦乐忧化作情感创作的源泉。

  作为画家的何水法委员,一直活跃在艺术创作的第一线,对此深有感触:“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实际是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深入生活是文艺鲜活的根本保证,传递正能量是文艺发展繁荣的稳固基石。”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侯露表达了同样看法:“中国精神”扎根在基层,存在于人民群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的实践中。“只有走到他们中间,感受民族脉搏跳动的力量,才能写出有筋骨的作品,才能打动人、影响人、鼓舞人,真正做到文化化人。”侯露说。

  全国政协常委、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龙新民讲了全国第一个电视剧制作机构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该中心在一个被称作“骡马大院”的地方,靠50来人、几部摄像机开始了创业之路。条件虽然十分简陋,但却在短短几年时间创作了《渴望》《北京人在纽约》《编辑部的故事》等一批影响很大的电视连续剧,锻炼成就了冯小刚、张凯丽、姜文、葛优、刘欢等著名艺术家。他们富于人民情怀,有扎实的生活功底,善于从百姓生活中捕捉题材、提炼主题,真诚表达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文艺只有坚持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才能出精品、出人才、出效益,出艺术生产力、社会影响力和对外传播力。”龙新民建议,要为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到基层建立联系点或挂职锻炼等活动创造条件、畅通渠道,解决其后顾之忧;广大文艺工作者也要潜心深入群众深入生活,从人民群众中汲取丰富营养,使自己的作品能够顺应人民意愿、受到人们喜爱。

  强根固本,攀文艺“高峰”

  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优秀的文艺作品,必然以中国精神为灵魂。

  近年来,文艺创作迎来春天,但有“高原”缺“高峰”现象依然存在。我国年生产600部电影、1万5千集电视剧、30万种出版物,数量如此庞大,被受众推崇的文艺精品的比例却不高。

  何为精品?全国政协常委、空军原副司令员何为荣认为,文艺精品就是要写好中华历史故事,描绘中国现实故事,展示人民情感故事;文艺精品就是要“直面伟大时代,深入世道人心”。

  好作品既要“有意义”,又要“有意思”。全国政协常委、中油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兰云升认为,精神、观念、态度应该隐入鲜活的故事、朴实的语言和生动的形式中,避免说理生硬、不接地气。“文艺精品是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画家靳尚谊说,艺术的难度在于形式上的创新,这需要创作者深入研究本专业艺术,遵循艺术规律,坚持标准。

  那么,精品力作难产,原因何在?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印红说,浮躁心态、“娱乐至上”、粗制滥造是主要原因。“2015年,抗战剧占国内电视剧三分之一的播出份额。一些抗战剧为了跟风追潮,拍摄时间仅仅两三个月。如此这般,怎能不出现‘手 撕鬼子’的‘抗战神剧’?”

  只有紧贴时代,关注现实生活和身边人,才能创作好的作品。“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成效显著、影响深远,文艺工作者要担当使命,为反腐败斗争鼓与呼,讲好反腐故事。”全国政协常委、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说。

  农工党中央的发言用一些医卫题材作品存在的问题为例,呼吁文艺创作要关注现实,反映真善美。“医卫题材电视剧偏离医卫主线,变成‘白大褂’包裹下的青春剧、偶像剧、爱情剧。”农工党中央建议,要鼓励创作者充分挖掘和反映广大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忘我奉献的事迹和情操。同时,要注重专业性,停播粗制滥造给观众造成医疗卫生知识误导的影视剧。

  来自香港的黄英豪委员认为,成功落实“一国两制”的历史应该成为优秀文艺作品创作题材。“要鼓励香港民间各界成立文化艺术创作社团,广泛深入挖掘更多落实‘一国两制’过程中的精彩素材,为创作伟大作品打下坚实基础。”

  对于已经拥有了4.8亿受众,完全可能也应该产生文艺精品力作的网络文艺,常委、委员们给予充分关注。要“跟上节拍,面对新的文艺形态,重视提高网络文化产品的原创能力和文化品位。”全国政协常委、著名作家陈建功的话代表了很多委员的观点,创作者不能看不起老百姓喜爱的“草根文化”,要采取契合时代、贴近受众的方式,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作方法。

