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7期

让孩子不再遭遇看病难

2016-04-19 15:21:01 来源:中国政协 史慧玲我有话说
0

  春节前,王女士3岁的女儿突然发烧。家住北京的她带着孩子在车程30分钟的范围内跑了4家医院,结果,没有一家医院设有儿科!最后,还是开车20多公里到北京儿童医院才看上病。她的遭遇不是个例,目前,全国各地医院儿科门诊和儿科医生短缺问题已经十分突出,孩子生病就医,已经成为许多家庭的难题。

  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出台,又一个生育高峰即将到来。“二孩”时代,“儿科看病难”、“儿科医生荒”愈加成为社会之“痛”。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快儿科医生的培养”,为缓解这一难题指出了方向。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们就如何缓解儿童看病难、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发表看法,提出建议。

  儿科医生怎么这样少

  我国的儿科医生到底缺多少?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综合医院的儿科门急诊人次为4.65亿人次,儿童医院的门诊量为5.08千万,在这个庞大数字背后,是儿科医生数量的不增反降。

  根据《2015年中国卫生计生统计年鉴》,2014年底,我国儿科医生的总数从2010年的10.5万下降到10万,儿科医生占医生总数的比例也下降1.1%,4年来儿科医生的总数净减少5000。即便是将助理医师算在内,2014年,我国的儿科医生也只有11.2万人,未成年人口约3.29亿,按照欧美发达国家医生患者1:1000的配备标准,我国至少需要儿科医生32.9万,缺口近22万。

  为什么儿科医生那么少?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葛均波认为,医学类高校取消儿科系,是儿科医生短缺的原因之一。“这是我不太愿意谈及的一段往事。虽然现在我是一个心血管方面的医生,但实际上我大学是儿科毕业的,我的研究生读的也是小儿心脏病。”葛均波说,“逃离儿科,我其实是被迫的。医学上常说,宁治十男子,不治一妇人,宁治十妇人,不治一小儿。当时能够做一个儿科医生,我是很自豪的。”但是,当葛均波读完研究生,分配到医院时才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儿科!这逼着他重新考研,转到内科。多年以后,葛均波回到母校时发现,连自己就读的儿科系都没有了,这使得儿科医生“后继无人”。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郑珊则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大学教育是一个通识教育,当年取消儿科系招生并没有错。“在国外也没有儿科系,很多的儿科医生,包括我自己,都不是儿科系毕业的。”她认为,儿科医生社会地位低、收入差,是导致儿科医生短缺的关键原因,即便恢复儿科系,毕业生也会想办法走掉。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坦承,收入偏低是造成儿科医生稀缺的主要原因之一。“各个医院收入低的一定是儿科,一般来说孩子开药少,用的大型检查项目少,收入就会少一些。”此外,儿科专业性强、面对家属多、纠纷多,也是不少医生选择远离儿科的重要原因。

  全国政协常委、农工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儿科医学研究所所长蔡威认为,目前的“儿科医生荒”是整体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行到某一阶段爆发出来的一个现象,实际上还是改革不到位的体现。“如果儿科职业风险高、负担重、待遇低、医患矛盾多的现状不改善,人们为什么要选择作儿科医生?就算学了这个专业,日后也会改行。关键还是在于提高儿科医护行业的吸引力。”

  委员们建议,要从儿科人才培养、提高待遇、提升社会认可度等多方面解决“儿科医生荒”的问题。

  多管齐下 留住宝贵的儿科医生

  如何才能解决医院儿科医生短缺的现象?最直接的当然是通过高校培养。不久前,国家卫计委和教育部发布消息,将恢复儿科专业本科招生。但即使各大院校自2016年起招收儿科专业学生,也要8年后才会有儿科医生补充到医疗队伍中来。

