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2期

“一家人都要过上好日子”——全国政协委员杨鸿生谈“直过民族”脱贫

2016-07-14 16:07:16 来源:中国政协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他们是56个民族中的瑰丽花朵,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程中不能掉队的兄弟——“直过民族”。他们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如今,他们现状如何?如何让他们在小康路上不掉队?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云南省委主委杨鸿生。

  本刊:您为什么多年来持续关注“直过民族”脱贫?

  杨鸿生: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简单地说下“直过民族”的由来。20世纪50年代,党中央、国务院对边疆地区尚处在原始社会末期或已进入阶级社会,但阶级分化不明显、土地占有不集中、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独龙、德昂、基诺、怒、布朗、景颇、佤、傈僳、拉祜等9个民族,以及部分苗、瑶、布依、纳西、阿昌、哈尼、彝、傣、白、藏等民族,不进行土地改革,以“团结、生产、进步”为方针,采取一系列不同于内地的特殊政策措施,使其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这些民族简称“直过民族”,这些民族聚居的地区简称“直过区”。因此,“直过民族”非某单一民族的名称,而是一个民族的集合体,是特殊的对象、特殊的政策和特殊的区位制度的产物。云南是“直过民族”比较集中的省份,9个“直过民族”皆有,全省13个州(市)58个县(市、区)均有分布,总人口为232.7万人。

  “直过民族”人数虽少,但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全面小康社会就是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自然也包括他们。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扶贫攻坚抓紧抓准抓到位,坚持精准扶贫,决不让一个少数民族、一个地区掉队。今年年初,汪洋副总理到云南专题调研“直过民族”扶贫工作时强调,要从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促进民族团结、边疆稳固的高度,下大力气推进直过民族扶贫开发,确保如期实现脱贫目标。近日,云南省委、省政府又出台了《云南省全面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2016—2020年)》,决定用5年左右的时间,坚决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确保“直过民族”聚居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可见,“直过民族”能否如期脱贫,不仅事关云南省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更事关全国56个民族全面脱贫全面小康大局。

  我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我对“直过民族”有着浓厚的情结。我曾到过我省“直过民族”分布的大部分地区,去亲自了解他们生活中那些宏大的或者细微的变化,分享他们的快乐,分担他们的忧愁,思考破解他们发展路上的难题和瓶颈。这一切,都为了我这个心愿:“各民族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都要过上好日子。”

  本刊:云南“直过民族”现状如何?

  杨鸿生:在党的民族政策指导下,经过近60多年的发展,“直过区”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我去过基诺族的一个寨子,不少村民的木房子里洗衣机、电冰箱、电磁炉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冰箱里面冷冻着猪肉和罐头。有些人家还买了小汽车。要知道,上世纪90年代以前,这里还都是茅草房,1995年以前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2000年才通自来水。

  但“直过区”集边疆、民族、贫困、山区于一身,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依然是不争的事实。以云南省为例,“直过民族”主要聚居的271个乡镇1179个行政村中,有建档立卡贫困乡镇107个,建档立卡贫困村601个,贫困乡和贫困村分别占39.5%和51%;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6.75万人,占聚居区总人口的28.5%,拉祜族、佤族、傈僳族、怒族等“直过民族”的贫困人口占到本民族总人口的40%以上。

  本刊:您认为造成他们贫困的原因主要是什么?

  杨鸿生:与其他贫困地区相比,“直过民族”的贫困原因更复杂。我觉得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教育发展落后,劳动者素质低。“直过民族”人均受教育年限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特别是苗、瑶、傈僳、拉祜、德昂等民族人均受教育年限还不到6年。有的“直过民族”汉语普识率和使用率不高。“直过民族”大多仍沿袭着传统粗放生产生活方式,自我发展能力弱,缺少脱贫致富办法和当家理财能力。大部分群众不知道做什么、怎么做才能摆脱贫困。有的地方,政府帮助群众建盖了新居,发展民族文化旅游的条件已经具备,但群众缺乏经营管理能力,守着生态和民族文化资源不知道怎么干。一些民族依托橡胶、茶叶等产业,近年来收入增加较快,但却不会当家理财,不会积累和合理开支等。

  二是历史欠账多,基础设施滞后。“直过民族”大多分散居住在边境地区、偏远山区和峡谷地带,地理环境封闭,自然灾害频繁,生存条件较差,建设成本较高,基础设施普遍滞后。截至2014年底,云南全省“直过区”仍有28个自然村不通电,1259个自然村不通公路,2323个自然村没有安全饮用水,1036个自然村不通广播电视,446个自然村不通电话,331370户没有抗震安居房。

  三是公共服务能力弱,一些社会问题突出。现有的设施、技术、人员难以满足“直过区”群众卫生医疗的基本需要,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

  四是政策针对性不强,存在“一刀切”现象。“直过区”致贫原因特殊复杂,而现有扶持政策注重共性的多,体现特殊性的少,有的地方工作不够深入细致,把问题简单地归结为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以致于好政策难落地、难见效。

  本刊:对此您有哪些建议?

  杨鸿生:针对上述问题,我有五条建议。

  一是编制专项脱贫规划,实现精准脱贫攻坚。编制实施《国家“直过民族”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实施“一族一策”“一区一策”等针对性较强的扶持规划,实行整乡整村整族推进扶贫;设立国家专项补助,提高补助标准,以“直过区”贫困乡(镇)、贫困村和贫困人口为重点,采取更加特殊的帮扶政策,整合集中资源实施更加有力的精准扶贫;国家投入“直过区”的项目,一律实行地(市)级和县级政府资金零配套政策。

  二是加强教育培训,提升自我发展能力。加大对“直过区”双语教育工作支持力度,在资金、教材、培训上给予项目资金安排;采取特殊政策,鼓励“直过民族”完成学前、初中、高中教育,未能升学的初中学生实现职业教育全覆盖;注重保护、传承和利用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减少因历史文化差异带来的发展阵痛,让“直过民族”用自己的脚跟上发展步伐。

  三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原则,全面解决“直过区”群众生产生活中的困难问题,确保20户以上的自然村全部实现通路、通电、通水、通广播电视、通电话、通互联网,做到每户有特色宜居的抗震安居房,有高标准农田,有增收致富的种养产业。自然村有群众活动场地。行政村有合格的卫生室和村医,有方便群众的商品购销点和金融服务点。健全完善覆盖城乡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体系,加快提高“直过区”医疗水平。尽快制定和实施“直过区”群众素质教育规划,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稳步扩大农村社会保障覆盖面,按全国经济增长幅度提高保障水平,特别是提高70岁以上老年人的保障水平。进一步完善救助体系,加大贫困家庭救助力度。

  四是培育优势特色产业,带动“直过区”群众增收。针对各“直过民族”发展特点,持续加大对“直过区”特色产业扶持,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商则商、宜游则游,帮助“直过区”特色产业上规模、上水平。应在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基础上,以市场为导向,积极发展绿色种养殖业、民族特色旅游业和开发民族手工艺品等,让“直过区”群众有事干、有钱赚、有盼头、有稳定的脱贫致富产业。

  五是创新扶持方式,增强政策针对性。大力开展生产基本技能、实用技术、当家理财、生活卫生等培训,做到会生产、会生活、会创业、会当家、会理财。实施“直过区”“互联网+”行动计划,促进电商物流发展。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探索生态、山林、土地入股分红等方式,实现生态脱贫。建立完善村级产业发展互助资金,鼓励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发展。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