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10期

从吃饱饭到吃好饭——全国政协委员言恭达谈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

2016-06-24 17:27:51 来源:中国政协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对许多人来说,“自然遗产”、“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等词早已耳熟能详,而对“农业文化遗产”这个词则有些陌生。当前,在经济快速发展、城镇化加快推进和现代技术飞速应用的过程中,不少农业文化遗产正面临着被破坏、被遗忘、被抛弃的危险。那么,应如何保护和利用农业文化遗产,避免农村成为“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协顾问、江苏省人民政府参事言恭达。

  本刊:言委员,我注意到,从2012年开始,您就开始为保护和利用农业文化遗产鼓与呼。今年两会您又提交了《关于加强我国农业文化遗产利用与保护的建议》的提案。您为什么如此执着?

  言恭达:因为这个问题太重要了。进入20世纪后,农业文化遗产备受关注。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传统农业生产和生活空间日渐萎缩;二是“现代”农业的恶果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传统农业注重物质循环、可持续发展的生态价值观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可以说是为了让人们“吃好饭”。保护和利用好农业文化遗产,对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增强我国经济发展后劲等具有重要意义。

  从技术层面看,很多人一谈到传统农业,就想当然地认为它是落后的,总希望用所谓的“现代农业”取代传统农业。事实上,我们的祖先在历史上创造出过非常先进的农耕文明。那些传统农耕技术与经验巧借自然力量,成功地解决了传统农村社会地广人稀、劳动力不足等问题,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那些传统农业技术非但不落后,恰恰相反,它们代表了当时先进农业的发展方向。我们应该在充分继承传统农业文化遗产的基础上,不断推进农业技术进步。20世纪初,美国国家土壤局局长富兰克林•金专程考察中国农业,并撰写了《四千年农夫》一书。他认为,中国传统农业是一种经久农业,美国应学习借鉴中国的传统农业技术和文化。而我们却不珍惜自己的农业文化遗产,机械模仿已经被证明有诸多弊端的农业生产方式。

  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在黔东南层峦叠嶂的大山里,有一片侗族人的集中聚居区“侗乡”。每年谷雨前后,层层梯田中,侗乡人开始出坡、劳作。当温室里培育的秧苗高约3厘米的时候,他们将秧苗密密地移栽到稻田里;一个月之后,在稻田里放进鱼苗;等鱼苗长到两三寸,再放入雏鸭,这样就形成了典型的传统生态农业系统稻鱼鸭复合系统。稻田为鱼类提供可持续的生态环境和有机食物,而鱼、鸭则为稻子清除虫害和杂草,促其良性生长。“侗乡稻鱼鸭复合系统”其实就是农业文化遗产的一个典型。它也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中国命名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之一。

  从文化层面看,中华文明建立在农业文明基础之上,传统文化与农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要想了解中华传统文化,就不能不了解中国传统农业。传统农业包含着众多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是解读传统中国的钥匙、保持中国文化魅力的关键、创新中国特色文化的重要资源。

  本刊:农业文化遗产范围很广,到底哪些需要保护和利用?

  言恭达:农业文化遗产可以说是一种新的遗产类型。按照农业部《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管理办法》中的说明,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是指“我国人民在与所处环境长期协同发展中世代传承并具有丰富的农业生物多样性、完善的传统知识与技术体系、独特的生态与文化景观的农业生产系统,包括由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和由农业部认定的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以我的理解,农业文化遗产不仅有农业景观、生态耕作系统,还有农业的植物品种、生产工具、生产技艺、风俗习惯、自然地貌、居住村落等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

  本刊:您多次参加过相关调研。您觉得现在我们这项工作做得怎么样?还存在什么问题?

