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9期

问诊医改

2016-05-18 10:29:34 来源:中国政协 本刊策划组我有话说
0

  5月10日,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题协商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会议并讲话。(摄影/姜贵东)

5月10日,全国政协“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题协商会在北京召开。

这是今年全国政协的第一场专题协商会。在会前,全国政协进行了数月调研和系列研讨;在会上,委员们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与相关方面面对面交流,逐个问题协商,凝智聚力,建言献策,唱响了助推医改的政协好声音,开出了一场务实高效的协商议政会。

细化选题精准发力

专题协商会切口适中、专题性强、时间紧凑,历来是全国政协的工作重点,今年更是把专题协商会由2次增加到3次,而“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就是其中议题之一。那么,为什么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确定为今年第一场专题协商会的题目?

围绕社会关切,听呼声、摸实情,谋良策、出实招,是人民政协的使命与责任。为“十三五”开局起步建言献策是全国政协今年的主要任务之一,这是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列入专题协商会题目的重要考量。

关系到百姓切身利益的新医改历来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从2009年启动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国新一轮医改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基本原则,统筹协调、突出重点、循序推进,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果,在一些领域、一些方面有了重大突破。”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张秋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

然而,当前医改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新旧问题叠加,挑战愈加严峻,老百姓“看病贵”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险滩暗礁还需要有关各方拿出更多的探索精神。医改下一步怎么改?需要在哪些方面取得进一步的突破?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

“我们考虑,开好这次专题协商会,关键是要选好角度、发挥优势、找准重点、精准选题、精准发力。医改涉及方方面面,我们不能面面俱到,必须抓住关键问题聚焦;会上的发言不能大而全、大而空,必须找准解决大问题的小切入点,找准可以实施的具体改革路径,提出真正管用有用的意见建议。”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告诉记者。

全国政协领导对此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专门听取汇报,作出部署和要求;韩启德、陈晓光、刘晓峰三位副主席亲自主持,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与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密切合作,开展了一系列的深入研讨,凝聚多方智慧。

这是1月份的时间表——

1月15日,韩启德、陈晓光副主席主持召开专家座谈会,邀请部分专家学者,就“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理念、关键点和制度设计等问题进行座谈;

1月20日,韩启德副主席主持召开部委情况介绍会,听取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卫计委、国家食药监总局等部委负责同志关于当前医改进展情况的介绍;

1月26日上午,陈晓光副主席主持召开医药企业及行业协会座谈会,邀请部分医药企业、医疗器械企业、医药流通企业和相关行业协会学会的代表,就降低药品耗材价格等问题进行研讨;

1月26日下午,刘晓峰副主席主持召开医疗机构负责人座谈会,邀请部分三甲医院、社区医院、民营医院的管理人员,就医院在医改中所起的作用和存在的问题进行座谈;

1月28日上午,陈晓光副主席主持召开委员座谈会,邀请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就医改的落实主体和路径等问题进行座谈;

1月28日下午,刘晓峰副主席主持召开医务人员座谈会,邀请部分医生、护士、药师和相关学会负责人,就如何发挥医务人员在医改中的主力军作用进行座谈。

在此期间,全国政协社法委还分别梳理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委员们提交的涉及医改和医疗卫生工作的287份提案、27份大会发言和6场热点问题讨论的简报,整理了各场座谈会的综合情况,对医改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了分析归纳。

密度之高、范围之广、研讨之深,足见一斑。医改核心问题也逐渐聚焦在5个共识程度高、地方经验成熟、近期能够取得成效又能带动全局的问题上——

“我们将‘发挥医保的杠杆作用’聚焦到‘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将‘推进分级诊疗’聚焦到‘推广签约家庭医生服务制度’,将‘遏制药价虚高’聚焦到‘建立药品交易所’,将‘信息系统支撑’聚焦到‘完善卫生信息系统’,将‘组织保障’聚焦到‘完善领导体制,协调政府各部门工作’。围绕这5个重点题目再列9个子题目,并针对改革中需要解决的其他问题列了12个题目。”吕忠梅介绍。

题好一半文。从宏观到微观,从原则到具体,从全面到细节,精准的选题,为下一步工作展开奠定了坚实基础。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图/CFP)

深入调研查找症结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只有高质量的视察调研,才能有高质量的协商议政。只有深入基层,切身体会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困扰,统筹分析医改试点地区的经验教训,才能找出推进医改的有效措施。

1月至4月,一系列的调研密集展开——

2月16日至19日,在福建调研;

2月23日至25日,在安徽调研;

3月17日至21日,在江苏调研;

3月21日至23日,在重庆调研;

3月22日至25日,在湖北调研;

3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调研;

3月29日至30日,在宁夏调研;

3月29日至4月1日,在浙江调研。

为了能将情况摸清、意见听全,调研组织工作处处可见匠心。

调研团队堪称“豪华”。带队的,是对医改问题持续关注、有着精深研究的韩启德、陈晓光以及刘晓峰三位副主席;调研组成员,有常年从事医改研究、在行业颇具影响力的政协委员,有长期工作在一线、深知医改其中甘苦的医院院长和医务人员,还有国家发改委、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计委、国家食药监总局等相关部委负责同志。

调研地点的选择也颇费思量。“我们从第一批全国医改试点省份、医改做得比较好的省份中,兼顾地域差异,选择福建、安徽、江苏、重庆、湖北、宁夏、北京、浙江等8个省区市开展专题调研。”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甄砚告诉记者。

临行前,调研组成员还收到两本厚厚的材料:一本是《深化医改重要文件汇编》,收录中共中央、国务院文件以及国务院办公厅文件42份;一本是《地方医改案例汇编》,在“管理体制改革”“破除以药补医运行机制”“药品(耗材)招标采购机制改革”“支付方式改革”“分级诊疗”“社会办医”等目录下,都是各地带有典型性的创新案例。这样,他们能更全面地了解“面”上的情况,使调研更能精准发力。

调研过程更是实打实。“每到一地,调研组都实地考察多家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组织召开座谈会,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和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人员、医务人员和患者代表交流、研讨。”甄砚告诉记者。

——解剖麻雀,深究问题。调研组不辞辛劳,一边调研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有机结合的典型案例,一边思考如何将实践证明行之有效、具有推广价值的经验及时在更大范围推行。

福建三明市的医改颇受社会关注。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听取了“三明医改”的情况汇报。“三明医改”到底攻克了哪些难关?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韩启德副主席对此非常关注。“药价贵吗?”“看病报销比例多少?”在三明市第一医院,调研组深入医院服务中心、便民门诊等仔细察看,和医护人员、病人代表进行座谈,详细了解门诊收费标准、药价管控、单病种付费流程、医生年薪制等情况;在梅列区徐碧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调研组详细了解服务半径、功能配套等情况;在沙县夏茂卫生院,调研组深入相关科室,仔细询问卫生院基础设施建设、公共卫生工作、新农合报销、医务人员工资收入等情况。韩启德副主席表示,将进一步加强调查研究,支持福建省和三明市继续先行先试,更好地发挥对全国医改的示范带动作用。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