  远水解不了近渴。怎样解决当前的难题?在讨论中,调整薪酬、改善待遇、留住现有的儿科医生被不少委员视为改变儿科医生短缺的第一要务。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认为,儿科医生短缺,原因在于劳务价值和服务价格失衡,建议尽快理顺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做到“三升三降”,提高挂号费、床位费、手术费,降低药费、耗材费和检查费,充分体现医务人员劳动价值,降低患者和医保负担。通过改革,调整好医院合理收入组成,赋予院长更多自主权,便于他们在医院内部调整医务人员薪酬结构,把改善医生待遇、保护和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落到实处。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郑珊建议,应从“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入手,缓解儿童医疗日益加剧的困境。具体措施包括,切实加大对儿科医疗事业的投入,设立为儿童医疗服务的专项研究奖励和人才奖励,适当上调儿科医疗服务价格,提高儿科医生薪酬待遇等。

  稳步推进 培养未来的儿科医生

  虽然高校培养需要几年时间,但不可否认,这是个从根本上解决儿科医生短缺的方法。委员们普遍认为,要加强儿科人才的培养,以解决长远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上海血液学研究所陈赛娟建议,在医学院校建立全科医生、儿科等院系,积极探索健全全科医生、儿科医生教育培养机制,全面提升基层、社区医务人员业务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医科大学校长陈元仲建议,鼓励医学院校采取“宽口径、强基础”培养模式,加强儿科、精神科等学科培养力度,配合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留住各类紧缺、优秀人才。

  对于总理提到的加快培养儿科医生问题,不少委员认为,这是一个“急不得,要慢慢来”的系统工程。因为,医生是一个极其严密的技术职业,人才培养容不得半点“加速度”。

  去年7月,国家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2015年起对儿科和院前急救的专业人员开展加分考试。这意味着,报考儿科专业可以比其他医学专业高考分数略低。

  对此,刘玉村委员提出,“不能以降低分数为代价吸引学生报考儿科专业,这样会导致生源质量的下降。”

  丁洁委员认为,儿科医生恰恰需要更高的职业素养和技术水平。她说,公众长期存在一个误区,即“儿童只是一个缩小的成人。”儿科学实际上是一个专门学科,儿童除个体比成人小以外,最为关键的就是其处于一个特殊阶段。“儿童处于生长发育过程之中,他的一切器官、细胞都是在生长变化之中的,他的发展潜能、代谢特点完全和成人不一样。”丁洁说,儿科学知识,必须经过医生专门学习、培训才能取得。如果儿童生病由非专业儿科医生诊断的问题,“一旦发生诊断失误,带给儿童的伤害绝不亚于不去诊治。”

  但是,面对儿科医生荒急需大量人才的现状,不加快培养速度又满足不了需求。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陈怡霓建议,制订政策,引导已经毕业的医学生去儿科专业就业,对这些有医学专业资格的毕业生,只需要再进行3年儿科医疗专业规范化培训,就能走上儿科医生的岗位。

  多位委员建议,将目前的人才培养重点放在研究生阶段,建议各医学院在研究生阶段设置儿科方向,增加录取人数,最短时间培养出合格的儿科医学人才。

  多措并举 多渠道就医

  和睦家、普华、美中宜和……随着近几年儿童医院一号难求,外资医疗机构进驻中国,一批知名度较高的私立妇幼医院已在各大城市开设网点,提供私人化的就医服务。这已成为解决目前儿童看病难的一条有效出路。而目前,公立医院却依然是大医院一号难求,社区医院无人问津的状况。引入多种形式的医疗服务,吸引儿童常见病患者向基层流动成为委员们讨论的议题。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外科主任刘迎龙建议,允许在职副主任医师职称以上的儿科医生开设儿科私人诊所,或挂靠在社区卫生机构开办工作室,利用休息时间开展儿童医疗服务,方便患者就近就便就医。同时,给予配套补贴、税收减免、医保报销、处方报销等配套政策,调动儿科医师参与的积极性,吸引儿童常见病患者向基层流动,实现双向转诊,健全卫生网络系统。

  儿童是我们未来的希望,儿科医生承载着守护儿童健康的重任。我们希望,通过委员们的积极呼吁,通过社会各界的不懈努力,能够让广大儿童能够及时就医、就近就医,放心就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