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8期

潘鲁生:行走的手艺人

2016-05-10 11:11:11 来源:中国政协 马欣我有话说
0

  今年两会期间,潘鲁生委员成了大忙人,媒体采访络绎不绝。等我和潘鲁生的约定采访终于成行,潘鲁生还着着他的“标配”行头——大大的黑边圆框眼镜、一身中式黑色棉麻衣衫,简洁中带着内敛,透出浓郁的艺术气息。

  他见到我说:“已经说了两个小时,实在有点累了。”露出几分疲惫又兴奋的笑容。

  潘鲁生这么忙,因为一个词儿——工匠精神。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工匠精神”一提出,就迅速成为热门词汇之一,似乎戳中了国人心中某块柔软的地方。“报告中的‘工匠精神’是针对制造产业说的,但是这种精神来源于中国的传统手工艺。”潘鲁生说。

  老祖宗的手艺要传下去

  工匠精神怎么理解?潘鲁生认为《考工记》中的一句话最能概括,“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尊重自然规律,然后循规蹈矩,按照行业标准来生产制作进而才能创新。而这也是手工艺的制作原则。

  与去年网络流行词“主要看气质”一样,潘鲁生理解的工匠精神就是一种敬业的气质。潘鲁生说,今天的工匠精神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实用与审美的结合,其次是传承与创新的结合,再次是追求极致与坚守本心的结合。

  潘鲁生的微信名叫“手艺人”,对此,潘鲁生的解释是:我本来就是一个手艺人。他称呼自己为带有匠人意味的“手艺人”,这或许就是工匠精神在潘鲁生身上的体现。

  而作为研究者的手艺人,民艺研究才是他的专业领域。“‘十三五’规划和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到了传统工艺的振兴和复兴问题,”潘鲁生眉间掩饰不住的喜悦,然后说:“对,春天来了。”

  传统手工艺,作为一个民族的造物语言,沉淀、积蕴着人们的造物思想、审美意识、技术能力和伦理观念。“它是一种造物文化,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潘鲁生反复强调手工艺的重要性,剪纸年画、花面点心、泥塑木雕,哪一个物件不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老百姓身边,特别是年节时,贴个对联挂个灯笼,中国人的“年味儿”就出来了。

  令潘鲁生甚为可惜的是,近年来,社会疾速转型,匠心文脉倍受冲击,传统工艺濒危,部分品类甚至面临存亡绝续困境,中华造物沦为“世界代工厂”。

  “我们要把老祖宗的手艺传承下去,因为大国工匠的失落,就是文化创造力的失落。”潘鲁生有些扼腕地说。

  在今年提交的《将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纳入国民教育体系》的提案中,潘鲁生提出在中小学实施“传统工艺美术进课堂计划”。将传统工艺美术作为动手实践及文化体验课程,他相信有助于深化青少年对中华传统造物精神及传统文化艺术的体验和认识,为延续民族文化创造力埋下种子,打好基础。

  潘鲁生还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作为教育者,他身体力行,邀请孩子们进课堂,在画展之外举办手工艺制作活动,都是希望唤起下一代对手工艺的记忆。

  当问到对手工艺传承人来说,什么最重要时,潘鲁生几乎是立刻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根不能丢了,传承是关键,这是首要任务。”传承人才是手工艺保护与发展的核心。虽然,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代表性传承人保护体系,但我也希望加强年龄梯队的延展性,使边缘、濒危的文化样态得到保护和发展,最好形成传承合力。

  “鼓励传承人创新吗?”记者问。

  “当然,每个时代都有它独特的文化气息。”潘鲁生认同在坚守传统工艺文化内核的基础上,怀着开放包容的心态,大胆创新,丰富创作的语言体系。

  传统手工艺可以致富

  每年去农村采风,和老手艺人聊聊天,看看乡土文化,潘鲁生称为“田野调查”。潘鲁生笑称,这一调查就是三十多年。

  农村有种独特的吸引力,村里的一块砖都能让潘鲁生观察半天,好似要把每一丝缝隙的故事都拾进眼底。

  “这些民间的老物件儿、老手艺,不能被封存。”今年,潘鲁生再次提交了《振兴民族传统工艺,实施文化精准扶贫的提案》。

  民间手工艺如何继承和发展,如何与精准扶贫结合起来,为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增添助力,是潘鲁生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以后思考最多的问题。

