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9期

俞金尧:用历史观照现实

2016-05-26 17:04:40 来源:中国政协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都说隔行如隔山,但这句话似乎不适用于俞金尧委员。他是颇有名气的历史学者,对近代西欧经济社会史和近现代西方史学理论及史学史造诣颇深;诸如房价高、高铁“15元盒饭藏着卖”等触动社会痛感的现实问题,也一直是他关注的热点,并且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过许多“内行”、专业的提案。深厚的历史素养,敏锐的现实眼光,让他在学术领域和参政议领域都游刃有余。

  “您是如何打破历史和现实的隔膜的?”记者好奇地问。

  “你说的‘隔膜’并不准确。历史和现实都是时间链条上的不同时段,今天的现实就是明天的历史。”俞金尧告诉记者,“历史学是一门关于时间的学问。习史有助于产生一种观察、思考问题的纵深感。受史学训练的人更容易从时间深度上把握问题的本质。”

  这种“纵深感”,在他这份《关于尽快落实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项目的提案》中体现得尤其明显。在和专家研讨、研读大量文献以及实际调研的基础上,他梳理出了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的历史:建国初期,周恩来总理曾多次讲过要专门建一个民族博物馆的事情;改革开放以来,建设中国民族博物馆的思想更加明确。1983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乔木同志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搞一个民族博物馆。2011年,时任国务院领导的温家宝、李克强、刘延东同志分别做出重要批示,支持中国民族博物馆立项建设。2012年,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列入国家“十二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

  “虽然中国民族博物馆早已挂牌,但迄今无正式的展览场所,大量的文物沉睡在库房里。这些文物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华各民族共同开拓国家疆域,共同创造中华文化,最终形成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伟大历程的珍贵见证。例如,博物馆收藏的数件元代珍贵历史文物‘纳石失织金锦袍’,就集中体现了中原汉族、蒙古族、西域民族的工艺交融,反映了辽、金、元时期各民族融汇、共生的历史进程。”对这段历史的认识,使他觉得非常有必要提这份提案。“中国民族博物馆的馆舍建设并不仅仅是为了使馆藏的文物有一个展示的空间,从根本上来说它是用历史文物来系统地解释和完整展示中华民族形成与发展史的场所,承担着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育国家认同的责任和使命。其明确而独特的功能定位,是其他博物馆所不可替代的。”

  如果说这份《关于尽快落实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项目的提案》和其专业背景还有较强的相关度,那么,《关于铁路行业向社会资本开放的提案》则让记者更为惊讶:“用这么大的步伐跨专业,建言质量如何保障?”

  “这仍然要从我对历史的理解谈起。历史是‘无用’之学,但‘无用’是一切‘有用’的基础。历史不是故纸堆。我们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很多问题,归根到底是历史问题。”俞金尧说,“事实上,在信息社会里,我能掌握的有关现实问题的信息,远远超过我对某个历史题材所拥有的材料,这就足以使我对当前的某些问题形成有大量可靠的材料做支撑的观点和看法,而我的特长就在于用研究历史的方法来分析问题,从而形成自己的认识。我曾经说过,如果我可以研究千百年以来的西欧社会和经济的变迁,为什么就不能研究置身于其中的社会经济现实呢?”

  “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坐高铁,也碰到过高价盒饭、高价矿泉水的问题。对于一个历史学者而言,碰到这样的事情不能简单地发几句牢骚,更重要的是找出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他认真研究之后,认为铁路在服务上存在的问题,根源在于垄断。“目前,铁路的垄断程度远远高于航空、公路、水路等运输领域,甚至高于电信、金融、邮政等其他国有资本较为集中的行业。但与其他交通运输部门和国有资本集中行业不同的是,铁路现在的负债极高。”

  “所以,破除垄断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他建议,拆分中国铁路总公司,使目前由其经营的业务分拆为“铁道公司”和“铁路运输公司”两大经营部门。“铁道公司”负责基础设施的建设、养护、管理、经营,“铁路运输公司”根据它向“铁道公司”购买或租赁的铁道线路的路段和时间段,从事运输活动。同时向市场开放铁路运输领域,形成多家铁路运输公司并存和竞争的格局。“我觉得这些建议既符合改革的方向,也有一定的现实参照,很有启发意义。”

  当历史照进现实,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从俞金尧委员的身上,我们也许能找到答案。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