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首页>> 电子杂志>> 2016年杂志>> 2016年第2期

从“严进宽管”到“宽进严管”——全国政协委员张大方谈治理文化

2016-02-03 16:05:40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本刊记者 李香钻

    国民之魂文以化之;国家之神文以铸之。无论是“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的论断,还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古语,都足见治理文化的重要性。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有什么样的文化,就可能构建什么样的国家治理体系;有什么样的国家治理体系,就可能形成什么样的文化。那么,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潮中,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治理文化?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进程中,如何让治理文化既符合现代国家制度的基本要求和普遍规律,又符合我国国情?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湖南省主委张大方。

    我们需要“宽进严管”的治理文化

    本刊:张委员,您好!认为当前我们的治理文化是什么样的?

    张大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严进宽管”。当前“严进宽管”的现象几乎存在于所有领域。从经济领域来看,比如改革前的工商登记制度,市场主体注册登记、进入市场门槛高、成本高、不确定性大。但一旦注册为公司,往往对其监管就不那么严格和重视了。从行政管理领域看,比如食品药品安全问题。要成立一家食品公司或者药品公司,审批部门繁多,手续繁杂,但公司成立后,从产品的生产到流通,最后到群众的餐桌或身体,各个部门往往都相互推脱,都不愿履行费力不讨好但又是法定必须的监管职责,导致食品药品安全事故频发。从教育领域来看,比如大家诟病已久的高等教育。在我国,通过高考进入大学历来被喻为“过独木桥”,进入门槛高,但一旦进入大学,绝大多数都能毕业,从而导致“毕业就失业”的现象严重。

    以上所列举的种种现象,层层深究,都深刻地反映出一个共同的问题:我国的治理文化生态中存在着“严进宽管”的突出问题。“严进”即准入门槛高,审批严格,未经审批,不准进入;“宽管”即对监管不够重视,疏于监管;监管力度不够,不到位,甚至存在监管缺位。“严进宽管”本质上就是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重管理、轻服务的问题。

    本刊:不言而喻,我们需要“宽进严管”的治理文化……

    张大方:对。所谓“宽进严管”,“宽进”就是依法准入,“法无明文禁止即准入”;“严管”就是依法监管,形成“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社会共治的严管局面。“宽进严管”本质上是要依法准入和监管,打造法治政府、服务型政府和责任政府。

    本刊:“严进宽管”和“宽进严管”有什么不同影响?

    张大方:“严进宽管”的缺点是很明显的。首先是限制了主体自由,制约了发展活力,遏制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制约公民公平自由发展;政府管理存在越位和缺位,与市场经济条件下建设法治政府、责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目标是不相适应的;不利于创建公平诚信的发展环境;由于监管不严,难以保障治理成效。

    “宽进严管”的优点刚好可以克服“严进宽管”的不足。首先是有利于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保障自由公平的发展环境。比如上海自贸区实行“宽进严管”为导向的改革试点以来,截至2014915日,已有283个项目落户,共新设企业12266家,其中外资企业1677家,占13.7%。其次是有利于推动社会公共治理,确保社会和谐。“宽进严管”实际上是社会共治,实现企业自治、行业自律、政府监管、社会监督,形成社会共治、社会和谐的局面。最后是有利于取得治理成效。通过“宽进”保障资源配置的效益最大化和社会效益的最大化;通过“严管”,弥补市场机制的失灵,保障全社会的公共效益,最终达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个人价值的最大化。

    “严进宽管”有其滋生土壤

    本刊:有果必有因。造成“严进宽管”的原因是什么?

