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2期

政协工作中的统战“基因”

2016-07-12 11:06:04 来源:中国政协 范俊生我有话说
0

  北京市政协常委会上,委员们认真审议《政协北京市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发挥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组织重要作用的意见》

  北京市政协2016年第一件协商“大活儿”,聚焦一个表面看来略显“抽象”的议题——如何进一步发挥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组织重要作用。

  但这个议题却让委员们“津津有味”地讨论了好几个月。从政协发展历史到政协做统战工作的优势、如何联系群众、怎样交朋友……大家渐渐体会到,政协做好统战工作确实是一篇“大文章”。

  基于调研和讨论,政协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政协北京市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发挥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组织重要作用的意见》,为政协进一步提升统战工作水平提供了制度保障。

  到底为什么而出发

  “为什么要专门召开议政性常委会研究这个问题?”在围绕“进一步发挥政协爱国统一战线作用”主题召开的首次座谈会上,市政协委员、民盟市委常务副主委刘玉芳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与她有同样疑问的委员不在少数,在座谈讨论过程中,大家的疑惑最终指向了一个源头——“政协到底是什么?”

  “我们组织委员参政议政,总觉得委员意见提得准、提得有质量,调研报告写得好,就是衡量政协工作的内在标准。”市政协社法委主任吴玉华曾经这么认为。

  市政协民宗委主任王孝东也说,我们原来觉得政协工作主要是建言献策、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最终把建言成果交给党政部门。

  带着问题,他们回顾了政协章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

  “统一战线”“协商民主”“民主形式”是三个关于政协定位的关键词,而统一战线组织则是人民政协的根本属性。全国政协机关党委副书记吴秀生撰文称,从组织上讲,政协由统一战线各方面各界代表组成的界别构成,委员中非中共占多数;从工作上讲,政协根本任务是汇聚人心、凝聚力量,基本的工作方法是民主协商,这些都体现了统战性的要求。

  但统战组织这一根本属性却恰恰与政协这些年的实践有所疏离。市政协主席吉林说,相对于发挥政协统一战线组织的作用,这些年我们可能更多侧重于政协怎么在协商民主中、怎么在履职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60多年前,人民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组织而产生,后来也始终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存在和发展。“我们走了这么远,一定要回头看一下,自己到底为什么而出发。”市政协民宗委主任王孝东说。

  统战工作的政协视角

  “政协有什么意见啊?”政协机关干部列席党政部门会议时,常常面临这样的询问。

  仔细想想,这个问题并不准确。市政协主席吉林说,政协是协商平台、是统一战线组织,不是政府机关,也不是统战部,平台能有什么意见?

  门头沟区政协主席张冰认为,明晰这一问题的意义在于,正确把握人民政协做统战工作的侧重点,尤其是要与统战部区别开来。

  她说,统战部是党委主管统一战线工作的职能部门,负责广泛协调联系多个方面的党外人士,推荐其中的代表性人士担任政协委员。他们在政协分属不同界别,通过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进行履职。

  “但对政协机关工作的同志来说,写工作报告、交流座谈时,常常会不自然地站到党组的位置去看待问题。”市政协主席吉林说,政协在做统战工作时一定要找准角度,统战部讲统战工作是从中共的角度,面对的人叫统战对象,并尽可能地将其纳入到统一战线中来。政协是统一战线组织,大家已经结成了统一战线,无论是加强自身建设、联系社会各界、传达党和政府声音,还是反映社会各界呼声,都是从统战组织如何更好发挥作用这个角度出发。

  专门协商机构的统战优势

  2008年奥运会刚过,市政协财政预算民主监督组提出了一份颇有争议的意见建议:在政府支出的安排使用中,对公交、地铁补贴较大,要对地面公交实行“成本费用量化核算标准”“变暗补为明补”。