  今年春节,潘鲁生带队在中国版图上画了一个大圈,足迹从陕西,绕到广西、广东,然后回到了山东。

  “当地经济都很发达,同时传统村落保护的也很完整。”潘鲁生发现,越是经济发展好的地方,当地百姓自发自愿保护文化的意识越强烈。因为“村民认识到传统的民居包含着文化,承载着集体记忆和历史。”

  “我们希望老百姓通过传统手工艺来致富。毕竟传统村落要保持生命力,离不开生活于其中的人。如果手工艺发展得好,村落也会保护得好。”潘鲁生说,文化从来是相辅相成的。

  潘鲁生讲起了在山东临沂看到的景象,当地老百姓全部都在做编织,都是手工制作中国结,这是当地的传统工艺,祖祖辈辈都在做。后来他们创了品牌,通过互联网发展电商经济,占到了全国份额的近80%。说到这里,潘鲁生开玩笑说,“你家的中国结就有可能是当地老百姓做的。”

  潘鲁生非常关注传统村落保护,犹记得当年《后沟宣言》时的景象,大家团结一致进行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

2002年11月1日,潘鲁生(中)与冯骥才先生考察山西榆次后沟村。

  去年夏天,潘鲁生跟随冯骥才带队的文化学者队伍来到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的后沟村,再续13年前发表《后沟宣言》的激情。

  当时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巡礼”活动现场,冯骥才讲话中突然想起了潘鲁生的帽子,问13年前考察时戴的那顶帽子还在吗?记得戴上。

  “一衣一帽尚能留存记忆,何况是承载了乡村文明的传统村落呢。冯老这是问我们是否依然初心未改。”潘鲁生有些感叹说,我特意回家找了出来,就是皱了一点。

  13年过去了,后沟村保留了原始的风貌,村民们也富裕起来,成为中国传统村保护的成功典范。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注意,潘鲁生注意到,目前掌握传统工艺的泥瓦匠、木匠、雕刻匠在慢慢消失,现在传统村落往往是由现代化的建筑队伍来修缮,导致很多修缮后的村落失掉了原先的“文化味道”,也就不再具有文化价值了。

  “工匠精神、传统工艺和匠人队伍三者缺一不可,”潘鲁生回答如何将村落完整保护下来时提到,这样一来,传统村落的保护就将成为一种立体性的保护,不仅村落保护了,还培养了一批匠人,恢复了一个行业。为此,潘鲁生提出建议尽快出台《国家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条例》。

  四年的履职经历,潘鲁生先后提交了关于少数民族文化建设、关于设计成为国家战略、关于少数民族传统工艺保护的提案,将专业领域与实践经验结合起来。潘鲁生认为,一定要以专业为出发,然后进行实地调研,否则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每年的履职总结起来就是三大块:一是全国政协民宗委组织的视察调研,二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专门调研,三是参加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调研。”这些调研都成为潘鲁生履职和提案的实践基础。

  跟随全国政协民宗委赴乌蒙山片区调研时,他发现当地少数民族地区,编织、土陶、竹木、纺织、刺绣等民间手工艺非常有特色,还保持着地方性的金属、木雕、泥塑、皮影等个体性手工艺,仅仅云南少数民族服饰,就有64个支系500多种。

  “实施精准扶贫要因人因地进行分类,而且最重要的是一点,在广大贫苦农村地区,只要一个手工艺类别能够满足老百姓的生活所需,那么这种工艺和传统一定就能够传承下去。”这也是潘鲁生多年来一直呼吁加强民族传统手工艺传承和转化的重要意义。

  潘鲁生继续说,“怎么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呢?我想,将传统工艺发展起来,让老百姓尝到一点甜头,就很容易获得他们的认同。到时候,还到外地打什么工啊,家里就有宝藏!”