  一些常委、委员还将批评的矛头直指某些“主旋律”作品。一些“主旋律”收视不佳是事实,不能一味埋怨老百姓不爱看和院线不排片。委员们认为,“主旋律”作品不能变成“政绩”和“任务”,两个月赶制出来的作品必然粗制滥造;拼命“拔高”,“架势”拉得太足效果反而不好,要避免违反生活规律、艺术规律的做法。王兴东委员建议,国家应集中优势人才、资金,选择表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题材,像“两弹一星”攻关一样,精心创作,耐心打磨,以感人的艺术魅力,彰显信仰的凝聚力,提高国家的软实力、影响力。

  体现中国精神的文艺精品,源于中华文化自信,更要向世界展示中华文化魅力,展示我们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自信。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认为,文艺创作要服务于国家利益,“我们不能甘愿展示丑陋、以丑为美,来博取发达国家中产阶级廉价的一笑一颦,以此展现我们所谓的才华。”而要充满自信地用最优美的中文,写最美好的中国人形象,为全世界热爱中文的读者服务,让我们的文学从“高原”走向“高峰”。

  “‘以洋为荣、唯洋是从’没有前途,‘中国故事’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刘敬民随调研组先后赴7个省市调研发现,一些地方在保持文艺特色方面面临严重挑战,“要立足传统,重视对地方传统文化资源的保护利用,将‘火种’留下、看好。”刘敬民说。

  强调传统也并不意味着将东西方文艺思想简单对立,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说,要以包容、客观、谦逊的态度做到西方文艺“洋为中用”。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汉民认为,具有中国精神的文艺精品要兼容并蓄,能批判继承古今中外文化艺术,吸纳其精华、剔除其糟粕,成为集大成者。

  建设主力军,锤炼“特种兵”

  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在新时期文艺出现新变化、新特点的背景下,如何造就一批有影响的各领域文艺领军人物,建设一支宏大的文艺人才队伍成为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常委、委员们普遍认为,随着经济社会进步,人民群众思想文化素质的提高,以及传播手段的迅猛发展,文艺迎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但是在广大人民群众心目当中,有影响力、代表性的名家大师还不多,文艺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亟待加强。应当把文艺队伍建设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占领文化思想宣传主阵地,牢牢把握话语权,在道德建设、提升素质、优化结构、人才培养、经费投入等方面下功夫,为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建设德艺双馨的文艺队伍,仅仅包括我们国家行政体制内的从事文艺工作的劳动者?还是同样包括那些文艺自由职业者?”全国政协常委、国家一级演员李羚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她认为,当前文艺队伍构成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不能仅仅在文艺界这个小环境去建立队伍标准,而是要建设形成社会共识的大环境;应当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改革,用科学的态度,法定的标准和手段衡量作品和传播,使真正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能够占有应有的地位,让优秀作者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回报。

  当今时代,市场大潮汹涌澎湃,各种利益诱惑纷至沓来,考验着每一位文艺工作者的理想坚持和职业良知。

  全国政协常委、国家京剧院原院长吴江用一个生动的例子表达了他的忧虑:“梅兰芳先生名满天下,他每次演出必要请几位文化界的老先生观看,演完后还请他们吃夜宵,听他们给自己提意见和不足,他的许多唱腔、唱词、表演手法都是这样日益提高完善的。梅先生这种精益求精、谦虚谨慎的态度,几人能做到?如今,一些青年文艺人才刚取得一点成绩,就在媒体的包装追捧下,慢慢地自我膨胀、孤立,难以进步提高,‘捧杀’让青年人才倒在了攀登‘高峰’的路上。”他呼吁,对优秀人才更要用“响鼓重槌”,不能让他们误入歧途。

  不锻炼自己的人格,无由产生伟大的作品。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女中音歌唱家阿拉泰认为,文艺工作者要做好“灵魂的工程师”,必须以德为先。她建议,在引导文艺工作者提高艺术水平的同时,还应当大力培养道德意识和奉献精神,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品德;对德艺双馨文艺家的先进事迹要宣传表彰,树立学习榜样;要及时教育纠正文艺队伍中的不良现象和行为,做到奖罚分明。

  围绕“培养造就文艺领军人物和高素质文艺人才”这一话题,叶小钢和王明明两位常委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伯乐”——“时代文艺经典只能从时代文艺人才中来,我们亟需建立‘伯乐举荐机制’。”全国政协常委、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说,“除了艺术家创造艺术经典的自觉性,文化宣传部门和管理部门要懂人识才,发现天才、推出大师、传播经典,要为艺术家的精神创造与生产提供必要的条件保障,尤其要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和尊重。”