  建议一出,委员们就“炸开了锅”。“票价一提,这不是鼓励市民去开私家车嘛”“公交票价可以增加,但财政补贴得明补给老百姓”……市政协委员、民建市委副主委任学良回忆道,当时委员间、社会不同群体间意见分歧十分严重。

  此后的三四年,这个议题成了全会、协商座谈会、提案座谈会等协商平台的“常客”。经过多次调研、讨论、座谈,原有的“激烈”争论慢慢减少,委员对这个问题的基本认识有了越来越多的“共同语言”。

  最终,市政协常委会层面也达成了共识,认为一味地补贴地铁票价是不可持续的。这之后,委员们又不断在社会上发声,逐渐凝聚起社会共识,北京在2014年下半年也顺利完成了公交票制票价改革。

  在任学良看来,凝聚人心、汇聚力量是统一战线工作的最终目的。政协组织作为专门协商机构,就某一问题进行协商议政就是一个统一共识、汇聚力量的过程。市政协搭建的议政会、议政性主席会、议政性常委会、协商恳谈会、提案办理协商会等多样化的平台,为共识的凝聚开辟了互为宽广的渠道。

  政协委员来自方方面面,利益诉求、知识背景、社会阅历、生活方式等不尽相同,对某个具体问题的看法和认识总会存在差异。任学良说,政协的民主协商,不能只着眼于形成结论性的意见,还在于在协商过程中坚持求同存异、体谅包容。

  “凝聚共识最重要的,就是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的关系,坚持求同存异。”全国政协外事委副主任金学锋也建议,在履职实践中利用好全体会议、常委会议、主席会议、主席办公会议、秘书长会议、专委会会议等制度性的协商平台,让参加政协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充分表达利益诉求,最大限度地促进各方面良性互动,达到凝聚共识的目的。

  寻找最大公约数

  作为市总工会副主席、市政协工会界别小组召集人,与职工们打交道多了,王玉英总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他们的诉求。

  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开始实施。北京的劳动争议案件出现了井喷式增长,仅2009年劳动争议案件就已达7.35万件,相当于2007年前10年案件总量。

  在统计数字上涨的同时,王玉英和其他工会界别的委员也听到了来自一线职工们的呼声。她召集起工会界别的委员,历时两个月,对基层职工劳动纠纷等问题开始了深入调研。

  市政协工会界别的委员多是企事业单位的工会主席,与职工们平时就走得近,大家的所思所想在调研结果中真实、全面地展示了出来。调研发现,部分企业里调解机制不健全,职工意愿表达不畅通,求助无门,一些企业还常存在“非正常强势”的心态和行为,劳资纠纷不断激化。

  工会界别以此提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劳动争议调解工作的提案》,市政府高度重视,陆续出台11个规范性文件。得益于此,2009年至今,10万余件劳动争议案件在基层调解成功。

  在市政协,包括工会界在内,共有32个界别。界别是人民政协组织的显著特色之一,有别于人大代表以地域区分,它是按照各党派团体和社会各界不同类型划分,如“医药卫生界”“教育界”“新闻界”等。

  市政协委员王翔认为,当年进行界别工作的制度设计时,初衷便是将社会各界代表人士纳入进来,使其有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的广阔群众基础。委员是各界别中的代表人士,通过广泛联系界别群众,体察各阶层群众心理,使分散、个别的意见得到系统、综合的表达,既有利于寻找最大公约数,扩大团结面,又扩大了公民的有序政治参与。

  在吴玉华看来,界别工作的“脐带血”问题最为关键,即委员如何从界别产生,界别组织程度高不高。这是其能否最大限度凝聚人心的基础。如工会界,委员多是工会主席,由市总工会推荐,职工一有诉求,就能通过成熟的组织化渠道反映到界别,进而形成建议向相关部门反映,推动问题解决。

  但并不是所有界别都像工会界这样界限清晰并具备组织依托。以教育界、医药卫生界为代表的一些界别,本身边界就是无形的,又缺乏组织依托。去哪儿联系群众?很多时候就会无从下手。吴玉华建议,完善界别召集人制度,提高界别的组织化程度,对界别进行科学适度调整,不断扩大团结面。

