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8期

侯建明:穿上白大褂,还是普通人

2016-05-10 15:02:33 来源:中国政协 郑玉婷 蒲水涵我有话说
0

  侯建明是福建省立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常年在临床一线,有丰富的经验和经历。医改,是今年两会上的热点话题,也是他十分关注的。

  两会上,记者“呼啦”一下围住侯建明委员。“您对票贩子怎么看?”“您是否经历过伤医辱医事件?”“未来五年,您对医疗改革有怎样的期待?”记者们抛出了一个又一个问题。

  但是,侯建明更想说说医生自己的事:“穿上白大褂,医生还是普通人。”

  超半数医生处于非健康状态

  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医院的职责,而这一过程中,医务人员精湛的技术水平、良好的身心健康是医院能正常运转的根本。

  然而,大多数医生都在重压之下。

  在做相关调研之前,侯建明查询了2015年的医生执业调查的最新数据,在上万名受调查的医生中,只有34%每天工作八小时,56%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其中10%每天工作16个小时。92.6%的医生觉得下班后累、甚至非常累。长期超负荷的工作让超过半数的医生处于非健康状态。

  “半天要看50个病人,但还是有很多病人抱怨,挂不上我的号。走廊里挤满了人,诊室里也挤满了人。”这是侯建明真实的工作状态。“如果无限制地加号,医生是人,精力、看病质量会受到影响。”

  医务人员猝死的现象屡见不鲜——2014年1月,安徽某医院麻醉科医生在家中猝死,年仅32岁;2015年3月2日,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28岁医生猝死;2015年3月4日,邵逸夫医院麻醉科26岁女医生夜班后猝死……

  24小时值班、昼夜颠倒、随叫随到参与抢救、终身制学习、考核、科研,使医生长期承受巨大的身心压力、疲惫不堪,让这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仍在增长。“医生是救死扶伤的白衣使者,自己的健康不保,又何谈捍卫百姓的健康和生命?”侯建明摇了摇头。

  身体重压是一方面,心理重压是另一方面。

  “医务人员承担着高风险、高压力的工作,身心俱疲。”侯建明说,据不完全统计,66.4%—82%的医务人员有一定程度的情感衰竭和成就感缺乏。全国精神卫生医疗机构中85%的医护人员承认,存在明显的心理压力和职业倦怠感。

  对比历年全国诊疗人次数据后,侯建明更感无奈。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百姓对于医疗卫生服务的需求呈“井喷式”增长,2013年我国全年诊疗人次73亿人,而2015年1月至9月的数据显示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已达40.4亿人次。有限的医疗资源已经无法满足百姓的健康需求,医务人员加班已成为常态。

  有时治愈,有时受伤

  “来到医院,并非所有疾病都能治好。”侯建明说,医疗仍在发展过程中,但许多百姓对医疗有太高的期待值。

  不知从何时起,“医者仁心、白衣天使”这些词离我们越来越远,身边越来越多地充斥着“病人未愈就是医生过错”的错误思维,为拯救生命不眠不休的医生反而成为家属负面情绪的宣泄出口。

  近些年暴力伤医杀医事件比比皆是——2014年,四川泸州古蔺县人民医院3名男子殴打医护人员,致1名护士流产;2015年,陕西省榆林市第二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刘医生因制止患者插队,左眼球被打破裂;2016年,一名高知孕妇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而死者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发函,请求医院给出一份真实、完整的调查结果。

  近两年调研结果显示,59.79%的医务人员受到过语言暴力,13.07%的医务人员受到过身体上的伤害,仅有27.14%的医务人员未遭遇过暴力事件。一件件暴力伤医、杀医事件的报道,上演的是现代的“农夫与蛇”,让守护健康、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寒了心,58%的医生选择了“想要离开,却无路可走”作为2015年自己的关键词。“医者仁心,为百姓的身心健康护航;但医者的身心健康,又有谁来守护?倘若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都无法得到保证,更何谈实现健康中国?”

  这些心声,都被侯建明写到提案里。

  在治疗当中,病人不理解、大吵大闹、无端指责的情况,侯建明碰到过不少,每逢这个时候,侯建明觉得特别无助,但还是要耐着性子跟病患交流。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美国医生特鲁多的这句名言流传甚广,讲述了为医的三种境界,是众多医务工作者的座右铭,也被侯建明记在心里,化为行动。

  “嗨!谁让我们穿着白大褂呢!”