  在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明明看来,文艺“高峰”由两者构成——“高峰”作品和“高峰”人才。他说:“‘大家’往往也是发现人才的‘伯乐’。宽容的心态、耐得住寂寞的专业追求、正确的名利观和‘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是‘大家’人格修为的体现,是超越时代的。选用人才不能唯学历,应当不拘一格降人才。希望有关部门开启‘伯乐直通车’,营造有利于优秀文艺人才脱颖而出的好环境。”“我74岁了,现在还能上台演出,这一方面得益于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也得益于我年轻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认为,当前文艺舞台上“生旦净末丑”看起来挺热闹,但基本功扎实过硬的掌旗领军人才不多;艺术院校盲目扩大招生,多种科目的增加导致教学分散,师资短缺,影响了“高峰”人才的培养。他建议,创新艺术人才培养,尊重艺术人才成长的特殊规律,分门别类,因材施教。他还作了个形象的比喻:“要像部队训练‘特种兵’那样,培养专门艺术人才。”

  近年来,民营文化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新兴文艺组织大量涌现,网络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文艺群体十分活跃。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主席贺军科援引共青团中央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网络新媒体正深刻改变着文艺形态、观念和文化实践,亿万“网络土著”青年中正在成长出一支“草根”文艺创作大军,营造清朗的网络文化空间,亟需培养优秀的“草根”青年文艺人才。为此,他建议,加强对网络青年文艺人才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教育;扩大对新兴文艺群体的组织吸纳;发挥政府文化基金、奖项和媒体资源的杠杆作用,加大对新文艺群体的扶持力度;出台完善网络文化管理规定,严格监管问题作品和问题艺人;制定网络文化产品化战略规划,创建吸引新兴文艺人才的工作载体。

  常委、委员们认为,新文艺组织和文艺群体中间蕴藏着巨大的创造能量,其中很有可能产生文艺名家,要用更加开阔的胸襟、眼界、思路和政策、方法,团结吸引他们,发挥好新文艺组织和文艺群体的积极作用,引导他们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

  理顺体制机制,培植良田沃土

  (摄影/本刊记者廖九阳)

  文艺之树要根深叶茂,离不开文化体制、运行机制和艺术创作的良田沃土。委员们建议,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应在加强管理、注重引导、深化改革三方面着力。近期内爆出的“天价片酬”与“票房造假”暴露出管理的漏洞。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广播电视总台原台长欧阳常林认为,“天价片酬”导致制作成本疯涨,从而使得用于提高内容品质的投入严重不足,创新能力下降。毋庸讳言,当前我国文化产业尚未建立统一高效的文化管理体制,条块分割、多头管理、行业壁垒等问题导致了管理上的漏洞。全国政协常委、广西政协副主席磨长英建议,在中央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上,需要在职能上进一步明晰管理边界、不断完善政府各部门彼此间的沟通协调机制,形成科学、统一、高效的国家文化产业管理体制。“要在自律的基础上上升到法规制度层面,形成有效的管理机制,使从业人员依法依规自觉遵守。这样才能有效遏制乱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原副主席张西南从适应全面依法治国要求的高度提出自己的建议。

  常委、委员们进一步指出,要推动文化立法,把党的文艺方针和政策措施通过法律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要促进和保障文艺的繁荣发展,离不开健全的文化立法所构建的制度体系。”全国政协常委、民进河南省主委张震宇建议,尽快开展文化产业法律、法规、规章的清理工作,协调立法冲突,废止过时的立法内容,对各种类型的文化产业立法加以整合规范,使其保持统一性、协调性和科学性。

  作品是文艺工作者智慧的结晶,只有保护好知识产权,才能保障文艺原创能力。然而,知识产权侵权的违法成本低,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创作者的积极性。全国政协常委、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副局长李玉光认为,琼瑶诉于正侵犯剧本《梅花烙》的著作权纠纷案、快播播放器侵权案等的查处,就有效营造了良好的知识产权生态。为此,他建议加快《著作权法》的修改,立法保护民间文艺作品,完善网络版权保护的法律法规。

  不仅要加强管理,更要强化引导。常委、委员们认为,开展文艺批评,举办文艺评奖,设立国家艺术基金等方式都会引导文艺创作的走向,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