  “交朋友”的智慧

  市政协宗教界委员金毓嶂,清朝皇室后裔,醇亲王载沣的长孙。作为长子,父亲金友之(爱新觉罗•溥任)的葬礼事宜落在了他的肩上。

  怎么办?由谁来办?皇室后裔的特殊身份让葬礼操办变得复杂不少,金毓嶂一时也是无从下手。市政协民宗委了解到他的难处,主动帮忙出主意,帮助联系、协调相关部门,最终丧事得到了妥善办理。

  市政协关键时刻的“援手”让金毓嶂十分感动,他说,政协作为大家庭,就要相互关心,交真朋友,越是到关键时候,越能感受到政协对自己的关心。

  做好“交朋友”的工作,关键时刻往往能收到意料外的好效果。香港占中事件发生后,市政协港澳台侨委引导港澳委员们团结一致、坚定立场,开展游行、签名、座谈等活动,“反占中反暴力”活动的委员参与率达到了100%。

  统一战线归根结底是做人的工作,政协机关干部、委员必须善于交友联谊。海淀区政协主席彭兴业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上任时,一位老领导跟他的谈话:“要交朋友,多交朋友,深交朋友,把功夫下在平时。”他认为,联谊交友要贯穿到政协履职各个环节,搭建更多联谊交友的平台。坚持“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多讲人情味的话,善于依靠真理的力量、人格的力量以及良好的“人缘”开展工作。

  市政协主席吉林也说,“我们要自觉增强交朋友的意识,锻炼交朋友的能力,坚持平等议事,坚持真诚服务,坚持良好作风,坚持探索创新,广交朋友、深交朋友,不断巩固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上的团结。交朋友要力求广泛,越多越好。”“广交朋友也不是不分立场、观点而无原则地交朋友。要正确把握交友的原则和界限,对有悖于国家政治体制、政治制度,有害于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不能有丝毫的动摇。要心怀坦荡,着眼于发展工作关系,而不是私人关系,着眼于统战大局,而不是个人圈子,多交挚友和诤友。”

  政协统战工作的制度保障

  “协商年度计划议题、常委会工作报告等重要文件要经充分讨论协商确定”“提高界别组织化程度以扩大团结面”“做好党外代表人士在市、区政协领导班子、常委等中的政治安排”……与以往不同的是,北京市政协日常做统战工作的理念和经验不再仅停留于口头和实际做法中,而是写入《政协北京市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发挥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组织重要作用的意见》,并在常委会上审议通过。

  该意见的出台,在全国政协系统尚属首次。它从加强学习、凝聚共识、扩大团结、搭建平台、联谊交友五个方面对政协做好统战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统一战线组织是人民政协的根本属性,有效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离不开制度和机制的支持与保障。《意见》既是市政协内部各方协商的重要成果,也是指导市政协今后开展统战工作的重要制度规范。”

  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理念处处体现在《意见》中。比如,在凝聚共识方面,《意见》要求,拟列入协商年度计划的重点协商议题、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和年度工作要点、重要文件和规章制度等,应在充分征求政协各参加单位和各界委员意见,经各方充分讨论、平等协商后确定。《意见》还提出,制定界别建设办法,完善界别召集人制度,健全联系界别委员、服务界别履职活动的机制,提高界别的组织化程度。《意见》还要求,做好党外代表人士在市、区政协领导班子、常委、委员和专门委员会中的政治安排。建立与党委统战部门的工作沟通协调机制,就统一战线工作中的一些重要问题共同研究。

  北京市政协副秘书长宗朋说,在社会结构逐渐发生变化的新形势下,《意见》对市政协更好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更好地落实团结民主两大主题提出了具体要求,对市政协今后发挥爱国统一战线组织作用提供了有力的制度支撑,具有深远意义。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