  手工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据2013年统计,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计1530项,其中民间美术与传统技艺共有408项,占27%。2014年,潘鲁生进行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现状与发展”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调研。他认识到,“唱歌跳舞是文化是生活,文化还是我们的生产方式,需要产业融入。”“特色手工艺资源具有突出的特点和优势,一是生态环保,二是循环利用,原材料都可再生可降解,三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四是反映当地文化传统,体现人文风土特色,五是产业辐射力强,可以带动当地旅游业、民俗业大发展。”

  潘鲁生希望相关措施尽快推动起来,促进特色手工艺资源发挥民生补给和文化效益,增强扶贫的文化造血功能,实现文化精准扶贫,使特色传统手工艺成为文化致富脱贫的一条路子。

  “未来五年,如果能把民族地区这张牌打好,我们的文化扶贫和扶贫攻坚能够非常精彩。”

  我很庆幸学了画画

  潘鲁生在《匠心传承•自序》开头就写到,“常跟朋友感慨,自己很幸运,专业画画,职业教书,事业又选择了热爱的民艺研究。人生如寄,求得学业、职业和事业一体之理想,乃为幸事。三十多年走过来,学手艺、教学生、求学问,深感知足,受益良多。”

  将爱好与职业融为一体确实是难得的幸事。潘鲁生提到了爱好的缘由,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忽然就爱上了画画,“一种偶得的青睐,难以用语言描述那时的感觉。”寥寥几语,仍然能够听出潘鲁生对工艺美术的真诚热爱。

  2015年8月,“匠心传承———潘鲁生当代艺术巡回展”开幕,历经我国及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家的8座城市、15座美术馆、博物馆巡回后,回到了潘鲁生的家乡山东,最后一次集成展示。

  有一组瓷器彩绘和陶瓷意象创作颇受业界好评。单纯的色彩、符号产生一种意象,诠释着世俗生活的热情和喜怒哀乐的人生况味,大繁至简流露的是富有艺术感的空灵浩淼。将百姓日常生活所用之物,用艺术的形式回归,成为一种生活的哲学。

  潘鲁生解释说:“这并不好画,陶瓷太滑,需要非常有耐心和细致。”这就是工匠精神在潘鲁生身上的体现,是一种专注执着、坚定踏实、精益求精、精致和谐的气质。

  而这组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对生活的感悟,是多次对云贵川传统村落调研之后的意象之作。

  “千百年来,繁衍生息,史诗神话、民间传说交相辉映,古老的手工艺充满了匠人们的巧妙心思,还有当地淳朴的民风和贫乏的物质生活。”潘鲁生的诉述带来了 画面感。

  当问及多年来始终保持创作灵感的来源时,“行走在田野间!”潘鲁生大笑起来。

  所以他感慨,“民艺调研是自己舍不下的事业选择。三十多年走过来,目睹了城镇化的村落变迁,结识了不少兴衰浮沉中的艺人,对民艺的命运感到担忧,也时感困惑”。

  几十年的行走经历,让潘鲁生深深觉得艺术的根必须扎在生活的土壤里,否则就是无根的土壤。“我们的设计、我们的作品就是要服务于生活,服务于人民,服务于时代。”

  时代留给我们谜题,经济发展与文化多元,我们要在急速的社会变迁中寻找平衡点,让手工艺、民意一代代传承下去。

  提到手工艺,潘鲁生总是用《诗经》来描述工匠的技艺,“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说到此时,潘鲁生看向前方,眼神有些放空,神情仿佛沉醉在一种意境里。

  “如今,自己过了知天命之年,回头看看这么多年习画、教书、调研的经历,有很多感触,就像一张无形的网,坚韧有力,挽住了岁月流逝中许多时间和记忆。”潘鲁生在自序中说。

  一路走来,潘鲁生痴心于手工艺,疾呼于传统村落和文明的保护,这也渐渐融入了他的艺术文脉。

  冯骥才评价潘鲁生说:“我特别欣赏鲁生他们做的事情,我们专家必须要有一个责任,有一个文化责任,这个时代转型,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文化人应该有一种担当的精神,应该到第一线,因为我们的民间文化,它是活着的文化,是在老百姓的生活里的文化。”

  “鲁生”,从名字可以观知潘鲁生的乡土情怀,“手工艺应该是带着乡愁的。”

  人物简介

  潘鲁生,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文联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兼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泰山学者特聘教授,担任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