  “我对这个职业充满期待”

  穿上白大褂,侯建明感受到的,不只是责任。

  “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病人,每天都是难忘的。如果说最难忘的瞬间,当家属和病人自己都不抱有希望时,我们却抢救成功了。这样的时刻,就是我们医生最幸福的时刻。”

  为保障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提升医务人员的幸福感,培养健康生活的理念,同时放松身心、缓解压力,更好地为患者健康保驾护航,最终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侯建明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一份提案。

  主题是从“心”出发,重视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

  首先,医疗机构的管理者应当注重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向医务人员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20世纪50年代伦敦的巴林特医生在他的著作《医师、患者和疾病》中提出The drug,doctor,也就是“医生即药物”的基本理论,他指出,医生对患者的倾听和关心可以起到类似药物的作用。而每日承受超负荷工作和家庭责任双层压力的医生,同样也是患者,也需要心灵的关怀和慰藉。侯建明说,目前,我国的部分医院已经开展了“巴林特小组”,对医务人员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参与者可以从同事那儿获取情感支持、理性的分析和建议,舒缓精 神压力,给负面情绪一个宣泄口。

  其次,社会舆论要正面引导,恢复医务人员的职业认同感。规范媒体的职业道德,杜绝“李丽云事件”、“缝肛门事件”、“走廊医生事件”等歪曲事实哗众取宠的虚假医疗行业新闻。医生队伍里绝大多数都是仁心仁术,纵使存在不良现象,也是个别行为,在所难免。社会媒体如实、正面的引导,可以让医务工作群体重新获得百姓的尊重、信任和爱戴,缓和医患关系,激发医务人员更高的工作热情,远离“无助、累觉不爱”的负面情绪。为了吸引眼球博取阅读量,某些媒体拿个别的事例夸大重复宣传,让百姓对医务人员产生了不切实际的高要求。而一旦对比之下,没有达到这些所谓的要求和准则,神话破灭,更容易激化医患矛盾,让医患关系更加紧张。“不论医生还是护士,都是一个职业,有各自的规范和准则,希望媒体能直面目前的医疗现状,如实的报道医务人员的工作常态。”侯建明提出了自己的希望。

  再者,落实劳动法工作时间规定,让医务人员“少加班、不加班”。长时间工作、吃饭睡觉不定时已经成为医务人员的普遍状态。要解决当前医院供需矛盾的根本是切实推行分级诊疗,实现病人的“合理分流”,而并非延长医生工作时间。反之,长时间高负荷的工作让医务人员疲于奔命、透支精力,最终必然影响患者的医疗质量和安全。侯建明建议,应当将落实劳动法工作时间纳入医院的考核标准之一,让医务工作者拥有合理的休息时间,避免过劳猝死的悲剧再次上演。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侯建明说,可以借鉴德国等国外做法,立法保障医生的健康权益。“德国法律规定,医生带病工作,如果被患者举报,将被处以1万欧元罚款。医院如果看到医生带病工作而不采取保护措施,将被罚款2.5万欧元以上;情节严重者,医院负责人要被判处1年以上有期徒刑。还有的国家规定,任何超过时限的手术,必须有两个手术小组,交替手术、交替休息,确保医生在最好状态下工作。”建议我国制定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医生的健康权益,为医生创造良好的执业环境,避免医生“抱病上岗”现象发生。

  最后,提升基层诊疗服务水平,也是切实缓解大医院医生就诊压力的“一个切口”。侯建明说,加大财政投入,并通过对口支援、建立医联体、远程医疗等手段,促使三级医院优质资源下沉,逐步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造血功能;加强基层医疗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在职称考评、待遇和编制等方面给予更多的保障,增强基层医院的吸引力;强化基层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培养,发挥全科医生健康“守门人”作用,提高基层医生的诊疗能力。

  “医生太辛苦了!”面对记者感慨,侯建明缓缓地说:“辛苦并不可怕,可怕是让医生流血又流泪,那将严重挫伤医务人员工作积极性,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我对这个职业还是充满期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