  “没有文艺评论的繁荣就不能有文艺的繁荣。”全国政协常委、国防科技大学原政治委员徐一天呼吁,要繁荣文艺评论,提升社会审美趣味,使文艺评论真正起到激浊扬清、引导审美的作用。在全国政协常委、中共中央编译局原局长韦建桦看来,创作和评论如同“鸟之两翼、车之双轮”,如果其中一侧较弱,另一侧就不可能很强,其结果势必会飞不高,行不远。评论要把握好政治导向、理论导向和价值导向,要“剪除恶草、灌溉佳花”从而引导文艺创作。

  除了从文艺创作的主体出发外,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朱永新认为,从受众的角度,培养鉴赏者也是文艺繁荣的重要路径。因为高雅的鉴赏人群,必然是高品质的精神产品消费群体,并由此孵化出优秀的创作者。因此,他建议,加强经典推介,提升鉴赏能力;关注重点人群,引领大众鉴赏;推进全面阅读,建设书香社会等。

  如何调动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常委、委员们表示评奖是一个有效的方式。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歌舞剧院一级演员李素华表示,现在许多评奖确实引导了文艺的创作,也创作出一些非常不错的作品。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张海,全国政协常委、原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等常委也认同评奖的引导、激励作用,但他们也指出目前的评奖存在一些不足,各类全国性文艺评奖往往是九龙闹水,缺乏沟通,没有形成一个标准统一、科学翔实、相互认同的评价体系。所以,要进一步完善评奖机制,优化奖项结构,确保应评尽评、进退有序;同时,强化宣传推广,充分发挥评奖结果的激励引领示范推动作用,推动形成学习业务、研讨业务、钻研业务、提升业务的良好氛围。“根本出路在改革。”印红常委认为,这是摒除浮躁、营造良好环境的路径。

  针对如何建立良好的机制,邵鸿、洪慧民、刘晓庄等常委也就加强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落实权力清单制度,明确“政府、社会、市场”各自职责;遵循文艺规律,改变单一的“政府办文化”思路,建立政府引导的公共文化机构;改革审批机制,构建规范有序的市场准入和退出制度;增强文艺类协会“自律”和“管理”职能,建立“后补助”的激励机制,为艺术家提供创作保障和技能培养的政策支持等方面提出了建议。“千万不能一刀切。”许多委员表示,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也要注意到文艺单位不同于其他产业的艺术特性。对一些有历史价值、有特色、有影响、有传承实力的戏曲院团给予重点保护和扶持,对不同的戏曲院团采取“一团一策”,切实给予扶持。

  对已经改制的文艺单位出现的一些新问题,常委、委员们表示要继续通过深化改革才能解决。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原部长蔡武表示,以文艺院团的改革为例,改革设计之初就考虑要“一团一场”,即每个院团都有一个固定的专业演出场地,这样能够缓解文艺院团的演出成本,使院团摆脱了“给剧场打工”的“宿命”,但目前改革的相应配套政策落实不到位。他建议,要继续深化改革,完善配套措施。

  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原副主席吴正德则提出,要尊重文艺的特殊属性。“艺术创作需要心无旁骛,需要时间积淀,并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成其为作品。”这需要政府理顺资产管理部门、宣传主管部门和文化职能部门的关系,科学管理,充分尊重文艺工作的特殊属性。避免偏重经济指标来衡量工作成效,让文艺工作者静下心来创造文艺精品。

  三天的会期虽短,但成果丰硕,许多有见地的意见建议将化作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的真招实招。刘延东副总理在报告中明确表态,国务院一定认真研究,积极吸取,转化成为工作动力。

  俞正声主席在闭幕会上强调,人民政协还要围绕中央关于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情况开展监督议政。他希望广大政协委员争做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的表率。政协委员中的艺术家们,要自觉按照德艺双馨的要求,坚守艺术理念,恪守职业道德,树立良好形象,努力创作更多、更好的文艺精品;政协委员中的哲学、社科专家学者,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指导,积极开展文艺评论,敢批评、善批评,推动文艺事业健康发展;政协委员中的文化企业负责人,要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切实把好文艺产品的出口关;政协委员中的新闻出版工作者,要自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出更多表现主流价值、展示文明风尚的好作品、好图书。

  风正行舟,百舸争流。作为参与者、推动者和建设者,广大政协委员投身文艺创作、推动文化进步的脚步不会停歇,人民政协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的力度不会减弱,百花竞放、硕果累累的社会主义文艺的春天正在来到。(报道组成员:王钊冀、王瑛、廖九阳、陶家璇)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