  言恭达:我国自2004年起开始参与“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项目,并有10多个项目入选。此后,我国逐步加大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工作力度。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仍存在许多问题。在调研中,我发现不少农村传统的桑树、楝树、槐树等树种已很难看见,原生态树林更难看见,土生土长的传统特色家禽日益减少,传统农业技艺也逐渐失传。我觉得主要问题有三:

  一是农村居民对农业文化遗产的认识程度普遍偏低,对农业文化遗产涵盖内容的了解也明显不足。多数农村居民不知道与农业相关的遗址、聚落、工程、技术、文献、民俗等也属于农业文化遗产范畴。

  二是破坏现象依然存在。以江苏的镇江宋元粮仓遗址为例。宋元粮仓遗址是镇江作为古代运河漕运枢纽的实证,也是长达1794公里的大运河上唯一一处宋元时期的粮仓仓基遗址,对大运河申遗和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具有重要意义。国家和江苏省文物局都给予了高度重视。但就在一道道保护令之下,在考古工作进行抢救性发掘的同时,该遗址仍然遭到人为破坏。

  三是过度开发对农业文化遗产造成建设性破坏。比如,江苏、安徽、浙江、江西、四川等省地理环境优越、文化积淀深厚,形成了一大批各具风貌的古村落。然而,伴随着人口变化、环境变迁、经济结构转型、旅游需求激增等问题,这些古村落大都将发展经济作为首要任务。拆古建新、拆真建假、破坏空间格局、改变山形水势、大搞旅游开发,忽视古村落的历史文化、艺术、科学和社会等其他多方面功能的错误倾向,正在威胁着古村落历史文化价值的保护与传承。另外,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大量农村青壮劳动力离开原居住地进城务工或定居。古村落内往往只剩下老人、儿童或者外来人口。这不仅导致古村落“空心化”现象严重,还由此引发了古村落内由乡规民约和民间信仰组成的传统社会连接纽带渐趋瓦解、村落认同感不断丧失等一系列问题。

  本刊:您有什么建议?

  言恭达:建立完善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体系,要形成以政府为主导、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机制。首先,各级政府应明确自身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中的职责,加强对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工作的组织领导,协调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对农业文化遗产资源进行摸底普查、价值评估、科学管理,尽快建立统一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体制。

  其次,鼓励从事农业文化遗产相关研究的文化事业单位、科研院所及民间组织充分发挥积极作用。鼓励文化单位和科研院所成立专门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研究机构,鼓励开展多学科交叉的农业文化遗产研究,并组织编辑出版相关科研成果和年度调查报告,从理论上引导、推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工作的健康发展。鼓励环保组织、艺术团体等民间组织开展各种形式的农业文化遗产宣传和保护等活动,逐步扩大农业文化遗产知识的普及程度,形成覆盖全国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网络。

  第三,提高遗产地居民和公众对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和参与程度。应从宣传教育入手,不断总结推广好经验、好做法,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各级政府和相关机构应对推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有突出贡献的遗产地居民和公众给予适当的表彰和奖励,以此调动民众的积极性。此外,还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确保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政策的落实到位。

  本刊:这是不是意味着要将它们做成标本放进博物馆?

  言恭达:农业文化遗产通常都是以鲜活的状态存在于民间社会的,破坏性的过度消费或者一味强调封闭性保护都不利于遗产的健康发展。应遵循动态保护原则,将发展文化旅游、生态农业,建立生态博物馆等形式与保护农业文化遗产结合进行,从而实现遗产资源开发与保护的平衡发展。在国家引导和政策支持下,各地更应充分发挥农业文化遗产优势,发展农村文化旅游、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将文化与经济相结合,实现遗产地潜在的农业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要以保护农业生物多样性为基本原则,建立农业文化遗产地的自我维持机制。还应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寻找保护与发展的平衡点,探索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同时,应实施针对性保护策略。比如,对聚落类农业文化遗产进行保护时,必须坚持整体保护的原则,不能割裂各类文化遗产资源之间的内在联系,既要保护历史建筑和村镇空间等物质文化遗产,更要坚持以人为本,维护聚落居民的利益,保护他们所创造的精神文化遗产,注重聚落的原真性保护,延续聚落文脉。对具有一定景观规模和观赏价值的景观类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需要科学制定保护规划,以系统完整性和生态修复能力为前提,处理好生态修复与旅游开发的关系,进一步加大挖掘、保护、传承力度,让景观类农业文化遗产在获得有效保护的同时,为实现当地农业现代化、促进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发挥更大作用。

  本刊:您明年的提案,会不会还与此相关?

  言恭达:我不愿意也不会做一个蜷缩在书斋里的文化人、一个时代的隐者。守护农业文化遗产,关乎未来,意在长远,我愿意为之持续努力!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