    张大方:“严进宽管”的共性现象之所以广泛存在,不只是某个领域改革不到位的问题,也不只是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的问题,而是产生这些共性问题的治理文化土壤本身存在“严进宽管”的问题。

    根源还在于传统人治文化。首先,基于人性本善思想的贤人治理文化。性善论使得贤人政治的人治行政模式成为中国传统行政管理的基本模式。因此,如何高标准地选取贤人就至关重要,比如科举考试制度,就是高门槛、高标准的选取贤人。这就是“严进”的文化根源。其次,官本位思想严重,传统文化中民主和服务意识差。人治模式重人事,轻制度,重人情,轻法理,重内在的道德修养,轻外在的法律约束。这就造成了政府对社会和人民只有控制的权力,而没有为之服务的义务。同时,中国传统行政文化缺乏有效的行政权力监督约束思想和机制。通过“严进”选取了贤人之后,往往就自然默认为其能通过道德修养、自我约束清正廉洁,从而在监督管理上失之于宽,导致了“宽管”。

    我国所处发展阶段的经济基础决定了“严进宽管”文化生态。从经济基础来看,我国经济是从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慢慢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经济上的管制是一个由紧到松逐渐放宽的过程,直到现在,市场经济体制机制还不健全;从政治发展来看,我国由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到人民民主专政,再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也是由一个高度封闭、专制逐步转向较为自由、民主的过程;从社会发展来看,也是由结构单一、阶层固化的僵硬社会逐渐向结构多元、阶层流动的活性社会转变。因此,目前各种体制机制不完善,市场和社会发展还不够成熟,“严进宽管”的治理文化的产生和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

    人性中趋利避害的本能没有在制度和文化中得到矫正。市场准入是行政审批,权大责轻,所以容易诱发设置人为障碍,形成“严进”局面,以便“寻租”谋利。市场监管是稽查监督,权小责重,会得罪人,招来批评指责或托关系说情,监管机构非有绝对把握决不敢上门“滋事”。这就容易形成“宽管”的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不作为谋利。有利可图、有权的审批许可抢着搞;费力不讨好、有责无权的监管相互推。这本是人性中趋利避害的天性,但作为政府应该在制度中进行矫正和规避,否则,就在客观上助长了“严进宽管”的不良治理文化。

    构建“宽进严管”的文化生态

    本刊:了解了“严进宽管”治理文化的成因,也就更加明白您为什么提倡“宽进严管”了。您认为应如何构建“宽进严管”的文化生态?

    张大方: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公信力,至关重要的是要转变政府治理文化的土壤,加快培育和构建“宽进严管”的治理文化。首要的是要培育和构建以法治为核心的新文化。因为“宽进严管”的本质是法治,“宽进”是依法准入;“严管”是依法监管。因此,唯有法律才是“宽进严管”的衡量标准。要以宣传、贯彻落实中共十八届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为契机,在全国深入持续开展法治文化启蒙运动,让法治精神、理念深入人心。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厘清其与社会和民众的关系定位,强化其服务职能和服务意识。

    构建“宽进严管”的文化生态,需要与全面深化改革同步进行。首先要加快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要坚持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改革方向,进一步深化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等放宽市场准入的基础改革;加快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市场监管制度。其次,加快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坚持社会能管的就归社会管的基本原则,既要为社会组织在国家治理中提供最大空间,又要提升其社会治理能力。同时,要加快构建社会诚信体系,加快形成社会共治的良好局面。然后,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加快政府管理职能转变,加快建设法治政府、服务型政府、责任政府,提高政府及领导干部的法治素养,加强治理现代化的能力建设。要严格依法监管,强化综合监管,强化政府信息公开,提高监管透明度。最后,要强化信息技术在严格监管中的应用。

    本刊:从“严进宽管”到“宽进严管”,可能还有许多观念上的障碍需要克服……

    张大方:培育新文化是“立”,破除文化藩篱是“破”,要破旧立新。首先,要破除人治思想。必须要将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依法运行和规范。对于执掌权力的组织或个人,对于普通民众,不论其个人道德好坏,应该一视同仁,运用法律统一治理,纳入法治轨道。其次,要破除官本位思想。政府及官员缺乏服务意识,有权就争,无利则推,“严进”才有权,自然就想要维护高门槛;监督管理,费力不讨好,无利可图,自然就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宽管”敷衍了事。这都是官本位思想在作怪,必须坚决破除。最后,要破除全能型政府观念。政府要在法律的框架内,实行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市场的给市场,该社会的给社会,政府管好该管的,做到不缺位;放开不该管的,做到不越位。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